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那是因為我知道 /直覺

【綠高】那是因為我知道 /直覺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2014綠高日期間限定連載



只要不是上課的場合,高尾總是活力十足。

「扣殺啦!」跳得老高的高尾一邊大喊著並且將排球直直拍向球網對面,但是重心偏了而使得球的轉速不快,很快地換成了自己這一方再度面臨攻擊。

「一開始就不該喊得比打得還大力的說!」一邊後退以做防備,綠間忍不住要抱怨高尾:「所以說你還不行的啊。」

「欸?但是不這樣做就不好玩了啊!唔喔喔!」高尾驚險看著飛向後方的球被後面同組同學救起,短時間內必須再花點時間組織進攻,畢竟只是上課性質的活動,兩邊都從容不迫也不具壓力,被推高的球輕巧自在地跳到了前排,上課性質的活動不太需要使用什麼戰術,攻擊權是輪流獲得,而綠間是下一個。

「接好喔,王牌大人。」當高尾托出的球即將抵達拋物線的頂端以前,體型修長的綠間縱身一躍的模樣,出乎意料地輕盈。

由那傢伙扣出的球,恐怕根本沒有人可以擋下,高尾有點興奮地看著騰在空中那樣理所當然用著高傲眼神俯視另外半邊球場的模樣,全然沒有意識到現在自己臉上滿溢著笑,好像在這時候有那麼點明白黑子所謂的光或影之類的說法。

前排的人根本連阻擋都懶得行動地全數往後看去,原以為會是又遠又直的攻擊,雖然這樣的思考路線以綠間的身高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但綠間的表情裡也淡然地露出無趣而故意將球的角度抓得極小,使得對面的同學依然措手不及。

球重重落地的同時,對手的反應熟悉得讓高尾覺得有既視感,同時好像還有些什麼心思在流轉著。

「啊,等一下吧,暫停暫停。」回過神來時高尾已經自己舉起了手,並走到綠間身邊:「我到對面去吧?然後他們換一個女生過來?」

綠間並沒有明白過來:「又怎麼了?」

「因為我們兩個都在同一邊不公平嘛~」高尾嘻皮笑臉地越過了球網,並將一個女生推到了原先自己的位置上:「這樣比較好玩啦。」

「哼,如果執著於輸贏的話,這樣程度的改變是不會有意義的喔。」綠間推起眼鏡,不以為意、甚至可以說沒有把其他同學都放在眼裡。

「也不是這個樣子說啊,小真,班級活動重點應該是好玩吧?」

「喔?」綠間並沒有說破,但是接下來的球場卻不知不覺間漫著肅殺之氣,加速的節奏和兇狠的攻勢都讓同學們開始努力奔跑了起來。

「小真不愧是難纏的王牌、大人啊!」高尾使勁扣出球,攔網的同學沒有成功阻攔,綠間一方失了分數。

「彼此彼此。」綠間退向球場後方,一舉發球得分,高速飛過臉頰邊的球甚至可以感覺得到帶起來的勁風,不只同學、就連高尾都寧可放棄搶救由臂力奇佳的綠間所發動的攻擊。

──這傢伙啊,果然還是想贏一次看看呢?

汗水漸漸滲透了衣服,身體開始發熱,但是卻越來越起勁、想要認認真真的打過一場,一回過神來才發現一堂課的時間並不長。

「呿、下課啦?」高尾將才剛托起的球接下,比起籃球更軟更小的排球很容易能夠掐在身為籃球隊員的高尾手中,被用各種花俏的方法擺弄在雙手之間:「嘛,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雖然心裡是想要再玩久一點的,但光是把球具歸還再回到教室就已經剩沒多少時間,即使不願意高尾也還是乖乖與綠間一起將球具台回體育器材室,慣例的由綠間來填寫資料,整理器材的體力活交給高尾。

「剛才你是真心想要贏過我一回的吧?高尾。」體育器材室裡除了外頭的吵鬧、器材室裡籃子碰撞的聲音外,就只剩下綠間的聲音,中低音溫和的嗓音在這時候即使音量不大也還是格外的清晰。

「討厭,在說什麼呀,王牌大人。」

「在越過球網的時候就有這個打算了吧?」綠間放下了筆,改將雙手插在腰間。

「欸?真的假的?有這麼明顯嗎?」被說穿了心思的感覺讓高尾渾身一顫,卻又忍不住想要辯稱只是巧合。

「雖然看不出來,但是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呢。」

「唔哇……好討厭的感覺啊?」高尾憋起眉頭瞧著綠間,什麼都好但偏偏就是這點心思並不是那麼想給綠間知道,雖然早就少了競爭意識,但總有些時候還是想知道自己可不是只有那樣而已,時不時地還是想保有那一點好勝心,而這樣小心謹慎藏起來的事就這樣栽在綠間再電波不過的「直覺」上,也只好認哉了。

「哼,看來我是猜對了呢。」綠間變得得意起來:「輸的一方要獻吻給勝利者,這是你提出的要求吧。」

「……唉呀呀,拿小真沒辦法呢。」小小的抗拒掙扎後,高尾倒是沒有逃避的意思,一邊走上前去並且張開了雙手摟住綠間為他而低下的後頸,感受著嘴唇磨蹭在一起的柔軟觸感,體育課出汗過後使兩人身上都帶著汗味,但比起訓練過後就連衣服都濕透的程度也還差得遠,使兩人因為想聞到更多對方的味道而又抱得更緊了一些,僅僅只是廝磨著嘴唇的親吻似乎已經快要不夠了,綠間與高尾舔吻起對方的嘴唇,在身後出現腳步聲與球體彈地的聲音時,兩人又迅速地推開了彼此,彷彿剛才發生的事情就連他們自己也都嚇了一跳四地,只能假裝若無其事地走出了體育器材式。

直到回到教室為止都沒有其他對話,無論是綠間還是高尾甚至沒有敢看對方一眼,只是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就忍不住想要揉掉嘴唇上還殘存著、干擾著自己思緒的觸感。

在打鐘以前高尾忽然迅速地回過頭來丟下了一句,彷彿還是十分不甘心的樣子:「接下來換我了,準備好你的答案吧。」

「啊?」一開始有說要輪流嗎?
├2014綠高日限定連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6/02(Mon) 20:58:4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