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I’ll Always Be Whith You

來自HERO滿滿的愛☆I’ll Always Be Whith You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弗雷德結束了一整天幾乎是戰爭一般的混亂,回到自己的住屋內。

尚未開啟燈火的房間裡鑲嵌著巨大落地窗外的夜景,霓紅燈與車頭、車尾燈以及大型廣告看板、電子燈看板集聚成了世界最美好的夢想之國,即使不用室內照明,窗外的光照也足以讓阿爾弗雷德清楚看見自己住屋的擺設。

「唉呀……」一邊無意義地哀嚎,阿爾弗雷德將公事包隨手擱置在沙發上、從冰箱裡拿了罐汽水,他突然放鬆了全身的力氣,讓自己掉落在柔軟但設計時尚的沙發裡。

扭開氣水瓶蓋時巨大的嗶啵聲在只有一人的空間內響起,阿爾弗雷德的一隻手拿著遙控器挑選頻道,伸出舌頭舔去湧出汽水瓶外的氣泡。

若沒有工作的疲勞緊張,就不會突顯回家後的適切悠閒,阿爾弗雷德滿意地微笑。

離開了工作,卻無法拒接電話──是的,電話又響了。

「這裡是瓊斯。」阿爾弗雷德拉開了緊箍著脖子一整天的領帶,像是要丟掉什麼一般的拋開,沒有太多重量的裝飾品軟軟地落在阿爾弗雷德的腳邊。

「感謝神,終於有一個說英文的人了。」電話傳來的口氣像是獲救一般,但無論口氣還是氣氛,似乎都不像是真的要打給啊「瓊斯先生」的人會說的話。

「蛤?」阿爾弗雷德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螢幕想要確認……亞瑟的號碼播來的?

腦袋裡亂轉了一番卻始終找不太到答案,打電話的人倒是先替阿爾弗雷德解惑了:「您有位醉倒的朋友在我這……店要打烊了,方便幫我把那醉漢帶走嗎?」

……

阿爾弗雷德將方向盤打旋,轉過紐約的街角,他差點以為打電話來的酒保要他去英國把亞瑟帶走,但無論是亞瑟在紐約、或是一開始令他誤會的前者,都令阿爾弗雷德小小驚訝。

但酒保可沒輕蔑亞瑟,那傢伙的確就是個醉漢。

踏進酒吧時還安心地想,至少亞瑟還很有精神地站著,下一秒根本不該會出現的粗口就近乎巨響地以亞瑟的聲音爆發開來。

「我帶走了,謝謝。」阿爾弗雷德抓起了亞瑟的手臂扛在自己後頸,一手搭著亞瑟的後腰就要離開──唉,還真不是第一次搭救這個一喝酒就把自己喝得爛醉的笨蛋了。

「叫他以後少喝點,或是乾脆不要來這種地方了,我們不歡迎這種酒客啊。」酒保的聲音在身後傳了過來,阿爾弗雷德什麼都反駁不了。

亞瑟的身體異常高溫,看起來很正常但其實連走都走不穩,阿爾弗雷德機乎是用摔的把他丟進車後座。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你膽敢對我動粗!我……」

「好啦好啦,法蘭西斯已經被你嚇跑了。」阿爾弗雷德繫上安全帶,回頭望了一下上一秒還在怒吼的亞瑟。

醜死了那副德性,根本不可愛喔,他只是因為需要看路況才不斷往後照鏡瞄。

因為實在太礙事了,地下車庫內,阿爾弗雷德打橫抱起了亞瑟,盡量用力以壓制亞瑟的扭動但不會造成傷害的力道,讓亞瑟的嚷嚷聲變得更加巨大,這讓阿爾弗雷德有些困擾。

事先準備好了亞瑟的換洗衣物,準備好了熱牛奶,還有或許亞瑟比較願意選擇的客房。在這期間,躺在客廳沙發上的醉漢仍然繼續與空氣的對罵和挑釁,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並沒有被罵得比較少。

阿爾弗雷德給予了十分充足的醒酒時間,在這之間他先去洗了個澡,在回到客廳時非常欣慰地看見那個原先癱在沙發上的人,已經坐直起來,雖然雙眼看起來仍醉茫茫的,但顯然是比較有力氣點了。

「開心點了嗎?」阿爾弗雷德在亞瑟身旁坐下,在亞瑟的臉頰邊偷香了一口,拿來了他想過所有飲料中或許比較有幫助的熱牛奶給亞瑟:「喝一點,然後去洗個澡,你不會有辦法忍受自己帶著酒味睡覺的。」

