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一百分的貼心情人

來自HERO滿滿的愛☆一百分的貼心情人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總覺得獨立後,那個傢伙根本是被雷劈到一樣,從頭到腳都不對了。

亞瑟斜眼看著趴睡在會議桌上的阿爾弗雷德,斜陽的午後一如過往那樣平靜。

的確是累過頭了,所以連趴睡都忘記摘下眼鏡,不過亞瑟更相信,阿爾弗雷德之所以會這樣睡著,更大的原因是不想讓自己看到沒戴眼鏡的樣子。

雖然早就改變了關係──天殺的他也搞不清楚幾時變成這樣──不過阿爾弗雷德在特別之處異常的細心這回事,倒是令亞瑟一直認為這是神跡的表現。

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頭髮稀疏地掩蓋著已經長大的面容,雖然在亞瑟的內心相比,現在帥氣高大的年輕人應該是比不過那個純真的天使,但是感情只有轉換但沒有變少。

如果摘掉眼鏡,說不定還是和小阿爾弗雷德一樣的睡顏吶……

阿爾弗雷德無意識地蹭蹭自己交疊的手臂,眼鏡脫離了原有的位置,亞瑟終於找到好機會輕手輕腳地拿下眼鏡……

……本田是怎麼說那種感覺的?心頭都了什麼一下?

果然是那張令人懷念的睡顏呢……亞瑟安心地笑了起來,不自禁伸手去替阿爾梳起落下的瀏海,讓他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張即使隨著年齡增長也沒有太多改變的睡顏。

就在亞瑟差點情不自禁去親吻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前,碧藍色的眼睛迷迷濛濛地睜開來,還沒醒透得眨了幾下。

──喝!

亞瑟幾乎是用彈的讓自己回到原本的坐姿,雖然心裡的狀態真是被嚇死了,但就是嚇死了也要讓人覺得自己很穩重!他怎麼可能會想去偷親阿爾弗雷德嘛!全世界都知道的!

「唔……」尚未醒透卻很努力讓自己清醒的阿爾弗雷德發出了語意不明的聲音,一邊疲憊地揉著眼睛,動作才突然頓了一下:「……眼鏡呢?」

似乎一瞬間清醒了一樣,阿爾弗雷德很老實地在桌上看了一回、雙手伸入飛行外套和軍服的口袋中摸了一回,很確定且很困擾地發現的確沒找到自己的眼鏡。

「眼鏡眼鏡,眼……」一邊念著自己的眼鏡一邊打算起身尋找,阿爾弗雷德才一轉身就發現自己的遺失物是忘在哪了──亞瑟手上,好吧他真的很不確定是怎麼會到亞瑟手上的,不過眼鏡的確是在亞瑟手上。

濃金色頭髮的年輕人滿面困擾地看著面前的議會代表,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出口的話意外地短:「亞瑟你真的是戀童癖耶……」

不知道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總之很令人生氣。

「眼鏡差點睡壞了幫你拿起來,卻被說戀童癖。」莫名其妙地被扣上了帽子讓亞瑟感到相當不滿,乾脆但帶著怒氣地將眼鏡放到議會桌上,亞瑟抱起雙手逕自發起脾氣來。

「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如果是以前的小鬼,可不會像現在能當世界的HERO吶。」

「誰要你當英雄啦!」不然會議是開心酸的嗎?

「才不要在短短的休息時間內和你吵架呢,我肚子餓。」什麼表情都寫在臉上,阿爾弗雷德真的不管亞瑟,起身覓食去。

會議桌邊除了熟睡中的菲利奇亞諾外,只剩下亞瑟。

「才不是戀童癖……」真是令人討厭吶!越大說話就越難聽。

明明就不是那麼不喜歡或是討厭,不過說出口的話往往都和想法上有落差,明明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卻教出這樣的小孩,除了教育失敗外根本沒得好說。

而且這樣的失敗作卻招搖到似乎以為不講話就沒人知道他存在一樣,全世界早就在三百年前就知道是他亞瑟養出來的!

