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kiss Kiss KISS (上)

【岩及】kiss Kiss KISS (上)

※HQ同人,岩及
※兩人還沒交往,而且及川節操掉光光



「小岩不要生氣了嘛~」

「說過了沒有在生氣。」岩泉聲音平靜地閃過身,就是不讓及川把腦袋靠在自己身上。

「唔──明明就是在生氣!」

「吵死了。」鄉間的夜裡十分清涼,蟲鳴聲籠罩著宿舍,岩泉的手裡抓著遊戲機,斬殺敵人的速度之快之猛烈,即使不看遊戲畫面也依然泛著一股殺氣。

「小岩也可以親我啊──」

「走開。」

「小岩親我嘛!」及川更加靠近岩泉,而岩泉連出手打人都沒有,乾脆地離開了宿舍庭院。

這不是大家最初預料的結果啊──一直在偷看著另外兩人的花卷和松川靜靜看著及川悻悻然地回到房間內時,開始感覺到事情有點難以收尾。

雖然不能說「只是親一下而已」,但是岩泉的憤怒程度已經超過了眾人的預料而變得十分棘手,以至於腦袋裡閃過的訊息讓松川出現了不太好的預感:「喂,及川。」

即使覺得這樣問多少有些尷尬失禮,但松川也還是決定開口一問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你們兩個……該不會還沒有交往吧?」

「欸?不會吧!」花卷驚訝得就連表情和聲音都收不起來、就連坐姿都歪倒在一邊,而及川避過了花卷和松川的目光,隻手搭在後頸上陷入相當反常的沉默。

「騙人的吧……」即使是自己提出來的假設,但就連松川都有點不敢置信:「你們可是從早上看見直到放學回家都形影不離的一直黏在一起耶。」

「就是這個樣子。」及川消沉的將臉埋進了膝蓋裡,就連聲音都變得有氣無力:「也說不定就只有我自己在單戀小岩而已喔……」

就連活力和生命力有如蟑螂一樣強韌的及川都陷入頹喪的模樣,花卷忍不住用手遮住臉在內心哀號了起來,那樣可真的麻煩大了……

說起來明明提這種歪主意的人就是及川他自己啊!



※※※



「啊,小岩洗好澡了嗎?洗好澡的話就來一起玩吧?」及川拍拍身邊的空位,空位前方也已經發了一副撲克牌,一副認定岩泉就是會加入的樣子。

「反正距離熄燈也還有一點點時間,就當打發時間吧?」無論是及川、花捲還是松川,在短暫休息過後又是一臉精神的樣子,要不是身體還帶著痠痛感,根本看不出來早上才剛經歷過嚴苛的合宿集訓。

「這樣嗎?」算了算時間確實還頗充裕,岩泉盤腿坐下,拿起了床墊上的牌:「那來吧。」

「但是就只是玩牌而已有點無聊啊……」及川忽然若有所思地將展開的牌蓋住了半邊臉,沉吟了許久都還是沒說出個所以然。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來玩國王遊戲吧。」松川一邊調整手上的牌,提出的主意果不其然和及川一樣古靈精怪:「輸的人要聽贏的人一件事情。」

「喔喔喔聽起來好好玩啊!」

「那就這樣吧。」

「小岩呢?」及川迅速地附和了花卷和松川,並轉過頭來徵詢岩泉的意願。

「……都可以。」岩泉掃了興致昂然的三人一眼,反正也阻止不了他們就是想要做一點什麼「特別的事情」了,於是迅速放棄自己的反對權。

簡單的撲克牌牌局進行得十分迅速,一開始設立的懲罰遊戲的原因也僅只是為了打發時間並增加趣味而已,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當拿下開局第一勝的及川開心地對另外三人吵鬧地做出勝利的手勢後,把餘下的牌丟光的花卷乾脆地面對自己輸掉牌局的事實。

「出題吧。」花卷坦然面對懲罰的模樣,莫名有一股瀟灑感。既然是懲罰遊戲,對於懲罰內容一定會讓人感到尷尬羞恥一事,每個人心裡多少也有底,縱然對手是容易不按牌理出牌的及川,但做為三年來的隊友,花卷多少也還是有點自信可以從容面對,如果有機會的話反將一軍也不是不可能。

