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漂洋過海愛意滿滿

來自HERO滿滿的愛☆漂洋過海愛意滿滿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喏,順便幫你帶來了。」眼前小個子的亞洲青年包裹在大量衣物之內,在阿爾弗雷德眼裡,應該很驕小很逗趣很滑稽的面容,或許同樣是兄長身份,在這時候意外地容易讓人聯想到亞瑟。

「啊,謝謝。」濃金色的頭髮和碧藍色的眼睛,怎麼看都覺得單純天真的外貌讓阿爾弗雷德免於很多猜測,永遠有朝氣的形象讓他即使心情不太好時也難以被察覺。

中央公園的綠蔭已經全都轉黃或是紅,風吹來時枯葉會隨著風飛落在四周,細碎巨大且不知道何時才會停息的聲音使得走在公園裡的人感到無形的壓迫。

王耀帶來的東西全世界哪都有,偏偏阿爾弗雷德就是只認得小時候再熟悉不過的香氣,小小的鐵盒裡裝的是百年來都不曾忘記,卻假裝不知道的一切。

──啊?才不要喝勒。

──比起紅茶,可樂或咖啡稱不上是飲料。

「唔啊!」阿爾弗雷德用力揉揉自己的頭髮,現在怎麼樣都不願想到和亞瑟之間發生的事情──他們吵架了。

事情的開始可是非常浪漫且溫馨的,盡管亞瑟對於阿爾弗雷德家出產的新型手機有數不盡的抱怨──從畫面太大很嚇人,到全鏡面很容易沾指紋、觸控式螢幕讓他感到不安等等──但亞瑟依然使用了阿爾弗雷德贈送的手機,這件事情對於阿爾弗雷德本來是件開心的事情,他希望有和亞瑟一樣、一起使用的東西,這並不是代表他希望得到亞瑟在品味上的肯定,而是希望當別人看到他的或亞瑟慣常使用的物品時,會不由自主地提到或想到對方、或是在亞瑟或自己拿起這些東西時,可以想著或許也正在使用同樣物品的對方。

法蘭西斯意味深遠地笑了笑,然後惡質的亮出同樣的配件也曾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焦躁,但當馬修開心地告訴他法蘭西斯送來的禮物時,飄動不安的內心突然又踏實起來。

即使如此──還是吵架了,這真是想起來就覺得愚蠢的故事。

當世界會議前一天仍然忙碌於自己家的大小麻煩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小麻煩時,這應該滿是濃情蜜意的手機也的確發揮了它的功效。

「別太晚睡。亞瑟」

那是一封短得不能再短的簡訊,雖然內心的計畫是故意忘記帶說明書好讓亞瑟不斷追問他怎麼使用、到達讓他有機會抱著亞瑟做甜蜜的手機教學的目的,但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竟然一聲都沒吭地自己研究手機的使用方法,他幾乎可以想像那個容易緊張卻又愛面子的亞瑟一臉艱困而緩慢地操作這個科技產品的樣子。

很可愛吶,其實使用方法可以用視訊工具問他啊,使用視訊工具調情也是很棒的,真是愛面子到不行的傢伙。

比起亞瑟更加熟悉科技產品的手指開始輸入訊息,迅速發出後,阿爾弗雷德盤腿坐在椅子上,抓著相較於他的手掌而相對小的手機,開始等待。

即使很想睡也很希望再看到下一封回覆、滿腦子都是亞瑟看到簡訊後臉紅焦躁好像又有點生氣的樣子,不斷想像著亞瑟非常苦惱但又真的不太會使用手機的狀況──阿爾弗雷德相信,亞瑟一定剛學會了簡訊的發送,傳過來的簡訊有一半原因是為了要測試是否能發送成功,而他是讓亞瑟測試的最好人選。

