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8)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8)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氣溫還是一如記憶裡的那麼悶熱難耐。

及川的腳步在身後輕響,短暫的空白之後是彷彿爆破一樣劇烈的擊球聲,球高速穿越了球場中間的球網,勉強接住發球的對手硬生生地跌坐到了地上。

「補位!」

球在球場的另一半由二傳托高,接著主攻手一躍而上,高速擊落的球越過攔網員的手臂直往地面疾行,響亮的落地聲在球場內ㄧ而再、再而三地迴盪,教練吹響了表示練習賽結束的哨聲。

「真是麻煩的傢伙。」及川望著對面半場拉起練習衫擦乾滑落到臉頰上的汗水,球網另一邊的主攻手也睜大了眼睛的戒備著及川。

「面對高中開始就是全國賽常客的對手,作為王牌的小岩再不積極向及川大人要球的話正式賽場上我們可是贏不了的、所以小岩──」及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岩泉給打斷。

「吵死了,到底是誰說要先做情蒐不要使出全力的?」而且到底怎樣做才不算使出全力啊?

「小岩沒有贏過對方就不算使出全力了嘛!」

「把勝負的責任全都歸在我一個人的身上了嗎?」岩泉一個惱怒,忍不住踹向及川的膝蓋窩。

「小岩好過分!我們就剩沒多久時間可以打球了,竟然這樣對待及川大人!」

即將要拍上及川腦袋的巴掌倏然停下,岩泉彷彿自己才是被打醒的人一樣睜楞著,手掌停滯在空中好一陣子才輕輕地按著及川的後腦勺給推了一把。

手都沾上及川的汗了,岩泉的手一把抹上毛巾後又胡亂地抓著毛巾在臉上頭上擦過一遭,那雙目光銳利的眼環視了球場一圈後又落到了及川身上。

身體可以感覺得到被汗水浸溼的衣服貼在胸背上的重量和鼓譟不歇的心跳,彷彿一直都帶著一股汗味的體育館內,此起彼落的腳步與擊球聲、結束練習後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的球員以及還掛著剛才練習賽終場比分的記分板──這些場景事物一年一年的重複出現、一年一年的過去,雖然心知肚明這樣的日子也終有盡頭,但卻沒有想到竟然也只剩下一年了──像是做夢的時候卻很清楚自己正在做夢似的,岩泉可以感覺到自己忽然抽離了現況,所有的事情距離自己變得遙遠。

球場上的三年級生已經是少數、更不要說還有來露臉的四年級學長,轉眼之間都還輪不到畢業,他們就要迎來學生生涯第四次的離別,這樣不經意被提醒的事實令岩泉忍不住要覺得,當他和及川要面臨真正的分別而成為平行線時,他們之間那樣曖昧不明的關係與記憶,恐怕也會隨著這份牽絆一起走到盡頭吧?及川徹像細工刺繡的針腳一樣密緻地布滿了他至今為期不長也不短的人生之中,而他僅只是如同藤蔓ㄧ般地,纏上寄生於及川徹地生活裡,卻無法真正地將彼此的關聯緊密地束縛起來。

或許在結束了學生生涯後,及川會迅速地離開他身邊,頭也不回地投奔往其他可能性也說不定。

岩泉看著及川向前去和練習賽的球隊寒暄,並遠遠地向對手中看起來較為沉默的副主將點頭致意,該校的隊伍看起來也幾乎是以一二年級為主力在活動著,時間的流逝是一件十分平等的,誰也不可能改變日子一天一天地往前推移,而美好的日子可能正一點一滴地正在流逝的事實。

「吶吶、小岩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不知道及川是什麼時候結束了話題而回到這裡來,手不斷在岩泉的眼前揮舞:「呀喝──小岩!不要太在意自己表現得比對方的主攻手差喔,你們本來就不是同樣水準,更加強化隊伍攻擊力這種事情交給及川大人就好了。」

「……」岩泉兇惡地瞪著及川,在及川即將無法承受這樣威嚇的壓力之前又歛下了目光:「嗯,不足的部分就交給你了。」

一想到這樣的日子最多也只剩下一年的話,就連打人的衝動都沒有了。

岩泉背起了背包,並且也把及川的背包給帶著,那傢伙似乎沒有被打才真的腦子傻傻的,竟然站在體育館裡直到大家都走到門口了才發現是該要關門離開的時候了。

「小岩,肚子痛嗎?」一邊拉整著被岩泉給用力拉扯過的運動衫,及川接過自己的背包,試探性地詢問著。

「啊?」

「很沒精神的感覺。」

「沒有的事。」還不是眼前這傢伙搞出來的。

「這樣嗎……」岩泉身上泛著一股說不出來的不對勁,而查覺到這樣變化的及川並沒有再繼續追問。

「及川。」趁著兩人走在所有人的最後,岩泉沒來由地覺得這是個開口的好時機:「我喜歡你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喔。」及川也未曾給過任何回應,無論是拒絕還是接受。

「……我說啊,你真的有聽懂我在說什麼嗎?」

「嗯,我懂喔,小岩喜歡我這件事。」及川說話的聲音清清淡淡的,有點甜膩的嗓音帶著從孩提時代直到現在都脫不去的么子的驕氣:「我很開心喔。」

雖然及川的表現一點也不輕浮,但也絲毫讓人感覺不到任何開心的成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平靜,岩泉早就已經明白事情會是這樣發展,但卻無法習慣。

「學弟在約晚上一起去燒肉屋,小岩要一起去嗎?今天練習的那些傢伙也會去。」

「……嗯,但是別再喝過頭了。」

「小岩在的話就一定會阻止我的嘛。」彷彿面具一樣的嘻皮笑臉模樣,又悄悄地回到了及川容貌姣好的臉上──多殘酷的一個人啊。

事實上在人多且熱鬧的環境裡,阻擋及川喝酒這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尤其大家已經起了興致甚至開始划起酒拳來,而及川這傢伙什麼不行偏偏就是很容易就可以獲得眾人的目光並主導氣氛,在這樣的氛圍之下即使直接搶下及川手中的啤酒杯,也還是會被學弟們奪走回到及川手上,僅存泡沫的啤酒杯被服務人員悄悄地收走,轉瞬間送上來的又是滿滿的一大杯。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18(Thu) 20:55:0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