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期間限定三十天 (1)

【綠高】期間限定三十天 (1)

※黑子的籃球,綠高
※一年級暑假之後的故事,時間線在《水象星座彼氏》之後



出門前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點緊張。

一個月的暑假就這樣過去了,說起來不算長卻想起來也不能說短,戀戀不忘且帶著酸甜害羞的記憶在來到門口前像是要吐了一樣的猛烈湧現在腦海裡,高尾下意識地抹過自己的嘴唇,盡可能不要讓記憶太過清晰,但事到如今只要一想起這件事情,腦袋裡也還是一片亂七八糟,完全無法阻止。

即使如此高尾依然維持著臉上的不動聲色,一如往常地套上了球鞋:「那,我出門囉。」

拿起鞋櫃上擱置的便當盒,下一個前往的地點是綠間家。

九月初的天氣還是有點熱,穿不到一個學期就會開始變得薄透的夏季制服上衣很容易因為出汗而貼在身上,即使是與汗水為伍的運動社團正選隊員,高尾還是忍不住摸上自己後背,希望不要在見面以前就變得邋遢。

兩個月前也還是這樣哼著歌繞去綠間家門口和綠間一起上學的,一個春夏過後應該已經無法不更熟悉的景物卻在暑假結束後變得有點陌生。

高尾可以感覺到自己心臟跳動的力度,努力壓抑的緊張感讓指尖變得微涼,即使告訴自己就像以前一樣一起走去學校、一起上課一起練習,然後一起回家就好,但事到如今好像也不該是用這樣的方法來面對這些事了。

話說回來以前是怎麼度過那些時間的啊?

高尾不住張望四周想讓自己可以放鬆點,一邊毫無意義地煩惱著該如何和綠間打招呼會比較自然之類的事情,太過熟悉的路徑讓他即使左顧右盼也不至於轉錯街角,也因此使接近綠間家門口的高尾在不經意地轉頭間與綠間對上了視線。

--唔哇!

無論剛才在想什麼的腦袋如今已經變得一片空白,而綠間的目光中因為高尾的表情而染上驚訝,但很快地又推著眼鏡沉下臉:「哼,又大驚小怪了的吶。」

「才沒有什麼大驚小怪……」高尾撇嘴,只將心裡的話說出一半,卻不經意地好像經過了什麼並不是上學必備的東西。

要不笑出來太不可能了,只好試試看可不可以從放聲大笑壓抑到輕笑之類的好了──抱著這樣的想法,高尾轉過身去面對上了不用問也知道是幸運物的東西。

「噗哧……」也不是說非常奇怪,但場合不對了果然還是會讓人……糟糕了憋笑憋得肚子好痛啊、好像快忍不住呢:「那個長頸鹿擺飾……」

「嗯,這個嗎?是今天的幸運物喔。」以綠間的身高來說,那是一尊有半身高的長頸鹿造型擺飾,以皮革縫製的長頸鹿看起來十分精緻,如果放在家裡的角落或許是滿可愛的布置素材,但出現在上學路上的場合……

「小真……噗嗤、你打算抱著這東西噗……上學嗎?」高尾努力忍著笑意,不過抱著長頸鹿的綠間十分認真的表情只是更加讓高尾無法控制笑意。

「當然的了。」綠間一手抓起長頸鹿,將書包舉到了高尾面前:「拿去。」

「噗哈哈、好、好──」高尾笑著接過了綠間的書包,提在空閒下來的左手裡,太大隻的長頸鹿無法單手攜帶,綠間難得必須要以雙手抱著的方式攜帶幸運物,看起來是再正常不過的高中生以及看起來是再正常不過的室內擺飾,搭在一起行走時倒是十分引人注目。

「說起來……那東西也太大了。」就連高尾也忍不住要不斷看向那隻長頸鹿。

「大一點補正運氣的效果才會更好的喔。」如果不是因為長頸鹿太大之而無法有空餘的手,否則高尾敢說綠間一定會推起他的黑粗框眼鏡來。

「到底是哪裡來的想法覺得這樣會比較有用的啦……」

「所以才說你不行的啊,高尾。」綠間回答得一臉認真:「隨便找一個可以用的帶上了,可不是什麼盡人事的作風。」

高尾回過頭去就想反駁綠間,但猛一看見綠間認真抱著長頸鹿的樣子,腦袋裡想說的話又一下子給劈哩啪啦地粉碎個精光。

如果要高尾說出個怎麼也不希望綠間帶著這隻巨大長頸鹿擺飾到學校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太礙事了--高尾鬧彆扭地將臉轉向另一邊去,卻在看見秀德學生們目不轉睛地看對著綠間並交頭接耳時,又立刻不安地轉過頭來看著綠間。

