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1)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1)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把握著每一分一秒的細節,也還是會在時間的流逝中迎來盡頭。

「好像假的一樣。」和岩泉並肩坐在地板上,及川重新繫上鞋帶,對岩泉有點錯愕的表情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雖然已經是最後一次,但除了做好最充足的準備後上場比賽,然後放手一搏以外,也沒有其他路線可走──話說回來,現在也只是暑期訓練而已,緊張到拉肚子的話我們的王牌就只好換噗!」

「吵死了。」重要的時候及川總是會說錯話,這種沒藥救的行為根本就是絕症。

「小岩好過分!及川大人可是在關心你耶,這幾個星期都一臉憂鬱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小岩了。」及川反唇相譏並不斷揉著被揍紅的鼻尖。

「嗯,托你的福所以憂鬱得要命啊,」岩泉站起身來揮動上臂暖身:「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在多揍幾拳吧。」

「不要啊啊啊──」

拳頭紮實打在及川身上的觸感彷彿好久沒有這樣玩鬧過了一樣,及川半是認真地躲著拳頭,卻沒有打算收斂自己總是闖禍的嘴:「對球隊裡重要的靈魂人物、好痛、不可以、這麼粗暴以對啦!哇、好痛痛痛痛……」

兩人看起來比玩笑都還要更加認真許多的打鬧著,直到陌生的笑聲從他們的頭頂響起。

「看起來好像很好玩的樣子!我也可以加入嗎?」

岩泉本能地想到是及川的愛慕者而收起拳頭並讓出了空間,但被認定是主角的及川並沒有把話題接起來。「吶,小岩。」抓住了岩泉衣角的不是及川,喊著這個暱稱的聲音也不是岩泉也並不認識,但卻透著一點微妙的熟悉感:「今天也狀態很好呢。」

「啊?」沒有遇過的狀況上岩泉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不認識的女學生,充滿疑惑的目光又回到了最大嫌疑者身上:「喂,及川。」

「……不是我喔。」及川將雙手插進運動褲頭的鬆緊帶內,表情意外顯得彆扭:「我什麼都沒做。」

「她誰啊?」

「名字是透!雖然也叫及川,但是和那邊的徹同學並不是親戚關係喔。」站在及川與岩泉中間的女孩舉高了手不斷在岩全面前搖晃,而且自報上來的名字也讓岩泉滿滿地感到不可思議,岩泉爭愣地看著透自顧自地說著,並自來熟地伸出雙手握住了自己:「可以用小岩稱呼你嗎?那就這樣囉,還請多多指教。」

啊啊啊啊?

太大的衝擊感讓岩泉失去了應有的反應能力,直到暖身時間也還是顯得有點驚慌,與當機的岩泉同樣反常的是沉默的及川,平時應該會在這種令人尷尬的場合之下會做出更多惱人舉動的傢伙,竟然安分得不可思議,不只是兩名當事者、整個球隊的同學和學弟都可以察覺到兩人的異常之處。

但岩泉對於這號人物不能說是完全沒有印象,至少當他日常卻滿足地搓著及川濕濡的頭髮、終於能沉澱自己心思的當下,卻被及川本人硬生生地打斷了這樣的心情並表示要介紹其他人這種事情,實在說不上是什麼好記憶。

透和其他校隊的經理正聚在體育館門口熟絡的聊天著,遠遠地岩泉就能看見那頭茶色微捲的中長髮,彷彿早已被擄獲了似地,透迅速地察覺了岩泉的視線並大方地揮手打招呼,岩泉見狀只能迅速偏過臉去迴避,卻恰巧又對上了及川充滿玩味性質的目光──一看就知道那傢伙也在觀望著什麼!這渾蛋!

「喂,那傢伙,之前你說的那個?」不是球隊經理的那個。

「……欸欸?小岩記憶力還滿好的嘛。」及川佯裝詫異的表情很容易讀懂,讓岩泉差點忍不住要揮拳往他臉上招呼,然而在這種氣氛之下他依然是那副嘻皮笑臉的德性:「盟校的女學生、特別來看小岩的,順帶一題我們不是親戚。」

「我知道,吵死了。」

「怎麼樣,很可愛吧?送上門來的女性仰慕者雖然太便宜沒人氣的小岩了,但是──」

「所以我說吵死了。」岩泉伸手揮向及川的腦袋,這才終於停止及川那種胡來一氣想要的發言。

啊,是這樣沒錯,聽起來是只要點頭就立刻可以展開交往沒錯,過去的女朋友也都是這個樣子,並不特意卻又顯得有點隨便和無所謂的樣子,大概就是因為自己也是表現出了那樣的態度,所以至今還要讓及川繼續介紹對象也只是剛好的事情罷了,就像及川一樣,一個又一個的女友換過,但岩泉不曾覺得及川曾經特別依戀過誰的樣子,或許在別人眼中他就跟那個垃圾川一樣渾蛋吧。

但是已經不想再這玩下去了,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所以及川會取笑他是對,他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卻玩著自己明知道玩不起的遊戲。

並不是誰都可以像及川一樣把談戀愛當遊戲,在一定限度的原則之下用半真半假的謊言編織著不會有任何結局的浪漫故事,對岩泉來說無法真正喜歡上的人就是無法給更多的呵護和關心、更遑論言語和感情的交流──因為不是「真正喜歡的人」所以沒辦法,原因就是那麼簡單。

岩泉很明白他抱著的並不是什麼「如果及川不願意的話,隨便誰來陪著都好」的心情,而是因為認定了及川才會死心眼的等他到現在,即使如此也還是為了替自己始終等不到的答案所產生的焦慮與軟弱作出了自欺欺人的行為,並且就這樣對自己撒了謊直到連自己都要信以為真。

但即使是這樣四面楚歌的現在,他所真正期望地也並非只是一個答案而已,遠遠不只是這樣。

彷彿要將這些畫面全都錄在心底裡一樣,身後輕巧的腳步聲之後是爆炸般的擊球聲,球從岩泉的頭頂疾飛進了對手的球場,身體與神經都還來不及跟上球速的對方盟校在一片寧靜中映襯著球在地上所擊出的巨大聲響,即使盟校在第二球時做出了反應,但也依然沒有好好擋下來。

攻勢凌厲。

一如及川在高中畢業前的閒聊裡談到的,他並沒有停下來,即使全國大賽要打得戰戰兢兢、即使他始終無法觸及到更進一步的職業排球領域,但及川確確實實一直都在成長,而且始終堅韌難纏。

球從至高點緩緩落下、即將掉落在及川的指尖,岩泉依照暗號起跑往前並高高躍起,手掌打在球心上的瞬間激起巨大的痛感,一次又一次地,但岩泉的揮被力量卻越來越大,彷彿每次的觸球都在向自己的青春道別。


===

這邊猶豫很久,真的要拿這樣的東西給讀者看嗎?
不過後面的劇情調整好了,所以很雷的話,大聲說很雷吧!我會堅持下去寫的!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7/20(Mon) 00:14:3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