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13)

【綠高】曙光 (13)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啊啊啊……唔呃──」綠間猛地深入讓高尾全身都緊繃了起來:「小……真……」

即使綠間立刻停下了插入的動作,但猛然挺進的餘韻卻仍在身體裡清晰得過分強烈,緊緊嵌在體內的性器像要把身體從內部融化開起來一樣,不再有任何動作的綠間讓高尾忍不住開始扭起身體,渴望得到更多:「小真……唔……」

「那種話我可聽不懂。」冷著臉的綠間並沒有打算配合高尾的意思,即便心滿是狠狠侵犯高尾的念頭,但綠間並不打算給高尾佔太多便宜。

「嗚咿……小真、不要停……身體……哈啊……」高尾依然不安份地扭動著,帶著哭腔的聲音在綠間手掌的箝制下有點難以說話:「想要更多……小真的、咿咿!不要出去、不要!」

「……唔!」綠間緩緩退出高尾的身體,並不把高尾的話當一回事,卻被高尾緊緊絞住了性器而差點射精:「你這傢伙……」

高尾怯縮地停下了掙扎,低著腦袋不敢直視綠間,但內壁卻仍然輕輕重重地不斷收縮刺激著綠間,並不斷飄移著目光偷偷觀察著綠間的反應,全然沒有老實的意思。

「想要這個樣子嗎?」綠間重新律動起腰部,縮小了抽插的幅度卻更快速了一點、規律且穩定的活栓動作讓高尾的內壁再次不由自主地收縮了起來:「回答我。」

「啊啊啊……小真、啊哈……小真、啊啊啊,小真……」隨著綠間的動作,高尾忍不住呻吟出聲,軟甜的聲音說著毫無意義的片段字句:「好棒……好舒服、哼嗯……啊、小真……啊哼、唔嗯、小……小真!啊啊啊……」

綠間腰部運動的速度開始增快並變得劇烈,帶著壓迫感與強烈的侵犯性不斷地搗弄起高尾的身體,從上而下緊緊壓住高尾的體位讓高尾沒有太多喘息與調適的空間,在身體裡累積的快感因綠間每次的進入一層又一層地堆疊起來,從讓人身體發軟昏眩的歡愉感開始沉積為過分刺激造成的不適,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身體卻依然貪心地是放著索求的訊息。

「小真、唔啊!啊啊啊……慢一點、慢、啊啊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小真、小真──」近乎哭腔的叫喊聲與人造皮沙發受擠壓的聲響充滿了整個起居室,高尾的雙手不斷反抓在沙發上,因綠間而興奮的身體不住顫抖、承受著綠間劇烈衝撞的內壁也反射性地收縮著,些許因過度刺激而溢出的精液在身體不斷搖晃的同時也濺灑在高尾與綠間的身上。

「前面、前面、咿啊啊啊啊!哼嗯……小真、前……前面也……快要、啊啊啊啊啊──」

高尾的身體猛地痙攣了起來,始終沒有被觸摸到的性器射出了白而濃稠的雲狀物,灑落在高尾的胸口和臉頰上,濃烈的氣息和視覺刺激讓綠間來不及抽出高尾的身體,射精在緊窄溫熱的腸道之內。

高潮後的餘裕讓身體輕輕顫抖著,綠間的喘息從粗重漸漸地變淺,一時之間他並沒有立刻離開高尾的身體,無論是高尾的行為還是自己的反應、甚至是高尾帶來的快感,都讓他一時無法回過神來,就連起初緊緊抓握住高尾腳踝的雙手也緩緩鬆開。

「好厲害吶……小真。」獲得一點自由的高尾將雙腿環上了綠間的腰側,並拉著綠間趴上自己因喘息而急促起伏的身體,高尾的嘴唇貼在綠間的耳邊做最後的戲弄:「多謝招待囉。」

赤裸肌膚相貼的觸感很奇妙,就和高尾帶來的快感是一樣的,高尾的聲音刮搔起綠間的聽覺而讓綠間回過神來從高尾身上爬起,身下的高尾心滿意足地翻過身去離開沙發,消退的陰莖從高尾體內滑出時的感覺忽然讓綠間感到一陣呼吸倉促,高尾在起身後不忘再次從綠間的嘴唇上再偷走一吻,撈撿走了散落在沙發下的衣物後高尾並不打算穿上,而是直接投入了髒衣籃、赤裸著身體走進浴室。

僅僅只有褲頭被解開的綠間一邊平整自己的衣物,又忍不住看向高尾的背影,而當綠間發現高尾沾著濕潤光澤的臀瓣內側與有濃稠黏液淌留下的大腿內側時,感受到了更強烈的困惑--竟然和第一天同宿的執行官做了那樣的事情的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細碎的水流聲從浴室裡傳了出來。

現在才感覺到害羞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綠間來到浴室門口的,隔著霧面的毛玻璃開口:「高尾。」

綠間面對著浴室隔間的毛玻璃門,看著蹲在地上的高尾身影:「我來弄吧。」

「噗嗤……」高尾努力地憋住了笑意,卻還是忍不住戲弄綠間,軟甜的笑聲在小小的浴室裡迴盪起來:「想要再來一次嗎?真是抱歉,太久沒開張了,今天這樣對我就很足夠了喔。」

綠間並沒有回答,緊只是靜靜地站在門口看著毛玻璃門內的高尾清理著身體,水的沖刷聲不曾間斷,直到聞到了沐浴劑的味道,綠間才轉身離去。

「小真不一起洗嗎?」

「不用了。」可不是在玩什麼鴛鴦浴遊戲。

綠間回到了起居室,茶几上還散亂著剛才看到一半的檔案和資料。

最後的那疊卷宗夾裡,其中一份文件正是高尾的資料,綠間拿下眼鏡揉了揉眼角,重新閱讀起來。

高尾是在一年前的一次搜捕活動中搶救下來的,也是至今公安局對該犯罪集團少數抓到擁有較多資訊的相關人──高尾在集團內負責替幹部運送高價位的「商品」給重要客人,或是擔任傳遞口信的信差。

做為替犯罪集團幹部運送毒品、金錢和武器的馬夫,同時也因傳遞訊息之故而握有集團內並非人人都有的資訊,雖然看似重要卻也隨時都在危險之中,的確不難以理解這種環境下討生活的高尾擁有足以支援執行官的敏銳五感,或者該說:如果不是因此而存活下來的話,在有其他勢力相互競爭、又有公安局追捕的環境中,早就已經被逮捕或招惹殺身之禍了。

這樣說來,心理側寫上那項「嚴重缺乏安全感」,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綠間強迫自己停止回想剛才在沙發上發生的事,繼續閱讀著資料。


===

我不是衣冠禽獸,我本來就是隻鳥。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1/16(Thu) 21:47:5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