「做什麼的啊?」忽然被高尾惡狠狠地瞪著,即使是綠間也很難不感到介意。

「喂,小真,長頸鹿給我。」高尾將提著綠間書包的手伸向了綠間,但綠間也隨著高尾往自己邁進的腳步閃遠了一點。

「哼,別搞錯了,長頸鹿擺飾可不是天蠍座的幸運物。」趁著這個機會,綠間決定再次教育高尾盡人事的方法:「今天天蠍座的──」

「我幫你保管。」

「所以說已經告訴過你今天、」綠間的話還沒說完,又被高尾打斷了。

「是是、天蠍座今天的幸運物是絨毛球鑰匙圈,幸運物就讓我保管吧。」高尾伸長了舉著綠間書包手,盡人事的綠間在課業上也沒有馬虎過,書包硬是比高尾的重了快要一倍,沉甸甸的份量提在手上讓高尾覺得自己像正在提水桶罰站。

「你就這麼想要巨蟹座的幸運物嗎?」總是強勢高傲的綠間竟然在高尾堅持要拿走幸運物時面露緊張的神色、更加抱緊了幸運物往旁邊退開的樣子讓高尾感到一陣哭笑不得。

看著綠間難得出現的孩子氣,高尾在短暫的錯愕之後無奈地笑了起來,這是高尾數不清的幾次地再次意識到自己原來這麼喜歡綠間,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又帥氣又可愛,還毫無自覺地用這樣可愛的模樣被經過身邊的學姐和同學們不住側目,而且竟然絲毫不把一路上所有人驚訝與詫異的目光當一回事。

「笑什麼?」

「什麼都沒有,長頸鹿給我吧。」可愛之類的事情就先別告訴綠間好了,王牌大人的惱羞成怒可是非同小可,當務之急還是先把會引來更多危險目光的幸運物從綠間手上拿走。

「喂、高尾?等等、喂……」完全無視於綠間的反抗,總是對綠間好聲好氣的高尾卻異常輕鬆地扳開了綠間的手臂,將長頸鹿與綠間的書包交換,才心滿意足地繼續往學校的方向出發。

被奪走幸運物的綠間看起來說有多不安就有多不安,緊張兮兮地緊跟在高尾的身邊,彷彿隨時會有人上前搶走幸運物的樣子。

「小真太緊張囉,沒事的沒事的,小高尾會好好保護好小真的幸運物的。」查覺到綠間想要拿回幸運物而伸出的手,高尾輕巧地閃過並且摟緊了長頸鹿:「這可是小真今天的好運氣呢,啊!」

「怎麼?」看著忽然驚呼起來的高尾,綠間也一陣緊張。

「因為幸運物在我手上的關係,所以今天小真只好跟著我才可以獲得運氣的補正了。」高尾一邊說一邊歪起頭:「對吧?」

「哼,看看你自己在說什麼話吧,高尾。」綠間不屑地推起眼鏡,要他整天追著高尾跑?開什麼玩笑!

「那麼只好試試看了。」

「說什麼試……喂!給我等一下、高尾!」沒想到高尾真的說跑就立刻拔腿跑了,被高尾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得一愣的綠間也立刻邁開腳步追趕起高尾,鄰近校門口的路口上有許多秀德師生,但兩人卻全然忽略了眾人的目光,一路從校門之外追入了操場,讓許多人都不得不停下腳步或是讓出道路以免撞在一起。

「唔哇──!小真就在後面好恐怖的感覺啊啊!」高尾使盡了全力地在校園操場內衝刺著,目標是位於操場另一邊、體育館內的籃球社休息室。

「早安!」高尾一邊大喊一邊快速穿越過學長和同學之間的縫隙,後面是緊追而來的綠間。

「高尾!……早安!」一邊憤怒追趕著高尾卻又不能忘記對教練前輩的禮數,綠間在進入體育館的瞬間變得有點窘迫,而高尾早就溜到體育館的另一邊,將綠間的幸運物放在休息區的板凳上才閃進更衣室。

「噗──幸運物就放在這裡喔,我先換衣服去囉。」躲在更衣室門後的高尾並沒有立刻關上門,反而因為花了太多時間看綠間的反應,以至於直到綠間大步走向更衣室並略帶著力道推開門時才意識到自己也沒有地方可以跑了。

雖然體型上本來就和綠間有明顯差異,但被推開的門板上傳來的力量更讓高尾覺得自己立刻又縮小了一圈。

「呃,那個、小真……」唔哇似乎不太高興了啊……高尾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默不作聲的綠間,試圖想讓氣氛緩和一點,一時找不到最佳切入點的當下,宮地學長正好出現在更衣室裡。

