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7)

【綠高】曙光 (7)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不在這裡寫也是沒有關係的。」綠間忍不住委婉地驅趕高尾,對方卻似乎不打算理睬。

經過的大坪前輩和木村前輩都露出了和宮地前輩類似的表情,但又什麼話也沒說,讓綠間滿是不自在,而綠間怎麼也無法不注意到高尾脫下外套後,露出在衣服之外的手臂上,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見的平行暗紅色結痂、以及癒合變成淡粉紅色的傷疤,除此之外還有些許已經快要癒合的不規則傷口。

就算說整條手臂坑坑疤疤也不為過,但光是看著就可以產生類似痛覺的不適感,高尾卻一臉稀鬆平常的樣子。

應該是具有自殘傾向的樣子,不過既然都已經待在刑房內了,究竟是怎麼造成的?說起來,刑房負責執行官精神診斷的治療師沒有發現這件事情嗎?

高尾的雙手在鍵盤上不斷敲打、流暢地寫著報告,但臉上努力抿著嘴唇來抑止的笑容卻又變得更加明顯,好像有什麼很開心的事情讓他感到興奮的樣子。

「喂。」宮地前輩用手中的卷宗在綠間面前晃了兩下,才讓綠間的目光從高尾身上轉移:「那個案子就在這裡。」

「那個案子?」

「去年來公安局實習的時候,那個尚未偵破的案件。」大坪前輩代宮地前輩回答:「因為過去你也有參與,所以就把你列入相關人員了。」

「這樣說起來,現在這裡還有另一個相關人員呢。」宮地前輩的目光看向高尾,而高尾小心翼翼地偷瞄了宮地前輩一眼後又閃開了宮地前輩的視線。

「報告寫完了,這裡。」起身將印表機上的文件裝入資料夾,高尾假裝沒聽見宮地前輩的話,將報告呈到大坪前輩桌上。

「喂,就是在說你啊,高尾。」不滿被忽悠過,宮地前輩喊住了高尾,被叫住的執行官滿是不甘願地轉過身來、卻不敢對上宮地前輩的視線。

「……該說的我都說了,再問也不會有更多了。」高尾雖然一臉不滿,但聲卻音顫抖且目光不斷飄移,論誰也不會覺得高尾說的是實話,不等宮地前輩開口,高尾自行離開了辦公室。

「呿,每次都這個樣子。」宮地前輩不滿地摔下了卷宗在高尾剛才坐著的位置:「明明一副很有問題的模樣,口風卻緊得要命。」

「但是那傢伙畢竟問題太大了,所以上面也都專派那些不是很重大的勤務給他。」木村前輩泡來了咖啡,也給了宮地前輩一杯:「你也發現了吧?」

「如果連那種程度的問題都無法發現的話,我還需要在刑事組裡工作嗎?」宮地學長不滿地回答,接著目光卻直直看著綠間。

「是這樣沒錯……」大概……不只是有自殘的傾向那樣簡單的問題而已?案子過了一年也不知道有沒有任何進展,前輩單單只給這樣的訊息實在太少了。

「因為考慮到可能還有更重要的資訊沒有釋出,所以出任務時自己評估一下風險問題,千萬不可以失去高尾,死了或是被那個組織抓回去都不可以。」宮地前輩雙手叉腰、表情非常認真:「我們目前所得到最多的資訊來源,就只有高尾了。」

「之後要查什麼就自己去查,該給你的權限都已經申請下來了。」大坪前輩交代著:「如果打算指定執行官的話,也快點決定吧,拖拖拉拉是不會加速辦案的。」

「是……但既然是重要人證,一開始就不該放任他到可能有危險的環境吧?就算是……」即使一開始就對制度提出存疑不是個好狀況,但綠間果然還是很想說出來,質疑卻被打斷了。

「你說的我們也都很清楚。」宮地前輩意外沒有開口,回應綠間的是大坪前輩:「但是也沒有任何規定禁止作為證人的潛在犯不可以申請受訓為執行官,高尾只是剛好的確通過了測驗和訓練而已。」

「活生生是會活動的麻煩啊。」智慧型手錶開始響起的宮地前輩伸了伸懶腰,出去接了通電話。

「那個,關於高尾執行官……」雖然好像有個底了,但綠間想了一想還是決定開口問清楚一些事情。

「喂,綠間。」宮地前輩從門外探頭向內:「出任務了,現在。」



※※※



當綠間再度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是下班時間一小時後,而大坪前輩的話似乎是打算給下馬威:「回來了嗎?以第一天報到來說,你的運氣不錯。公安局萬年缺人的關係,所以監視官加班是常有的事情,雖然你說過有心理準備,不過我還是勸你要搞清楚狀況。」

「是。」

下午一連跑了幾個案件,除了民眾報案以外也有一兩個是現場就緝拿住了罪犯的案件,比起緝拿嫌犯來說,更麻煩的是手中必須調查的案件。

沒想到在西比拉系統的運行之下,竟然還是可以有這麼多技術無法處理的死角和案件發生,綠間的目光忍不住瞥了一下上午被前輩放在桌上後就來不及看的那件案子,又看了看手上的記事本。

雖然應該是下班時間了,但辦公室外也有一點熱鬧,或許是剛剛發生了什麼案件也說不定,有的監視官和治療師甚至是以奔跑的方式移動,不過因為沒有收到案件通報,所以綠間並不太好奇,反而注意到了現在也許多監視官還在執勤。

……果真是選到了一個必須盡人事才可以得到好結果的地方了──對於案件數量來說,綠間倒是沒有什麼疲憊感,不如說是獲得了一個適得其所的地方。

「案子的話,想帶回去看是沒問題,不過別讓可疑人士有機會看到就好。」宮地前輩打開了檔案開始寫起報告,一邊交代,並丟了一張表格給綠間:「這是指定執行官的申請書,最多可以申請三名,直接交給大坪就好了。」

「喂,綠間。」青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門外的,雖是同樣身材高挑的兩人,青峰黝黑的外型在氣勢上和綠間完全不同氣氛:「早上是你和那個叫高尾的執行官出勤的嗎?」

「是,怎麼了?」雖然今天也好好地帶了幸運物,但是當青峰提到高尾時,綠間忽然感到不太妙。


===

看著截稿日感到Orz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4/01/05(Sun) 23:33:24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