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愛的守門員

來自HERO滿滿的愛☆愛的守門員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除了酒以外,世界上還有另一項事物會讓亞瑟為之瘋狂,那就是足球。

阿爾弗雷德試過一次,和亞瑟一起看完球賽得他敢將右手放在聖經上發誓,就算是看美式足球的決賽,他也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如此瘋狂到這種地步。

「FU*K!!裁判!他動手了!是他動手的!你這瞎子根本沒看到!」亞瑟憤怒站起身並擲出了手中的爆米花,看台中間高度的座位讓亞瑟丟不到那名亮黃牌的裁判,但是卻灑得前幾排的觀眾滿頭爆米花,觀眾們的吼叫聲和加油棒打擊出來的聲響,讓亞瑟的聲音變得薄弱無力,連阿爾弗雷德都快要聽不到。

更令阿爾弗雷德感到錯愕的是,除了主場場地優勢而產生的漫天噓聲外,似乎根本沒人發現有個太過瘋狂的傢伙對別人拋灑爆米花。

才這樣想,阿爾弗雷德自己身上也落下爆米花來……

那場比賽最後一比零險勝,英格蘭球隊或得了勝利,而那畫面真是把阿爾福雷德嚇傻了──那個總是連家居服都要認真打上領帶的亞瑟,竟然把上衣脫了當旗幟揮舞歡呼著。

這樣的瘋狂持續到了球場外,不只是亞瑟,許多和亞瑟在臉上畫著同樣油彩、穿著同樣隊伍球衣的球迷,在馬路邊尖叫唱歌、擁抱著不知道是陌生人還是情人的傢伙們親吻擁抱和跳舞,亞瑟甚至將啤酒往身上淋──

這一切真是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獨立是對的。

即使知道、即使覺得那些畫面與其說是令人開心,還不如說是惡夢……

「亞瑟,要一起去看球賽嗎?」阿爾弗雷德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自己手上有兩張門票──啊啊啊他一定是瘋了才想找亞瑟一起看足球啊!那天亞瑟喝個大醉差點沒把他整死!

「欸?」亞瑟表現出的驚訝表情讓阿爾弗雷德感到小小挫敗,手中的門票卻迅速被抽走。

「阿爾弗雷德你哪弄來的!」

「買來的啊……亞瑟你這問題真怪耶……」

亞瑟臉上的表情瞬間閃過了想殺掉阿爾弗雷德、困或為什麼阿爾弗雷德可以說得那麼輕鬆、單純的憤怒以及顯然是非常疲憊但竟然有人可以這麼輕鬆拿到票、而這個蠢蛋正要邀請自己觀賽的不自在和錯愕……諸如此類的表情。

「所以要一起去看嗎?」討好地笑著,阿爾弗雷德試圖抱住亞瑟,很開心地發現亞瑟沒有拒絕,阿爾弗雷開心地用自己的臉頰蹭著亞瑟的。

「白癡啊……弄了老半天都無法到手的門票,我當然要去看……」

這真是另一場心血管與認知的驚嚇。

阿爾弗雷德當然知道亞瑟與法蘭西斯的友好感情,基於任何原因,這場球賽的門票的確不好到手,但事實上一踏入足球讓就讓阿爾弗雷德感到後悔了。

「喲!是亞瑟吶。」法蘭西斯穿著帶表對的球衣、連髮帶都改成國旗色:「今天要來球場上扮演取悅觀眾的小丑嗎?」

臉上依然畫上了油彩的亞瑟再明顯不過地僵硬了一下,卻又馬上裝德神色自若:「優雅地看足球這種事情只有門外漢才有的自以為是,他們因為看不懂而無法融入其中氣氛,只好以最簡單的方式表達自己。」

「是是,哥哥我剛剛什麼都沒聽到喔,你在說話嗎?亞瑟?」

阿爾弗雷德在亞瑟出手之前將亞瑟給撈到自己身後,以體型優勢將亞瑟檔住並迫使他轉身。

「讓我痛毆那個法國混帳!」

「球賽!球賽!好像快開場了,衝吧!」適時地忽略掉什麼,適時地刻意誇大部份訊息,

阿爾弗雷德一直都很擅長這樣的遊戲。

依然為了臨場感和氣氛而不願購買貴賓席,座位在球場側面並偏向英國的隊伍,可以以不錯的角度觀看賽況,也可以感受英國足球對支持者的興奮和情緒,阿爾弗雷德依然滿意於自己的選擇。