最丟臉的是即使如此他還是這麼喜歡……不他才沒有喜歡!那是身為哥哥對於自己弟弟義務、道德、倫理上必要的關心和親情……就是獨立了也可以關心的,沒人說過這樣違法。

總之這麼在意阿爾弗雷德的自己,亞瑟也感到小小不自在。

「真是失敗……」說是一生最大的恥辱也沒有過份……

「失敗什麼?」抱著巨大紙袋的阿爾弗雷德回到會議室,滿嘴的食物讓他口齒不清:「這給你。」

「……」這尺寸也太巨大了……

桌上那個根本是可以用「桶」來稱呼的超巨大……那到底是什麼?

「超大尺寸的可樂喔!等一下才要開始第二階段討論,一定會口渴的。」阿爾弗雷德依然口齒不清,而且相當滿意自己的貼心表現。

……不知道為什麼,很想把這桶可樂往那白癡身上潑啊……

亞瑟僵著臉將眼前的巨型飲料推到阿爾弗雷德面前,教養致使他無法真的在嚴肅的會議室裡真的將內心的想法化為行動,僅只是拘謹而婉轉地告知,他不會渴。

「怎麼可能呢?會說好多話呢。」年輕人輕輕一推就把亞瑟花了點力氣從面前挪走的礙眼存在推回了他的面前。

「不,謝謝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渴,而且我還有紅茶。」這時候記得要微笑,才會讓人感到友善,並認為這番話是發自內心的。

「喝光了。」在來不及阻止以前,阿爾弗雷德已經把亞瑟桌上的紅茶給一口飲盡,漾著單純但只會讓人更想痛毆他一頓的笑容說:「幫你喝了冷掉的茶囉!等一下沒有飲料真的會口渴的。」

……

「在我口渴以前先把你灌炸吧你這白癡──!」

「咿呀呀呀呀亞瑟你殺人嗎──!」怎麼可以把我好心買來的巨無霸可樂當廢水那樣潑啊啊啊啊──!

「早就殺過不知道多少──啊!」

潑出去含有大量糖份的飲料,和丟出去的溜溜球可是差很大的。

躲在會議桌下而全身而退的阿爾弗雷德鑽出了似乎已經平靜的桌下,面前是有點驚慌有點錯愕的亞瑟,手上還提著幾乎被潑光的可樂……杯。

「怎麼……?」順著亞瑟的視線,阿爾弗雷德轉身看向自己的身後。

「喂喂,路人何其無辜吶。」這時候連笑都很難笑出來了,努力想要維持優雅卻徒勞無功的法蘭西斯,一臉困擾地看著根本是浸在可樂裡的精品衣物說。

所以……

全世界都知道亞瑟因為對阿爾弗雷德感到不滿,而潑了法蘭西斯一桶可樂,以至於在會議場合盛裝打扮的法蘭西斯,最後只能以預先備好的換洗衣物出場──那個以時尚著稱的傢伙為了這件事似乎大受打擊,連發言的力氣都沒了。

本田菊安靜看著奇妙氣氛的三人,決定將對於這整件連次序邏輯都沒有的事情疑惑壓在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捧起茶杯時,對面的亞瑟飄來了令本田菊感到不自在的目光。

「要、要喝抹茶嗎?」這當然是客套話。

「不,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這一樣也是客套話,亞瑟很懂紅茶,卻不知道該怎麼品嘗抹茶。

如果阿爾弗雷德沒有把紅茶喝光的話就好了……的確口很渴。

但是間接導致混亂的始作俑者,卻很開心地大嚼著漢堡並不斷企圖干擾會議──雖然他覺得他是掌握了主導權,不過也只是一直徒增議會時間──以至於喉嚨根本乾到快要痛起來。

「給你。」仍然、還是、繼續這樣的口齒不清,阿爾弗雷德似乎根本不記得亞瑟在開會前才剛潑了法蘭西斯整身,將自己的可樂遞給了亞瑟:「雖然你根本不會喝可樂,不過還是給你喝吧。」

「阿爾……」可惡可惡可惡!現在心裡頭暖暖的感覺是什麼啊!他可一點都沒有感動喔!

