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似曾相似的路徑以及不會停止的歷史滾輪

似曾相似的路徑以及不會停止的歷史滾輪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APH十週年。



趁著上司演說的期間,阿爾弗雷德不知道裡摸來了一罐可樂後隨即在會場的角落裡消失了身影。

窗外的天空灰濛濛的,不若往年那樣艷陽高照,讓他可以得意地向眾人炫耀自己家的好天氣和自己的好心情,今年的他也一反往年,還沒有開始他的捉迷藏遊戲,他們倆的捉迷藏。

「唉呀在這裡啊,主角在這時後缺席的話,賓客可是會很困擾的喔。」一隻手搭上了阿爾弗雷德的肩,有點壞心地用力重捏了好幾下:「哥哥可是把自己家更重要的事情放到另一邊、特地飛來替你慶祝生日了呢~」

「更重要?什麼東西?」壓根沒聽說過,今天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自己生日嗎?

「我也是立刻從法國啟程過來的。」路德維希似乎還沒調整好時差,看起來有點疲憊卻又莫明顯得振奮、微亂的頭髮和平時嚴謹的模樣有點出入:「拿出精神來吧,光是亞瑟一個就讓夠讓人困擾了,別兄弟都一個模樣。」

「這說法太差勁了,他又沒有被殖民過。」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嘟起嘴抱怨。

「還沒被殖民他就一臉無法忍受的樣子了,真想看看他被殖民的樣子啊哈哈哈......」和路德維希一人一邊架著毫無反抗打算的阿爾弗雷德,法蘭西斯不忘一邊滑手機關心賽況。

上司趁著在任的最後一次機會,和在場賓客連同阿爾弗雷德的生日一起慶祝了女兒的生日,阿爾弗雷德在眾人的歌聲中望向不遠處的女士,他還不確定自己最後會選擇誰來當自己的上司,總覺得無論是誰都讓他感到十分複雜矛盾,想必他的人民也是如此,他忍不住想著當亞瑟做出那樣的決定時,心裡又是怎麼想的?

這場雨來的不是時候,在這樣讓人會回想起很多事情的日子裡,綿密的雨勢像是硬要把人往兩百四十年前拽回去一樣,並不是只有亞瑟才會一直記得那個日子,他也沒有忘記過,因為他並不曾像亞瑟所以為的全心恨著他,當他發現偉大的日不落帝國也會動搖也會疲弱時,那股從指尖泛起的冰冷與麻木所帶來的驚悚感,他至今還記得。

那個往年多會躲起來的人,今天倒是現身得大大方方。

「我等了這麼多年,正確的天氣終於出現在這一天了。」姍姍來遲的亞瑟一邊脫下外套,無論是髮稍還是褲管都有點濕濡的痕跡,深褐色的牛津鞋上還沾著一些草屑:「如果你以為我不敢來參加你的生日音樂會的話,那就太天真了。」

「唉呦這不是上星期退社後就開始生病了的大英唔喔--」

「是法蘭西斯啊怎麼又看到你了,還沒被淘汰出局嗎?」四個兄弟不但有人要互毆而且只剩下威爾斯一人,看那臉鬍渣真是讓人心裡不痛快。

「淘汰出局?」阿爾弗雷德很明顯還是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環法賽不是才第三天嗎?還是奧運的會外賽?哼哼如果是籃球的話我可不會讓步喔!」

「歐洲盃!我的老天!」路德維希異常憤怒:「你難道都沒有看電視嗎?」

「棒球的話每一場都沒有錯過喔。」阿爾弗雷德回答得十分理所當然,但無論是路德維希還是亞瑟都是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的臉。

Bo和Sunny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以亞瑟為中心展開了追逐遊戲,卻搞的亞瑟十分緊張。

「噢!夠了!我永遠不會明白美國人為什麼要在自己的最高府邸養狗,而且是兩隻大狗!」

「這世界上只有亞瑟最沒資格說我。」首相官邸別說是養了兩隻貓,養第二隻貓的原因還是因為第一隻太廢了根本不抓老鼠、更不要說女王的柯基犬們。

「不,這世界上只有我有資格說你!因為、」

「而且你也因為民意退社了。」阿爾弗雷德無法控制住自己的嘴,彷彿被刀劈開而變得冷冽的氛圍裡,就連其他人都查覺到了這份為妙的氣氛而默默退開。

「退社了又怎麼樣?」

「你知道在我們這裡大家是怎麼說的?『那是遲早的事』,就像那時候大家看著我從你身邊離開一樣。」

亞瑟的表情明顯變得很差:「我大老遠過來可不是為了聽你說這個。」

「之後說不定也不只是生病這樣的事情而已,亞瑟。」

「那又怎麼樣?」

「時代不一樣了,即使我不干預歐洲的發展,但這就是......現實。」阿爾弗雷德發現他想說的可能沒有自己以為的多,梗在喉嚨裡的話最後只剩下了「現實」一詞。他還記得兩百多年前他步之到第幾次站在會議廳的門外無法進入,而當會議結束時亞瑟僅只在經過他身邊時冷冷地丟下了那句話。

這就是現實--這就是國際政治與經濟。

亞瑟瞪著阿爾弗雷德好一陣子後才閉上眼,彷彿明白阿爾弗雷德所說的一樣長長嘆了一口氣:「但就算是後悔也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後悔嗎?」

「你沒後悔過嗎?」

這回換阿爾弗雷德神情複雜地淺淺笑了起來:「你可沒有跟他們打上好幾年好幾回後才或得退社的權利。」

「我是沒有。」亞瑟拿出煙斗並填入了些菸草,當菸草剛被點燃時漫出了一股細微的刺鼻味道:「不過經過這些事情後,我似乎有那麼一點了解了。」

「嗯?」阿爾弗雷德眼鏡片後那雙碧藍色的眼睛,總會讓亞瑟想起這塊大陸還在開拓初期時的壯麗。

細細的白煙從煙斗裡裊裊升起,亞瑟一邊領著阿爾弗雷德來到室外,雨還下著,就像兩百多年前那樣令人心情煩悶。

「我想我是有那麼點了解你當時的心情了吧。」


===

APH十週年。
這個作品帶給我很多回憶和不可忘懷的故事,所以寫了文,謝謝日丸屋老師。
※APH/米英 | 引用:(0) | 留言:(1) | 2016/07/06(Wed) 16:38:41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6/07/06 19:30]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