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kiss Kiss KISS (下)

【岩及】kiss Kiss KISS (下)

※HQ同人,岩及
※兩人還沒交往,而且及川節操掉光光


對了,黑鳥重返上班族的身分XD/ 希望這樣的狀態有助於穩定接下來的創作進度



「……接吻嗎?」對於松川乍聽之下沒頭沒尾的要求,及川看著松川的動作好一會才會意過來。

「嗯,可以嗎?」松川的笑意變得更深,莫名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但偏偏面對這樣松川的人是那個膽子更大更多壞主意的及川。

「沒問題的喔,你也請多指教啦……」及川像貓一樣地靈活爬進了松川的懷裡,刻意被放得更柔的聲音就像在撒嬌一樣:「阿松。」

即使不像岩泉一樣和及川從小一起長大,三年來一直待在球隊所磨練出來的默契,也已經足夠讓松川與及川明白彼此腦袋內在想些什麼,即使如此──就算是身為共犯之一的花卷也還是有點看呆了眼。

這兩個人,不可能是來真的吧?

及川和松川兩人半垂著目光,在接近彼此的同時微張開嘴,輕輕觸碰上對方的嘴唇時並不急著開始親吻,而是相互廝磨挑釁,彷彿要把對方拆吃入腹一樣的煽情,漸漸貼合在一起的嘴唇在親吻之間又帶著吸吮、藉由反覆放開對手又重新吻上來進行角力以取得主導地位,並伸出舌尖侵入對方口腔,在嘴唇與嘴唇的縫隙之間可以看見及川和松川的舌頭探弄著彼此的口腔並相互交纏,濕潤黏膩、充滿了挑情色的氣息的親吻之間甚至可以聽見濃厚的粗喘和細微的呻吟。

「哼……」結束了對及川的處罰,松川的雙手仍然貼在臉頰泛紅的及川鬢角,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的表情冷靜得不可思議,短暫地沉默之後十分認真地對花卷表示贊同:「你說的沒錯呢。」

「唔哇……覺得透過及川和你間接接吻過了。」

「別把我說得像奇怪的東西一樣!」惱羞成怒的及川迅速離開了松川的手並作勢要毆打花卷,岩泉依然沉默地收起所有的牌、平均地洗過之後逐一發給眾人,即使所有人都不斷地觀察岩泉的反應,但岩泉對於超乎常理的事態發展竟然淡然到超乎眾人預期,甚至到了眾人忍不住心虛檢討起自己平時行徑究竟有多差勁的程度。

一邊丟出手上的牌開局,岩泉冷靜地提醒所有人:「這局玩完後差不多是查房的時間了,不想領溝口的處罰的話到這局就結束吧。」

「欸──」

「也是呢……」

最後一局在進行之中格外地安靜,撲克牌在床墊上越堆越多,而首先清出自己所有紙牌的是岩泉,二連敗的及川則是整個牌局中意外都沒有被岩泉給處罰過的人。

花卷收起了牌裝回盒子內一邊觀察的及川與岩泉,一時間竟然覺得氣氛則尷尬得讓人難以介入。

「……」及川雖然精神奕奕地看著岩泉,但卻罕見的正坐著、一句話也沒有敢說出來,而在眾人預期中應該用遠比其他人都還要兇惡的方式殘虐及川的岩泉雖然連表情都沒有絲毫改變,製造出的氣氛卻沉重到連及川也心虛得不敢再繼續面對岩泉的目光、緩緩地降下視線。

現在算是什麼狀況?只要像其他人一樣說要玩親親就好了不是嗎?反正就是懲罰遊戲而已……或者、或者就只是不想要接吻──這樣一來前面的演出全都前功盡棄了啊!

「那個啊──剛才做過的懲罰,就算合在一起一次全上也都沒有問題喔!」再不說些什麼的話,大概什麼也都難以說出口或得到更好的機會了,就算岩泉的反應已經進入難以預料的階段,及川還是橫下心來決定要以羞恥心一決勝負地將手掌拍上胸口:「我可是有所覺悟的,如果小岩想和我親親的話當然也沒問題!放馬過來吧!」

對及川彷彿豁出一切的發言,岩泉卻絲毫不在意的樣子,僅只是隨手拿起床墊旁的掌上型遊戲機,不等眾人回應離開了寢室:「我去上個廁所。」

「小、小岩?」



※※※



「岩泉呢?」當溝口教練提起了岩泉時,所有三年級生的皮都繃緊了一下。

「啊,小岩剛剛跑去廁所了。」

「呿,睡前還要撒尿嗎?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叫他下次早一點!」溝口教練關上房門的動作有點粗魯,出外閒晃回到宿舍裡只察覺氣氛怪異的一二年級生,依然對三年級的異常安分感到不明所以卻又不方便開口詢問。

