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岩及】花火

【岩及】花火

※HQ二創,岩及
※CWT39無料配布全文



如果色子也可以作夢就好了,就算是花火一樣稍縱即逝的夢也好。及川的手指間夾著淡青色的彩紙,杏型的眼眸直望著格子窗外的天空發呆。

妓院裡的造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立起了帶著青葉的竹子,蓊蓊鬱鬱地擺了好幾天才終於有幾個客人趁著微醺之際以玩笑的態度掛上了彩紙,紙上的字有點凌亂,寫著任誰也會一笑置之的荒唐願望。

彩紙在夜間迅速增加,日間時卻少有變化,無論是遊女和男娼都未曾有人把心願寄託在竹葉上──並不能說吉原也會在意節氣變化,因為誰都知道放這些造景只是為了討客人歡心而已,吉原正是一個可以讓客人花錢後當爺做夢的地方。

因此也只有活在現實之中的妓院經營者,是實實在在地掛上了寫著「一本萬利」的彩紙,而什麼字也不寫的彩紙開始隨著七夕的接近逐漸出現在竹枝上,什麼都不寫也好,只有自己知道的心願、不怕別人看了見笑。

及川手上的彩紙是好幾天前從禿的手上拿到的,稚齡的男童拿著各色彩紙雀躍地讓他選擇,然後在禿有點意外與失落的目光中拿走了唯一一張、同時也是最稀少的淡青色彩紙。

再過幾天就是七夕,是與心上人在一起的日子。

執在手裡的彩紙已經拿了一整個下午,即使不寫些什麼上去,好歹也許個願之後再掛上竹枝,然而這時候才忽然意識到原來籠中之鳥是連該怎麼作夢都不知道的。

究竟該寫些什麼?

「那位大人又送禮過來了。」岩泉抱來了幾件華麗的衣服,輕巧地放在房間的一隅:「什麼啊,你也在玩這個嗎?」

「沒想到拿了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想要的東西。」及川回過頭來,直盯著岩泉笑:「而且想要的很多呢。」

「至少衣服可以不用寫了。」岩泉隨意撇嘴:「衣服以外的東西隨便選一個吧。」

「那麼……」及川斂下眼眸,盯著手上的彩紙喃喃自語:「一次也好,讓我出去看看吧。」

即使沒有鎖鏈束縛,一旦入了吉原就只有死亡和贖身才有機會離開,色子就是籠中鳥、絕望的花。

「但是如果可以窩在房間裡就享受到小岩的服侍也是滿不錯的,下次出去的時候幫我買菓子吧。」及川轉過身慵懶地趴上桌案,仰起目光向岩泉撒嬌。

要買你自己去買──岩泉的話一定會說出這樣的話之後,把他丟在房間裡吧?這是和岩泉從小一起在妓院內長大,及川的直覺。

但是岩泉一句話也沒吭,雖然就站在原地,卻像真的把及川給丟在那裡似的。

正因為是在妓院裡一起長大,因此岩泉是來找及川的男人中,唯一沒必要討好及川的人──作為在妓院裡工作的若眾,岩泉必須帶領並討好的是及川的客人。

「從後天開始直到七夕,你也別太任性啊。」岩泉將手裡的布巾打開,裡面放了各式髮釵和飾品:「大家都想來這裡玩樂,除了花魁以外還需要有名妓的助興才稱得上是吉原裡最華麗的宴會之一。」

「什麼嘛!我的配合度一直都很好喔。」及川隨便選了一組髮釵抵在髮梢上,對著鏡子左看右看了一輪,又擺出不同的媚姿、表情與飾品輪著搭配了好一番:「小岩覺得哪一個好看?」

回答及川的是紙門關上的聲音,房外的紙門一關上,房內的花立刻停止綻放。

色子除了心以外什麼也不是自己的──即使再想掙脫也只是徒勞無功而已,深深明白這一點的及川即使再不願意到不斷耍賴,也還是在宴會開始之前選好了飾品和衣物,加入了爭妍鬥豔的行列。

為了迎合節慶和客人的喜好,妓院將擺開筵席直到七夕當日,並動用旗下所有的遊女和男娼為客人助興,刻意張設的酒池肉林別無所求,就是為了要讓客人掏出更多錢來買一晚春夢。

坐在長廊邊的花魁刻意穿上女式的和服,露出了胸肩來陪伴長年支持著妓院的常客與出手闊氣的大人,及川與名列在前的姐妹們則在眾賓客間四處流轉,即使還沒正式開始接客,才色兼備又擅長撒嬌的及川早已在吉原裡有了名氣。

