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4)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4)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啊,抱歉──今天放學後要和小岩一起去買備品,沒辦法陪你們喔。」校門口其中一邊聚集著一小群女孩子,而及川依然是人群的中心。

在學校裡要迅速變得出名不外乎那幾個特定的模式,而同時兼具了熱門體育社團先發成員和外貌兩項優勢的及川,當然也和中學時代一樣迅速地在異性之間十分有人氣。

「再不快點走的話小岩就要生氣了,對不起喔,大家再見──」及川勾起岩泉的手,就要將岩泉拖著往賣場的方向,被拉著走的姿勢怎麼樣來說都不太可能好好地行走,岩泉很快出現了反抗。

「放開,笨蛋川。」

「為什麼?大人氣的及川大人依偎在一旁的感覺不好嗎?」一邊說著,及川甚至漾起了看似無辜時則別有心思的笑臉,雙手緊緊抱住岩泉的手臂。

「感覺好不好是另一回事,這樣很難走路!」

「真是的──現在及川大人可是在體貼小岩孤單的少年心耶!」面對上岩泉施予的物理攻擊,及川倒也還真的耐得住或足以相抗衡,除了球場外也只有在這種場面下才會讓人想起他也是運動社團的核心人物之一。

及川上高中後行為竟然像是逆生長回去一樣地越發黏人了起來,比起偶爾出現的前女友糾纏不清問題,真正麻煩的通常是沒有女朋友陪伴而把吵鬧的重點轉向到岩泉身上的及川本人。

然而岩泉的思緒已經陷入了一團混亂,在發現到自己原來喜歡著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領悟到那就是「喜歡」的一瞬間,無論是生活的節奏還是往昔那些早就已經習以為常的觸碰,全都產生了不同的意義,以至於開始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及川。

不知道該在什麼時機點告訴及川、不知道要不要告訴及川、不知道及川知道後會有什麼反應,醞釀的多年的感情終於被察覺到的同時,煩惱也接二連三地不斷湧現,接著岩泉發現就連喜歡的心情也已經完全不止於小時候單純的喜歡,偶爾看著及川拉起練習衫擦拭汗水的模樣,也會讓他感到一陣緊張,除了盡可能地裝作若無其事以外,也只能祈禱及川別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但不湊巧的是從小到大所養成不需要言語就可以領會的默契讓岩泉和及川之間之間就連秘密都難以隱藏,若岩泉可以從及川稍縱即逝的神情中查覺細微的不對勁,那麼及川對於岩泉也有同樣程度的觀察力。

無論是言語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感、或是有意無意的肢體觸碰,及川的行為再再地彰顯了他應該已經發現到了岩泉的心思,但過分的是及川也從沒有明說過,只有以中學時代養起來的挑釁惡習更加刁難岩泉對於兩人間距離的拿捏。

但是距離打從一開始就並不存在。

被認定有如一塊的磁鐵兩極般的雙胞胎一樣,無論是中學時代的學弟或是高中時代的隊友,只要知曉了「岩泉和及川是青梅竹馬」之後,也會對於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親暱認定是理所當然,因此即使岩泉對於及川的肢體接觸和曖昧言詞感到困擾而想要閃躲,卻反而出現了抗拒得太激烈會顯得十分不自然的困擾,被陷入這樣的兩難困境之間,怎麼樣都很難不覺得及川或多或少是故意的,基於岩泉也無法明白的原因。

思究這個原因的答案只有兩個極端,而無論怎麼推論也難以得知及川究竟是基於哪一個原因而有這樣的行為,主動提出問題無疑是對及川攤牌,因此在心中永遠只會是一團疑問。沒有地方可以傾訴的煩惱苦澀得幾乎要把岩泉給悶到喘不過氣來,看著毫無防備地在自己房間翻著雜誌到睡著的青梅竹馬,岩泉知道自己想做的並不只是陪在旁邊、或是偶爾揉揉這傢伙鬆軟的頭髮而已。

岩泉的指背一下又一下地撫過及川的臉頰,看著整得他心煩意亂的人悠悠轉醒過來,那雙漂亮的眼睛在迷濛之間也還是晶亮帶著甜美的笑意,及川乖順地任由岩泉撫摸著自己的臉頰和頸側,彷彿他也知道岩泉已經要快忍耐到極限了一樣地等待著。
岩泉知道現在正是那個開口的時機,下一次會是什麼時候不可能知道、而開口之後也不會再有回頭的餘地,即使如此這個念頭竟然是這麼強烈到顯得有點不顧一切:「及川……我……我喜歡你。」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是在剛升上高中二年級左右的事情,春天的空中四處都飄著帶著淡雅清香的櫻花瓣,整個仙台市是嫩綠色和粉紅色的,即使是青葉城西的校徽也因此染上了點點的粉色,而飄進了些許櫻花花瓣的岩泉房間內,他正將自己和及川十六年來的友情推上全有或全無的俄羅斯轉盤上。

「真的嗎?」而及川那傢伙,毫無防備地躺在岩泉的房間裡、彷彿出塵的精靈一樣笑得一臉爛漫美好,竟然有本事硬是卡住了即將擊發出來的子彈:「我很開心喔。」

比起他的打球風格,及川徹是一個何其殘酷的人。


※※※


「這個拿去。」透遞來了兩張光碟,上面只寫了比賽的日期和參賽學校:「上次比賽幫你們拍的,雖然應該不再有機會用到了。」
「謝啦。」最後一次比賽的影片呢,岩泉有點感傷地看著幾乎空白的光碟碟面好一陣子才塞進背包裡:「比賽都已經結束了才想到根本沒來得及去看及川那傢伙現在的發球是什麼樣子,但是就是比賽,一心只想好好地把他托出去的球都打出分數而已……怎麼了?」

透直直盯著岩泉發愣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困惑又帶著玩笑意味地開口:「變得這麼感傷的岩泉感覺好奇怪,被徹的發球打到後腦勺了嗎?」

岩泉又好氣又好笑地伸手用力揉起透的腦袋,略大的力氣讓對方不住反抗。

「岩泉──不要這麼用力啦!」

「你這傢伙還真敢端架子,不用力怎麼可以。」

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種改變的感覺,但岩泉感覺到自己好久沒有這麼輕鬆暢快過,唯一令人不禁感到若有所思的是在他旁邊的人並不是及川徹。



====

先說明一下。
基本上下次更新應該就是星期三了@@ 雖然在印量調查截止日結束前不會貼完,不過CWT開始以前會貼完的,所以不用擔心不買書就看不到全部的故事,而買書的讀者可以得到的是即使完售也不會釋出的不公開文。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7/25(Sat) 05:18:0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