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來自HERO滿滿的愛☆飛起來的我們的夢

來自HERO滿滿的愛☆飛起來的我們的夢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弗雷德從小就嚮往飛行,想要低頭俯瞰著這塊浩瀚的土地、想要體會衝刺在風中的感覺、想要用鷹隼的高度看世界。

就是因為飛不起來,所以想要飛、想知道那是什麼感覺,所以他抓著床單、桌巾,以為那是他的翅膀、讓他可以飛起來。

當飛行船安穩但緩慢地越過城市上方時,阿爾弗雷德知道這不是他想要的飛行,想追求更快、更輕便的方式且可以全然自主操控,像真正的鳥禽一樣飛行。

傾斜了操縱桿的角度,機身切過角度傾斜飛行後轉彎,巨大的離心力壓迫著身體的同時,意外地有難以說明的興奮。

記憶中真正貼近飛起來的感覺,不是自己抓著什麼東西亂跑,是亞瑟抱著他轉圈圈的感覺──在阿爾弗雷德真正以自己想要的方式飛起來後才發現這件事,記憶挾起的情緒像亂流一樣讓他一瞬間失去了飛行的快感。

雖然早就過了和亞瑟撒嬌的年紀,但有總是會時不時地想到小時候的事情,阿爾弗雷德看著手上飛行眼鏡映出紅著臉的自己感到尷尬。

「怎麼突然失衡了?」奧維爾先到達阿爾弗雷德旁邊,維爾伯則一邊檢查著筆記本上所有資料,一邊緩步跟上。

「因為小時候的夢想達成,太興奮了。」阿爾弗雷德撲紅著雙頰說著,無論如何就是不打算先離開飛行器:「是真正的飛行喔!終於真正飛起來了。我們完成了人類從遠古時代就有的夢想!」

──『亞瑟你不知道!總有一天我可以真正飛起來!』

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其實到大了他還是會為這件事感到小小生氣,放任寵愛裡,亞瑟總是不當他的想法是一回事,但他真的做得到。

所以他變得越來越強大、發明了許多東西,讓自己真正飛在空中。

但他沒說出口的,的確一直都無法達成──無論是他的強大還是他的意氣風發,阿爾弗雷德希望能和亞瑟分享這一切,讓他不再是以寵愛倍至的殖民地身分看到亞瑟的笑容。

如果能實現的話真是太好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念頭出現後,明明該是充滿期待的事竟然被弄得有點傷心。

和喜歡的人相互喜歡彼此應該是件很開心的事情,但每次看到亞瑟就會不自覺內疚、而亞瑟也一直擺出冷漠的姿態,卻又從來不懂得好好掩飾自己對於阿爾弗雷德的感情。

這是什麼感覺呢……阿爾弗雷德坐在電報機前許久,始終無法確切拍出一份電報來。無論寫什麼東西,總覺得不合適而重新修改過,桌面上的草稿已經滿是刪除線和塗黑。

比起語言──不用別人提起他也知道這東西亞瑟比他還要擅長一百倍──阿爾弗雷德還是喜歡當面說清楚,肢體語言有時候比花俏的遣詞用字還要有效並容易理解。



※※※



「那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逆光之下亞瑟無法看清楚剛才越過頭頂天空、發出巨大聲響的東西是什麼,像鳥的形狀但鳥可絕對不會發出機械的聲音吶。

「算了。」並不是對於天上的怪異物體很有興趣,忽略掉那陣嘈雜的機械聲響,亞瑟專注在手上報紙的訊息,公事包依然沉得令人感到煩悶。

因為專注於報紙還有早先國會的議事內容,以致於亞瑟並沒有發現身邊的騷動,像是……尖叫的婦女或驚呼的男士、還是嚇哭的孩子,既然連這些都沒發現,亞瑟當然沒發現自己是逆著人群的方向走,直到強烈得不尋常的風開始吹亂他手中的報紙和額前的瀏海。

巨大的機械聲響越來越大聲且變得震耳欲聾,螺旋槳後方是長型如鳥卻又四不像的奇怪機械,在空中拉過巨大的弧度,以不可思議的輕飄感著地並衝著亞瑟而來。

……喂!

錯愕地看著眼前根本是幻覺的東西,亞瑟一點都不想證實,在那個奇怪機械上的駕駛者似乎和阿爾弗雷德一樣眼熟。
這倒底是什麼狀況……?

亞瑟全身僵硬地看著那個巨大而突兀的東西停落在他最自豪的博物館前廣場、把平靜的街道掃成一團凌亂,重點是那到底是什麼啊啊啊啊啊──!!