就這樣等到了天亮。

HERO在洗臉時差點沒被自己滿是血絲的雙眼給嚇到尖叫,而強打精神徹夜不睡的結果是讓他睡倒在會議桌上。

根據事後一邊擦眼淚一邊強忍笑意的法蘭西斯的說法是,由於路德維希震怒於HERO在會議睡覺的正義行為,亞瑟不得不適時地拉下臉來替眾人解圍──因為他運氣不太好,就坐在阿爾弗雷德旁邊,而阿爾弗雷德的另一邊是等著看戲的法蘭西斯。

沒想到半睡半醒的HERO竟然就這樣順勢趴上了亞瑟身上撒嬌,這使得相當注重顏面問題的紳士發了不小脾氣。

「亞瑟你還說呢……要不是為了等你的簡訊……呼啊……」似乎並不是那麼在意決議過程因為他個人的行為,而必須暫停留待下次討論這件事,阿爾弗雷德全然沒有罪惡感地將責任推到了亞瑟身上。

「你可以不要等,而且我也不打算回。」

「亞瑟其實你不會使用那支手機吧?我故意不給你說明書的。」

「……這不是會不會用的問題,參加重要會議卻心態隨便,而且還、還……」渾蛋,無論是故意不給說明書讓他感到煩惱,還是會議上的失態行為,都讓亞瑟生氣到感到輕微頭暈。

「反正大家早就知道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裡,一貫的無辜還有一貫的理所當然。

「就算早就知道、也不該在會議上亂來!既然認為自己長大了就該成熟點!就算要丟臉也不該拖別人下水!」

「那樣哪叫拖你下水?很丟臉?」阿爾弗雷德突然變了表情,好像亞瑟說了很不得了的話。

「當然很丟臉!我跟你這種老是搞不清楚狀的傢伙可不一樣!會議桌上那副德性別笑死人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爭吵到那裡就停止了沒錯。

亞瑟在阿爾弗雷德無法駁斥他的責罵後並沒有消氣,離開時帶上門的重量發出了巨大的聲響。什麼東西很深很深又很重很重地刺到了阿爾弗雷德,但阿爾弗雷德卻無法分辨那是什麼感覺。

遇到這種事情時總會讓兩人間的氣氛變得特別微妙,生氣了的亞瑟在沒有理虧的情況下不會主動恢復連絡;而總是能忽視各種奇妙氣氛而我行我素的阿爾弗雷德,在這種時候突然對氣氛敏感得像個少女。

令人懷念的紅茶香隨著從骨磁的壺嘴注出的茶水漫開,令人感到安心的香味,幾乎讓人以為那個高傲又毒舌的紳士就坐在對面,優雅地斜倚在沙發上並翹著腳品嘗紅茶,而且他會說阿爾弗雷德的手藝爛透了。

想到這裡差點連喝紅茶的興致都沒了。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紐約市的景觀,大量的高樓以及永遠不會停歇減少的車流,什麼都沒變,一如往常一樣地忙碌和緊張,但心情不一樣了就會連看到的景物都會略有不同。

辦公桌上的電話在這樣煩悶的情緒下,響起了更令人煩悶的聲音。

「瓊斯先生,財政部長在三線等您回覆。」

「……」阿爾弗雷德一臉似乎馬上就會見到亞瑟的表情看向電話話機,伸手接聽話筒的同時,也非常想拿起話筒後就馬上掛掉。

世界的HERO可是非常忙碌的,阿爾弗雷德依然過著早餐緊張地端著咖啡杯走在街頭、進了辦公室卻無法坐上椅子、電話接不完、會議也開不完的日子。在不斷不斷來往華府與紐約的行程裡,阿爾弗雷德並非忘記了這件事或想把它淡去,但心底總有那麼不對勁。

紅茶在這個時候意外地消耗快速,阿爾弗雷德差點以為自己戒掉了咖啡。

「……什麼叫搞不清楚狀況嘛。無論如何都被當小鬼……早就是大人了……」阿爾弗雷德看著設定為手機螢幕的照片發牢騷,好巧不巧,手機螢幕上的那傢伙也一臉非常不自在、像是也要對他發牢騷的樣子。

