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兔赤】在這個廣大的世界裡,我只需要你

【兔赤】在這個廣大的世界裡,我只需要你

※HQ同人,兔赤
※遲到的兔赤日小說



「那麼,最後是廣大的粉絲心裡都頗期待的一個問題。」雜誌編輯說到這裡就連口氣都變得雀躍:「在木兔選手心中,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呢?」

「欸?」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問題耶──短暫錯愕過後,木兔勉強揚著嘴角上的笑意,轉頭看向了攝影棚的另一角,經紀人正在忙著,這下是討不到救兵了。

「欸……那個……」

「啊,如果在意的是個人隱私的話,也可以說說看女生做出怎樣的動作,或是什麼打扮,會讓人覺得『這個女孩子好可愛』,或者該不會木兔選手在經紀合約上也包括戀愛的限制吧?就跟像偶像明星一樣呢。」

「呃不、不是,那個……」究竟該如何表示才好啊?木兔不安地又看了一下還在電話中的經紀人,但很可惜,仍然在電話中的經紀人已經自己拉來了椅子開始在筆記本上寫起了什麼,他甚至背對著木兔。

「順帶一提,木兔選手已經臉紅了喔。」採訪的現場上,編輯小姐盡占了優勢!

「欸欸欸?」該怎麼形容才好啊?第一次接了女性雜誌的採訪,沒想到面對的盡是些不太拿手的問題:「就是……喜歡嗯……雖然很安靜、但是有自己的想法……」

「獨立而成熟的類型嗎?」

「嗯,應該是這樣說吧?讓人感覺可以安心依靠的類型,嗯,就是這樣。」

「木兔選手意外地孩子氣呢~這種隨時都需要被照顧的感覺,是很多女孩子喜歡的類型喔。」

化妝師帶著工具箱匆匆忙奔進了攝影棚,一邊不斷道歉,並迅速捲起袖子打開了工具箱,經紀人和攝影師同時圍上了化妝師,迅速替這次的攝影主題和風格進行解說。

「打擾到訪談了十分抱歉。」以輕便的西服搭配著深色窄版直筒褲,扮相雅痞的經紀人親切禮貌卻帶著距離感地打斷了編輯的採訪:「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問是否接受讓化妝師一邊著手攝影必須的造型彩妝,同時進行採訪呢?」

「啊,我這邊的問題已經告一段落了。」看起來年紀尚輕的編輯小姐似乎因為經紀人的出現而變得有點雀躍:「其實這裡也有一點問題想要請問您呢。」

「我嗎?」經紀人對於這樣的要求有點感到驚訝,難得地稍微睜大了眼睛:「可以的話會盡可能回答。」

化妝師帶了彩妝盤來,因為經紀人回到自己身邊來而變得放鬆的木兔配合地抬起了臉任由彩妝師擺布,雖然球場上攻擊力十足,但是舞台後方的木兔可是配合度一等一的乖孩子。

編輯小姐推起眼鏡來,而就坐的經紀人則是收起了粗框眼鏡,拿下眼鏡的臉龐變得不過分事故,反而有那麼點大學生一樣的氣息。

「針對經紀人的問題呢……赤葦先生在高中和大學的時候,一直是以二傳手的身分和木兔選手一同出賽的對吧?」

經紀人的眼睛睜得比剛才又更大了一些,濃密睫毛之下看不見情緒的深色眼瞳裡,漸漸染上的是彷彿許久不曾被記憶起的懷念情愫,但是那場訪所談勾出來的卻不只是過去的回憶而已。

「有什麼不好──?我覺得這樣總比說謊還要輕鬆多了。」少見地負責起駕駛的責任,木兔一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而身旁的赤葦則是轉頭向車窗外一語不發。

雖然赤葦本身意願並不高,但在編輯的要求之下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和木兔拍攝幾組雙人合照,而事情就在這時候以超展開的姿態走向了從未想過的局面。

「吵死了……」這樣一來接受女性雜誌採訪的意義就不存在了!只要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對於事情的發展感到嘔氣,更惱怒的是木兔本人乾脆就這樣坦誠了。

「其實當他們要求赤葦把領口解開時,才是我最緊張的時候呢。」車輛下了交流道並在路口被紅燈攔下,下班時段的市區車陣還是那樣讓人感到困擾:「哇啊赤葦色情的一面就要被發現了,該怎麼阻止他們發現這種秘密──之類的嘿嘿……」

