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7)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7)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岩泉從房間清出了個小箱子,將前女友的衣飾雜物全都放了進去,本來就放在同一處的物品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就能清理完畢,而對方甚至連岩泉的臉都不想看到似的指名要及川歸還。

「可以喔。」翻看著岩泉手機裡的訊息,及川倒答應得爽快,還順手封鎖了這位前女友的帳號。

「你該不會要用郵寄的吧?」

「猜對了──!真不愧是小岩,畢竟及川大人又不是她的跑腿小弟。」一邊吹乾頭髮,被發現的及川回答得一臉理所當然:「啊,不過如果是幫小岩跑腿的話就沒有問題喔。」

「那就給我去買些日用品吧,混蛋。」岩泉接過吹風機,將椅子拉到及川身後好替及川吹乾頭髮,並用著慣例的語氣貶損著對方,明明在前一段感情裡於好魚壞都說不上有任何深刻之處,但在摸弄著及川的頭髮時卻感覺到終於把一段鬧劇給結束的解脫感。

會有這樣的想法大概也是正常的吧?在遲遲等不到回應之前又被及川介紹了女性進而交往,怎麼想也只是把事情越搞越複雜而已,果然還是……

「啊,其實有其他認識的人對小岩頗有興趣呢。」任由岩泉擺布自己的頭髮,一邊用手機翻閱社交網路的及川似乎想起了什麼。

「啊?」

「外校一起練習的,雖然小岩並不知道,不過實際上她不是盟隊的球隊經理。」及川翻開了通訊錄,逐一瀏覽著所有聯絡人:「是
專程來看小岩的。」

而及川總好像可以察覺他的心意似地,總會在這種時候又把他給再次推開。

「……喂,給我聽好了,混蛋川。」岩泉停下了吹風機,沒好氣地提醒及川:「我才剛和前女友分手,現在還沒這個心情。」

「失戀而露出脆弱模樣的男人,對女孩子來說有無法不在意的魅力呢。」坐在地板上的及川卻俏皮地抬起頭來對著坐在椅子上的岩泉眨眼:「小岩的『機會球』!唔哇好痛!」

鼻尖被岩泉緊捏著而出現劇痛感,及川可愛的臉迅速皺成一團的模樣很快地逗笑了岩泉。

「真是的,我可是在擔心小岩耶!」

「現在我想一個人先靜一下,這些事情你就別管了。」岩泉又彈了一下及川的額頭,繼續用吹風機和手掌撥亂及川的頭髮,而及川似乎還是不太甘心地持續盯著通訊錄。

「再提這件事情的話我就揍你。」一邊說著,岩泉抬起了腳輕輕往及川的腰側戳了一下。

及川看著手機的螢幕上的某個名字,難以分辨是感到可惜還是大鬆一口氣地降下了肩膀,或許兩者都有也說不定,開口與不開口在岩泉的威脅之前很明顯有一個答案是比較明智的,最後及川還是關閉了通訊錄:「是──」

「好了。」頭頂吹風機的聲音倏地停止,但岩泉的手仍然在及川的腦袋上並隨意撥弄著頭髮,有點粗魯又帶著眷戀感的手指撥得人心煩意亂,及川乾脆抓來岩泉放在自己頭頂上的手在臉頰邊輕輕磨蹭著──這隻手握成的拳頭曾經狠狠毆打過及川的臉、也曾經在及川哭得一臉鼻涕眼淚時替他給抹去淚痕。

「耍賴也沒用,就算這個樣子你也還是要出去買日用品。」

「嗯。」

「晚餐不想吃咖哩的話,就順便買一些菜回來。」

「小岩,我們出去吃嘛。」

「太花錢了。」岩泉壓下身體,讓坐在椅子上的自己可以看見及川的臉,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對及川予取予求了,他可不想這麼簡單就讓機會開溜:「就說了我才剛失戀心情很差,今天晚餐就交給你處理吧。」

「好狡猾啊,小岩。」

「就當作是搶走了我女朋友的謝罪吧。」就是忍不住想要損一下及川。

「什麼啊,我才不想要那種女孩子──」

「那麼,」岩泉在不經意間讓氣氛變得凝重了起來:「你理想的對象是怎樣的人呢?」



※※※



起初那種心情並不是很明顯,細微得難以察覺。

在小學的時候岩泉對於排球或及川都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因為及川那傢伙在好不容易到來的暑假期間一反總是跟在他身後的常態,沒事就拉著姊姊一起練習,實在練得練得太起勁了而讓忽然被冷落一邊的岩泉忍不住也感到好奇起來,結果是兩個人一起報名了社區的排球活動課程,如此一來除了每天都不會無聊以外,就連開學後的假日都有了必須一起出門和回家的理由,兩人也為了每天都可以一起玩而感到十分興奮,彷彿這個夏天將不會終止似地。

男孩之間喜愛較勁誰更厲害的心情在岩泉和及川之間自然也沒有少過,興致昂然的及川和天生在田裡跑山裡玩的岩泉自然每次都會相互較量誰進步得更多更熟練、練習賽時誰得到更多分數,比起僅止是為了有課外活動而單獨報名、還在尋找聊得來的對象的孩子,岩泉和及川兩人自然進步速度明顯快於其他小孩很多,很快地老師必須將兩人分開在不同隊伍裡才可以平衡戰力。

那是及川第一次沒有因為兩人被分開而哭鬧,在知道老師的用意是以岩泉做為對手相互牽制的時候,那張漂亮的臉上露出了好勝心十足的笑意,而岩泉知道自己也正這樣笑著,兩人約好了輸家要請飲料或冰品,一來一往之間倒也沒有誰是特別吃虧的,一如兩人已經熟能生巧而可以平均拆折開的雙人冰棒。

在面臨中學的選擇時岩泉接受了及川的提議,為了能真正像及川姊姊一樣成為學校代表隊參加全國比賽,他們選澤了距離住家有一小段通勤距離的排球強校做為志願,沒頭沒腦地認為犧牲一部份打球的時間來念書就可以順利通過入學考試、獲得一起入學的機會,半是運氣半是努力地還真的讓他們進了北川第一,畢業前夕充滿了離別氣息教室裡,他們拿著彼此的成績單發出了激動的驚呼聲,讓全班同學都要忍不住側目以對,而心裡的激昂感卻並沒有因此而消退半分。

「以後三年也要請多指教了。」及川伸出右手,那雙笑瞇起來的杏形眼眸裡漾出了耀眼的光彩:「說好了要一起打進全國大賽喔。」

岩泉緊緊握住及川伸到他面前的手,不曾體會過的喜悅感讓他的表情變得有點彆扭,擰出扭捏的笑。

在即將別離的日子到來以前,他們已經知道彼此之間同學與隊友的關係將再展延三年。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18(Thu) 20:17:5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