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24)

【綠高】曙光 (24)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這時才感覺到五感有點模糊,綠間困惑地雙手在身上嘗試性地觸碰,在腹側摸到一片濕潤時讓綠間忍不住懷疑起自己是否有沾過水?

「小真?喂、綠間!」高尾驚慌地喊著綠間,這時綠間放開了摸在腹側的手,左手手掌一片近乎黑色的血跡。

高尾什麼也沒多想地又踩下了油門直往市區駛去,並以警用廣播進行了傷員回報,車頂的蜂鳴器在這時候格外地好用,不用顧慮交通號誌的高尾在馬路上高速疾駛,速度之快近乎冒險。

急診室外護士已經準備好了擔架,高尾看著接手的值班醫生與護士帶著妹妹與綠間進了急診室,雖然在急診室的空間本身算開放式區域,但無法提供協助的高尾只能看著醫護人員忙進忙出。

從護士手中拿來了病患資料,高尾一邊填寫一邊對正在替妹妹進行例行檢查的護士告知關於妹妹受到麻醉槍射擊一事,因為精神光譜處於犯罪係數過高的狀態,高尾和葉立刻被安排隔離治療,而綠間先被推進X光照射室以確認沒有子彈碎片殘留,再決定是否接受手術或直接縫合傷口。

一旦被隔離治療後醫院自然會通報給公安局,高尾知道等到妹妹被轉移到公安局擁有管轄權的治療區後自己自然會收到通知,這樣的過程最多只需要一天就夠了。

高尾坐在醫院的長椅上看著走廊的盡頭,許多急診室病患的家屬和病患也在那裡,吊著點滴的人和躺在病床上的人在高尾身邊來來去去。

心情亂七八糟的糊成了一團,無論是早上的圍剿行動還是救回了妹妹,但如果事情到此為止就好了,偏偏綠間受了傷,見面以來幾乎一直陪著自己的傢伙竟然忽然倒了下來的感覺,讓高尾充滿了不安感,想離開醫院、想回到宿舍裡,路上說不定可以買個什麼宵夜,或許綠間正一邊嫌自己回來太晚了卻還在研究著案子──回過神來高尾才發現自己正在用指甲一道一道地劃著手腕,雖然並不會見血,但被用力劃下的肌膚已經開始泛紅。

冷靜點……高尾強迫自己深呼吸,盡可能地穩住自己的腳步來到販賣機前投下飲料,無論是什麼都好,高尾知道他需要轉換注意力才可以。不知道小和與真君吃飽了沒有?如果是那兩個傢伙,現在大概已經睡著了吧。

胡亂地翻看著醫院內的書報、又跑去鄰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咖啡,在高尾幾乎做了所有能想到的消磨時間用的事情後,才看見綠間緩慢地扶著牆出現在走廊上。

那樣虛弱而蒼白的樣子一點也不像綠間,高尾急忙上前扶住綠間,費盡了力氣才把虛弱的綠間扶到了車邊,接著又花了好大的工夫才讓身高已經可以說是長的綠間坐上副駕駛座。

「沒辦法把你塞進後座裡,先忍著吧。」高尾看了一臉疲憊的綠間一眼,緩緩駕車回到宿舍,在保全人員的協助攙扶下才不至於進屋以前就被綠間給壓扁。

綠間受的不是什麼大傷,雖然出血量大,但幸好子彈沒有經過重要器官,僅僅只是在身上開了個窟窿,當晚就可以回家休養。

「你妹妹呢?」綠間虛弱地問著高尾,因為麻醉劑退下後開始感受到痛覺,可以的話連動都不太願意。

「被隔離治療了,接下來就等公安局的通知。」高尾用冰箱裡的剩菜隨便弄了晚餐,一坐下來才感覺到自己也已經累得渾身痠痛:「依照麻醉槍的時效,等一下就醒來了吧?吃完飯我就要出門了,晚一點會去帶小和與真君回來。」

「嗯。」綠間靜靜地點頭,簡單交代:「幫我跟前輩們請個假。」

「前輩們看到公務車的樣子應該會很生氣吧?」高尾一邊說著,自己笑了起來,綠間也淺淺地揚起了嘴角,安靜而簡單的晚餐滲入了淡淡的惆悵感。

「小真。」高尾伸手搭上了綠間的手背,將嘴唇湊近綠間的臉頰輕輕一吻:「謝謝你。」


※※※


「快累死了──」在那之後高尾又連續忙了一整週,才彷彿掏空了力氣一樣地倒在傷假一請就豪邁地請了五天的綠間身邊。

綠間停下了在鍵盤上不斷敲打的雙手,伸出纏上了繃帶的左手揉著高尾的頭髮:「先去洗澡。」

「讓我休息一下嘛……」高尾不甘願地爬到綠間身邊,躺上了綠間的大腿,並不斷用腦袋磨蹭:「這幾天小真都沒辦法幫忙,累都累死了。」

「我可是有好好在家裡寫報告、照顧小和和真君的喔。」綠間輕描淡寫地說。

「但是小高尾也想要小真的照顧啊……」高尾憋起眉毛,更加用力地撒嬌。

「先去洗澡。」綠間喝了口茶,再次要求高尾。

「一起洗。」高尾伸手環住了綠間的腰,繼續磨蹭著。

綠間輕聲嘆息,在高尾的腦袋上胡亂揉了一把:「這一部分完成就一起去。」

「那先親一個。」高尾嘟起了嘴就等在綠間的旁邊,彷彿不撒嬌不滿足似的。看著這樣的高尾,綠間拿下了眼鏡,輕輕地在高尾嘴唇上啄了一下,又親了親高尾的額頭和臉頰。

「先乖一點。」綠間靜靜地哄著高尾,手上的報告還有好一大段需要整理。

綠間受傷靜養的三天內,第六小隊、第四小隊和第五小隊分別把犯罪集團連根挖了起來,除了被統治者判定需要就地處決以外,大多人都已經送入了牢獄裡蹲著,公安局迅速地排除了技術上的問題,在那一帶裝上了西比拉系統偵測器,至此為止事情只剩下收尾的工作,而西比拉系統又更加擴散到新的地方。

高尾和葉在醒來後由相田前輩與桃井確認過精神光譜,由於長期在高度壓力卻不穩定的生活下,毫無意外地高尾和葉被認定成了潛在犯,雖然狀況尚輕,不過仍然需要接受好一陣子的治療才有機會回到社會。

綠間帶著換洗衣物來到浴間,才剛踏入就被高尾拉起衣服。

「心情好嗎?」

「好得不得了呢。」高尾仰起腦袋,接下了綠間的親吻:「最喜歡小真了。」


===

大掃除累死了--!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1/26(Sun) 21:56:2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