「亞瑟!亞瑟你看!」這聲音聽起來就讓人渾身不舒服。

「我做到了!真的飛起來了喔!你才不要為我驕傲呢!因為我已經──唔喔!」

猛地一顆蘋果砸上了阿爾弗雷德的鼻梁,等到阿爾弗雷德扶正眼鏡時,亞瑟已經轉身離開。──炫耀失敗了,讓亞瑟以不一樣的目光看他的計畫也失敗了。

明明知道多跨個幾步就可以觸碰到那個背影,但每次總做不到,覺得碰到了只會讓事態發展更差,所以害怕而不敢追上。

眼睜睜地看著對方離開。

因為亞瑟的關係,阿爾弗雷的原先戲劇性地出現反而變成了笑死人的鬧劇。

「這麼突然地出現,誰都會被嚇到吧,沒傷到人真是太好了。」將飛機停到租借來的草坪上,維爾伯試著安慰阿爾弗雷德:「好好解釋過後,應該會被諒解吧?」

「被諒解?」阿爾弗雷德重複了一次維爾伯的話。

「是的。」維爾伯微笑點點頭後,繼續檢查機身狀況。

被諒解……是嗎?

那次之後,就不再期待這樣的回應了。他知道他依然可以愛著亞瑟、亞瑟也不會全然拒絕與他往來,可以平和地討論合作、可以適切地往來。

但絕對不可能原諒,誰會原諒一個不顧一切只想從自己身邊離開的人?他的確做了會讓亞瑟永遠無法忘懷的事、寧可讓亞瑟掙扎傷心哭泣也不願意退讓的事,而未曾後悔過的他不該再得寸進尺地希望得到諒解。

但無論考慮再多,很多時候總是會出現自我矛盾的行為──如果沒這種傻勁的話,這世界就不可能這麼有趣了──阿爾弗雷德站在亞瑟家的門口,自暴自棄地想著。

管家並沒有替阿爾弗雷德開門,但亞瑟來了。生鐵雕花大門從他小時候至今,一直沒有改變,亞瑟隔著雕花的鐵門看著阿爾弗雷德,湖綠色的眼睛裡沒有任何情緒也難以讀懂任何訊息。

並不只有亞瑟對現在的阿爾弗雷德感到陌生,阿爾弗雷德也一樣在細微的地方覺得亞瑟變得陌生,但就算陌生,絕大多數的彼此並沒有改變太多,不一樣的部份可以從新再認識過。

「……你啊,有事沒事就跑過來,到底要幹什麼。」常見的碎嘴但並非出自真心,亞瑟伸手拉開了鐵門,比起許多年前警戒的表情,現在面無表情雖然不算令人滿意,但還是進步了。

時間在他們眼中是無所謂的,但卻是奇妙的催化劑。

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將永遠記得他獨立出走的傷痛,但這樣的傷痛會隨著歲月的流逝,不再使他承受到如此強烈的悲傷,他對亞瑟的愧疚感亦是如此。

「來看你的。」

「甜言蜜語什麼的,對法蘭西斯說吧。」

「但我愛的不是法蘭西斯。」在阿爾弗雷德要伸手觸摸亞瑟米金色的頭髮前,亞瑟已經轉身進入室內。

每次在覺得兩人關係進步前,就會發現還有另一段進步的空間,不斷往前走不斷往前追,亞瑟不會走遠,但也絕對不會讓阿爾弗雷德輕易抓住他。品嘗著這樣跑著追著、等待著一樣的奇妙氣氛,偶爾受挫困頓著思考著一直無法拉近的距離,不知不覺又是過了百年、再百年。

時間消磨著記憶中的苦痛,也讓他們適應新的彼此,儘管,很多事情是忘也忘不了的。

「要過夜的話就用那間房間。」

但比起一開始,至少可以不再那麼緊張。

「所以我一直都只能睡小鬼的房間嗎?」

亞瑟轉過身,不冷不熱的表情說著不冷不熱的話:「附近有許多旅館,要不要打算考慮看看?」

「我不是小鬼了,亞瑟。」

「等到你夠大時再告訴我這件事。」

「等到我夠大時你會更坦率地愛我嗎?」

亞瑟再度轉過身,安靜地看著阿爾弗雷德許久。午後的斜陽落在阿爾福雷德耀眼的濃金色短髮上,和阿爾弗雷德別有深意的笑容一樣格外耀眼。

和天一樣海一樣的碧藍色眼眸,又在不知道的什麼時候變得單純清澈,但又顯然地和記憶中的不太一樣。

「一次也好,再讓我聽一次嘛。」討好地、撒嬌地、有點委屈地,讓亞瑟全然無法招架的聲音和口氣。

「什麼東西……」

「你說呢?」阿爾弗雷德更加往前走以好靠近亞瑟,在那雙澄澈的碧藍色眼睛注視下,亞瑟發現自己無法狠心轉身離去,心裡還有什麼牽掛在眼前這傢伙身上,但他就是不想搞清楚,如果能搞不清楚就可以逃避,他就可以不要面對太多──