亞瑟靜靜接過了牛奶,靜靜喝著,漲熱的大腦裡一片空白,而阿爾弗雷德正用手指輕輕梳著他的頭髮。

亞瑟放下了馬克杯,伸手抓住阿爾弗雷德的手腕。

「嗯?」因為醉茫茫的樣子呆呆的很可愛,所以阿爾弗雷德相當沒戒心地觀察著亞瑟恍若發呆的行為,卻看著亞瑟順著自己著手臂,將臉埋入自己的胸口。

米金色的蓬鬆頭髮還在阿爾弗雷德的胸口蹭了幾下,亞瑟甚至雙手環抱住阿爾弗雷德的腰。

「……咦?亞瑟?」別這樣睡著喔,HERO我可是非常怕麻煩的。無論是幫你洗澡還是明天要向你解釋,為什麼你的衣服被換掉了。

腦子裡是這樣想,但阿爾弗雷德不妙地發現了自己的心跳和體溫就像喝酒過一樣加速和升溫,窩在胸口的亞瑟讓阿爾弗雷德搞不清楚呼吸困難的原因究竟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亞瑟。

「要睡覺的話,就要先去洗澡喔。」抱起窩在自己身上的亞瑟,阿爾弗雷得非常努力地已從後攙扶的方式讓亞瑟自行行走,但亞瑟顯然很沒有意願。

「亞瑟,聽話嘛。」只有在這種時候阿爾弗雷德才有機會叫亞瑟聽話:「再這樣下去我就不管你囉!」

像啟動了什麼開關似地,在阿爾弗雷德正努力地像將亞瑟往浴室拖去時,細碎的悶悶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不得不轉停下腳步。

「亞……亞瑟?」阿爾弗雷德扶起亞瑟的臉,最不想發生的事果然發生了。

那個總是僵硬地回覆和教訓他的面容,鮮少表現出生氣和不自在以外表情的臉,現在正緊皺著眉毛、忍著眼淚,一副非常想哭卻故意忍著不哭的樣子。

低低的嗚咽聲讓阿爾弗雷德慌了手腳,想將亞瑟擁入懷中安慰,卻又突然被亞瑟推開。

本來就醉得不輕的人,即使稍稍醒酒後也無法說是真正清醒,亞瑟再推開了阿爾弗雷德後就馬上往後倒去,被阿爾弗雷德及時拉回。

「在幹什麼啊……」真是的,平時纖細的要命,但醉酒了就這麼豪邁。

「你才幹什麼!」忽然劇烈地怒吼,亞瑟卻不再推開阿爾弗雷德,緊緊抓著阿爾弗雷德的衣袖低聲啜泣。

「亞瑟?」

「之前也是,吵著說要走要走,現在又說不管我了……」

「亞瑟你在說什麼啊?我都把你接回來了。」阿爾弗雷德伸手撫摸著亞瑟發紅發熱的臉頰,努力想要說服自己亞瑟還算是清醒的、或者只是希望亞瑟更加清醒點,撫摸和擁抱卻讓亞瑟的哭泣一發不可收拾。

「反正都是這樣,最後都會留那種不負責任的話就離開!」

「我可是很認真的對你們耶!」

「到底是哪裡這麼差了!每個都說要走!」

「尤其是你!小時後明明那麼可愛!長大後除了跟我作對外還會什麼!你根本是故意要笑我的對不對!就算不比現在的你強!至少、至少……」

濃濃的鼻音裡,那些指控幾乎塵封在過往的回憶中,回想起來很多事情已經不再有當時的憤慨和怨恨,但有些事情就是不會忘也不該再提。

「別再說了,別說了。」阿爾弗雷德輕哄著亞瑟,並擁抱住哭泣發抖的他,身上筆挺的西裝襯衫被抓得滿是皺折,一直都強盛且強悍的亞瑟,在這時候看起來卻意外脆弱纖細。

「每個小時後都天真聽話地陪我過日子,結果都還不是跑走了……」

「別說了,亞瑟。」被從小帶到大,但現在卻高大於亞瑟的年輕人輕輕拍著亞瑟那米金色的腦袋,輕輕地討好地安慰:「我不會再逃走了。」

「每個都是這樣……」

「不會的,亞瑟,我不會再逃走了。」好痛好痛的過去,阿爾弗雷德雖以那日為榮耀,自己卻非常不喜歡回憶那段過往。

他依然記得那個雨夜,亞瑟眼眶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的痕跡,傷透了心的表情讓他差點無法穩住手中的槍。

但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不需要再對著亞瑟舉槍。

阿爾弗雷德抬起懷裡亞瑟的臉,擦拭掉滿臉的淚痕,安慰的親吻一個又一個地落在亞瑟的臉頰和額頭:「我會一直陪著你。」

哭得好傷心的表情,眼淚讓亞瑟本來就顯得稚嫩的臉龐變得令人可憐,和那個驕傲拘謹的紳士根本是不同個人,阿爾弗雷德細細吻著沾上淚水的米金色睫毛,低柔的嗓音依然安慰著亞瑟:「我已經是個國家了,可以和你平起平坐,我可以陪著你……」

感覺得到本來就被緊緊拉住的衣服被拉得更緊了。

「我會陪著你,一直陪著,不需要和你吵架或是翻臉,我不會再離開你了。」

「阿爾弗雷德?」

「一直陪著你,亞瑟。」輕而溫柔的吻,緩緩覆上了亞瑟的嘴唇……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5(Sun) 12:20:0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