整個球賽過程根本是一場混亂,阿爾弗雷德甚至快要以腥風血雨來形容。無論是球場上還是觀眾席,兩方的支持者相互叫罵較勁,球場上的球員在搶球的同時也不斷爭取痛毆對方的機會,鼓掌與噓聲一樣熱烈而且具有相對性、裁判的哨音和黃牌不斷不斷地出現,認知下該有的隊型幾乎因為想要給對方顏色瞧瞧而完全走了樣──當然觀眾席早就打起來了。

震耳欲聾的怒吼、歡呼和咒罵,滿滿地充斥著耳蝸近乎失聰,即使重金屬搖滾樂的演唱會都不會有這樣的爆發力和震撼力。

阿爾弗雷德更沒想到得是,邀請亞瑟一起觀賽的自己竟然下顎會遭到亞瑟的重擊,等到確定沒有脫臼或咬傷問題後,阿爾弗雷德無言地發現,正在揮舞著雙臂怒罵裁判和對方球員的亞瑟,壓根沒發現自己打到了他……

就是連在世界會議上、戰爭的時候,都沒看過他如此激烈地怒吼。一時間亞瑟的昔日榮景彷彿又重現了一般,阿爾弗雷德的錯愕以經到達了連被灑了多少次爆米花、甚至是啤酒都不太清楚了,這真是一場萬人以上的混亂。

在除了混亂以外也只有混亂的賽事中,以即時的一球獲勝的隊伍是法蘭西斯家的隊伍,該是一半噓聲一半掌聲的球場氣氛驟變,在歡呼聲響起的同時,不規則的騷擾和更巨大的嘈雜聲幾乎要把歡呼的那一半給吞噬,人群開始急速且沒有規則地移動,所有在球場邊攤販可以買到的東西都在觀眾的頭頂上飛,所有可以看到的面容不是錯愕就是震怒,比起亞瑟無意的拳頭,阿爾弗雷德發現無論是誰都被身邊不特定的人當作不特定的沙袋。

「操他的裁判!操他的球員!操他的球賽!」慌亂之下阿爾弗雷德決定離開球場,無論亞瑟願不願意。然太過在意賽況而壓根沒發現自己不是被人群推擠,而是被阿爾弗雷德拖著走,這件是或許讓阿爾弗雷德省下了不少麻煩,雖然深知亞瑟不喝酒也可以有非常難以入耳的粗口,但在真正經歷粗口連發時,才會發現那是多麼令人難受的一部分。

「只有紅酒和優哉生活跟罷工的國家哪可能贏過我們!」直到出現哭腔,阿爾弗雷德才停下將亞瑟帶離球場的腳步。

「亞瑟?」阿爾弗雷得很卻定亞瑟並沒有喝酒,但眼下的狀況真是令人手足無措。

「渾蛋!差一點點就要晉級了!」亞瑟一直試圖擦拭掉眼邊的淚水,臉頰上的油彩被抹得髒亂不堪。

「嗯……」美國隊老早就輸掉了……阿爾弗雷德心裡默默地想,卻怎麼都難以有效地安慰亞瑟──老實說,他真的不是那麼懂亞瑟的足球情結。

「如果可以贏的話就真是一場再棒不過的約會了。」亞瑟繼續抹著眼淚。

「沒關係的嘛,這屆輸了還有下屆啊。」

「不一樣啊!感覺不一樣!」

阿爾弗雷德苦笑了起來。

「嗯,不一樣。」就算不了解也沒關係,反正大多時候也幾乎都無法瞭解,但至少他知道現在亞瑟哭得亂七八糟的很需要安慰、即使不了解也依然覺得亞瑟很可愛,HERO可一點都不介意以他健壯的胸口來撫位傷心的情人。

「無論是哪一隊都好!把那種三流隊伍踢走!」

「知道了啦。」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5(Sun) 12:12:4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