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OH!My Sweet Sweet Darling

來自HERO滿滿的愛☆OH!My Sweet Sweet Darling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亞瑟微笑著坐在床上,聆聽著頂極木質立體音響所創造出近乎實境的古典樂。

雖然聽現場演奏也是一種享受,不過有時候難以分身或沒有體力也是件莫可奈何的事情,這時候音響和專輯就是很好的選擇,甚至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來選擇要哪個樂團、或哪個指揮的演奏。

在這部分,即使是阿爾弗雷德這種白癡,似乎也還知道這些基本,雖然飲食和習慣上亂沒文化一把的,不過至少還懂得居家品味,包括躺在床上就可以一覽無遺的曼哈頓夜景──但是比起來,古老手製、家傳下來的裝潢和傢俱,可又比這些一季更換過一季的時尚設計傢俱還要貴重且有品味得多了──不過現在他想睡覺,就算是難得一見的夜景或者是永遠抱怨不完的言詞,也還是改天再說吧。

沐浴乳散發出的淡淡檀香味宜人且有舒緩的效果,陷入柔軟枕頭以及被褥的亞瑟幾乎快要進入夢鄉。

黑暗中床的重心歪了一下,接著脖子開始癢了起來。亞瑟並沒有很在意,如果只是棉被壓到頸部,偶爾的確會有這樣的微癢。

或許又是那隻精靈在搗蛋,它們總愛向自己撒嬌──其實它們也很愛向阿爾弗雷德撒嬌,不過那個白癡看不到精靈。

亞瑟依然閉著雙眼,似乎認為自己在癢得受不了以前會先睡著,濕潤的親吻聲在亞瑟的頸部不斷產生,溫熱濕癢並漸漸帶起不平整的呼吸的感覺騷得亞瑟越來越清醒……猛地亞瑟睜開了眼睛。

「我還以為你睡著了。」阿爾弗雷德輕輕吻著亞瑟的喉嚨,不明顯的喉結含在嘴裡輕輕滑動著。

「搞什麼啊……」啊啊啊又來了又來了,每次這傢伙出現就不得安寧。亞瑟一邊在心裡抱怨,一邊將阿爾弗雷德推離自己一點:「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亞瑟再過幾天又要回去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裡帶著一點哭腔。

「反正過沒幾天又會再因為那些有的沒的事情又回來……」亞瑟一邊將被褥往自己身上拉,一邊在床上調整適合自己睡覺的角度,他真的有點累,臨時代替了其他首長來參加晚上的餐敘,才會到阿爾家借住,天殺的起飛的時候是倫敦的大半夜,現在倫敦都已經日出了吧!

「亞瑟乾脆當駐外大使吧。」這樣每天都可以看到亞瑟。

「不要……在這種只有漢堡和糖的國家我活不下去……」啊啊啊跟來了跟來了,讓我好好睡一覺啊……

說什麼都不要再睜開眼睛,但亞瑟的身體很劇烈地抵抗著阿爾弗雷德雙手甚至是雙腿的騷擾,尤其是那雙手很明顯想要拉開他的浴袍。

「一次就好……」

「不要……」一次之後就會還有更多一次,瘋了才答應。

或許這麼堅持抵抗,是因為篤定了那傢伙不會把自己的怪力使用在這樣的情形下,這種情況下到底是誰在任性呢?

「那讓我摸一下就好。」根本只是打招呼吧,才剛這樣說完,阿爾弗雷德的手就往浴袍的下襬內鑽,讓亞瑟用力縮了一下。

「這種話虧你也說得出來。」不明所以的堅持,亞瑟依然是閉著眼睛。

「都有過sex了,摸一下為什麼說不出來?就讓我摸一下就好嘛!我不會打擾到你。」

「現在已經嚴重打擾了!」終於忍不住,亞瑟翻起身來將阿爾弗雷德壓制在床上:「讓我睡覺!sex什麼的我今天不想!以後也不想!」

「……」被壓在床上的阿爾弗雷德突然露出了深受打擊的表情。

「幹什麼啦!」可惡!這傢伙竟然拿掉眼鏡了……累壞了的亞瑟根本無法抗拒自己對於阿爾弗雷德現在根本是無辜的表情。

「亞瑟一直都很不喜歡嗎?」弱弱地很膽小地,阿爾弗雷德問。

「……」一瞬間什麼東西在亞瑟的腦中斷開了,絕對不是理智不過是什麼呢?

「我讓亞瑟很不舒服所以不喜歡嗎?」

「……欸?」

等等啊是怎樣發展成這樣說法的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啊是時間的問題我都累死了而且你每次都沒有節制導致我每次來這裡只會從累死了到真的以為自己死掉了一樣很辛苦的耶你知不知道啊年輕人的體力充沛當然是件好事我也很欣慰不過我們都有各自忙碌的事情如果都消耗在床上以至於在其他地方出錯的話我的尊顏還要往哪裡擺啊!

「……」大腦內一瞬間內同時爆出了許多話,但亞瑟一個都說不出來──在阿爾弗雷德那張沒戴眼鏡又看起來快要哭了的臉之前。

「……今天不行,我真的需要好好休息……」總覺得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代表了程度上的退讓。

「那以後呢?」

「……」渾蛋,我教你的外交談判不是用在這種時候!

「至少讓我親一下嘛……」很明顯地,阿爾弗雷德也做出了一點退步,說到談判他也沒學得太糟,就是要互相讓一點才更有機會達成共識。

「HERO我已經做了最大的讓步了喔!」……如果他不說這句話的話,或許亞瑟仍然還在暗自的欣慰當中。

「吵死了,我要睡覺。」亞瑟放開阿爾弗雷德,靠著阿爾弗雷德的身體開始調整睡眠的姿勢,蓬鬆的枕頭仍然讓亞瑟是面對阿爾弗雷德的。

亞瑟伸手越過了阿爾弗雷德的身體,關上了日光燈而換成床頭燈:「我先說好,敢亂來就去客聽睡。」

看起來是這麼警戒,但有著米金色蓬鬆頭髮的腦袋卻再安心不過地靠上阿爾弗雷德的頸窩。

阿爾弗雷德翻過身,摟住了亞瑟明明強韌卻不壯碩的身體,懷裡的人沒有再度產生任何反抗和抱怨,似乎還更加地偷偷偎近了阿爾一點。

「晚安。」晚安吻出奇不意地攻上了阿爾弗雷德的嘴唇,在英雄還沒反應過來前,害羞的紳士又縮回了英雄的懷裡,雙手緊緊抱著阿爾弗雷德。

「……晚安,亞瑟。」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5(Sun) 12:14:5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