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是健全的男子高中生喔☆

【岩及】是健全的男子高中生喔☆

※HQ同人,岩及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小岩。」

及川說話總是這個樣子,軟甜的音色裡滿是撒嬌的的氣息、帶著一點色情氣息的,就連聲音裡都聽得到笑意。

「小岩,好冷喔。」及川側過身,看著正在玩網頁遊戲的岩泉。

「冷的話把棉被給蓋好吧。」

「好冷淡喔──小岩──」及川任性地伸手拉住了岩泉的上衣下擺,不斷地往床的方向扯。

撒嬌的、任性的、超乎想像地黏人,比起真正的女孩子,身為么子的及川更懂得鬧脾氣和耍賴卻不過份激怒人的要領,岩泉無奈地從遊戲裡回過頭去,看見及川露出得逞的笑,有點可愛又有點惹火人。

「來做吧?」及川改拉住了岩泉的手臂,將岩泉拖進被窩裡,溫暖的棉被溫度和及川的身體很快貼了上來,及川的味道像一層薄霧似地籠罩住了岩泉:「難得假日沒有外出行程,家裡也沒有人。」

在別人面前乖張惡劣,但獨處的時候卻乖巧溫順,就算是岩泉也難以分辨究竟哪一個是真正的及川,或許兩個都是,也兩個都不完全是。

「來做吧?」及川湊上了嘴唇親吻著岩泉,比起詢問更像不接受拒絕的要求。

柔軟的嘴唇和柔軟頭髮搔癢著岩泉的臉與嘴唇,及川的吻也是輕輕柔柔的;抱在懷裡的身體是結實的、是經過鍛鍊的身體,和岩泉體型相近的身體。

衣服被拉開的瞬間,寒冷的空氣從棉被的縫隙裡刺了進來,岩泉伸手用棉被將及川蓋得嚴實但卻不被領情,情慾旺盛的及川爬到了岩泉身上,乾脆俐落地脫下了自己的上衣,早晨的陽光落在及川的胴體上,泛著微微淡金色的光澤。

「喂、慢一點……」親吻落在頸側、喉結上、有點用力且煽情的吸吮著岩泉的乳頭,夾雜著喘息的親吻沿著胸膛來到上腹部,及川的動作快得有點躁急,三兩下就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伸進岩泉內褲的手反覆撫摸著側腰、試圖把岩泉也撥個精光。

「及川……」雖然彼此都不是什麼扭扭捏捏的個性,但是無論是太過積極的及川或是這樣一面倒的被渴求的場面,實在太少遭遇而讓岩泉顯得彆扭:「喂、你這傢伙!」

內褲被及川擅自拉了下來,顯然是絲毫不在意岩泉會有何反應,及川張口就將沉靜垂躺在腿間的性器含入嘴裡。

「唔哼、笨蛋川……」尚未勃起的性器被完整地沒入口中是十分簡單的事情,根部是及川嘴唇帶來的微氧觸感,溫暖的濕滑的狹窄的感覺著實地包覆著岩泉,被吐出來的陰莖局部上因為沾上了唾液而泛著水光,在及川反覆的吸吮吞吐之間不斷響亮地產生黏膩淫靡聲音。

「給我停下來……唔……」繼續下去就不妙了,即使隻手抓著及川的腦袋,意識裡也還清楚明白接下來的發展,但是及川的舌頭、嘴唇與口腔在反覆的舔拭、磨擦和吸吮間帶來的快感卻讓身體變得遲鈍而難以控制,就在即將支撐不住時終於從及川的嘴裡被釋放出來。

響亮的親吻聲落在性器的頂端上,及川不斷以潮紅的臉頰和嘴唇磨蹭性器的色情模樣險些又要讓岩泉沒有忍下來,粗重的喘息在岩泉的腿間也不曾停止。

「就真的那麼想做嗎?」雖然不是沒有那個意思,但覺得被徹底地挑釁到了,岩泉撫摸著及川的臉頰,時而揉按及川的嘴唇。

「小岩呢?」彷彿是戲弄一樣的親吻一個又一個重重印上岩泉的陰囊和陰莖根部,及川趴在岩泉腿間的模樣確實是使勁的想要挑起岩泉的慾火,但對於及川而言似乎只要在岩泉真正有所行動以前,一切都還不足夠。