以小便為藉口離開宿舍的岩泉直到快熄燈以前才回到寢室,不只在溝口和學弟們的目光之下沒人敢把事情攤出來說,累壞了的身體根本等不到學弟們睡著再來開口,所有人都是沾上了枕頭就立刻入眠,無法結尾的事件也迫不得已必須延續到隔日。

球網邊及川一邊擦著汗水,目光依然不斷飄向岩泉所在的地方,一旦岩泉出現目光或身體的方向改變,及川又立刻歛下眼來裝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自己也絲毫沒有察覺到任何事情的模樣。

即使岩泉在一連串的練習賽時還是會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似地平靜討論戰術和分享心得,但及川還是對於無法知曉岩泉究竟是已經氣消了,或僅只是把自己的火氣給壓抑下來而已感到忐忑不安──顯而易見的不是嗎?岩泉只願意說比賽相關的事情。

當球碰到手的時候就知道這球托得不好,即使如此岩泉也還是擊出了分數,及川看著岩泉和其他成員相互擊掌,即使眼神相互交會卻沒有想要靠近自己的意思,就這樣被放置在一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及川的腦海裡對於岩泉的唇角竟然有這麼強烈的印象,彷彿剛才的目光全都注視在岩泉的嘴唇上似的。

說起來會開那樣無聊的玩笑其實也不過就是……

及川縱身一躍,將球撥往了對方的球網,進入午休時段的哨聲響起的同時,學生們也忍不住立刻轉頭就要離開悶熱難耐的體育館,岩泉沒有和及川搭話就自行前往食堂,在及川還沒有決定究竟要像平常一樣坐到岩泉身邊還是選擇其他座位以前,花卷搶先拉住及川的手臂與松川一起強行在岩泉身邊就坐。

「現在離開的話,就連教練都會立刻發現我們之間有問題,考慮清楚吧。」搶在岩泉準備端起餐盤離開以前,松川面無表情地以只有他們四人聽得見的音量說明了現在的處境。

岩泉鎖緊了眉心,沉著臉停下動作。

「那個啊,總之讓你心情不好了,真是抱歉啊。」花卷嘴上道歉著,但還是笑得有點輕浮:「該怎麼說呢……某個程度上我們也被及川給瞞著了呢。」

及川忽然感覺到一股惡寒從背脊直竄腦門,雖然什麼也不說但半是指責半是錯愕地瞪著花卷。

「不過這也是我們的不對,雖然知道你們兩個總是一起行動,也很習慣每次都是你和及川分在同一組活動,但是畢竟沒有真正口頭上確認過囉,交往的事。」松川氣定神閒地說著,彷彿昨天和及川吻得難分難捨的人並不是他。

及川僵硬著笑臉又看了看松川,接著迅速地瞄過了岩泉一眼,緊張得就連臉都開始發白。

「總之昨天那樣完只是陪及川胡鬧而已,沒別的意思。」

「以後不會再發生了,把他交給你囉。」花卷跟著松川一起舉起雙手,表示想讓事情到此為止,並和松川一起端著餐盤退了場,留下及川獨自面對岩泉。

及川對著花捲和松川投出了責難的目光卻沒有離開,但是一想到只有自己要獨自面對岩泉就緊張到幾乎快要忍不住發抖,炎炎夏日裡在只有壁掛式電風扇的學生食堂內,手指末端莫名冰冷。

雖然隊友好心留下了獨處的空間,但岩泉依然什麼也沒說,只是沒好氣地用鼻息大嘆一口氣後豪邁地扒起午飯,眼見不是開口的好時機,及川也只有默默地吃著午餐,並看著岩泉把他挑到一邊的蘿蔔重新舀回放入菜裡,即使不情願也還是乖乖地吃了下去。

「小岩……」

岩泉扒著剩沒幾口的飯,臉上的淡然完全看不出從昨日延燒至今的火氣:「食堂裡都是參加集訓的學校,有事情晚上再說吧。」

在離開食堂前及川向松川和花卷傳遞了一個上不上下不下的眼神,那兩人倒是已經完全不當成是自己的事情了而竊笑不已。岩泉在下午的練習賽中仍然不主動靠近或回應及川,膠著的現況並沒有任何改變,卻因為岩泉開口了而讓及川的心情變得更加七上八下。

即使沒有任何約定,及川和岩泉兩人之間的默契也已經足以明白對方的想法和行動模式,他們一同少見地沒有自主練習,並準時在晚餐時間出現在食堂裡、在規定的時間內帶著盥洗衣物洗澡去。

