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你啊你啊就是這樣

來自HERO滿滿的愛☆你啊你啊就是這樣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亞瑟翻閱著放在桌上已被管家燙整過的報紙,咖啡的香味不是他所熟悉他不熟悉,但是漸漸要習慣起來。塗上了鮮奶油的全麥焙果散發著濃郁的麵包香氣,一旁的培根和歐姆蛋仍蒸著剛起鍋才會有的熱氣,老舊的收音機依然勤奮執行著他的職務,足球賽的戰況程度上讓亞瑟比報紙的時事內容還要在意一點。

海洋再往西而去,那個傢伙──阿爾弗雷德的居住地,還在深夜時段,位於高樓層並充滿著現代簡約風格的大坪數套房中,主人並不在床上,而是在機場等候班機──正要前往亞瑟那。

阿爾弗雷德手中的連鎖通路咖啡已經遍佈了全世界,心裡有點好奇亞瑟是否會在忙碌無暇時不得已而買下他們家企業的咖啡,臂彎裡夾著的紙袋是已經成為經濟指標的存在,還買不到早報的時段內,只好在便利商店內隨便買本八卦雜誌和商業週刊,雖然對於資訊產品的雜誌也滿有興趣的,不過老實說,最近電腦總是當機或是資料莫名消失的狀況令阿爾有點不想去回憶那堆忙碌。

造型復古的電話發出了吵雜的音量,剛好打擾到了亞瑟最在意的英超賽局現場直播,充滿不滿意卻無法不接的公務線讓亞瑟在內心裡充滿了粗鄙的怒罵。

「早安,這裡是亞瑟˙柯克蘭。」拘謹溫和的口音裡沒有任何的怒意,但是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讓亞瑟覺得美好的早晨已經毀去一半。

「亞瑟!我事情處理完後會去找你喔!手機要保持通暢等我的電話喔!」依照時區計算,不該是那麼有活力的聲音令亞瑟感到異常頭痛。

「既然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為什麼還要佔著公務線?而且我幹嘛一直等你電話啊?」切換靜音的私人手機起碼不會打擾到他的賽況轉播觀看──結果果然是忍不住打開電視了,卻因為電話的緣故只能看靜音電視。

「當──然要打公務線囉!」電話一頭的聲音說得理所當然:「打私人電話的話你才不會接哩!」

「呿!」亞瑟不滿地發出細碎聲響。

「所以在HERO到達以前盡你所能想我吧!」

「我才不會想你!永遠都不會!」亞瑟幾乎是對著電話怒吼。

「親愛的相信我,你會的。」阿爾弗雷德的手機裡,傳出了巨大的聲響──在盡其所能的想他之前,亞瑟用盡力氣地摔上了電話。

啊啊啊又來了……幸好是打公務線,打私人電話的話一定又會讓他摔壞手機的,接下來亞瑟又會為了摔壞手機這件事再發一頓脾氣,好差的脾氣吶。

不過這次的行程中包括了替亞瑟換一隻手機喔,自己家公司出的最新產品,外觀設計時尚新穎,超大畫面觸控式的鏡面螢幕、更多功能當然也包括影音欣賞,當然啦最不可或缺的就是HERO他的號碼和照片早就存在裡面囉!雖然跨海洋的往來因為交通工具的進步而縮短時間,但是最終不能每天膩在一起啊,亞瑟一定很扼腕,HERO怎麼可以不替他解決他最大的困擾呢?

「亞──瑟──!我來囉──!」站在生鐵雕花的大門前,用力揮手的阿爾弗雷德的笑容根本就是倫敦市裡的太陽,腔調的問題使得阿爾弗雷德連說話的聲音都和他人不同。

絕對稱不上安全的花剪冷不防從亞瑟家的庭園以驚人到可怕的速度飛躍鐵門、阿爾弗雷德剛好站在鐵門的死角而倖免於攻擊、僅僅掠過濃金色的頭髮而重重落在阿爾弗雷德身後。

「好帥耶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不要轉過去嘛!幫我開門亞瑟!我要進去啊亞瑟!亞瑟快啦!」

移植花木的鏟子飛行的狀態頗有本田菊那手裡劍的氣魄,筆直插進生鐵大門的縫隙、距離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很可惜還有幾公分。