「……當然要做啦。」大人不在就不需要有太多顧慮,岩泉拉起及川就往床上壓去,兩人的體重在塌塌米與床墊上製造了沉重的撞擊聲,赤裸的身體緊貼著彼此,令人心癢的緊密感和微微的悶熱感交織而成很特別的觸感。

「好重──」及川笑著環抱住岩泉的胸口,卻又同時發難抱怨,岩泉的手掌貼合在及川的身體上,撫摸過每一寸肌膚和起伏的肌理,當雙手揉上的及川腰部時引起了一陣輕笑。

「小岩,好癢哈哈哈哈。」岩泉的撫摸、岩泉的親吻,只要是岩泉的觸碰都可以輕易讓及川感到開心,岩泉粗硬的頭髮扎著及川的臉側和下頷,在親暱蹭著彼此的鼻尖的同時時惡作劇般地吻住對方,又在細微只剩氣音的笑聲裡輕輕柔柔地一次又一次地不斷重複親吻,岩泉的吻有點粗魯笨拙卻認真得過分,帶著像泥土或陽光一樣的自然氣息,讓人總忍不住要放鬆享受。

「啊、小岩……」冷不防地下體被岩泉穩穩地握入了手中,及川因此緊張地繃緊了身體,敏感的性器被岩泉粗糙的手掌細細地搓揉著,及川彷彿要喘不過氣來的聲音裡帶著哭腔,在岩泉得逞的壞笑裡彆扭地扭動身體:「嗯……唔……」

「你說想做的。」岩泉舔上及川的耳朵,低沉沙啞帶著壞心眼的語氣和濕熱的口舌都搔癢著及川的聽覺和觸覺,就連呼出的氣息都讓耳朵像要融化了一樣。

「小……岩……啊唔!嗯……」大腿根部被岩泉的性器給抵著,停留在肌膚上高溫發燙、時而難耐地摩擦著大腿的感覺帶著危險的侵略感,被不斷被注以刺激的下半身讓及川失去了大多反抗的力氣,僅只能不斷扭動著身體。

「嗯、嗯哼、唔嗯……」及川摟上了岩泉的後頸,貼緊了嘴唇後就很難再發出明顯的聲音,岩泉的舌頭在低沉的悶哼聲中探入了及川的嘴裡,在手指探入及川身體裡時強硬地壓制了及川的掙扎。

「唔唔──」

及川的身體裡面很溫暖、結實的身體內部是全然相反的柔軟觸感,觸壓上前列腺時甜膩的聲音所發出彷彿哭泣一般的呻吟和因承受不住快感而不斷扭動的身體,驅使著岩泉的本能變得更加貪婪嗜虐、想看見更羞恥、被性慾逼得泫然欲泣的及川。

「啊嗯、唔、唔嗯……」岩泉沒放開及川的嘴唇、無論是喘息還是呻吟都被親吻給佔據,岩泉的手指充滿耐心地緩慢揉按著身體內觸,停不下來的快感因為呼吸不過來而產生了淺淺暈眩感,逐漸消磨掉了及川的掙扎。

進入及川身體的一瞬間可以感覺到被緊緊地包覆住了下體,就連更推入一點都有點困難地,岩泉在淺淺的一進一出間緩慢深入及川的身體,並忍不住撫摸著及川彷彿就要哭出來的臉龐。

「啊……小岩……」及川的臉上是似乎十分難受、又像是舒服得無法反抗的表情,淺而急速的喘息離夾著柔軟的呻吟聲,但光是這樣難耐的模樣還不夠、比起被及川玩起來的火,遠遠還不夠。