「因為我是HERO嘛!」

「……才不會跟你道謝!」搶過阿爾弗雷德的可樂,亞瑟一口氣將可樂給灌到見底,說不出任何滋味,但氣泡彈跳在舌尖的滋味又癢又麻。

意外地真的適度地解除了乾渴的感受,放下可樂紙杯後,亞瑟才發現阿爾弗雷德滿是得意地看著自己,那雙直盯著他、自信帶著笑意的碧藍色眼睛讓亞瑟感到彆扭得不得了。

「哼。」亞瑟偏過臉,只聽到阿爾弗雷德將可樂紙杯塞進大紙袋裡──似乎那堆漢堡也已經被阿爾弗雷德消耗完了──心底壓根不想承認那是阿爾弗雷德的示好、還有自己的感謝。

雖然沒有特別約定,但是散會後兩人會一同走出總部大樓、散步到附近的空地。

一離開暖氣充斥的室內就會發現原來即使下午的陽光和煦,室外的溫度對於室內而言還是兩個世界。即使已經春天,雖然不比亞瑟住的地方,但夜裡仍然有點寒冷,輕輕嘆出的氣息在空氣中凝結成半透明的白霧,冷空氣也將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和鼻間凍得發紅。

點亮燈火的紐約市換上了另一個面容,但無論哪一種都充滿著現代忙碌倉促的感覺,和處處都是古老建築的古都相差許多,也和亞瑟記憶中永遠停格的、剛拓荒完成的殖民地差很多。

「要在這裡住個幾天嗎?」看似邀請卻又很像客套,或許是本來就很好客也或許是其他,亞瑟很多時候很難猜測阿爾弗雷德任何行為的真正動機,但其實阿爾弗雷德對於亞瑟向來並不是那麼地故意使用這些曖昧的技巧。

「嗯,住個幾天然後就……」

噴水池的另一頭忽然閃出一台疾速奔馳的腳踏車,身邊空間不足以閃避,亞瑟的小腿撞上了噴水池的外圍而重心不穩而栽進噴水池內。

「亞瑟?」阿爾弗雷德伸手想抓住亞瑟,卻差了那麼一點點沒有搆到,眼看著亞瑟失衡倒入噴水池中。

「……」冰冷的感覺從皮膚表層直直滲入體內,讓亞瑟在搞清楚狀況前就已經顫抖不止。

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也冷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亞瑟冷到被很大的力氣拉出水面時似乎也覺得是理所當然,而沒有任何的反抗。

「……渾蛋……」渾蛋……冷到身體都動不了……

沒有去想頭上不斷地輕輕撫摸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亞瑟只想到趕快把浸了水的外套給脫下,不脫只會更冷,不得已也只好這樣做。

雙手手指幾乎僵硬且劇烈顫抖,精緻的西裝毛料外套在浸水後變得難纏而凶狠,扣子一個都解不開的窘境讓亞瑟感到不耐煩。

帶著黑色皮製手套的雙手在惱怒之際輕輕握住了亞瑟的雙手並帶開來,阿爾弗雷德輕易地替亞瑟解開了外套扣子。

「……」才不要和那個讓他在議會上耍蠢的白癡說謝謝……一邊這樣想著,亞瑟一邊很不乾脆地脫下了外套,在沉重濕冷的感覺一脫離身體的瞬間,溫暖柔軟帶著熟悉氣息的感覺馬上從身後圍了過來。

「嘿咻!」批上外套的同時,脫下飛行夾克的阿爾弗雷德順手拿起亞瑟濕透了的外套,耍寶似地衝著亞瑟笑了起來。

「……才不會跟你說謝謝……」因為很冷而不得不將帶著阿爾弗雷德體溫的夾克拉緊一點,飛行夾克圍在頸部的絨毛滿滿都是阿爾弗雷德的氣味,讓亞瑟的臉頰和耳朵難以控制地熱了起來。

「沒關係,因為我是熱心助人HERO。」就像只要手中有漢堡就會永遠口齒不清一樣,阿爾弗雷德的笑容也沒有季節之分,永遠都是溫暖充滿自信,還有一點點若有似無的溫柔和曖昧不明的熱情。

但很可惜亞瑟絲毫沒有自覺這樣彆扭的體貼也是自己教給阿爾弗雷德的。

「先到我家去換衣服吧。」牽起亞瑟的手,阿爾弗雷德就往自己住屋的方向走去。

「不、不用了!我已經訂好飯店房間……」

「可是你身上都濕了呢!先到我家去洗個澡再說吧。」

「我說不用了。」

「好嘛我回家後就不要戴眼鏡了好不好?亞瑟你真的是戀童癖耶!」

「這不是戴不戴眼鏡的問題你放手啊!」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3(Fri) 13:45:3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