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淡化的痕跡

【岩及】淡化的痕跡

※HQ同人,岩及
※本文不是BE但也不甜,請三思

推薦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




「那個時候,是誰說要來辦婚禮的啊?」天氣正好的中午時分,陽光將桌子靠窗的一端給照得發亮,桌邊放著許多照片、整個起居室裡都是以照片為擺飾。

「花卷。」岩泉收走了及川桌前的盤子,放進了洗碗槽內。

「嗯嗯,他老是這樣說呢。」

「你也老是這樣說啊。」菜瓜布搓起洗碗精,大小不一的泡沫在岩泉的手上延展開來。

「我也這樣說嗎?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每天也想和小岩再結婚一次啊,還有一起那個……」

「蜜月嗎?這個你每天都這樣說。」岩泉一邊說著,話裡忍不住笑意。

「每天都蜜月的話不是很好嗎?你一直說想去……哪裡啊?就是那個什麼地方……」

「什麼時候說的?」

「唔……不太記得了,我們去過了嗎?去過了吧?那個地方……」

「你在的話,哪裡也可以啊。」沾滿了泡沫的盤子在水龍頭之下變得乾淨,被逐一放到了旁邊的白鐵架上瀝乾:「徹。」

「什麼啊......」及川害羞地遮起了臉,但沒有真正掩蓋住自己的笑顏:「忽然喊起人家的名字,亂害羞一把的。」

「結婚後就這樣喊你了,雖然花了好一陣子才習慣起來。」岩泉從冰箱裡拿出已經準備好的水果,放到餐桌中間:「因為當時還沒修改姓名更改的規定,你還鬧了好一陣子的脾氣。」

「欸欸?哈……那是當然的囉,小岩不和我姓的話萬一哪天被搶走了怎麼可以?」及川一邊笑著,被岩泉餵入了蘋果:「小岩?」

「我找找啊。」岩泉戴起眼鏡,回頭去餐桌另一邊翻找起了藥袋,拿出其中幾包:「看吧,『岩泉』先生。」

「……騙人──」看見自己藥袋上的名字,「岩泉」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接著又鬧脾氣地鼓起臉頰:「真是的、小岩又自己亂來了!」

「我可是不打算更改名字的那方喔。」岩泉一邊說,並舉起雙手表示無辜:「是你自己堅持要改。」

「騙人。」

「你自己翻翻看筆記本吧,應該就放在藥袋旁邊才對?」

「絕對是小岩自作主張!」及川拿來了藥袋旁邊那本老舊的筆記本,筆記本本身之老舊,就連封面都因為不堪長期使用而變得不再光亮、甚至出現了壓褶痕跡,內頁紙的角落也因為長年翻閱而變得彎曲。

「結婚……登記……」找到了答案的及川皺著眉頭沉默了下來,不服氣地盯著筆記本上的畫面──那是一張早就已經在不知道什麼年代裡結束服務的社群媒體截圖,貼文的署名是「岩泉」,照片註解上寫著「入籍完成❤以後也請多指教吶~ヾ(*´∀`*)ノ」。

有時候忍不住要覺得,幸好當時沒有為了想要欺負及川而把這畫面存了起來,沒想到當時及川讓人忍不住咒罵的行為竟然變成了這麼重要的紀錄。

「要改回來嗎?」岩泉看著及川耍性子的模樣,淡淡地笑了起來。

「不要、給我負起一輩子的責任。」

「我一直都有好好地負責的喔。」

「每天都要給我好好負責。」及川鼓著臉頰瞪向笑得頗開心的岩泉:「『小一』!」

看著難得這麼有精神的及川,岩泉忍不住伸出手來摸上了那張還在兀自使著性子的臉,捻著已經有點褪色的灰褐色頭髮:「你今天的狀況倒是還滿不錯的。」

「這樣嗎?」及川輕輕握住岩泉的手,厚實的手上滿是皺紋和色斑:「那不是很好嗎?每天都有一點進步的話,遲早可以……那個……變好的吧?」

「是啊。」岩泉猜及川想說的大概是「康復」吧?但是很遺憾地,這症狀是不可逆轉的。

「等到那一天時,一定要找松川和花卷一起慶祝,讓他們大吃一驚。」

「松川啊……」

「怎麼了?小岩?」

「不,沒什麼。」前年那件事,還是別說了的好,或許過沒幾天他會想起來吧?或者是就連松川的名字都忘記了,但平時及川不怎麼提起松川和花卷的啊?單純就只是今天的狀況意外地好而已吧?

「白頭髮都長出來了,今天幫你重染過吧?」

「啊,真的耶!」及川這才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頭髮上,稀疏的頭髮在陽光間幾乎要變得透明無色。

「去院子裡躺一下吧,我先準備準備。」岩泉起身要去浴室,卻又想到了什麼而回過頭:「先別睡著啊,難得現在看起來還不錯。」

「……嗯。」

「還記得自己原本的舊姓嗎?」

「……那個……什麼來著……i……」冠上了「岩泉」姓氏的徹怔愣著,那雙眼裡染上了些許的無助:「是什麼啊?」

「別睡下去了啊。」岩泉反覆摸著及川的臉頰和頭髮,有點顫抖著手指摸過那一條一條他親眼看著緩緩從及川臉上冒出的皺紋與一塊一塊的色斑:「把那本筆記本帶著,不小心睡著了的話,起來可以看看,沒睡著也可以看看。」

誰知道五分鐘之後他還記得什麼呢?對岩泉而言,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記錄起他和這個人走過的所有記憶,就算每天都要播上一回念上一輪,他也甘之如飴,幸好他的記性還不錯,雖然不可能因此而留下什麼紀錄,但是他不會忘記在確診那天,及川哭著黏在他身邊好多天都不願意離開。

「全世界就只有小一我不想忘記!但是、這種事情我又不能控制……」

即使現在每天病況都不太一樣,但至少在這件事情上,及川倒是努力了好多年。

岩泉每天都在心裡祈禱,只要這樣的承諾可以再堅持更久一點就好了。



===

我第一次這麼直白地把我對人生和婚姻的想法帶進了故事裡。
大概是因為我年紀大了也說不定(遠)

讓我忍不住寫下這樣文章的原因,是這個網誌的第一個影片:
時間快轉見證愛情 - 年輕準夫妻化老妝,見到彼此瞬間淚眼相對 (中文翻譯)

五十年的人生可以有很多種結果,而一般來說對於即將結婚的情侶,提早遇見未來的彼此其實是無傷大雅的。但人的可能性何其多,我竟然一邊看著一邊對朋友吐槽「等到他五十歲時說不定已經罹患了不可逆的病症,像是老年癡呆、退化性關節炎或者是癌症。」

但實際對我來說就連談上罹患這些慢性疾病或老人病都可能還嫌太遠了。

松川對不起我讓你先回去了(跪)
還有對不起,我之所以拿他們開刀,是因為我心中的阿哞是不會分開的,但又在明白現實有多殘酷時覺得他們幸福得太不合理。一整個讓人忍不住要犯中二病(喂)

如果有誰因為這篇文章感到傷心,我要很渣地說概不負責,因為這就是現實。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5/17(Sun) 05:03:5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