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

【岩及】那麼近,那麼遠 (1)

※HQ同人,岩及
※兩人就讀大學二年級。




中學最後一場比賽落敗後,衝著一股不甘心還有對於全國大賽的好奇,岩泉和及川砸碎掉存了好久的撲滿,一起跑去大阪散心和觀賽。

「想到還要看到白鳥澤活躍的樣子就超──生氣的耶,真是的!」

「但是那場比賽是你自己想看的不是嗎?」看著及川惱怒到皺起來的臉,岩泉忍不住要提醒這個決定是怎麼來的。

「那是因為……」及川表情變得嚴肅,由口鼻呼出的熱氣在空中化為一團半透明的煙霧:「高中後一定要打敗他們的關係……」

那時候的天氣很冷,天空灰濛濛的一點陽光都沒有,細雪像糖霜一樣輕輕在空中飄舞著,沾在及川的頭髮和臉上,也落在岩泉的圍巾和肩膀上,鬧區街頭的大型看板上的廣告吸引了及川的注意,在行經過路口時高仰起了腦袋,冷天氣讓他的臉頰和鼻子都有點發紅,但那種嬌嫩感很適合及川那張精緻的臉。

應該已經看過及川這個模樣無數次了才對,但那確實是岩泉第一次發現到這樣的及川還真的滿好看的。

「好漂亮……」僅僅只是一個不小心,岩泉忍不住對自己的青梅竹馬脫口而出這樣的讚嘆。

「嗯?什麼?」及川在兩人肩並著肩行走的路上,衝著岩泉露出的那抹笑容又輕浮又爽朗,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讓岩泉產生動手揍人的衝動,那抹笑容被確確實實地收進了心底。

想不到在人群雜沓中,及川竟然可以聽見自己近乎耳語的聲音。

回想起來才發現那樣的景象被記得一清二楚,只要閉上眼就可以立刻回想起所有細節,但又總忍不住覺得那真是個人生敗筆,即使過了這麼多年還是覺得當時自己有點丟臉──等著紅綠燈的同時,岩泉的腦袋裡鑽進了很久很久以前,還以為自己早就忘記的事情。

「再……唔嗯……」

車裡的廣播正在播報中度颱風襲日的資訊,下午打電話回去老家過,老爸和老媽都忙著採收田裡的農作物,因為百忙之中還要抽空接電話,還因此讓岩泉遭到二老的破口大罵,但現在想想還真應該星期五一結束練習就立刻搭車回老家去,就算星期一不一定趕得回學校也無所謂。

「小岩……」不知道做了什麼夢,及川的身體在副駕駛座上完全無法固定好姿勢的再度滑落,眼看著就要撞上排檔桿。

「吵死了給我坐好!」在即將轉綠燈之際,岩泉粗魯地將即將滑落副駕駛座的及川一把推正在座椅上,但如果可以的話,現在就想痛毆這傢伙。

練習結束後及川將自己的車鑰匙拋了給了岩泉,好像篤定了岩泉一定會照辦似地,用那抹一貫的笑容隨口說著「晚上再麻煩你了」後,以距離法定成年也剩沒有幾個日子了的未成年身分,在颱風登陸的夜裡到學長家裡喝酒去。

衣服正在洗衣機裡、牛奶和麵包已經去超市買好了,為了因應颱風帶來的不便,冰箱裡放著的是可以吃個兩天左右的咖哩,出門的時候要順便倒回收垃圾,家務雜事在岩泉的腦袋裡盤旋過一圈並逐一安排妥當,就連接到電話被要求帶走及川的時間都算得剛剛好。

岩泉抵達學長家時及川走路的腳步虛浮得像是隨時都會跌倒一樣,雖然還很有精神的胡鬧著,不過一上車沒三分鐘就立刻沉睡了下去。

「喝了那麼多的酒,結果酒量一點也沒變好。」車外的風雨正大,即使距離兩人的合租屋只有大約兩分鐘的路程,現下卻因為及川醉倒死睡的關係,困難度頓時增高了不少。

只能放棄撐傘了。

就和一開始熱身時的感覺一樣,打開車門前身體和意志都出現了抵抗感,光是從駕駛座走到副駕駛座,就可以感覺到全身衣服濕透緊貼在身上的涼意。岩泉拉起了及川的手臂繞過自己的後頸,並將左手搭在及川的腰部好固定這個盡會製造他人麻煩的渾帳,有那麼一瞬間他確實打算以背負的方式把及川帶回屋子裡,這樣至少他可以少淋一點雨。

颳在停車場上的風氣流破碎而且方向紊亂,加上軟綿綿的及川掛在身上,行走過整個停車場只有難上加難,以至於到租屋的路段間也只能任由狂暴的雨水浸濕衣服,偶爾吹起的混亂勁風讓岩泉更顯得費力。

「等你醒來後我一定要揍死你……」

「不要啦……」

「給我閉嘴!你這渾身酒臭的白痴!」趁及川毫無反擊能力,岩泉用力拍打上及川的腦袋,被雨水給打得溼透的兩人讓玄關發生了災難性的水患,災情綿延一路到了浴室。一邊將熱水注滿浴缸,岩泉暫時將及川放置在地板上,身上的衣服重得不像話、脫下時像黏在身上一樣充滿了不舒服的感覺,就連髮梢也不住滴著水。

地板上靠著浴缸而坐的及川就像丟在一旁溼透的衣服一樣攤著,像是睡著了卻又不斷喃喃自語什麼。

接下來怎麼樣都好,最怕的就是忽然嘔吐的狀況了,無法知悉對方究竟喝了多少酒的岩泉蹲到了及川身邊,開始脫下及川的衣物:「別吐出來啊,你這傢伙。」

「唔嗯……」

眼前是從青春期開始就受到大量異性關注的校園偶像,但這樣子的及川恐怕是誰也不曾會想像得到的,或者誰也不願意去想像這樣的畫面。

「既然是偶像的話好歹也把這個形象貫徹到底啊,真是的……」即使是不會反抗的醉鬼,脫起衣物來也還是因為全身放鬆了而讓人省不到什麼力,光是把及川的衣服脫光就已經讓岩泉感覺到疲憊。

醉酒的人不能泡澡,但是為了避免淋雨受寒,還是得用熱水把及川給沖洗過,最後索性將青梅竹馬笨蛋給摟在懷裡,雖然不至於徹底但還是盡可能的大致洗了個澡。

「造型用品用那麼多,小心頭髮掉光變禿頭。」岩泉一邊搓洗著及川還帶著髮蠟質感的髮梢,因為任務難度被睡著的當事人提高了而忍不住碎念。
├那麼近,那麼遠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6/18(Thu) 20:10: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