回到寢室的走廊忽然變得過分短,一想到接下來需要面對的事情,及川也還是不免有想逃避的心情出現,而身體卻又違背著腦袋裡的意志,一步一步地往寢室走去。在回到寢室時剛好松川與花卷正趕著其他同寢的學弟們去洗澡,擦肩而過時花卷鼓勵意味十足地用力搭了一下及川的肩膀,但及川卻緊張得笑不太出來。

寢室裡的岩泉還是在打電動,但在及川走進寢室後就立刻放下了遊戲機,即便是如此似乎就連看著及川都很有障礙似的,短暫對上視線之後岩泉負氣偏過了臉去,怎麼就是不願意正眼看著及川:「哼。」

看著還是在賭氣的岩泉,及川也忍不住氣股了臉頰:「……哼!」

「小岩這個幼稚鬼、好痛!」砸到及川腦袋上的正是岩泉剛剛還在玩著的遊戲機:「可惡,對於及川先生和隊友的感情要好就這麼嫉妒、喂喂喂喂等等、小岩、停、停下來!」

不夠洩憤一樣地,岩泉隨手抄起了身邊的枕頭就往及川身上砸、丟完了之後又撈起其他床位上的枕頭,大通鋪上這類武器可不怎麼缺乏,身邊的枕頭丟完後岩全乾脆連夏被都抓起來扔向及川,即使全都是軟綿綿的物體,但這樣接二連三地往臉上身上丟上來的勁頭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逃開的,及川很快就被埋在枕頭和被褥之中。

「真是的、小岩──」好不容易從枕頭和夏被中鑽出來,還來不及爬起來的及川已經沒有了閃躲的機會,跨到及川身體上的岩泉一把捉住了及川的衣襟,將及川的上半身從棉被和枕頭裡提了起來。

會被打──在岩泉的眼神裡閃過殺氣的瞬間,下意識地及川緊緊閉上眼睛,但左臉頰卻始終沒有產生任何痛覺、沒有任何的衝擊發生、更不覺得暈眩。

耶?

及川小心翼翼地微微睜開一隻眼睛,面前的岩泉還是十分憤怒的樣子,眼角的餘光中還是看得見岩泉緊握住的拳頭,精實的手臂因為用力握拳之故,可以看見清楚的肌肉線條和浮於其上的血管。

「你想做什麼是你的事情,但別當著我的面胡搞。」

「你在……唔!」話都還沒說完的及川被岩泉重重地摔回到塌塌米上,所幸還有大量的涼被和枕頭可以做為靠墊使用,並不太有什麼痛楚感,但看著踏過自己身體旁邊就要離去的岩泉,及川顧不得是怎樣的姿勢就抓上了岩泉的短褲,發現短褲正在快速下滑而緊抓住褲頭的岩泉也因此失衡重重地跌倒在地。

「小岩!」

「垃圾川你這傢伙!」即使想要一腳踹上及川,但在摔倒的疼痛退去之後岩泉才發現已經失去先機,及川正壓在他的身上。

「現在就讓你離開的話,阿松和阿卷的用心就白費了啦!好痛!」冷不防垂向心窩的拳頭讓及川又痛得曲起身體。

「誰理你!」岩泉正要起身,又被及川一把拉住了肩頭,一回過身來就這樣看著及川彷彿什麼都可以捨卻的模樣,堪稱兇惡地又將自己給撲倒在地

「你這傢伙──」就算是塌塌米也依然不比枕頭或被褥柔軟,後腦杓遭受到劇烈撞擊的頭痛和暈眩感讓岩泉的火氣已經超越了及川幹出來的蠢事,變成了更加純粹的憤怒。

「那是因為!」及川說出來的話岩泉甚至覺得自己一時間竟然是聽不懂的:「如果小岩可以表現出一點點吃醋的樣子就好了!」

「啊啊啊?」

「沒有告白也沒關係、就算不說也還是可自然而然地交往起來。」及川跨坐在岩泉身上,事實上這對岩泉來說一點也不是什麼輕鬆的姿勢,但塞入了過多資訊的腦袋一時間也無法判斷應該優先處理哪一件事情才好。