「我愛你,亞瑟。」低沉的耳語像精靈的悄悄話,阿爾弗雷德傾過身在亞瑟耳邊輕輕吹息:「我愛你,從以前到現在。」

即使不擁抱,兩人之間距離的親近也足以讓亞瑟將臉埋到阿爾弗雷德的頸窩內,親近但不觸碰的微妙距離輕輕搔癢著兩人的心。

「一直都愛著,所以讓我也知道你還是愛我的好嗎?至少讓我知道你愛我,這樣我可以再等更久一點。」

忽然一股無名火讓亞瑟再次打算將阿爾弗雷德推開,伸出雙手卻被阿爾弗雷德握住雙腕,忽略掉了亞瑟的掙扎和斥責,阿爾弗雷德直接吻上亞瑟的嘴唇,沉而重的一吻,埋進了久候的焦慮不安以及心慌。

嘴唇上、臉頰上,一次又一次的親吻,單方面地親吻。

「我說放開。」亞瑟安靜地要求,阿爾弗雷德卻不回應,耍脾氣似地將臉埋入亞瑟的頸窩,用力呼吸著亞瑟身上的氣息。

「或是乾脆地告訴我,你的愛在我獨立之後就消失了……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喔……」

「怎、怎麼可能!你這個白癡!」應該是藏在心裡的話幾乎是反射一樣地脫口而出。

細細的輕輕的吻又悄悄蔓延上亞瑟的頸側,細微的麻癢感帶著阿爾弗雷德的輕笑聲,讓亞瑟不斷打顫。

「我愛你。」雙手捧起亞瑟的臉頰再吻過一次嘴唇、用力地抱緊亞瑟一下後,阿爾弗雷德停止了對亞瑟的騷擾,高大的身影很乾脆地離開、很快地在走廊上消失,而亞瑟正忙碌著檢查自己的服儀。

亞瑟始終搞不懂阿爾弗雷德究竟為什麼可以如此赤裸直接地一再說愛他,但可笑的是他的確被阿爾弗雷德那樣粗糙隨便的作為所動搖。

如果可以忘記被拋下的傷痛,在很久以前他就可以接受了,不知道該責怪阿爾弗雷德或責怪自己的困惑也經常困擾著亞瑟。

應該是炫耀一樣的造訪,卻被兩人間的氣氛給完全忘卻了這件事,飛機在短時間很快地被改良、很快地被使用在軍事上,再次看見阿爾弗雷德是簽下軍機訂單的場合。

從沒想過竟然會被這傢伙搶走軍事上的優勢,亞瑟隨著阿爾弗雷德進入停機坪,進行著儀式上的程序,媒體的鎂光燈讓停機坪內充滿了強烈的光影輝映,高大的阿爾弗雷德彷彿只有他才是新聞的主角一樣搶盡了鏡頭。

是怎麼樣在握手時接上了那張小紙條的,亞瑟自己也記不清楚。因為當過盜賊,自然也習慣手指上的小動作,或許接下並藏起紙條的當下自然到連他自己都沒察覺任何異狀。

沒有寫上任何原因也沒有任何詢問的意思,只留下地點、時間和簽名的確很像阿爾弗雷德的作風,但意外發現自己沒有任何抗拒阿爾弗雷德的邀約的亞瑟,亞瑟也一樣感到困擾。

太陽升起前的清晨比深夜還要冷涼,儘管在日出後是如此炙熱。

亞瑟的黑色風衣讓他幾乎埋入了夜裡,馬車安靜平穩地停在不遠處,天際微微的光線讓亞瑟看見草坪上站立等待的身影,心中苦笑著即使是影子,他也認得那是阿爾弗雷德。

再冷漠再忽視,都沒忘記過、一直放在心上的傢伙。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緩緩走近自己,光線不明顯但那張臉似乎還是一如往常的一臉彆扭,想到這裡他輕輕笑著。

「別告訴我大清早把我叫來只是為了再次炫耀你的蠢飛機。」的確是一臉彆扭的亞瑟悶悶地打開了話題,一樣是不怎麼耐聽的內容。

「也不算是。」阿爾弗雷德伸手脫下亞瑟的高帽,低頭在亞瑟的額頭上親吻,依然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著亞瑟的底限,而亞瑟沒有拒絕反抗。所以阿爾弗雷德伸出雙手,將亞瑟緩緩摟進自己懷裡,緩緩地、不斷觀察著亞瑟是否有任何細微的反應,直到亞瑟真正被他抱在懷中。

