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2-2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2-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是的,至少一開始是這樣。」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以食指輕輕搓磨著他刻意蓄留在下顎的鬍渣,他穿著自創知名品牌的衣服、翹著悠閒的二郎腿,彷彿回憶夢境一樣弟敘說著:「我們是舊識,在英國認識的,之後我們在不同的時間內來到了美國,大概……至少有幾年的間隔吧。那天晚上我在酒吧發現了他,所以邀他喝個兩杯,但我們並不是那種稱兄道弟的朋友,具體來說我們比較像是內心的假想敵一樣,見不得彼此好。亞瑟是個酒品不好的傢伙,他嫉妒我現在的成就而對自己感到羞恥,所以我們扭打了起來,最後被趕出酒吧。」

「在那之後你們兩個仍然一起行動嗎?」

「不,我回家去了,亞瑟離開的方向和我相反,他招了一輛在附近排班的計程車,我還聽到他打電話給一個叫維多的人,接下來我就不清楚了。」

「我沒有問題要問了,法官大人。」娜塔莉亞轉身回座,他白金瑟的長髮瀟灑地甩過一個迴旋,這讓坐在後方座椅上的阿爾弗雷德感到煩躁。

法官花了點時間才開了他的尊口:「被告律師是否有問題想詢問呢?」

「博納富瓦先生,你是否對與亞瑟˙柯克蘭道別的時間有印象呢?」

「唔……」法蘭西斯露出了更加困難的表情,彷彿他的前方就有一組射影機和劇組人員正觀察著他的表現:「大概十點半吧……我並不太記得,我只記得我回到家裡時已經十點四十分,但我喝了酒,並不太確定喝過酒的自己是否還是和平時一樣健步如飛,我還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點東西,你們可以調監視器去看看。」

「是否親眼看見我的委託人上車呢?」

「是的,因為計程車司機在停下車來時大聲地揶揄了醉傻了的亞瑟一下,我回頭看時剛好看見亞瑟關上車門,計程車很快就離開了。」

「那麼再問一個問題,喝酒過程中,我的委推人有抱怨過任何人嗎?」

「他把他這一輩子遇過的大小事都抱怨完了。」法蘭西斯一哂:「但除了我以外,我不認為他想殺了任何一個被他抱怨的對像。」

「但你還好好活著,謝謝你證明了我的委託人不具有這麼強烈的暴力傾向,我沒有問題了。」

娜塔莉亞傳喚了當晚搭載亞瑟的計程車司機,亞瑟即使喝得爛醉也記得尋找有營業執照的計程車,這是亞瑟的辯護律師少數感到慶幸的事情之一。

「指定地點是西村的住宅區,我沒繞路,晚上的行車十分順利,他雖然滿身酒氣卻很安靜,看不出來他正要回家或是去朋友家,我們花了大概半小時就到了,他下車時有點顛簸,但是有記得付錢,我看他朝著一棟大樓門口走去,於是開車離開了。」

