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9)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9)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毫無疑問地,即使岩泉試圖想要改變局面,但結果並沒有太多不同。

「小岩……唔……」爛醉的及川幾乎將身體重量完全壓在岩泉的身上,扛著及川的岩泉則寸步難行。

「就說了叫你不要喝太多……!」這傢伙、真的很重啊!

「但是沒有、叫小……岩來接我了嘛……」及川口齒不清的持續為自己辯解。

「那是因為我就在現場的關係!臭味川!」岩泉忍不住怒瞪向頭倚著自己肩膀的及川,卻發現那傢伙笑得一臉像個笨蛋一樣。

「……笑什麼?」

「小岩被甩了真是太好了……嘿嘿……」

「啊?」這傢伙、就算醉成這樣也還是討打嗎?

及川酒醉的程度和先前不相上,但在沒有颱風的好天氣裡岩泉倒是樂得輕鬆,只要把及川丟進房間就沒他的事了,只不過心裡總有疙瘩,讓岩泉在離開及川房間以前忍不住踹了地上的醉漢一腳:「什麼被甩太好了。」

說成這個樣子也只是徒增多餘的期待罷了。

酒意還沒完全退下就泡進熱水的感覺就像是整個腦袋都要融化了一樣,意識陷入更深一層模糊不清、彷彿置身於一場連自己都無法理出頭緒的夢境,唯一在腦海內還清晰得不可思議的念頭是及川、就連在這時候岩泉的思緒裡都還是忍不住想碎念,碎念著及川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明白別人有多擔心他。

「那個傢伙啊……」岩泉呆滯地盯著輕輕搖晃的水面,覺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但嘴巴還是不自覺地叨念著。

離開家鄉前及川的父母就和電視劇看到的劇情一樣,認真地拜託他多照顧及川一些、說他不懂事說他太任性,無論是哪一句話岩泉都深深瞭然於心。而讓父母放不下心的傢伙竟然在這時候不痛不癢地說了讓人想立刻就折斷他的渾話──即使兩人離鄉後一起生活的日子也這樣子過去了兩年,但那時的畫面卻十分的清晰,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這樣深刻的記憶與感情彷彿是用鋒利無比的刀所雕刻而成、在他的心裡刻畫出的是幾乎與生命同樣沉重的愛情,而當及川可能將這些過往妥善地收進相簿裡、就此塵封並面對往後的各種可能性時,他還是會背負著這些眷戀並在夜深人靜時細想回味──但這種優柔寡斷的事情他明明曾經是那麼不擅長的。

岩泉忍不住苦笑了起來,他果然迷戀著及川到了連自己都已經無法理解自己的地步,但一想起及川那句「我們就剩沒多久時間可以一起打球了」,也還是忍不住要覺得這樣的五味雜陳或許就是壺底中最後的一瓢酒了,如此香醇卻又偕著淡淡的苦澀。

對於他們倆來說很可能是解脫的別離一詞,究竟是該抱著的是惋惜還是開心呢?或許兩者都有也說不定,無法被回應的心情和無法放下的感情就像浴室裡蒸騰的水氣一樣,將所有關於「及川」的一切將他團團給籠罩住,把自己填滿得快要撕裂胸口的心情幾乎要讓岩泉覺得無法再堅持下去:「就算答案是『不』也好啊……」

事到如今就算是明快地一聲拒絕也會覺得合情合理,怎麼樣都比現在不上不下的模樣還要好上許多。

但在及川有意無意的言行中,他還是認為事情並不是那個樣子。

房間裡的及川在被丟上床墊後姿勢就沒有改變過,雖然岩泉知道自己也還是帶著醉意所以走路起來有些虛浮,不過怎麼樣來說也還是贏過睡得不省人事的傢伙還強上很多。

岩泉拉起及川的手,將及川的臥姿改為側躺,而那傢伙竟然從睡夢中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