「啊!亞瑟沒有鎖門耶!」

「不准隨便踏進別人家……」

「早安,親愛的。」聽到開門聲而轉過身的亞瑟在還沒抬頭前,阿爾弗雷德扳過亞瑟的臉,在亞瑟的臉頰上偷親了一下。

 原本溫和提在手上替庭院澆水的不鏽鋼澆花器,這時候凶狠又精確地往阿爾弗雷德的頭砸了過去,卻被阿爾弗雷德一把抓住手腕。

「我感受到你強烈的思念囉!亞瑟。」依然是那張無害的笑臉,但是因為太過靠近而讓亞瑟滿臉發熱,閃不掉的同時也擔心著一定又會……

「啾。」柔軟的嘴唇輕輕在亞瑟的嘴唇上偷了一口,阿爾弗雷德心滿意足地鬆開了亞瑟的手腕進入室內。

……FUCK!!!──阿爾的身後,好久好久,亞瑟沒有這樣發出怒吼過了。

在阿爾弗雷德將行李都堆進亞瑟的房間後,轉身再度抱住正在上膛子彈的亞瑟,和擁抱幾乎同時地親吻上了亞瑟的嘴唇,懷裡的情人順勢抬頭剛好接上了久違的親吻,唇瓣相互交疊廝磨、時而探出的舌尖偷偷地試探著對方還想要多少,一次一次更大膽更深入地探入對方的口中交纏,亞瑟手中的槍在不知不覺間被阿爾弗雷德給拿走,並放到身旁的置物櫃上。

「唔嗯……」總覺得越吻就越被壓制著,無論體型還是力氣,實在無法比上阿爾弗雷德這大個兒,亞瑟開始掙扎起來,卻被阿爾弗雷德抱得更緊吻得更深──該死!

幾乎是快斷氣前才結束了親吻,亞瑟雖贏在吻技卻很不甘心地輸在肺活量,而被阿爾弗雷德得寸進尺地抱在懷裡許久後,才有力氣把那個白癡推開。

──再不推開的話都已經進展到鎖骨的親吻都不知道要跑到哪去了!這該死的野獸竟然還咬人!

「所以說喝個茶後就快滾吧。」剛從廚房出來的亞瑟沒好氣地將茶杯放到阿爾弗雷的面前,不知道哪裡摸來了糖罐,又不知道哪裡生出來了餅乾,還不知道幾時放上了熱牛奶……

「先說好,這可是昨天剩下的!」即使穿的是居家服,在阿爾弗雷德眼中,亞瑟無論多老看起來都是一副乖學生的模樣,不過裝做很生氣不耐煩,卻又坐在自己旁邊陪自己喝茶的樣子真是既扭曲又可愛。

「嗯嗯嗯……唔……」小時候的記憶並不至於全都忘乾淨,阿爾弗雷德一邊吃著和時間不太搭配的點心,總覺得就算是剩下的餅乾,即使曬過了太陽也不會這麼暖……和小時候吃的剛烤好的感覺比較像……

「餅乾是剛烤的嗎?」阿爾弗雷德認真問著又打開電視看第二場球賽的亞瑟。

「……是啦是啦,昨天的麵糰還剩一點點,隨便弄弄。」雙眼直盯著電視瞧的亞瑟毫無表情卻又異常迅速地回答。

「茶也是剛泡的嗎?」

「對對對,昨天的茶葉還剩了一點點就將就一下,不要挑!」啊啊啊可惡啊差一點點就要射門了!

「亞瑟你剛剛特別弄了我一人份的吧?」

「當然啦花了我不少時間準……」突然想到什麼,亞瑟起身抄起墊在身後的抱枕就往阿爾弗雷德身上丟:「全都是昨天剩下的我一次全拿進微波爐裡加熱的!不要笑!」

阿爾弗雷德這次很老實地挨了亞瑟一個抱枕,拿在手中的紅茶很幸運地沒被打翻。而亞瑟壓根沒發現,自己看的球賽是義甲的轉播,不過他的確可能不知道,不能放進微波爐裡的東西比他所知道的還要多很多。

阿爾弗雷德安靜地將自己挪近亞瑟身邊,緩緩地抱住亞瑟,鼻梁輕輕蹭著亞瑟的脖子,紅茶的香氣好像永遠會染在他的衣服和髮稍一樣,比起亞瑟慣用的香水,茶香更容易讓阿爾弗雷德想到亞瑟。

拘謹的紳士並沒有拒絕,不太安份地小小扭動後,悄悄伸出一隻手摟住賴在身上的阿爾弗雷德,手指輕輕梳玩著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髮梢。

總是拿這傢伙很沒辦法。

明明看起來一副永遠狀況外的傻貌,卻意外地擅長引導式對話──無論在公眾場合還是私人,都非常要命──即使如此還是一臉無辜的樣子不斷撒嬌,卻又難以真的拒絕。

「行程不要老是改來改去的,不是每天閒著都在等你過來……」這件事亞瑟想抱怨很久了,雖然不至於爽約,不過阿爾弗雷德總是在非約定的時間內出現,總是搞得亞瑟亂忙一把的,要不是國會的會期結束了,不然他一定要拿著預算書摔砸死那個蠢蛋。

「HERO事務繁忙,所以老是需要因應狀況變更行程啊。」

「……」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感到生氣呢。難道世界以他為中心後其他國家都很閒、都只會杵在那等他救援嗎?