太好了,有學長在場的話就算是綠間也多少會收斂一點──高尾是這樣想的,一雙眼睛不住在綠間和學長之間來回打量。

「你們啊。」仍然還在準備升學考的宮地學長看起來也還沒從寒假中收心的樣子,相較於平時嚴厲的形象,抓著後頸的模樣看起來有點渙散,就連說話的口氣都不若印象中的兇惡:「衣服換好了之後,先去繞操場十圈再回來集合。」

「……咦?」無論是高尾還是綠間都詫異地看著宮地學長。

「嫌太少的話就去跑二十圈再回來……還看啊、動作快點!」

「是……是!」

手忙腳亂地解著制服的扣子、無論是襯衫還是外套都胡亂一氣地塞入了置物櫃中,在綠間抽出練習衫的同時高尾聞到了那股熟悉的柔軟精香味。

雖然有點想笑……但是看在學長還守在門口的份上,高尾忍住了。

大概餘怒未消的樣子,操場十圈的處罰間綠間始終沒有讓高尾跟上自己,拉進後又拉開的距離周而復始地循環著直到跑完操場,雖然剛剛走進體育館時就隱約察覺到,但直到真正集合時才明顯發現了差異。

「唔哇!人變好少!」高尾忍不住回頭看著比起上一學期少了快要三分之一的集合隊伍。這樣說起來,高尾記得在暑假的集訓時就已經很多人都沒有看到了。

綠間的目光輕輕帶過高尾的臉,但什麼話也沒有說,看起來似乎也不怎麼驚訝的樣子,才讓高尾想起差點就忘記的事情。

如果是帝光的話恐怕會是更誇張的畫面吧?雖然帝光也本身學生就多,但怎麼也還是覺得上百人的社團光是練習的畫面就難以想像。

不少人退社也有少量人新入社的關係,小組練習也因此重新分配了一次,首發球員的練習對象依然是二軍,這點倒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改變,然而重新分配完小組後,教練並沒有解散隊伍開始練習。

「我是大坪。」站到隊伍前面的是隊長兼社長的大坪學長:「開學之後很多事情也會相繼開始,十月初將是秀德的學園祭,作為學校社團代表之一的籃球社也將會布置相關活動讓校內外的參訪者了解這個社團,如果有任何提議都請在這星期內告訴我或是宮地,沒有問題的話就開始練習了,以上。」

「咦?宮地學長是副社長啊?」散去的隊伍中,還沒有離開的高尾瞪大了眼睛望向綠間,而綠間則以「你竟然不知道嗎?」的目光也瞪向了高尾。

「副社長喔,高尾。」宮地學長一把勾住了高尾的頸部,咬牙切齒的說話方式讓高尾頓時沒了聲音:「是副社長喔。」

「宮……副社長大人!對不起、對不起!」高尾使勁想要掙脫學長的手臂,但卻被拽得更加用力:「宮地學長──」

所以才說這傢伙還不行的啊……綠間推了推眼鏡,評估過可能的結果後,還是硬著頭皮趁著宮地學長把高尾甩來甩去的空檔裡將高尾抓了回來,被宮地學長充滿「敢從我手中搶人你挺有膽的嘛?」這般氣息的目光凝視下,綠間不得不迅速推著高尾到一邊進行練習並盡可能忽略從背後襲來的寒意。

球場比起平時還要熱鬧一些。

不只是因為籃球社在學園祭內會有活動的緣故,所有學生總是會特別期待這樣一年一度的學園祭,課外的活動時間因此而拉長、許多平時不會看到的熱鬧氣息都會在這期間開始醞釀,直到學園祭當天達到高峰──即便將會是累個半死的一個月,所有學生也都滿心期待著學園祭的到來。



===

大家久等了,這裡是黑鳥:)
先說明的是這篇故事之前寫的三篇因為十分不順手的關係,我以我全都打掉作廢了,
當時想做的太多了反而弄得一塌糊塗呢,最後還是決定寫自己想寫的就好,也終於把心思給抓回來了。

因為和水象星座彼氏相隔了一年有,要重新抓回手感不容易,一邊寫還在琢磨著是否有偏離原作中角色的氛圍,
也十分想把很多(以我這個年紀會懷念的)青春的元素寫進去,其實目前手上的原稿有大約八千字,
摸一摸發現......如果萬一花博窗了,就表示這本又會回到十二萬字那樣的規格XDDD

總之想寫好,所以如果真的衝不了花博場的死線的話,我會乾脆地窗掉,然後等暑假時把書做好再賣XDDD


結果第一篇竟然告訴讀者的是這種東西啊......XDDDD||||||||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用各種方式告訴我對連載中故事的想法,這樣會有助於我調整故事狀態,謝謝你們:D
無論是留言還是以噗浪回覆都很歡迎:)
未分類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3/18(Tue) 21:17: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