那張照片的主角在海洋的另一端、法蘭西斯忍笑到快內傷的情況下,終於學會了怎麼使用阿爾弗雷德送他的低俗產品。

「……謝謝。」這句話才不是真心想要對法蘭西斯道謝,他可是為了保留自己良好的教養才說的──亞瑟一邊煩躁地動撥著手機的畫面,儘管是道謝,卻不願意看向法蘭西斯。

「這麼不喜歡的話,不要用就好了不是嗎?」法蘭西斯胸前掛著的也是同款手機,他可是時尚的代表吶。

「才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麻煩死了這東西。」亞瑟一邊抱怨,一邊將手機收入口袋裡。

這種話若是讓設計者聽到,大概會很生氣吧。法蘭西斯微笑地捲著自己的頭髮玩,看著無論何時何地就是無法讓自己表現得自在點、只會以毒舌掩飾慌亂的傢伙──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不坦率,哥哥他好苦惱啊。

故意找了藉口離開亞瑟面前,事實上法蘭西斯仍躲在不遠處。

安心於法蘭西斯消失的亞瑟看了看四周後,下定決心要前往戰場般地拿出了手機──

「唉呀?」也就只是個坐下的動作,放在西裝褲口袋裡的機子就這樣滑落出口袋,往阿爾弗雷德身後的噴水池內掉落。
「傷腦筋耶……無法接電話會被殺了的……」阿爾弗雷德頭痛地揉著濃金色的頭髮說。

──訊息發送完成。

亞瑟彷彿剛對心儀的女孩子告白一樣,明明沒有任何運動卻微喘著,看不過地拿了紙巾擦拭著滿是指紋的面板,然後……
『亞瑟你還說呢……要不是為了等你的簡訊……』

莫名其妙地心情躁動,當然絕對不可能是因為阿爾弗雷德的關係,亞瑟決定將緊握住的手機放進口袋裡。

發出簡訊德時間是倫敦的下午四點半,大概是紐約或華府的中午左右。但直到半夜了,阿爾弗雷德依然沒有回復訊息。

亞瑟坐在床頭,看著尚未關機的手機發愣。

再多等一下好了……

多等一下後再多等一下,最後亞瑟失去耐心地播打了阿爾弗雷德的電話,卻直接進入語音信箱──可惡,他也不過就只想說不是故意要出言傷人,怎麼電話連接都不接一下啊!

睡覺前的壞心情影響了睡眠、即使睡了一整晚也沒有休息足夠。

「哇啊啊,好慘呢。」法蘭西斯看著亞瑟的黑眼圈,一點都沒有同情的意思:「眉毛粗就是悲劇了,想不到連黑眼圈都出來了,亞瑟你的眼睛長在哪啊?哥哥我都看不到囉。」

「……囉嗦。」渾蛋,為了等電話和生氣,結果一整晚都睡不好。

第二天、第三天,都沒有接到阿爾弗雷德的來電或是訊息,於是亞瑟在最近飛往美洲的行程裡,增加了找阿爾弗雷德的預定。

仔細想想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總有什麼該說清楚。

在搭乘飛機的途中,各種開場白都被亞瑟給練習過,希望找一個最自然的方式、用最溫和的方法與阿爾弗雷德說明,明明很清楚飛機上無法通話,卻總會下意識地往手上已關機的手機瞄。

整個航程都在想這件事:那個魯莽的傢伙沒事還真不可能無故消失三天不連絡,明明平時吵都吵死了,唉呀唉呀,阿爾弗雷德怎麼會不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呢?明明就是被他帶大的,應該很瞭解他的個性啊,只是不小心說得太刻薄,怎麼就這樣不連絡了,話說回來他才不想被阿爾弗雷德那個白癡瞭解──各種想法滿滿擠在亞瑟的腦袋裡,但在飛機降落以前,一切也只能空想。