「你記得當時時間嗎?」

「十一點十五分。」

「被告是否有任何奇怪的行為或言語?」

「都沒有,他看起來像是快要睡著一樣,但是是醒著的。」

「被告律師有沒有問題呢?」法官推了推他的眼鏡。

「依你的判斷,你覺得他有可能下車後還走了十分鐘的路程去犯案嗎?」

「恐怕很困難,先生,他的腳步一直都虛浮著。」

「謝謝你,我沒有問題了。」

亞瑟住所的大樓保全表示,該時段沒有看見亞瑟出現,大樓的出入口在深夜時分僅留前門,隔日早班保全沒有發現任何被撬開的跡象。

維多利亞在進入證人席時緊張地拉了拉她的裙襬,十分在意地看著亞瑟一眼後才將手放在聖經之上。

「我認識的亞瑟˙柯克蘭不會殺人,檢察官大人。」

「很遺憾,我們握有的證據告訴我並非如此。請回答我的問題:你和被告的關係是?」

「同居的舊識。我和亞瑟是孤兒院認識的朋友,我住在他家。」

「被告當晚有回家過嗎?」

「沒有,直到警察來按門鈴,我才知道出事了。」

「被告除了本身的職業外,是否有任何兼差?」

「沒有……法蘭西斯的店面如果欠人手,他偶爾會去幫忙,但並不是常有這種事。」

「博納富瓦先生的店面從事什麼樣的營業?」

「酒吧。」

「被告在裡面幫助的是什麼工作?」

「……」維多利亞看了看亞瑟後才面對上娜塔莉亞的目光:「服務人員,他們偶爾會接受外包派對服務,主要服務對象都是女性,但亞瑟不參加外包活動。」

阿爾弗雷德輕咳了一聲來掩飾住自己的笑意,他的眼神轉了幾轉。

「是否有女性顧客與被告糾纏呢?」

「亞瑟會盡量避免,他……他不愛女人,所以他總是能乾脆地斷個乾淨。」

亞瑟困擾地揉了揉臉,他並不想把這些事情開誠布公。

「被告是否與顧客的男伴發生過口角呢?」

「不至於到需要槍殺對方的程度,亞瑟不會帶槍出門,槍放在家裡是自衛用的。」

「所以他的確有可能因為沒帶槍,而在衝突之下搶下他人的槍來殺人?」

「我不懂你的意思,檢察官。」

「回答是或不是,這樣問吧,被告知道怎麼使用槍械嗎?」

「……知道。」

「被告的酒品不太好對嗎?聽說他喝酒後常和人起爭執。」

「……聽著,是這樣沒錯,但亞瑟不是那種……」

「只要告訴我是或不是就好了。」娜塔莉亞伸長了她的食指,教訓意味濃厚。

「……是。」

「與他爆發衝突的那些人是否曾私下找他談判?」

「是的,但亞瑟不會……」

「所以他有沒有可能因為口角激烈之下,搶下他人的槍而衝動犯案?」

「抗議!引導式質詢!」亞瑟的辯護律師緊張得滿臉通紅,他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法庭。

「接受抗議。」

娜塔莉亞狠狠瞪了亞瑟的辯護律師一眼:「……我沒有問題了,法官大人……」

「被告律師是否有問題呢?」

「有的,法官大人。案發當時我的委託人是否則打電話回家?」

「是的。」維多利亞的雙手忍不住絞弄自己的裙襬。

「電話是幾點打的?」

「恐怕我不能給確切答案……當時我剛打回到家,一進門就聽到電話聲響、我昨晚替朋友慶生,離開時並不知道幾點。」亞瑟,對不起……

亞瑟的表情並沒有太多改變,他的十指緊扣在大腿上,面容低垂著,顯然他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我的委託人是否有任何的精神病史或是夢遊等症狀?」

「……」維多利亞困難地搖了搖頭,她的眼眶開始溢滿淚水:「亞瑟不會殺人……」

「他是否曾經睡夢中夢遊過呢?」

「沒有……」維多利亞在證人席上哭了起來。

亞瑟的辯護律師髮際都是汗水,沒有證人可以證明亞瑟是非自願跑去命案現場、證據卻都直指著亞瑟,這是一場打不贏的官司。

「是否有人曾經指使我的委託人進行殺害他人的行為?」

「沒有、沒有!亞瑟認識的人都是好人……大學職員或是一般上班族……」

「……」

「辯護律師還有問題要問嗎?」法官終於從文件上抬起頭,他慣例地推了推眼鏡。

「……沒有了,法官大人。」

「那麼請陪審團可以開始進行討論,休庭十分鐘。」

娜塔莉亞意氣風發地踱著她的高跟鞋走出法庭,阿爾弗雷德在旁聽人座位的最後排發現了本田菊一閃而過的身影,他看著亞瑟被帶進法庭內側才離開,什麼東西像迷幻藥一般讓他渾身不對勁,那份不適感搞得他一陣煩悶。

陪審團的決議結果讓亞瑟被關進了大牢,當判決結果被法官朗讀出來的同時,阿爾弗雷德心裡輕盈了許多也空寂了許多。



※※※



「暗夜槍殺毒犯係知名旅遊作家所為 原因至今不明 記者/本田菊

上月小巷槍案昨日一審結束,將全案中唯一且罪證確鑿的嫌犯──知名作家亞瑟˙柯克蘭判下二十五年重刑,柯克蘭直到開庭當日仍無任何悔意並拒絕回答犯案動機或是過程,陪審團依此而決定讓他得到最嚴格的懲罰,直到新事證出現以前無法進行上訴。

上月二十三日半夜紐約市區發生一起小巷槍案,兩名死者皆為地方毒販頭子,警方在現場逮捕了醉倒在地的亞瑟˙柯克蘭,並同時在柯克蘭的手上發現行兇時的兇槍,彈匣內子彈全數發射完畢,死者身上的槍傷悉數位於要害,殺人意圖明顯。

亞瑟˙柯克蘭為小有名氣的旅遊作家,警方研判其與毒品集團有所往來,藉由旅遊取材之便夾帶毒品出入海關或進行金錢交易,目前仍在追查上游集團和相關人士。柯克蘭簽約的出版社對此事低調以對,並表示柯克蘭的新書目前不會下架。」




阿爾弗雷德將報紙頭版那一小角閱讀完畢後就失去了興致。判決結束後他看著娜塔莉雅揚起得意的笑容,看起來她應該會開心上好幾天,這讓阿爾弗雷德瞭解他和娜塔莉亞決不只是傳言中的不合而已──他真想把那婊子丟進監獄裡與那些男囚混在一起,那是什麼鬼起訴!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20:25:5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