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15)

【綠高】曙光 (15)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我們雖然曾經假設過以高尾的能力絕對可以輕易地在任何公安局活動中抽身回到集團,並且做出了追蹤計畫,但是高尾本身並沒有回去集團的意願,選擇留在公安局並申請當上執行官的他卻又不願說出更多細節。』大坪前輩打斷了綠間:『所以我們判斷他有重要的把柄在集團手上,從高尾在公安局的自殘紀錄判斷,恐怕就連高尾出手殺掉集團下游不重要的棋子也並非高尾所願。』

『做到這種程度,被握有的把柄恐怕就是家人了吧。』

公安局經過偽裝的警車已經來到目的地,車輛自動停靠路邊並且熄火,大坪前輩和宮地前輩的聲音不再響起,或許需要知道的事情就到這裡了。

像高尾這樣帶著犯罪紀錄卻有實質用途的人物在公安局裡並不少,綠間想起了就在公安局沒幾個街角的公務員宿舍,無論是樓梯口和電梯口,都有著西比拉監控裝置以外的設備,而大門更裝設了一整排,綠間一直覺得那東西看起來好像可以瞄準什麼,所以那算是統治者的運用型嗎?如果大樓戒備得那麼森嚴,恐怕那並不真的是公務員宿舍──而是公安局保護重要情報人員用的避難工具。

『各小隊成員依照指示分批行動,盡可能維持冷靜與低調,各就各位。』大坪前輩下達了指令,負責制高點的綠間和高尾屬於第一批行動的人員。

行動地點正位於西比拉系統極少裝設的邊拓地區,且不屬於目標集團的勢力範圍,因為治安不佳的關係,商業活動十分蕭條,走在路上的全都是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貧民與娼妓。

確認四周沒有特別可疑的人物後,經過變裝的兩人才一同下車。冬雪中高尾戴上了長假髮、厚毛帽和大圍巾,幾乎將臉遮去了大半,卻露出了大半的胸腹在衣服之外。

「這裡。」依照計畫,打扮成男娼的高尾挽著綠間的手,一路領著綠間走進外觀老舊的集合式建築:「被誰拉著或叫住的話,不予理會直接往前走就好了,在這裡唯一可以獲得比較穩定生活的方式就是賣淫了。」

綠間透過墨鏡看著倚在自己身上的高尾,莫名有什麼奇怪卻不明的困惑在腦海裡轉著。

即便已經挽緊了高尾,但一路上綠間仍被妓女和男妓拉拉扯扯、甚至不惜擋在兩人面前要求多人同樂,即便一開始的指示是低調,在以這個區域最常見的外人──買春客的偽裝身分前提下,依然有一定程度的挑戰,高尾以摟著綠間手臂的方式讓綠間明白行走的方向,僅僅順著高尾的意思拐彎與轉身,竟然也避開了不少麻煩。

「就是這裡了。」公安局對邊拓地區的資訊並不詳盡,只有當地住民才可能知道在偌大如城又比鄰而設的集合式住宅裡,究竟哪裡是死巷而哪裡有樓梯,全然不具有任何建築上對應的概念在,而高尾似乎對這裡的一磚一瓦都了解得十分透徹的樣子,輕鬆地抵達了可以直接看見交易路口的空屋裡。
「這裡是高尾和綠間。目前已經就位。」高尾向大坪前輩發出了確認訊息:「距離行動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

『路上有可疑人物嗎?』

「沒有。」高尾回答:「這裡的住戶已經都被收買,所以一路下來都是空屋。」

邊拓區域的好處就是對於旁人的不聞不問,這裡的居民謹守少惹是非的生存原則,即使多年鄰居忽然離開一陣又回來,或是隔壁傳來奇怪的打鬧聲都寧可保持沉默而別讓自己沾上麻煩。

綠間在附近門口、走道上和樓梯口都裝置起簡易的監控工具,一旦探測到人體體溫就會顯示在智慧型手表上,同時綠間確實地在空屋附近走動過以確認逃生路線。

「請求允許設定狙擊模式以及毀滅者模式。」

『西比拉系統,監視官綠間真太郎,身分確認,任務代號確認,允許自由變更狙擊模式與毀滅者模式。』

「請求允許暫時鎖定射擊:執行官高尾和成。」

『監視官綠間真太郎,身分確認,執行官高尾和成,身分確認,任務代號確認,允許三個小時內強制限制麻醉槍射擊。』

距離行動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空屋的落地窗外有一道僅一個人側身空間的陽台,從陽台外可以清楚看見地面上的活動。

除了行走過的民眾以外,開始出現少量穿著較體面、身形魁梧的人出現在路口的小茶水攤邊,或零星地站在路邊。

能在這種地方做生意,大多也都是有點背景的人。

無論是誰也可以發現到氣氛不對勁,行走過這個路口的人開始變少,甚至有人見狀立刻低頭往回走。

「兩邊的人都開始出現了,完畢。」高尾回報。

『收到。』

第四小隊和第十小隊在這期間內開始通報抵達,預計在交易開始的前半個小時前往就定位置,而綠間觀察到高尾似乎神情有異。

「高尾?」不知道是自己有問題還是高尾的確表現出這樣神情,但無論是輕聲喘息或是不自在扭動身體的高尾,看起來都和那晚的高尾有點相似。

「嗯……糟糕了呢……」趴在陽台上的高尾退入屋裡並轉過身去仰躺著,手探向了雙腿之間:「太緊張了結果有點興奮起來了啊……」

在這種場合下嗎?

綠間驚訝的看著高尾,雖然同居開始綠間就發現高尾的性慾旺盛、自從第一次發生關係後兩人也時常做愛,但綠間並沒想到高尾會在這個場合下有這樣的興致,至少高尾手指撫摸的動作看起來似乎就是那個樣子。

「還有一個小時,時間夠呢,吶、小真,來做吧。」

「別開玩笑了。」綠間壓低了聲音拒絕高尾。

那次之後綠間並沒有和高尾變得更加親暱,卻也並不是再也沒有過身體接觸,彷彿是偶爾需要進行的發洩似地,有時候綠間並不會拒絕高尾的求歡,彷彿跨越了一條看不見的線似地,好像沒有回頭的路一樣。

為什麼會讓高尾這樣放肆呢?

「很想要小真啊。」高尾轉身側躺,漲紅的臉頰染上魅惑的色彩:「再讓我感覺一次吧。」

「給我專心監控的啊。」因為高尾擅自離開了崗位,以至於綠間必須自行負責監控工作:「就要開始了,別鬧。」


===

我真的很想寫這種橋段,可是一寫出來就覺得自己腦袋一定有問題。Orz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1/18(Sat) 21:24:4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