「別老是我一個人在意小岩在意得像個笨蛋一樣、偶爾也吃我的醋嘛!」

什麼跟什麼……看著及川一臉認真的樣子,太過錯愕震驚的結果反而讓岩泉的憤怒迅速地散了開來,和疼痛感一起混成了朦朦朧朧的困惑。

「……女孩子嗎你?」

「男性也會希望對象吃自己的醋的!這是虛榮心!虛榮心!」似乎進入了什麼模式的及川一擺先前緊張害怕的模樣,臉上只剩下岩泉無法理解的認真:「『就算很清楚及川大人到哪裡都很歡迎,但是身為青梅竹馬和搭檔的我可不能接受,就這樣強硬地宣示所有權吧!』可惡!在小岩看不到的地方我可是因為其他騷擾小岩的女生而煩惱得要命呢!小岩你這負心漢唔──!」

直擊額頭的頭槌讓及川雙手摀著臉從岩泉身上軟軟地往後癱倒向一邊去,蜷曲著身體始終無法動彈。

「你說的那些我可不太記得是怎麼回事。」

「花心、色鬼、劈腿男!哇啊啊!」一邊不著邊際地叫罵,及川的屁股又被岩泉踢了一腳。

「但是話說回來你主動找花卷和松川搞那些有的沒的把戲,倒底想幹什麼?」

對於岩泉提出的問題,胡鬧起來的及川就這樣背對著岩泉陷入了沉默,在岩泉決定要再補踹上幾腳以前,終於像小孩子賭氣一樣的以小而且模糊不清的聲音說了出來:「……親親。」

就算不用看到臉也可以知道,及川現在一定是抱著膝蓋又鼓起臉頰賭氣的模樣:「明明就喜歡著及川先生卻只有短暫的肢體接觸,連親親都沒有也太過分了。」

「啊啊?」這傢伙果然是女孩子吧?

「所以說嘛!」明明剛才還像廢物一樣躺倒在地的及川又忽然生龍活虎地爬起身來,迅速逼近岩泉,再度將雙手搭上了岩泉的肩膀:「小岩只要命令輸了牌局的及川先生『跟我接吻吧!』這樣就沒有任何問題了!現在就說出來吧!只要說出來這個懲罰就是有效的!」

岩泉驚愕地睜大眼睛,很確定及川在說出「跟我接吻吧」時刻意壓低了音調。

這傢伙的腦袋……到底……

「夠了吧都要熄燈了還沒結束嗎?」忍不住拉開紙門的花卷一臉嫌棄的模樣,接著自顧自地走入房間開始逞理亂成一團的臥榻:「真是地枉費我們還特別支開了學弟們。」

「不過說起來也真激烈啊,房間都亂了。」松川繞過岩泉和及川,隨意拎起地上的枕頭就往空著的臥榻上扔:「一二年級趕快躺下吧,就當沒有看到他們兩個就行了。」

「啊,也不需要理會我們喔,兩位繼續。」花卷的進度已經來到將涼被放回床上的部分,接著乾脆地躺了下來:「晚安啦最晚睡的記得關燈喔~」

同房的一二年級生帶著出奇僵硬的表情,就連目光都有意識地迴避著。

樓下聽到了教練拉開大門的聲音,繼續下去就真的要被罰以加倍訓練了,眼看著排球社的成員動作忽然變得無比迅速,轉瞬間只剩下岩泉和及川仍然維持著花卷與松川等人進來房間時的姿勢。

面臨了不但被球隊打斷、教練還即將過來查房的現況,不想就此罷休但好像又不得不罷休的及川一臉慌張地回頭看著始終不怎麼領情的岩泉,但嘴唇上忽然印上了一抹溫暖且柔軟的觸感。

「這樣就行了吧?你也快點去睡。」岩泉隻手推著及川的肩膀,輕聲催促起及川,還沒來得及理解發生了什麼狀況的及川呆愣著聽從了岩泉的話,乖乖回到自己床上好好地側身躺倒,眨眼間暗下了燈光,月光中可以看見岩泉也在自己的臥鋪上平躺下身來,沒好氣地回頭看了他一眼後才閉上雙眼。

……剛才,是接吻了吧?

肯定是的吧?

及川忍不住摸著自己的嘴唇,在溝口教練刷地一聲打開通鋪紙門的時候迅速地上了眼睛假寐。



===

抱歉我拖了這麼久才寫出下篇,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生氣小岩的我,就跟及川大大一樣地無助啊(自找)
這篇一開始就是又黑又優雅又強勢的拆CP達人松川我真是又喜歡但又害怕就是了,即使主食岩及但松川真的......真的很不錯......(咬牙!)好不容易終於有個頭緒後,及川大大就這樣在母親節的深夜裡失控惹。(抹臉)
原以為只會有三千字的下篇,噴去了五千字哈哈XDDDD;;;;

接下來繼續修《那麼近,那麼遠》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5/11(Mon) 01:21: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