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4)

【綠高】曙光 (4)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為了避免讓訓練未完成的實習監視官遭受直接的精神與心理上的汙染,實習監視官在辦案過程中只負責文書事務和後援,而不直接參與搜捕活動,最多也只有在審問罪犯時可以在一旁見習而已。

以實習生身分參與搜捕活動的綠間,一年前在該案件的搜捕過程中負責目標分析與逮捕計畫,逮捕對象是有規模的非法組織,以毒品和暴力涉及各種犯罪,包括經營情色事業──集團所控制的娼妓只分可以賺錢與無法賺錢,除了賣命為集團賺錢以外,失去利用價值的人會被當垃圾一樣地處置掉,本來就無法過什麼好日子的人自然不堪毒品與不斷從事性交易的折磨,直到被害者的屍首開始頻繁地出現在街頭上時,集團的活動才被公安局所發現。

自西比拉系統成立以來,要達到這種可以分化出組織架構的犯罪集團已經十分少見,綠間花了不少時間在整理線報資訊、比對分析組織架構中成員地位的虛實真偽,並建立出完整的集團活動區域示意圖,既然可以在西比拉系統的監控下存在,必然也不是泛泛之輩,若不速戰速決恐怕是夜長夢多。

但是除了少數爪牙以外,那次的搜捕並沒有太大斬獲,遠比起待在市區的公安局警察,犯罪集團更加熟悉邊拓市鎮里的道路以及捷徑,加上早已被認定廢棄的地下設施,犯罪集團成員藏匿行蹤的速度遠比監視官所預期的還要更快許多。

搜捕活動中,救出了幾個被害者,又或者是「證人」──

「你就是那時候遇見我的吧?」綠間坐在高尾和成的刑房之外,強化玻璃強外側有一到橫向平面,可以讓監視官用來放置文件或證物,綠間的聲音由玻璃牆外的麥克風傳遞到了刑房內。

想來都覺得太衝動了,但似乎又像是被驅使著一樣地想要過來這裡一趟。

「讓我出去就告訴你。」高尾和成歪著腦袋,放鬆了身體貼緊玻璃牆看著綠間,那雙漆黑缺乏光彩的細長眼睛帶著極度疲憊的神情,與遮蓋到眼瞼的黑色瀏海很襯,飄忽的口氣讓他像沒有清醒過來似的:「讓我出去。」

「那是沒辦法的事情。」綠間放鬆身體躺向椅背,並翹起腿:「除非任務有需要。」

「那就出任務去吧,小真不是再找搭檔嗎?我也是執行官喔。」高尾和成貼在玻璃牆上,理所當然地說。

「……」避開了高尾的目光,綠間不打算回應,雖然高尾的能力看起來就是再實用不過的類型,但又覺得太莽撞了,綠間不回應高尾和成:「差不多要集合了。」

沒打算理會高尾的反應,綠間起身就離開了執行官宿舍。



※※※


綠間和宮地前輩和綠間搭在同一輛車上,設定好路線後宮地前輩開始交代起任務內容。

在以西比拉系統維持社會營運後,公安局的功能開始被不斷要求擴大,至今已經成為人力需求最多的政府部門之一,實際上這次的出勤也只是有光譜異常者衝撞了自動掃描人偶,以至於必須出動人力來確認光譜異常者的狀態、必要時必須就地正法。

「因為你沒指定執行官的關係,今天就先隨機指派了。」大坪前輩淡淡地說著。

「現場會跟兩個過來,一人帶著一個,現場帶著統治者不會怕吧?」宮地前輩問道。

「不會。」在槍械射擊訓練以及模擬訓練中,綠間的射擊準確率一直都是當期的第一名。

「那就好,萬一不小心打到那傢伙的話就麻煩了。」宮地前輩

「那傢伙?」

「高尾和成,你知道他的吧?」宮地前輩調出來的執行官資料正是高尾和成。

「高尾嗎……」綠間陷入了沉吟。

說起來到現在腦袋還是沒有太多現場的印象,說起來也是當然的,整個案件中綠間接觸最多的並不是現場,而是大量的文書資料比對和地圖研究,因為任務執行的當下發現了嚴重的精神汙染源,一片混亂的狀態中就連救出了受害者之類的事也根本沒有清晰的印象,畢竟參與任務的執行官和監視官一率都搭上了救護車,更遑論本身幾乎已經是精神汙染源的受害者。

「那個案子到現在還在我們手上還沒偵破,說起來你會來到我們小隊大概也不是什麼巧合,最多就只能說是命中註定吧。」宮地學長回了幾則任務相關的訊息出去,而自動駕駛的車輛則繼續往目的地而去:「高尾那傢伙的身分比較特別一點,雖然變成了隨時都可以射殺的潛在犯,但同時也是執行官──雖然可以隨時射殺,但是需要繳交很大一份報告,以及證人──殺了他的話你麻煩就大了。了解嗎?」

「了解……」既然是證人的話為什麼還要跑出來當砲灰一樣的執行官呢?綠間忍不住感到困擾,即便是有自信出手不可能失誤,但也不保證執行官不會面臨到其他可能的風險。

自動駕駛的汽車減緩了速度,在一處商場外停了下來,商場的停車場上還停了一輛氣氛沉重的黑色無窗護送車,白色的漆在厚重的車上大大寫著「公安局」以及車輛編號。

「執行官已經到了,來吧。」宮地前輩領著綠間來到黑色大車旁,以聲控進行辨識的黑色大車側邊的裝載箱自動挪移到外側,將公安局專用配槍──統治者──解除了管制鎖。

「隨便一把都可以,這些槍都有在定時保養,不會故障的,出發前高尾告訴我對你很有興趣,你就跟他一起行動吧。」

「欸?」

綠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前,黑色的護送車先自動打開了後門,護送車內分別走出了兩名執行官。

「呦,小真。」高尾和成歪著頭裝可愛的揚起了笑容:「請多指教囉。」

「這邊也請多指教了。」即使有點不願意,綠間還是出聲打了招呼,和第一次見到高尾時一模一樣的感覺,看似與平成人無異,但高尾帶給他一股說不上來的不舒服和異樣感:「還有,是『綠間真太郎』的喔。」



===

久等了,因為想要寫病高尾,但又希望可以看到平時爽朗的高尾,所以在高尾的個性上反覆猶豫了很久才把這段貼出來。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3/12/29(Sun) 00:07:2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