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太狡猾了!

【岩及】太狡猾了!

※HQ同人,岩及
※大遲到的白色情人節應景文



那盒巧克力的包裝、連同裡面的糖果紙,現在也還是擺在桌上。

一口氣寫完了老師無視於白色情人節的週末作業,深夜時分岩泉的注意力被桌上一角放置了有一段日子的包裝盒給吸引。

「給小岩的。」情人節那天在分頭離開以前,及川有點難為情地從斜背包中拿出了這個小盒子抵在岩泉的手臂上,就算是說大話也不會臉紅氣喘的傢伙在那時候少見地漲紅了臉頰,真是好久沒看見他那麼老實的樣子了。

白色霧面的小巧外盒上有情人節限定的燙銀字樣,摸起來柔軟帶著冰冷的手感十分特別,客製化可以自由選擇的彩色緞帶是和球衣相似的淡青色,而小卡就放在隔著巧克力與紙盒蓋間的半透明描圖紙上,八成是和班上的女同學借了彩色原子筆來使用,五顏六色的彩色塗鴉間僅僅寫著短短一句但切切實實的「今年也請多指教捏(*≧∇≦*)」也還是有那麼一點會心一笑的甜蜜感。

造型各異的巧克力在滿心的困惑與不知所措中被異常謹慎地好好吃下了肚子,對於甜食沒有太多研究,吃起來有微酸的或是有水果甜香的巧克力除了味道不同以外,也全然吃不出個所以然來,。一邊吃著巧克力的岩泉腦子裡滿是及川鮮少可以看見的靦腆模樣,連同著巧克力的口味一起放進嘴裡咀嚼並努力品味著,捨不得丟棄而留下了糖果紙和包裝,於是就這樣慎重認真地放在書桌的邊角上,隔日在答復了及川食用感想之後收到了再一次可愛老實的笑顏,那種感覺幾乎可以說是收到了第二份禮物似地讓人心滿意足。

這樣一來應該要回送些什麼呢?基本的禮儀撇開不說,那傢伙會很期待自己回應的吧……但是明明從早上到放學回家都已經吵了一整天了,卻還在這種時候不斷傳訊息過來還真是吵得不得了。

『睡了晚安。』

『小岩好冷淡!』

岩泉躺在床上翻著先前為了好好寫完作業而放置不理會的訊息,光是看著未讀訊息量就差一點要以為自己記憶中有點靦腆害羞的可愛及川是捏造出來的幻覺了,明明每天都見面也花了比其他人還要更多時間相處,但及川還是大小事都聒噪地纏著他喋喋不休。

真是拿這傢伙沒辦法吶……

手機螢幕上終於出現了自己發給及川的訊息,算是把所有的未讀訊息都閱讀完畢了,不過腦袋裡依然沒有什麼想法,關於應該要送及川什麼。

及川不只在校內很知名,就連校外的仰慕者數量也一直不斷成長,女孩子最擅長就是送這些小點心小禮物了,什麼名店點心及川沒有見過,自己又怎麼可能在這方面有機會追上女性的敏銳度?恐怕就連球隊裡那些古靈精怪的隊友們也無法針對這個問題給出好建議,但如果可以給帶及川任何一點點和自己收到巧克力時一樣的心情就好了──岩泉望著自己書桌的邊角,還是可以看見那盒雪白色的巧克力包裝盒。

『明天……』岩泉拿起手機,開始輸入訊息:『來約會吧?常去的地方都去繞一圈。』

『欸?欸欸欸欸????(//////゚Д゚///)』來自及川的訊息迅速地開始在畫面上堆疊起來,手機也因此不斷震動發出提示,彷彿可以看到及川那個笨蛋抱著手機在床上不停扭動亂滾的毛躁模樣。

真是拿這傢伙沒辦法呢。

曖昧模糊地說了想買些東西而約好了去鬧區走一趟,但實際上的動機也就只有那一千零一種理由,對此岩泉並沒有把握自己可以瞞著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及川這個企圖多久,但是遠比起那些沒事就會忽然送小禮物或是手作日用品給及川的仰慕者來說,這也已經是岩泉所能進大的最大努力。

自己編織圍巾之類的事情,還是饒了他吧。

鬧區商圈雖然因為白色情人節的緣故而出現眾多情侶,但也還不至於像跨年的時候一樣擁擠不堪,即使兩人一直以很貼近的距離並行而使得指節或臂膀不斷與對方相互觸碰,也還是難以放心地牽起對方的手,但及川並沒有因為這樣就露出失落的表情,在球場上貪心得要命的人在這種時候卻意外容易滿足,就連側臉也看得出有淺淺的笑意,又點傻又有點讓人心疼。

隨處走走閒逛的行程在兩人畢業後都會前往外地就學的前提之下,而變得有點像巡禮一樣地慎重而緩慢,習慣去的商家都會繞進去好好逛過一圈,感興趣的事物都會多作停留,中間穿插著的話題是大學住宿和選課的討論,以及其他同學的打算和遭遇等,其中也是有人選擇海外學程或是不繼續升學,早早開始了就職這樣的路線。

中學的時候還沒有非常明顯的感覺,許多北川第一的同學和學弟都和自己選擇了同樣的進路,就算升上高中也還是時常見面,但是到了高三才發現身邊的同學像被風給吹散了的櫻花瓣,一下子說散就散開了,未來是否有機會見面、可以在哪裡見面都變成了不定數。

