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6)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6)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及川露出有點厭惡的表情,深深地以鼻息大嘆了一口氣。

果真是這樣呢,小岩還是非常有小岩風格地給了她一個位置,即使及川大人可以隨時隨地自由地在這個房間裡活動或是對他撒野,但他的「女朋友」依然可以在「岩泉一」與「及川徹」之間擁有一個獨自的位置,由小岩親手守護起來的空間。

被及川握在手裡的不住震動的手機冷不防被抽走開來,岩泉在迅速讀完了訊息並回復之後,手機便不再發出擾人的震動聲。

「一早起來在發什麼呆?」隨意將手機放置在床墊邊後,岩泉側身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等待著及川的答案,彷彿每天早晨他們都是這樣打招呼、彷彿他們不僅同居而且正在交往。

讓人充滿了錯亂的感覺,卻讓及川忍不住感到莫名得意。

「噗……小岩和女朋友做過之後的早上也會這樣說嗎?好老梗的台詞。」即使盡可能地想出一句會讓人聽了就心煩的嘲弄出來,但預期會出現的拳頭沒有揮過來,在硬擠出的笑聲末尾只有沉默等待著及川,就連說出這種難笑笑話的及川自己都感覺得到氣氛正在變僵,無法再硬撐下去的笑容末尾中漸漸染上了苦澀感。

總是在這種時候才會覺得和岩泉是青梅竹馬真是一件麻煩事,即使是及川大人也會忍不住要討厭這種被摸透底細的感覺,一如現在岩泉直釘在他臉上既不生氣也毫無不耐的目光一般:「都分手了,你應該也很清楚我跟她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喂?」

不讓岩泉把話說完,及川迅速鑽進了岩泉的懷裡、躺上岩泉的手臂,兩人的身體幾乎與對方完全貼合,及川的額頭緊貼著岩泉的胸口,以兩人相彷的體型來說,這樣的姿勢依然顯得有點艱辛:「她會像這樣子和你躺在一起嗎?」

明白及川正在鬧脾氣,岩泉並不想回答這樣的問題,僅僅輕柔地撫摸著及川的髮梢作為安撫,而懷裡的幼稚鬼卻因此變得更加不滿。

「吶,小岩。」及川的聲音冷靜得可怕:「再來一次吧?」

「別鬧了。」

及川並不打算順從岩泉的要求、赤裸著身體爬出了涼被之外,捧起了岩泉的臉頰並像貪婪的野獸一般地湊上嘴唇不住親吻、充滿撩撥意味地將舌尖深入岩泉的嘴裡、渡入岩泉嘴裡的唾液使得親吻聲音變的黏膩淫糜,就連輕輕觸摸在臉頰兩側的手指都變得有些不安份的娑磨著岩泉的肌膚。

岩泉並沒有認真拒絕的打算,言不由衷地任由及川吻著,卻讓及川更加大膽了起來,親吻間的氣音裡漸漸夾入淺淺的呻吟,甜膩的嗓音因為乾渴而變得沙啞性感,及川跨上了岩泉的身體、手掌在岩泉的胸口遊走,而嘴唇緊緊貼在岩泉的耳際廝摩:「再來做吧?小岩想要再做幾次都可以喔……因為及川大人很溫──」

岩泉翻過身來一把摀住了及川的嘴,望向及川的是已經回過神來的目光。

即使被手遮去了大半邊臉,但是及川杏形的漂亮眼睛在光線不足的陰雨天裡依然帶著晶亮的光彩,那雙帶著笑的眼眸裡有被深深收斂起來的情緒在躍動,如同水裡的暗流。

他們前夜的爭執依然沒有任何進展和結果,這樣的拉鋸戰一路從高中延續至今不曾停歇。

「就說別再鬧了。」當發現及川的雙手又開始試圖挑釁自己時,岩泉佯裝起憤怒的樣子,壓低了聲音的嗓子像是要忍耐著什麼一樣,但即使他就是真的生氣了,那對於及川而言也不是什麼特別稀奇的事情,岩泉十分清楚自己之所以會生氣的原因正是因為及川希望自己生氣,當情緒被推到極致之後,那些及川不希望他注意到的細節就很容易會被忽略。

好比現在及川急欲隱藏的嫉妒心。

及川是喜歡他的──雖然不曾開口說過,但這麼多年相處下來岩泉並不認為這是自己的錯覺,正因為他知道及川嫉妒他每一任女友,所以更加不明白什麼及川從不接受他的告白,緊緊抓著及川的雙手,岩泉心裡再度陷入了那個無解的無限迴圈:如果現在趁機會再說一次的話,是否有可能提高成功的機率?

即使有過無數次被忽略的經驗,但這樣的念頭還是在岩泉心底不住翻滾。

及川漂亮的臉在岩泉的手裡淡淡地綻開知趣的笑靨,乾脆地離開了臥鋪並撿拾起自己散落在臥鋪邊的衣服,窗邊微弱著光線讓及川在岩泉身邊成為一道彷彿幻覺一樣的剪影,在離開房間前又吻過了岩泉的額角,修長的手指還是有些壞心眼地在親吻時輕輕滑過岩泉的大退內側,當岩泉決定多索討一個吻時,已經來不及追上及川轉身離去的嘴唇。

「……及川。」

「嗯?」拎著衣物的及川轉身過來輕輕一笑:「不可以──小岩如果要跟我一起洗的話,我會忍不住獸性大發的喔。」

「誰說要跟你一起洗了。」真是的,想說些什麼的興致都被這傢伙給搞砸了。

岩泉胡亂的抓搔著腦袋,視線瞥見了臥鋪旁用過的衛生紙和保險套,煽情地夾雜著前夜的記憶騷動起他的理智,無論是及川的模樣還是呻吟,記憶如此鮮明道彷彿就在岩泉耳邊吹息似地,讓岩泉忍不住回味起及川一遍又一遍地喊著他的暱稱、發出浪蕩音色的甜膩聲音,以及那雙半闔上的眼底帶著曖昧不明的笑意,那樣的及川竟然有一種奇異的冶豔感。

即使是一同長大、幾乎每天都看著及川那張臉過日子的的岩泉也必須要承認,及川的容貌正隨著他的年齡而更加出眾,並無可避免地展現出了充滿情慾的一面。

但在岩泉的心底也還是清楚地記著,生平第一次就連自己都要覺得會昏倒在現場的告白場面下,看著那張說任何話都不會害臊的臉漸漸染成赤紅一片的模樣,就像中學那年冬天在大阪街頭的笑顏一樣令人感到溫暖可愛。

如今把及川變成這樣的人,「岩泉一」自然也是污濁了他的人之一,但岩泉很清楚他對於及川的佔有慾並沒有因此停歇、不如說只有變得更加固執,但殷殷切切想要知道的答覆,卻遠比想像中的還要難以獲得。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18(Thu) 20:16:4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