「不過最重要的行程還是來這裡喔,所以老是需要變來變去,有機會就要來嘛嘿嘿。」

「……你這白痴。」這種人竟然會是世界的強權,真是不可思議……

阿爾弗雷德將亞瑟拖進自己懷裡,很久很久以前當然是被亞瑟給抱在腿上看書,不過好像在什麼時候就變得不想那樣了,比起被亞瑟抱著,阿爾弗雷德更喜歡自己抱著亞瑟。

才沒有什麼保護不保護的問題,即使是現在,亞瑟依然還是很會打架,保護亞瑟這種想法對於亞瑟而言絕對是羞辱。但是因為喜歡而不可能不出現獨占慾,比起被亞瑟抱著,抱著亞瑟的感覺更像獨占了他。

至少這樣的舉動曾經讓阿爾弗雷德一直認為是對手的法蘭西斯露出非常困擾的表情,這件事一直令阿爾弗雷德感到開心,但身為法蘭西斯鄰居的亞瑟始終認為這件事真是丟臉透頂。

明明非常擅長小孩子絕對不懂的事情,但是因為丟不起臉而變得緊張兮兮、容易生氣,在對方彆扭地表現出真正的想法時,才會特別覺得溫暖。

雖然說的確是越老越彆扭──想到這裡阿爾弗雷德自己偷偷笑了起來。

「笑什麼?」

「亞瑟好可愛。」阿爾弗雷德緊緊抱住亞瑟後用力蹭蹭。

「白癡啊。」

你啊你啊,就是這樣。

嘴巴上兇得不得了、打人也毫不留情,明明就很喜歡卻非要表現得很生氣很討厭的樣子。

可是最喜歡了。

被抱在懷裡的亞瑟安靜喝著茶──忍不住而自己也倒了一杯──任抱著自己的大塊頭不停像狗啊貓啊一樣的蹭自己和偷親。

如果都不說出口的話,其實還是可以忍受的,因為一點都不討厭阿爾弗雷德的擁抱和親吻,還有其他行為……

「亞瑟今天要做嗎?」

但這種就不行了!

強勁而且無法防備的肘擊狠狠攻擊網阿爾弗雷德的腹部,英雄悶悶地痛哼了一聲後倒在沙發上,懷裡的紳士終於得以脫困!

「我很忙。」亞瑟看似冷靜地拉整著自己的衣服,耳朵小小的泛紅一定是剛才被阿爾咬過才會這樣──渾蛋晚上在床上乖乖等就好了不要隨便問他!

「啊……亞瑟賴皮……」躺在沙發上的阿爾弗雷德故意學小時後的口氣哀嚎。

「誰賴皮啊我沒跟你約定過!」誰在約幾時幹那檔子事的!順其自然不是很好嗎?

「亞瑟一定是老了啦所以都沒體力和我做唔喔!」再次遭到肘擊!這次承受的是亞瑟全身的力道。

「總之這種事情不要隨便放在嘴邊!真是有夠難聽,本來想的都被你搞到不想了。」

「亞瑟你剛才說什麼?」剛才好像聽到什麼了?

「什麼都沒有!我出去買菜!」

……亞瑟亞瑟,可以不要嗎?吃速食也可以……

不知道為什麼,亞瑟買菜這句話,比起不做還要令阿爾弗雷德感到惡寒啊……

剛剛抓了鑰匙應該已經出門的人,突然又折了回來。

「阿爾弗雷德。」那張臉看起來就是很不情願、逼不得已、超級不甘心的樣子。

「嗯?」

「要跟我一起去嗎?」其實他害羞得不得了。

「好啊!」

就是知道他所作的一切其實永遠只會和心裡所想的恰恰相反,只有在很少很少的時候,亞瑟才會真正表現出那股難得的溫柔。

在出門以前,阿爾弗雷德的手滑過亞瑟的頸邊,抬起了亞瑟的下顎,高傲的紳士沒有拒絕和反抗,米金色的睫毛輕輕搧了兩下後還是有點緊張地閉起眼來。

僅只是嘴唇上的親吻,舌頭沒有入侵,一次又一次,輕輕地柔柔地緩緩地,甜甜的感覺讓亞瑟想起上次馬修送他的楓糖淋在鬆餅上的滋味。

手中的鑰匙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被阿爾弗雷德拿走了。

「我來開車。」已經走出門的年輕人笑得很調皮又很有朝氣,灑在他濃金色的頭髮上的陽光絢爛得刺眼。

屋內的青年依然掛著有點不情願的害羞表情牽上阿爾弗雷德的手,手被緊握住的時候亞瑟故意偏過頭不讓阿爾弗雷德看見。

其實在偷笑。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5(Sun) 12:10:1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