阿爾弗雷德淺淺地嘆了一口氣,嘴角卻揚著細微的微笑:「我真的飛起來了喔,亞瑟。」

「……你在說什麼啊?」

「不是抓著床單亂跑,不是跳高以為自己在飛,是真正的飛在空中喔。」

「先把你想說的話想清楚後再告訴我。」

「我只是要告訴你我做到了,還有想讓你一起體會這樣的感覺。」阿爾弗雷德拉開了一點點和亞瑟的距離,好讓兩人看著彼此,漸亮的灰藍色天空裡是亞瑟看過許多次、儘管感到複雜,卻一點一滴地漸漸讀懂的笑容:「使用軍機太血腥了,我們可以用更快樂的方式飛行。」

「……白癡……」

螺旋槳剛起動時蜂鳴聲騷擾著耳蝸,機身四周纏起了氣流並不斷捲著亞瑟的頭髮,駕駛座上的阿爾弗雷德拉下了飛行眼鏡,舉手對著身後的亞瑟舉起大拇指。

機身在草坡上滑行著,速度帶起了不小的逆風,拍打著臉頰的感覺意外冰冷,越來越快像要失速一樣的疾行讓亞瑟感到些許不安,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離開地面。

地面的一切景物變得越來越小,雖然這樣的畫面搭飛行船也可以見到,但是少了玻璃和金屬的包圍,赤裸暴露在空氣中的感受讓這一切硬是變得不一樣。

風速隨著高度開始攀升變得更加強勁,呼吸漸漸變得有難度,亞瑟看著前方的阿爾弗雷德試圖說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連自己都快要聽不見,阿爾弗雷德濃金色的短髮在疾風中凌亂地飄舞著。

飛機以貼近地面的方式離開了郊區進入城市,初醒的街道上只有低階勞工們的身影,幾處矮房已經昇起炊煙,泰晤士河畔有正在行使的船隻,但有更多停靠在河畔的小船,早起的人們抬頭看著飛行在空中的他們,亞瑟猜那些人和看見阿爾弗雷德唐突出現時的他有一樣的想法,國會的鐘聲剛好響起,亙古的聲響從記憶的遠處直至今日始終沒有改變,也始終準時。

飛機繞起了巨大的彎,傾斜的角度讓亞瑟以為自己會掉落下來而緊抓著機身,巨大的離心力讓身體出現失重且失衡的奇怪感受讓亞瑟幾乎要吶喊出聲,但阿爾弗雷德的背影卻似乎非常開心的樣子。

機身漸漸拉平並往城市外圍飛去,兩人的右前方出現了鴿群,但飛得不比機械還快,阿爾弗雷德輕易地超越了悠閒飛翔的鴿子們,鴿群的叫聲像在發脾氣似地咕噥,不若美洲的鷹嘯豪邁。

越過樹林可以看見起飛的草坡,即使角度不大但下降的重力也讓亞瑟著實感到緊張,內臟幾乎快要浮起來的失重感讓亞瑟頭皮發麻,距離地面越近才發現剛才發的飛行的確像夢一樣的不真確,輪胎擦過草皮著地,踩起許多細小的草的碎屑,微酸的草香味漫入呼吸之中。

緩緩地降低速度,在尚未回神前停止了前進。

鴿群越過了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的頭頂,巨大的咕噥聲在地面也聽得一清二楚。在亞瑟看著鴿群出神時,阿爾弗雷德拉起了飛行眼鏡並轉身看著亞瑟。

「……真的像鳥一樣地飛過了呢……」

「嗯。」

「和搭飛行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嗯,習慣之後還可以加速,用各種自己喜歡的方式飛。」阿爾弗雷德爬上機身,以自己擋住了亞瑟眼裡看見的天空:「想要讓你體會這樣的感覺。」

朝日還沒升起,但菊紅色的霞雲已經撕開了灰藍色的夜空。

什麼感覺可能說不上來,總的來說可能過了幾百年也還是一團論亂,生氣過也哭過,笑過更愛過,卻又在親吻過彼此後兵刃相向。

紛亂過後還是一如往常地,有如清晨的平和。

阿爾弗雷德伸手輕輕觸摸著亞瑟的臉頰,即使是帶上皮質手套也讓亞瑟感覺溫暖,飛行過後的微醺感遠比喝酒還令人恍惚,眼前那張臉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也是。

亞瑟緩緩閉上眼並微微張開嘴唇。

才不是喜愛或什麼的,他只是覺得這個時候很適合這樣做,所以就做了而已。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4/23(Fri) 13:37:1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