無論是摟抱還是陪著一起拍手歌舞,夏天裡肢體接觸的悶熱感傳不到心裡、熱鬧的音樂和歌聲也還是感覺到彷彿不在其中的寧靜,及川一邊拍著手陪著客人跳舞,卻總心不在焉。

房間裡堆著的禮物越來越多,如果是在這時候送上的定情禮物應該是讓人怦然心動的,但堆得四處都是的模樣任其包裝華麗,看起來也顯得俗氣。

第一天總算是忍過了,第二天告訴自己非常多次「再忍過一天就好」也勉強捱過了,但是宴會將來到場面最盛大的七夕……

及川看著桌上那張依然沒有被掛上去的彩紙,覺得想寫在上面的願望似乎又變了。

「在發什麼呆?」岩泉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了房間,手裡又是一個布包。

「送上這些禮物的客人,都是想要把我買下來的吧?」及川看著岩泉手裡的布包,又看向房間裡其他禮物。

彷彿說謊久了就會是真的似的,這些東西究竟希望可以得到及川徹的什麼呢?

「買下你?」岩泉難得笑了,還笑得有點古怪:「老闆都還沒開始賺錢,怎麼可能會讓你先離開這裡,別作夢了。」

及川看著岩泉,僅只是笑著,只有在這個人面前才覺得自己是真正在笑、可以感覺到喜怒哀樂,但他卻無法從這個人身上要求到什麼,他們都是妓院裡的物品。

「記得去年的宴會吧?最後都亂成了一團,大家都醉到過午才開始清醒。」岩泉的聲音變得嚴肅並刻意降低了音量,將布巾遞到及川手裡卻沒有放手:「明天宴會開始時去晃個兩下就離開,我帶你出去走走。」

彷彿腦袋裡的千絲萬縷都被掃開了一樣,思緒一片空白,及川看著手裡的老舊包巾,好像就算不打開也知道裡面是什麼。

「小岩……被發現的話我們都會完蛋吧?」會是被關起來還是被抽藤條?萬一不想回來該怎麼辦呢?

「你不是想出去看看嗎?我們晚上就出去,日出前就回來,不會有人看到的。」岩泉神情嚴肅地放開了布包,在擅自踏入及川的房間後又再度離開,獨留下及川從小心翼翼到緊緊地抱著那塊破舊的布包。

如果不說出來的話彷彿身體會被撐到壞掉的感覺,早就滿溢在心裡到快要藏不住的事情卻死都不能說出來,只能變成酸楚和痛苦自己吞下肚,即使是得到了華麗的衣服或是昂貴的首飾也依然不可能代為填滿心裡那塊空缺。

七夕當晚的宴會彷彿像是私奔以前的華麗開幕,及川虛晃了兩下繞過所有客人一周後如岩泉所說地趁機離開了筵席,興奮期待的心情讓心臟跳得飛快、就連上樓都忍不住抓起衣襬奔跑。

岩泉就站在及川的房門外,一身外出的便裝打扮顯然是已經準備好了。給及川的布包內是普通男性的衣物,看起來有點老舊但樣式樸實,穿上去的時候隱約可以聞到岩泉身上的味道,岩泉還準備了一頂帽子,帽沿剛好可以壓低遮住及川好看得有點太醒目的臉。

「小岩、」

「噓。」搶在及川開口前,岩泉伸手摀住了及川的嘴,並把手中的木柴餘灰抹了及川一臉:「出去之後,抓緊我的手別放啊。」

被緊握著的手甚至感覺到了痛楚,但一路上及川始終不曾出聲,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越過的吉原大門就在身後越來越遠,兩人像恨不得要立刻就要逃走似地快速奔跑著。

「晚上的祭典會放煙火。」岩泉一邊跑一邊說著:「看完煙火我們就回去,絕對不會被發現。」

及川隨著岩泉不斷跑向燈火通明處,雙腿快速地不斷向前,但意識卻彷彿飄離了自己的身體般充滿不真實的虛幻感。
就像花火一樣短暫又絢爛的一晚啊……


===

某天不小心認真討論了之後出現的吉原paro,實際上是一個囊括了多CP和各種妄想的故事,不過既然是無料配布,就濃縮得簡單一點點,希望拿到的人還喜歡:)
└岩及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5/03/01(Sun) 20:03:4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