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2)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2)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及川像是巨大有溫度的人偶,乖順地被岩泉洗了個乾淨、吹乾頭髮又穿好了睡衣,被好好地被放進了被窩,結束了所有勞役的岩泉這才又掛著腰間的毛巾回到浴室裡泡澡去,在身體浸入熱水的同時感覺到彷彿重生一般的渾身舒暢。

「都幾歲的人了……」好像沒隨時看好的話,一個不留神就會自己招來麻煩似的,岩泉將浸濕的毛巾蓋上了眼眉,意識也因此漸漸陷入昏沉。

等一下還要把玄關和走道上的水都擦過,麻煩死了……

黑暗中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而且迅速移動往浴室,在浴室的門刷地一聲被拉開的同時,岩泉也被嚇得驚醒過來。

「小岩?」穿著睡衣的及川看起來酒還沒醒透的樣子,眼周與臉頰上都還透的潮紅,就連目光都還是十分茫然的模樣:「我……我回來了嗎?」

「你叫我去接你的啊,笨蛋川。」醉到連這個都不記得了嗎?

「……嗯,是呢……」歪斜靠在門邊的及川在短暫的沉默後才終於想起來這件事,淺淺地露出了平時的笑容:「那,洗好後告訴我一聲喔。」

「已經先幫你洗過一次了。」岩泉語氣平淡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示意及川低頭。

「耶──?真的假的,唔啊!」才正要往後退開,及川卻一個沒站穩跌倒在地:「痛痛痛痛……」

「你啊……」看著及川連走路都走不好困窘模樣,一時之間也已經懶得再多說些什麼,被及川這麼一搞也已經沒有那個心情繼續泡澡,岩泉離開了浴室並一把拎起及川拖回了房間內。

風雨聲夾著不知名的撞擊聲吵得讓人難以入眠,或者說在遇上及川那種認識多久都無法平心靜氣面對的傢伙後,也只能找些事情做來避免放空的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一大堆事情了,岩泉拿出還沒破關的掌上型遊戲,而門外的聲音裡可以聽見及川又自己跑去浴室好好地洗過一次澡,接著房間外再度出現了開門聲。

「小岩我進來了喔──」

不等岩泉回應,及川已經自己抱著床墊和被子枕頭來到岩泉的臥鋪旁,自顧自地舖好後安心地放鬆身體躺倒下去,沉悶的聲響在岩泉身邊響起,不過並沒有太打擾岩泉。

「回你自己的房間去睡。」岩泉手上仍繼續打著掌上型遊戲機而無暇理會及川,及川則不理會岩泉的要求,仍不斷扭動著身體往岩泉靠近,眼看著就要爬到岩泉的床墊上。

「及川。」

「兩人開一台冷氣比較省電嘛。」及川將額頭靠在岩泉的大腿側邊,而岩泉忽然煩躁的短暫收緊眉頭,但什麼也不說。

電費是共同支付的,確實是找不到其他理由反駁。

已經宣布隔日停班停課的颱風夜,應該是讓身為運動社團成員的兩人難得可以放鬆一下的時候,但整個屋子卻因為及川酒意未退的關係而顯得十分安靜,只剩下岩泉手上的遊戲機所發出來的聲音,很快的岩泉也還是因為一旁及川帶來的睡意而放下了手中的遊戲機。

身旁的及川睡得很甜,那股向人撒嬌的氣息並沒有因為年齡增長而漸漸消失,既不突兀也不違和地,很奇妙的停留在及川的身上,同時很奇妙的岩泉從來無法真正討厭及川煩死人的這一部分。

遊戲機是三個月前岩泉決定狠下心來用存起來的打工薪水購入前,被及川搶先塞進手裡的生日禮物,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注意到自己想要這款遊戲機的,但是收到的當下差點沒有拿那個全新還裝在紙盒裡的遊戲機痛毆及川浪費錢,至少對著那張很期待自己回應的笑臉他出不了手。

岩泉在家裡玩遊戲機時及川就在一旁看著,下巴抵在肩膀上的重量不輕,有時候會讓岩泉隔日練習時不斷扭著肩膀,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及川雖然還是會看著岩泉打電動,但已經不再抵著岩泉的肩膀,又過了一個月後的及川生日,岩泉送給了及川同型號但不同色的遊戲機。

「你不是也很想玩嗎?」想了很久之後的台詞依然還是如此薄弱,有時候岩泉也對於自己的表達能力感到困擾,卻又不知道從何挽救起,看著及川的表情從困惑到再度綻開連眼眸中都閃爍著光彩的笑容,岩泉也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應對,像被幼犬一樣的纏著做好了基本設定並裝上遊戲後,即使及川打得很爛也還是陪著玩到通霄,再一起精神不濟的一起晨練。

能夠睡到飽的日子還真的不太多……睡意開始昏沉了岩泉的思緒,幾度嘗試把及川翻回自己的床墊失敗之後,看著空間不多的床墊只能開始思考其他可能。

或許不該這樣做──停在空中的手猶豫了很久,就連把指尖輕輕觸在及川的睡衣上感覺到體溫的時候,都覺得心頭的一角恐怕會迅速崩潰,但岩泉還是心猿意馬地摟住了及川側躺下身來。

平時被抓得花俏的頭髮在洗去造型產品後,及川的頭髮滑順但帶著一點點硬度,撥弄起來還有些洗髮精的香味,岩泉的腦袋裡還卡著剛才及川連走都走不好的模樣,但就算過了這麼久也還是拿這傢伙沒辦法──

在知曉不需要早起的睡眠格外地沉,不斷拍打著窗戶的雨聲和高速呼嘯而過的勁風都沒有吵醒岩泉,在香甜的睡眠和難得的賴床之後,岩泉才想到自己前夜是抱著及川睡下,而現在他的懷裡是空著的。

空出來的被墊上還有被睡過的痕跡,冷氣壓縮機的聲響在颱風的雨勢和狂風之下相對變得安靜許多,身體開始活動後岩泉才發現及川替睡在冷氣風口的他將涼被給好好地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那個傢伙並不在房間裡。

即使知道及川不會笨到在這種天氣裡出門也還是些許感覺到失落,岩泉維持著側躺的姿勢回憶著昨夜及川在懷裡的觸感和睡著時細微的呼吸聲,一邊傾聽著房門外的動靜一邊懊惱昨夜應該再撐著一下下才睡,至少再多看個懷裡的及川幾眼也好。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18(Thu) 20:11:3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