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期間限定三十天 (2)

【綠高】期間限定三十天 (2)

※黑子的籃球,綠高
※一年級暑假之後的故事,時間線在《水象星座彼氏》之後



「我們班上個學期就有進行初步討論了,想要辦桌遊之類的活動。」

「哇啊!這麼早?」

「嗯,獎品也都有初步的共識了。」

「我們今天才會開班會決議,希望不是什麼穿女裝之類的就好。」

「希望社團的時間不要跟班上的活動相衝突才好呢。」

高尾一邊傳球並聽著社員們的對話,那些聲音彷彿都進不了綠間的耳裡,高高拋出的球發出了空洞的呼嘯聲,一次又一次無聲無響的貫入籃框,並在落地時發出劇烈聲響。

「高尾,專心點。」知道高尾正在分神,綠間忍不住開口。

「嗯,也是呢。」高尾又將球拋向綠間,雖然並沒有繼續探聽別組的討論,但喜歡熱鬧的高尾就是無法不分神在將會有各種可能的學園祭上。

雖然並不是對於秀德學園祭這件事完全沒有認知,但高尾只有在上學期末時聽過女同學在午餐時間偶爾提到,通常是和戀愛有關的話題串在一起,因為課外活動時間延長,而且會有隨機出現的獨處時光或密切合作的必要,學園祭通常也都是學生們抓住機會向心儀對象告白的密集時段,經過一個學期下來,高尾也並不是沒有注意到一年級裡有誰的目光總會在綠間身上飄來飄去。

即使已經告白過了也確認了彼此的關係,但光是想到這件事情就隱隱約約的讓人感到不滿,雖然究竟是不滿些什麼東西,就連高尾自己也說不清楚。

接過球的瞬間綠間注意到了高尾的表情漸漸變得沉重,直覺讓他知道這不是高尾已經完全專注於練習,或許是正在想些什麼──這傢伙,不是告訴他要專心了嗎?

並不是生氣的情緒讓綠間感到陌生,雖然離開了雙手的球並沒有投偏,但手感不對。

「看來暑假接受了你的建議沒有每天練習是錯的呢,果然還是太鬆懈了。」休息室內綠間擦著頭髮上的水珠,即使洗澡而拿下眼鏡使得視線一片模糊,但綠間還是忍不住向模糊成一片的高尾抱怨:「手感差透了的說。」

「欸?但是完全看不出來耶?」雖然的確是完全看不出來綠間手感差在哪裡,但是高尾卻忍不住感到了心虛。

雖然一開始的確很想每天都和綠間約定時間一起練習,但是光是想到才剛告白過就每天都膩在一起,比起太過開心、更奇妙的是覺得這樣下去會受不了的自己。

就像早上出門去上學前一樣,手忙腳亂的卻不知道自己在慌些什麼。

所以說早就不是第一天從早到晚都和綠間相處在一起了,為什麼想法會變得這麼多呢?就一起待在更衣室的感覺都變得彆扭了,尤其兩人都幾乎全裸……

想到這裡高尾明知道綠間在這時候什麼也看不清楚,但面對著僅在腰上繫著浴巾的綠間也還是忍不住飄移起目光來,短暫的猶豫過後高尾並沒有背棄自己的想法,大膽轉過頭去看著置物櫃就在自己隔壁的綠間卻吃了鱉。

「怎麼?」幾乎在高尾轉過頭的同時就發現到了高尾的目光,戴上眼鏡的綠間困惑地轉過頭來,沾著水氣的眼睫毛和滴著水珠的髮梢都好看得有點太過犯規,而綠間本人卻完全沒有察覺到高尾的意圖:「高尾,你……」

「完全沒有問題別想太多。」迅速回應且完全沒有換氣地高尾立刻轉身打開了置物櫃,一雙手隨意翻弄著換洗衣物和制服掩飾著自己的尷尬:「小真也是,如果還要護理指甲和纏繃帶的話就動作快點吧,早自習就要開始了。」

「就算你不說我也是知道的喔。」一邊扣著襯衫的排扣,綠間偷偷地瞄了下身旁的高尾,剛好的角度上可以窺視高尾被浴巾緊纏住的結實腰腹,而更讓綠間在意是高尾臉上不自然的潮紅,淋浴間的熱水的確溫度頗高,但綠間也還是覺得高尾的臉似乎太紅了?

「高尾、」

「對了,暑假作業我寫完囉。」不等綠間把話說完,高尾又擅自打斷了綠間的話。

接二連三的到底在幹什麼?即使一開始只是好奇,但這樣被不停打斷提問的狀況反而讓綠間有點惱怒了起來:「夠了,讓我把話說完的啊!」

這下果不其然的在高尾的臉上看見了細微得快要可以說是難以察覺的不甘願。

所以接下來該怎麼問才好?問高尾在臉紅個什麼?在學長和同學走來走去的更衣室裡問這種問題嗎?

高尾也沉默著,目光在更衣室中四處遊走,就是不看著綠間。

「身體……沒問題吧?」原先以為應該是最安全的套路,卻沒想到說出口後又感覺到亂曖昧一把的,綠間忍不住伸手遮住自己剛說出這種話的嘴。

「欸?」以為自己對綠間的遐想被識破了,高尾卻沒想到綠間問出來的話卻與預期差了這麼多,除了錯愕以外不會有人想在這時候不打自招,高尾順著綠間的話彆扭地回應了綠間:「很……很好啊,話說回來為什麼要這樣問呢?」

「沒事、那個……」怎麼可能告訴高尾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問呢?綠間也忍不住開始迴避起高尾的目光,正經八百地出示手錶表面:「動作快點吧,我先去修指甲了。」

「啊啊!抱歉抱歉!」高尾急忙抽出自己的制服襯衫和長褲,上面淡淡的汗味再次讓高尾困擾是否就連制服都要多準備一套。

就只是為了綠間的觀感而這樣做,是否又太多此一舉呢?

高尾忍不住回頭看向認真修指甲的綠間,替自己做了辯解──就算是綠間那傢伙,也是會放屁的──糟糟了!

「噗嗤……」

高尾的笑聲總是讓綠間無法不注意,連掩飾的餘地都沒有,綠間很快地抬起頭來:「在笑什麼?」

「不,什麼都沒有噗噗……」

綠間憋起了眉頭,正是因為太明白高尾的行為模式,即便高尾不願意承認也還是會明白那是與自己有關的事情,心裡好奇歸好奇,但就算追下去也不一定會得到答案,雖然說並不至於討厭這樣的高尾,不過總有很多時候讓綠間覺得自己是笨蛋。

這樣喜歡高尾的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呢?綠間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指甲上,每天都有好好維護的指甲總是呈現與手指平齊的圓弧狀,就算想做發洩用也幾乎不可能有多餘的甲白可以打磨,綠間難得地深深嘆了一口氣,拉開了纏手指用的膠帶,一邊纏著膠帶的同時,目光還是不住地瞧著時而忍不住又自己笑出來的高尾。

那傢伙也是個笨蛋。

未分類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4/01(Tue) 21:17:3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