亞瑟以最有效率的方式處理完了一切事物,多挪出了更多時間來尋找阿爾弗雷德。

逮到阿爾弗雷德對於亞瑟而言真是再簡單不過的一件事,而被抓到的人則一臉非常想逃離現場卻又插翅難飛的窘狀。

即使再想讓氣氛變得自然,但事實上亞瑟的出現把氣氛搞得超級緊張。

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很明顯是強作鎮定:「咦?亞、亞瑟你來啦?」

「你知道的,我常來。」

「那……要回去了嗎?」意外地不自在……阿爾弗雷德伸手拉鬆了領帶。

「我是來找你的。」

「咦?喔!哇!我、我真是太感動了亞瑟,我以為你……你、你……」話都還沒說完,阿爾弗雷德一張臉已經先垮了下來:「……我才沒有搞不清楚狀況……只是想等你回覆而已……才不是搞不清楚狀況……」

才不是搞不清楚狀況,他不喜歡這樣。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自己先弱起來,無論在飛機上準備了什麼想說或在內心抱怨了多少,一時間怎麼樣都想不起來了。

「……白──癡。好像隨便一罵就要哭了的樣子真有夠難看的。」亞瑟一邊說,一邊靠近阿爾弗雷德:「一直說著自己長大了卻還是一副小鬼的樣子,真是有夠差勁。」

「才沒有!」阿爾弗雷德大聲替自己辯駁,非要從下而上才能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視角,依然讓亞瑟在心頭感到有點不愉快。

「那為什麼不回我電話?」

「因、因為我不小心手機掉到噴水池裡了。」誰知道就在這時間內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差點被上司罵死。

「噴水池?」

「對啊,申請好新的晶片和新買的空機今天才剛到,看。」阿爾弗雷德示出桌上的紙盒。

「你啊……還真的是個笨蛋耶……」怎麼不會是漢堡或可樂掉進噴水池啊?

「我馬上就裝好嘛,你等我一下。」

突然什麼東西閃過亞瑟的腦袋,亞瑟突然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手:「不,看到你就很好了,我……我只是要說……我並不是那麼生氣、不,其實我還是有點生氣你上次會議中的表現,不過也不是那麼生氣……這件事我不會放在心上,以後你要好好記住別再犯就好。」

「我知道啦,讓我裝一下程式……」阿爾弗雷德不明所以地看著突然緊張起來的亞瑟,看著電腦螢幕上程式安裝程序的條狀圖,亞瑟有一股衝動上前按下畫面中的取消鍵。

「我……我的事情辦完了,所以我要回去了……」阻止不了那就逃避吧!

「咦,既然來了就多陪我一下嘛!啊,安裝好了!」

「倫敦那說……」

「反正無論什麼急事,行政流程還不是跑得一樣慢。」阿爾弗雷德握住了亞瑟的手腕,一邊開啟手機電源,想跑都跑不了這回事讓亞瑟緊張到想死,甚至開始在心裡偷偷詛咒阿爾弗雷德的新手機是瑕疵品、根本不能使用。

「有簡訊?」

「不要!」無法克制地,亞瑟喊了出來。

「不要?」

「我是說、不要抓著我的手不放……」

「不要,我一放開亞瑟就會逃走。」阿爾弗雷德乾脆將亞瑟拉進懷裡抱著,手邊仍在進行點閱簡訊的畫面:「亞瑟寄給我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這時候昏倒就太好了可是偏偏就是昏不下去,亞瑟羞恥破表地看著阿爾弗雷德閱讀訊息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微妙,就越來越想讓自己趕快死掉或昏倒。

「噗哧。」漂亮而炫目的微笑讓亞瑟心裡一邊大喊不妙的同時,卻又挪不開目光。

「你說了我就不會在意。」雙手環抱住亞瑟,阿爾弗雷德將臉埋入亞瑟的頸窩撒嬌:「而且亞瑟還自己跑過來了。」

「我才什麼都沒說!」渾蛋!那麼大一個人卻整個往他身上靠,有夠難看的!

「嗯。亞瑟要住我家嗎?」

「我才不要我要回去了!」

「明天一起回去吧,我也要去你那一趟。」

「不要!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晚點會幫你訂好機票的。」

「你這白癡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什麼啊啊啊啊!」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5(Sun) 12:18:0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