「唔啊!小岩、小……呀啊、小岩、小……嗯嗯……」放棄了殘存的理智,岩泉沉沉地沒入了及川的身體裡,帶著氣力的深入每一下都重重地摩擦著及川的內壁、快感像電流又像火一樣的從身體深處一路竄燒到腦海裡且不斷堆疊累積,及川的雙腿被岩泉壓制在身體兩側不斷顫抖,彷彿就要溺水一般的緊緊攀著岩泉的肩膀、想更加抱緊岩泉:「小岩!」

「你說想做的。」絲毫不停下可以稱做是蠻橫的掠奪,岩泉的聲音裡也帶著氣音,重重地吐在及川的頸側,一次又一次的親吻卻恰恰相反的溫柔地落在及川的耳根與臉頰,又被毫不知足的及川的嘴唇給重新覆上。

「唔嗯、嗯哼、嗯哼……唔嗯嗯……」被岩泉著實壓在床上、被火燙的性器給深深埋入、被柔軟的嘴唇所親吻,就連呼吸的節奏彷彿都不屬於自己,完全被岩泉給支配的感覺像被按進了溫水之中,即將要窒息卻又舒服得不想離開,殘存的意識就像絲線般地遊蕩在快感和夾雜於其中的疼痛裡,但是不想放開岩泉、而且還想要更多更多。

「小岩……啊啊啊─-」幾乎要被彎折起來折騰的身體所承受的撞擊越來越重也越來越快、快感與痛感都變得更加鮮明幾乎要吞噬所有的思緒,及川濕潤的眼角開始溢出淚水、呻吟裡也漸漸染讓哭泣的音色,緊緊抓住岩泉肩膀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肌肉留下月形的甲印,但這樣的及川還不夠,想看見他難以忍受而哭泣的樣子。

岩泉又握上了及川因劇烈活動而在兩人之間輕輕晃動的陰莖,迅速的搓摩套弄起來。

「不要!不……啊啊、小岩、呀啊啊、啊嗯、咿啊啊啊──」及川繃緊了身體幾乎是放開了喉嚨地大聲哀號,但哭喊哀求一般的聲音裡仍然掩不住享受於其中的愉悅音色,無論是岩泉的手還是身體都並不打算因此而停下來,吐上及川因快感而緋紅臉頰的喘息聲也漸漸染上了細微的呻吟。

「及……哼嗯……徹!」

「小岩、小岩、不要──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及川無論是雙手還是雙腿都緊緊箍住了岩泉的身體不斷小幅度地顫抖著,岩泉可以感覺得到握著及川下體的手指間可以感覺到濕熱黏稠的觸感和輕微的痙攣,被及川一收一放的內壁鎖緊絞著的性器仍然緩緩吐著殘餘的精液,高潮過後的放鬆感帶著昏昏欲睡的餘韻讓人一時間還不想改變姿勢,而岩泉和及川則重新將彼此抱入懷裡。

「真拿你沒辦法。」岩泉說得十分苦惱的樣子,但聲音裡卻帶著淡淡的笑意,並一邊親吻著及川的眼眉與臉頰:「想做就做的,發情期嗎?」

「是健康的男高中生該有的生理現象喔,特別是和喜歡的人一起。」及川將雙腿重新勾上了還趴在自己身上的岩泉後腰,並捧住岩泉的臉頰再次湊上了嘴唇:「再來一次吧?」



===

想吃好吃的岩及肉可是很少遇見放糧,於是就自耕了,心中的及川是那種在床上會很浪的類型,希望別嚇到人,也希望會有人喜歡這樣的及川。XD

順便這邊說一下,《那麼近,那麼遠》一文,因為我個人因素所以無法在五月ICE花博場上出刊,將延到八月CWT,至於ICE會場上,由於我還是希望把故事寫到一定的厚度再出刊,所以這次也不想寫什麼小薄本了,如果擠得出餘裕的話可能又是無料配布吧@@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4/21(Tue) 23:41:5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