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18)

【綠高】曙光 (18)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我們以有秘密任務為由,把嫌疑者都帶去人煙稀少的地方,他們很少可以離開上面規定的營業區,所以那個背叛者一直以為這是讓公安局一舉突破集團的好機會吧。」高尾的手深入了綠間的衣服裡,撫摸著綠間的身體:「那些娼妓啊,看起來都只是賣春而已,實際上對組織來說他們就是第一線的情報人員,只是到手的情報正不正確而已。」

「那次現場的屍體裡並不都是女人的吧?」綠間輕摟著高尾,提出疑問。

「小真果然好可愛啊。」高尾親了親綠間的嘴唇,那張淺淺笑著的臉依然帶著誘惑人的色慾:「誰說只有女人可以賣淫了?」

高尾又吻了綠間一下,並獲得了綠間的回吻,正是因為綠間一張臉冷淡得過分的關係,能夠讓他有所反應總讓高尾特別開心。

「在公安局抵達現場前我們就已經開始動手整肅,但是大概有人怎麼樣也不想死吧,所以搶奪走了武器後,反過來是我們陷入了危險。」高尾又吻了一下綠間:「最後被小真救了呢。」

「我可沒有到現場上。」被高尾脫掉了上衣的綠間說。

「因為發生了預期外的屠殺事件,當時參與的執行官和監視官都必須送到醫院進行治療,除了搜捕計畫之外,小真不也負責起了現場部分的調度嗎?」高尾也脫下了自己的衣服,赤裸地貼在綠間的身上:「那時候看見小真時好像看見了光……忽然覺得有機會了,帶著和葉離開那個世界的機會,那時候的感覺好像……就這樣喜歡上了小真的樣子。」

高尾一下又一下地親吻著綠間的下顎、頸側和臉頰,將綠間伸出的舌尖含入嘴裡吸吮,綠間的舌頭在高尾的嘴裡不斷挑玩著高尾的舌葉、與高尾相互舔舐並享受著高尾的舔弄,時而輕咬著高尾的舌尖和嘴唇,覆又不斷吸吮廝磨,在結束親吻的同時嘴唇間發出了清晰的黏膩聲音。

「超喜歡小真的吶……」高尾一臉陶醉,又湊上前去索吻:「好喜歡……喜歡到小真把我殺掉的話也沒關係。」

「那種事情我可不會做的喔。」綠間冷冷地否定了高尾。

「所以我說小真很溫柔啊……今天在那裡用嘴巴接住時也是。」

綠間冷著臉沒有回應高尾,僅僅是躺平了身體任由高尾脫下自己的褲子,讓高尾含入了自己的性器。溫暖的口腔帶給綠間不同於後面的感覺,靈活的舌頭和花樣都讓綠間忍不住悶哼著。

「高尾……哼嗯……以前……」綠間的手輕輕摸著高尾的腦袋,在高尾的舔弄與撫摸之下難以好好地說出完整的字句。

會說出「這裡唯一可以獲得比較穩定生活的方式就是賣淫」的人……高尾他……

「噓──別說話喔,小真。」高尾一下又一下地親吻著綠間的性器與股間,並不斷用臉頰與鼻樑磨蹭著綠間的性器,並將嘴唇貼在綠間的前端:「先好好安慰今天受傷的小高尾吧?別再停下來吶、啊啊……」

綠間將高尾推倒在沙發上,一口氣將性器完全插入了高尾身體裡,毫無節制的性愛和不知羞恥的淫聲浪語充斥著整個起居室,起居室做完後綠間抱著高尾一路從起居室做到房間裡,行走間手腳緊緊箍著綠間的高尾在綠間的懷裡顫抖呻吟,又在床上放蕩的與綠間爭奪著節奏的主導權,瘋狂的性愛直到高尾經不住多次高潮的刺激,終於昏厥在綠間的懷裡,綠間才開始感覺到睡意升起。

有時候高尾就睡在綠間的房間裡,這樣的狀況說不上頻繁,但也絕對不至於讓綠間認為「這種事情很少發生」,至少對於綠間來說,他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並明白這已經變成了他和高尾之間的一部分。

但大多時候一覺起床就是準備上班的時間,所以綠間並沒有什麼機會花時間多想,以至於半夜睡醒時看見身旁熟睡的高尾,綠間忽然覺得這一切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是否應該要好好搞清楚。

直到現在高尾對綠間而言仍存在著神秘感,似乎就算是清楚知道了高尾過去所經歷的事情,也還是對於高尾感到好奇,或許就連自己想知道什麼也沒有個底,實際上說來,除了不確定感以外,綠間發現自己並未討厭過高尾,就連同居的第一天夜裡馬上發生了關係這件事對綠間來說,好像也並不是什麼需要嚴肅談論的事情。

或許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因為做到最後很舒服也很享受高尾表現的關係吧,綠間親了親高尾的嘴唇,高尾的嘴唇親吻起來很舒服、做愛的時候身體契合度很好,綠間喜歡高尾在床上的表情和呻吟聲,雖然會上床似乎只是性慾使然,但不可否認的是彼此都十分盡興而且享受──想到這裡綠間有些羞恥的抹起自己的臉。

有了那樣個開頭,自然往後也沒有什麼理由需要拒絕高尾,好像有點過分的理所當然,但高尾的確表現得如此簡單明瞭,而綠間甚至覺得只有在床上的時候高尾會比較像個正常人一點。

會清楚明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不再畏畏縮縮和說著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話,綠間喜歡看著這樣的高尾更多於猜測高尾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腦袋。

直到今晚是高尾第一次這樣清楚地說著自己的事情,綠間其實對這樣的高尾很感興趣,想要知道高尾更多一點,想聽聽看高尾是怎麼說和怎麼想的。

如果可以不要有什麼自殘的念頭的話,有個吵鬧的傢伙在旁邊並不討厭。

可以配合著綠間的生活作息也並不完全依賴著綠間才可以生活,除了一開始必須接受「要和另一個人住在一起」以外,甚至不對綠間有規律的習慣造成太大妨礙,這些關於高尾的事情綠間不但全都不討厭,某個程度上配合度之高就連一般人都不一定做得到。

在可以提出解除指定執行官的三個月效期屆滿後,雖然就算是和其他執行官一起辦案也沒問題,但綠間反倒沒有了申請解除指定的念頭。

綠間側過身去,摸著高尾墨黑柔軟的頭髮。

就這樣子也不錯?

高尾翻過身,因為綠間的撫摸而睜開了迷濛的睡眼:「早上了?」

「還沒。」

「那小真也再睡一下吧。」高尾語意模糊地上前摟住了綠間的肩膀,撒嬌地蹭過幾下後又在綠間的頸窩裡又沉沉睡去。

這樣子沒什麼不好……而且似乎已經習慣了,有必要的話可以協助高尾直到治療完成──綠間就這樣打算在下次治療師來訪時這樣回答她們,而再過幾天就是治療師來訪查紀錄的日子──但是就算願意幫助高尾,僅僅靠著高尾所愛好的身體間的關係似乎也不是最好的方法?

昏沉的腦袋裡最後的疑問,隨著睡意埋入了意識的深處,卻沒有被忘記。



===

其實這裡有段我很喜歡ˊwˋ///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1/21(Tue) 20:53:2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