「木兔學長,吵死了……」赤葦因為羞恥感而下意識地拉起了因為拍攝要求而敞開的領口,頸子上掛著的銀色項鍊與被當作墜子的戒指則被絞在手指和衣物之間。

「如果赤葦的人氣忽然增高的話,我會很困擾耶。」

「這種笨蛋一樣的話還請不要再說了,木兔學長。」赤葦惱怒地回過頭,忍不住要責備起明明身分上是前輩卻還是十分順從自身想法與直覺的木兔:「如果沒有被要求拍合照的話,至少、」

「我啊,才沒興趣成為什麼偶像明星球員呢。」車駛進了位於市區的公寓地下室,繞過幾轉後來到更下一層,木兔一邊尋找著屬於他們的停車位,嘴角漾著暖暖的笑意:「球技才是本大爺最大的賣點啊,不看排球的女性粉絲會讓我很困擾的。」

「就算是這樣,現在要擔心的已經不只是支持者的問題了……」即使是這樣開放的時代,球員本身的隱私也依然會左右到球員在外界的評價和人氣,赤葦有點懊惱自己隨時將戒指配戴在身上的天真,但就算是現在,即使手早就抓上了戒指也還是捨不得取下來。

木兔打好停車擋,解開了赤葦的項鍊並從赤葦的手裡掏出了戒指,並抓住了赤葦的手將戒指妥妥地套上了無名指:「那些事情對我來說都不重要,反正全東京今天晚上就會開始流傳這件事情,以後也不需要繼續躲躲藏藏,赤葦只要記得我們選擇住在這裡的原因就可以了。」

「但是……」

「有時候我真希望你回到家後就忘記自己是經紀人的身分呢,赤葦。」木兔親了親赤葦的眼眉,將自己的戒指交到了赤葦手上,伸手將赤葦攬入懷裡,輕輕柔柔的語調在赤葦的耳邊敲打:「你對我而言可不只是經紀人與球員的關係而已啊。」

木兔的戒指也同樣以墜子的形式長年掛在他的胸口,一離開賽場就會重新戴上,幾年下來不斷沾上汗水的戒指也已經有點產生了氧化反應,變得不如當年的光亮明晰,摸起來帶著粗糙的質感,卻比起全新的戒指更加像是木兔才會有的配件,赤葦玩弄著木兔的戒指,想起當初被大型企業所青睞、終於擠身強豪球隊的木兔在飄著連視線都會因而模糊的櫻吹雪河堤邊,緊張到不斷咬到舌頭、口齒不清的滑稽模樣。

已經在球壇走紅的木兔開始沒有太多私人的空間,兩人只有低調地進行了公證而沒有正式舉行過婚禮,而對於觀眾而言多年的搭檔如今變成經紀人,也不是什麼見怪不怪的大事,倒是成功地讓木兔與赤葦更進一步的關係不致被過度挖掘。

「我還是很愛你,赤葦,愛到無法對雜誌採訪撒謊的程度。」

「這些我知道。」

「所以我不想再繼續隱瞞下去,這些年來也辛苦你了。」高中兩年,大學四年,拘謹的赤葦比起個性外放而隨時和人有所肢體接觸的木兔,更加注意守護著難已被見容的戀情,安靜而沉著地扮演著輔助的角色。

赤葦反抱著木兔,如今幾乎被鎂光燈所注目到幾乎快要不是他的的木兔,用臉頰輕輕磨蹭著木兔的臉頰和肩頸,從今開始以木兔的名氣和形象作為代價,他將可以光明正大地宣告自己和木兔的關係,這樣公私混淆的行徑,總覺得自己真不是個合格的經紀人呢──想到這裡赤葦苦澀地笑了起來。

「今天開始也請多指教了,京治,我還是會繼續替你惹出更多麻煩來的。」

「哼……別以為這樣我會這樣就輕易辭退經紀人的職位,光太郎。」赤葦單手抓住木兔的左手,輕易地將戒指給套了上去。

但是短時間內,還不想離開對方的擁抱。


===

遲到的兔赤日小說,覺得木兔的應該年紀再大也還是那樣用很簡單的方式在思考吧,因為很早就覺得赤葦應該會成為上班族而不是繼續打排球,左思右想之後才想起球員是有經紀人的,對於赤葦來說,很適合以這樣的形式待在木兔身邊。

至於他們的住居在哪裡,應該是很清楚的答案了XD
└兔赤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4/06(Mon) 15:54:1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