而及川還是在岩泉的身邊,從念小學以前開始,並且將在月底和岩及一起搬到外地居住──想到這裡岩泉竟然會產生「不知道這傢伙也離開自己的話該怎麼辦」的想法,同時也完全無法想像如果有一天需要和及川分開而難以見面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無論是什麼樣的情境之下,大概都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吧?把生命的一部分從心中撕開取走,即使不去深入思考也會感覺得到疼痛。

岩泉下意識地伸手抓住及川的手臂,及川那張漂亮的臉上傻傻地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現,似乎是被忽然拉住了而嚇了一跳的關係,臉上的微笑有點故作鎮定的樣子:「嗯?」

「……進去看看好了。」身旁的店面燈光明亮,雖然沒注意到是什麼店面,但為了掩飾自己的一時衝動,岩泉推開了門就拉著及川走進去,只聽得到身後的及川驚慌地咦咦咦欸欸欸欸地大喊,但岩泉立刻因為眼前眾多情侶與姊妹淘們結伴而行的熱鬧景象而停下了腳步。

「小岩……那個……」

一時間還無法搞清楚狀況,從櫃檯上的包裝和提袋看起來應該是點心一類的店面,一時間岩泉也忍不住覺得尷尬起來,卻又在情侶身影的縫隙之間看見了熟悉的東西而眼睛一亮,沒想到就這樣晃一晃也是給他晃到了。

「小岩?」在鑽入人群以前岩泉才注意到及川變得十分緊張,一時間有什麼東西閃過了腦袋,岩泉露出淺淺的笑意後將及川丟在情侶搭起的人牆之後,並在鑽到展示櫃之前時看見了那個和自己書桌上所放置,一模一樣的限定版包裝盒。

從人群之中離開的岩泉很快就可以找到了身高高出他人一截又一臉坐立不安的及川,雖然天氣不太冷,但雙頰已經慢慢泛紅的樣子怎麼看也還是覺得亂可愛一把的。

岩泉笑著將及川推出了點心店之外,心裡明白及川忽然變得緊張且安靜的原因。

「那今天的任務就算圓滿結束了。」雖然不知道算不算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看及川的反應應該還是符合了他的期待,岩泉一把將提袋塞進了及川的手裡,並拉起及川的手就快步地走起來:「回家吧?」

「欸?」

公車上的及川安靜得讓人想笑出聲來,大腿上小巧得有太過秀氣的提袋卻被端端正正地捧著,岩泉看著及川老實安靜的模樣,一路笑著回到家裡,順便也把及川一起拎回去。

「小岩太粗魯了!真是的!」被笑了整條路的及川一來到岩泉的房間就立刻不服氣地鼓起臉頰挖苦起岩泉,手裡卻還是牢牢捧著提袋而且十分突兀地正坐著:「哪有人送禮物是這樣直接塞進別人手裡的,至少要正式一點、正式一點啊!」

「嗯,我知道。哈……」

「不要笑!」有什麼好笑的?

「我以為你會說我送一模一樣的東西很沒意思……看起來大概是沒問題了。」鬆了好大一口氣呢,果然是不可能贏過及川的仰慕者,難度太高了。

「什……」及川漲紅了臉想要反駁岩泉,卻看著來到自己跟前的岩泉自行拿出提袋中的禮盒並且就要拆開包裝,迅速地一把搶了回來:「那是我的!」

「是是,給我。」岩泉將及川摟進懷裡,並從容地從及川伸長到遠方的手中取回了禮盒:「剛剛不是還在抱怨送禮太過粗魯的嗎?現在就再送給你一次。」

岩泉在及川面前盤腿坐下,但是並沒有正式地將禮盒捧在手裡,他還是在及川詫異的目光中打開了禮盒並取出了巧克力,並將巧克力放進了嘴裡。

「啊!那是我的耶!小岩的份上個月就已經給你了!還給我!」看見巧克力就要被岩泉給吃掉,及川迅速地就往岩泉身上撲去,被岩泉給抱個滿懷,手裡的巧克力差點滾出禮盒之外。

「還給我!」

「好啊。」岩泉笑著低下頭,將露出另一半的巧克力湊到及川的嘴邊:「自己來拿吧。」

「……這樣太狡猾了……」趴在岩泉懷裡的及川雖然閃過了岩泉的目光忍不住抱怨,但口氣變得含糊不清且音量微弱,當巧克力抵上嘴唇的時候還是順從地張口含下了另外半塊巧克力,因為嘴裡忙碌而只能用目光指責岩泉的不按牌理出牌,白巧克力內的覆盆子夾心帶著微酸和濃郁的果香,迅速地在嘴裡化開成重複幾次也還是不會變的怦然心動。

岩泉將額頭輕輕抵上及川的額頭,用一樣少見得異常珍貴的溫柔語氣輕聲說著:「今年以後,還有更久以後,也請多指教。」

「一盒巧克力就預約到那麼久之後,小岩太狡猾了。」漲紅臉頰著及川一邊咕噥著,又在岩泉滿懷笑意的目光下被餵入了另一塊巧克力。



===


哇!!好沒創意喔!鄙視我自己XDDDD|||||||
可是一來贏不過及川粉,二來如果是岩泉面對一大堆點心名店,大概也會有「怎麼樣都好吧?及川可能會喜歡這個?」的想法?

只好讓小岩對及川多做點沙必死了Orz 喜歡在小岩面前就變成少女的及川
對於自己薄弱的女子力感到悲情Qrz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3/16(Mon) 01:37: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