「……現在只是為了防止你不會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而已。」岩泉沒好氣地解釋。

「小岩……?」

「醒了的話去沖個澡也好,臭死了,你這個垃圾川。」

及川的眼睛依然迷濛著,但似乎揚起了淺淺的笑,在岩泉調整好及川的臥姿後似乎還想勾住岩泉的手。

「會做這種小動作的話,不如好好回應我吧。」岩泉胡亂揉起及川的腦袋,花了不少的工夫才克服了想就這樣睡在及川旁邊的心情、讓自己從及川的房間離開。

「……」

似乎又聽到及川發出了細碎不明的聲音,岩泉停下腳步又再回頭確認,但是閉眼熟睡的及川呼吸平緩,唯一可以找到的解釋大概就是在說夢話了吧。幸虧獲得酒精相助,岩泉即使心煩意亂也還是睡得又穩又沉,直到強烈的陽光讓他感到刺眼不適。

「小岩……」及川的聲音就從門口處傳來,岩泉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智看到及川整個人疲軟無力地靠著門框、支手還不斷揉著額角的形象說有多廢舊有多廢:「頭好痛……」

「就跟你說了別喝太多。」看著及川狼狽的樣子,岩泉立刻起身去廚房拿解酒液,並在經過及川身邊時毫不同情地往及川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活該。」

多虧了這傢伙不知節制,就連冰箱裡都開始隨時準備著起解酒液以免有人早上爬不起來,岩泉拎來了解酒液到及川面前蹲下身,好讓自己和不斷往地面上滑落地及川視線平齊:「拿去。我會去幫你向教練請假,結果如何你自己負責。」

「不要啦──」

「難道你覺得這個樣子去學校教練會沒發現嗎?自己面對教練的懲罰吧。」喝掛了而沒辦法跟著球隊練習的話,教練會另外出為期一週的追加訓練。

看著及川一步也沒有都踩過腳步,軟趴趴地扶著牆面走進浴室,岩泉這才想到昨天他也差點要被浴缸裡的熱水給放倒,不過怎麼樣來說都比宿醉的人還強多了。

一面喝著咖啡,岩泉想起了前一日被醉得連意識都模糊不清的及川勾住手指的臉龐,而剛洗完澡依然走得很晃的及川,一到客廳就立刻放鬆身體倒在岩泉的肩頭。

「喂!把頭髮擦乾啊!」衣服都被弄濕了!

「小岩幫我一下嘛。」

心裡明白著這就是及川的習慣、或許及川過去也是這樣和那些女友們撒嬌,但還是很可惡地覺得這樣撒嬌的及川煩得要命卻讓人無法不去在意,岩泉最終也只能認命地搓起及川的腦袋,一邊搓著濕濡的頭髮並趁機捏著及川的臉頰和耳朵、又在吹乾及川的頭髮時任意拍打著及川。

「會痛啦,小岩。」有氣無力的聲音中撒嬌的氣息變得十分顯著:「不更溫柔一點的話會認識不到其他女孩子的啦、好痛!」

「認識不到就算了。」岩泉回答得簡單直接,手裡的力量並沒有因為及川的要求而變得溫柔:「反正我也只喜歡你而已。」

無論如何都不會有結果的。

即使住在一起、即使一起長大,即使這一刻讓人真實地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有多麼親密,但岩泉很清楚及川不會回應他,也有那麼一點點對於怎麼樣也還是無法放棄地不斷向及川告白的自己感到惱怒,而及川那渾蛋一如岩泉所預期的、彷彿什麼也沒聽見似的一句話也沒有說,僅僅舉起了手用掌心根部揉著額頭眉心處。

「頭還很痛嗎?」岩泉關閉吹風機的電源以前還是不忘再拍打一次及川的腦袋,這傢伙惹出來的麻煩之多,再多打幾次都不夠。

「……嗯,痛得快裂開了。」及川一邊說著,隨興地躺倒在沙發上,揉著眉心的手遮著臉而讓岩泉看不到是什麼表情:「昨天應該要再喝更多一點才對……」

「啊?」

「反正都要請假了,不如就讓我這樣睡過一天好了。」及川將另一隻手也往臉上遮去,整個人泉區在沙發上逃避現實的模樣一點醒悟的樣子都沒有,讓岩泉不由得燒起怒火。

「嫌現在頭還不夠痛的話我可以多打你幾次。」

「好痛!」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29(Mon) 21:38:0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