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兔赤】火熱滾燙

【兔赤】火熱滾燙

※HQ同人,兔赤

貼文前看了一下自己上一篇更新的日期覺得有點感嘆。兩個月來因為工作上劇烈的人事變動和工作量以倍數方式暴增的結果是就連創作的體力都不存在,幸好早在人事變動的當下就決心要離職。

如果生活就只有工作和吃睡的話,也太無趣了吧。



冬日對於二傳手來說無疑是充滿挑戰的季節。

就算相較於悶熱難耐的夏天來說並不討厭冷天氣,但連手指都會感到僵硬的日子無論如何也難以習慣,即使暖身活動過後身體可以維持溫度直到練習結束,但是末梢神經處──雙手手指──卻會隨著時間而逐漸冷卻,最後總是常常回到發冷不夠靈活的狀態,尤其在中場休息時間更是會隨著身體冷卻而迅速達到冰冷得令人心寒的溫度。

已經不只是十分困擾的程度。

難以恢復溫度的手不只是不夠靈活,還很容易受傷,汲取了中學時挫傷不斷的教訓,在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是赤葦每天都多帶了暖暖包到體育館,休息時間一到就用暖暖包溫著手,雖然效果有限甚至是不甚明顯,但總比放著手指不斷降溫來得強。

「手怕冷嗎?」拿著暖暖包不斷搓手的行為即使是不會有任何聲音,但是在眾人隨意活動的狀態下還是太過顯眼,很快就招來了木兔的注意。

「算是吧。」赤葦的手依然忙碌地搓著暖暖包,一旦肌膚離開了暖暖包,寒意就會瞬間手指的困窘感讓赤葦頗為困擾。

聊勝於無,也只能抱以這樣的心態了。

忙碌搓著暖暖包的手忽然被木兔雙掌收進手心,相較於赤葦冰冷的手指,木兔的體溫高得不可思議。

「唔哇──赤葦的手好冰!」

一邊大聲驚呼以至於半個球場內的社員目光都往這裡聚集過來,但是木兔沒有因此放開赤葦。

「請、請放開,木兔學長。」手指的溫度被木兔的體溫給溫熱了起來,但是驚慌感也開始從心裡漫開,粗神經的學長一直以來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赤葦一直都很清楚這一點。

「喔,好好暖著啊,別讓他把手挫傷了。」木葉學長的反應出奇冷淡。

「以後就交給你啦。」

早就對木兔大驚小怪習的習個性以為常,學長們僅只有訕訕地開著玩笑,導致的結果卻和赤葦所預期的相反。

「你啊,早點說不就好了嗎?」木兔的手不斷搓揉、緊緊抓握著赤葦的手:「怎麼了?臉也凍傷了嗎?」

一邊說著,木兔的手就要摸上赤葦的臉頰。

「請停下來,木兔學長。」在說話的同時,木兔的手就已經貼在赤葦的臉上:「……請不要這樣子。」

雖然還是直直盯著赤葦,但是木兔很快就收回手,放回了赤葦的手背上。

多虧了木兔的體溫和粗神經,無論如何赤葦的雙手手指直到練習時間結束也沒有冷卻下來,紊亂的呼吸節奏和心跳使得控球難度變得更高,一邊忐忑著是否會被發現,又好像有驚無險地低空飛過,直到和木兔一對一個扣球與托球練習時,必須不斷托球的忙碌感才終於讓赤葦的手指恢復了應該有的冰冷,因而短暫地忘卻了稍早的緊張與難堪。

明天還可以繼續帶暖暖包到球場上嗎?

看著置物櫃裡早就準備好的備品,赤葦一邊將繃帶纏上挫傷的手指,卻又忽然被木兔給抓住了手並貼到臉頰上,竟然並不是什麼開玩笑的表情。

「果然好冷啊。」

「也差不多該停下來了,木兔學長。」赤葦試著抽開手,卻發現被木兔給緊緊握著。

到底為什麼木兔學長會覺得可以這樣隨意握住別人的手?粗神經也應該要有個極限才是。

「赤葦是很容易手腳冰冷的類型吧?剛好我是體溫高的類型,會冷的話就找我取暖吧?」一邊替赤葦將繃帶纏繞完畢,木兔頂著傻氣的笑容拉著赤葦的手拉進自己的口袋。

無論是木兔的手還是口袋,都溫暖得讓赤葦感到全身發燙,縱然想要求木兔放開,但直到離開學校為止也還是說不出口。

就算木兔學長怎麼都不可能會察覺到也沒關係,可以一直這個樣子就好了。


===


其實是遲到太久的赤葦生日賀(///艸//)
同一天我快意離開了前公司XD
└兔赤短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4/12/08(Mon) 02:03:4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