「唔……其實我還沒想好要做什麼處罰耶,嘿嘿。」及川一邊說著,做出裝傻的動作。

「那就現在想一個吧?」岩泉收起了撲克牌,重新洗牌後又開始從容地替大家發牌:「反正我們也不能離開宿舍,能玩的也就只有那些了吧?」

及川靜靜看著氣定神閒的岩泉,在忍不住滋長出來的壞心眼裡找到了靈感:「那,阿卷和我拍一張情侶照吧!說我們從今天開始交往一個星期。」

「……」花卷和松川靜靜地看著及川好一陣,但是在岩泉發完了牌露出困惑表情的瞬間,似乎又明白了一些什麼的樣子,表情平淡卻語調活潑地表示明白:「喔──這樣啊這樣啊。」

看來不得到岩泉的目光是不會罷休了吧?心裡十分明白及川在想些什麼,花卷和松川基於好奇心也好、惡作劇的心情也罷,倒是十分樂意配合及川,岩泉則看著及川和花卷像平時一樣充滿無聊卻頗自得其樂的照片,那種和班上那些女生一樣一拍就是好幾回的自拍手法,無論看再多次也不會是他所能理解的狀況,究竟有什麼好玩的?

牌局不斷繼續著,處罰遊戲也不斷輪流,松川請了岩泉一罐綠茶,花捲被要求拍下半醜的照片發到推特上、岩泉在兩局後被松川討回了一罐可樂,接著連勝的松川像變態一樣地要求揉及川胸部,及川在花卷的箝制下被松川給得逞,下一回合又被花卷給捏了屁股,莫名其妙地明明不是贏家也不是輸家的松川也跟著捏了一把還特別用力,讓及川慘叫了老半天,及川則在表示要捏岩泉屁股的時候反而被爆打了一頓。

那些人再怎麼鬧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了──岩泉並不討厭看見自己的隊友打鬧嬉戲,負責在一旁看著的他任由剩下三人在這時間幹盡各種搗蛋之能事,並順道撿去了起洗牌和發牌的工作,大家倒也玩得挺開心的。

「哼哼,及川先生的第五次勝利來了!」拋出手中剩餘的牌,及川眼睛發亮的模樣讓岩泉心裡感到不妙。

「又是我輸了──」花卷隻手托著臉頰丟出最後的牌,笑得十分乾脆:「這次要處罰什麼呢?」

「那麼,」及川杏型的眼睛鬼靈精怪的眨了兩下,臉上的笑容與平時面對球隊或是支持者的模樣並無二異,但說出來的話可不是那麼回事:「花卷和我親親吧。」

即使想要推託大概是聽錯了,但是及川的手指是確確實實地按在了嘴唇之上,而在岩泉有點詫異地抬起頭的同時,花卷適時地收起了自己的錯愕並換上了和及川一樣壞心的笑容。

「那就請多指教啦,及川同學!」花卷轉過身去大方地將雙手環繞過及川的肩膀,坦然且看起來似乎還十分享受地吻上了及川,嘴唇相互觸碰後親吻變得綿密而緩慢,無論是松川還是岩泉都可以清楚地看著及川和花卷反覆吸吮與親吻對方嘴唇,細微帶著黏膩的聲音充滿了臨場感也確確實實地發生在及川和岩泉面前。

「技術真好啊你這傢伙。」終於放開了及川的花卷雖然臉上還是不動聲色,但卻認真地下了評語:「平時有練習的對象真是不錯。」

「多謝誇獎──」

岩泉微皺著眉頭看著及川讓人心情煩躁的傻笑模樣,又看了看對於及川的要求竟然絲毫沒有任何反抗的花卷,並對松川很莫名的笑容回以不太明白想表達什麼意思的眼神後,開始了下一場局牌,而第一個將手中的牌全數擲出的人是松川。

「啊!竟然是我輸掉!」手上還拿著牌的及川表情充滿不可置信:「我最後的殺手鐧!」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花卷幸災樂禍地拿下了及川手中的牌:「面對現實吧。」

「那麼這次就換我來做你的對手好了。」松川對及川張開雙臂:「你不介意吧?」

====

半夜的討論提到了關於青城的三年級。
恐怕在玩笑階段內可以玩到的,幾乎都被圈入了「就算發生了也不會很意外」範圍之中。
問題大概就在除了岩泉之外的三人,幾乎都是節操掉光光或肉食性的類型吧。

及川和花卷的接吻,莫名有一種粉紅色的百合感呢。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3/14(Sat) 15:07:3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