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2)

【綠高】曙光 (2)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執行官──被西比拉系統判定有高度犯罪可能、以潛在犯的身分進行接受訓練並執行警察任務,不屬於警察正式編制,因此沒有人身保障,監視官甚至有權力自行判斷是否可以就地處決;然而所為之事即使被冠以伸張正義之名,也無法為社會所接受的「獵犬」。

與所有潛在犯並無二異,執行官實際上所居住的地方也還是監獄,唯一的差別只是和其他確認犯與潛在犯分開了區域、空間也稍微人性化一點,雖然可以自由出入房間活動,卻不能在沒有監視官的前提下離開公安局。

「社會對他們來說真是兩邊都不討好的說。」光是從公安局的辦公大樓距離執行官集中宿舍只有單一通道且層層都要經過身分驗證來看,公安局的確不認為執行官與罪犯有所不同。

「警察差不多也是這樣的存在吧?」虹村前輩對於綠間的想法並不怎麼認同:「綠間你跟別人相親過嗎?」

「沒有。」

「我告訴對方工作是監視官後,對方馬上藉故離開了呢。」虹村前輩訕笑起來:「因為需要長期接觸潛在犯與確認犯、甚至去理解他們的犯案動機和心態,所以自己的精神光譜必然會出現感染問題,實際上監視官與執行官也是一線之隔,一不小心變成執行官的大有人在,總而言之對社會來說也不怎麼吃香就是了。所以說,就算有固定搭檔的執行官,也不要走得太近啊。」

「唉呀,虹村前輩擔心被我給感染嗎?」赤司淡淡地訕笑了一下虹村前輩,後者一邊瞪著赤司一邊刷下門禁卡。

與門外滿是機械感而悶熱的走道不同,執行官宿舍大門打開的瞬間所竄出的冷空氣讓人忍不住打起顫來,在門關上之後更像置身於冷凍櫃中一樣寒冷。

「這是你們所知道的監獄,最上面的樓層,」虹村前輩領在前頭,塗上了環氧樹脂的地板與鞋底不斷摩擦產生有點刺耳的聲音:「執行官的集合宿舍。」

巨大的建築空間內,四面所有的房間面相建築中心的無窗天井、每個樓層都共用同一條在另一側圍上圍欄的走廊,被鋼筋水泥封死的監獄頂部完全沒有設置窗戶攝取自然光,所有的光源全部都是由燈管和燈泡提供,白熾而統一的光線照讓人得心焦,與白色映著灰色牆面的地板相互呼應,襯著偶爾從建築物不知名的某處傳來的機械聲響,產生了無法不去在意的壓抑與死寂。

感覺不到任何生命力、就連希望都在被剝奪著一樣。

越往宿舍內部走去溫度就越低一些,綠間忍不住拉了下領子,而赤司和虹村似乎已經習慣了。

「會冷是正常的,低溫會使人類降低活動慾望,進而到達有效減少攻擊意識和危險性的目的。」赤司不及不徐地向綠間解釋:「一來可以確保在執行官休息區執勤人員的安全,二來為了離開這個地方,執行官出任務的意願也會明顯加,怎麼想賴在床上也是有限度的不是嗎?」

「大概吧……」綠間並不是個喜好賴床的人,對於赤司的說明仍然懵懵懂懂。

「順便一提的是,我們並不由國家飼養,住在這裡也是有基本生活開銷的,沒有貢獻的人就不需要過得太好。」赤司說:「如果為了貪圖執行官的宿舍的話,不出勤的結果就是沒有收入作為生活開銷基礎,如果一直沒有辦法接到任務的話……」

赤司把語尾拉得老長,讓綠間忍不住開口詢問:「會怎麼樣呢?」

「會怎麼樣呢?」赤司淺淺地笑著確不回答,彷彿認定綠間必然知道結果。在光影的縫隙之中,赤司的左眼閃過一抹淡淡的金色光澤。

從走廊上往集中營一樣的執行官宿舍裡看去,每個狹小的空間裡所住的潛在泛們也呈現了一幅弔詭的浮世繪,或興奮或冷靜、或是蜷縮在房間的一角,在沒有自然光也沒有任何動植物的環境裡,人像冰原間扭曲乾枯的奇異花朵一樣的點綴著監獄的每個房間。

「所以我說住得了這種環境的你也真是奇葩了。」虹村前輩忍不住揶揄了赤司兩下。

「體驗一下也是無妨的,等到光譜恢復正常數值後我就會被釋放了不是嗎?」赤司倒是不以為意而使得虹村前輩吃了鱉:「至少對於可以不在乎那個系統的命令、隨自己的意志辦案這部分,我很滿意喔。」

「小心點哪天成為『統治者』的狙擊目標啊。」虹村前輩敲了敲後腰上的半自動手槍。

虹村前輩和赤司刻意放緩了步調,讓綠間一邊跟在身後調閱著每一個潛在犯房間外部的觸控式螢幕,包括潛在犯的精神光譜、專長以及潛在的可能犯罪意圖。

事實上西比拉系統並不只是把可能犯罪隔離出社會而已,由於光譜混濁的人會使得周遭的光譜遭到汙染,因此即使是沒有犯罪傾向的精神異常者也可能會被判定為潛在犯以確保社會安全。

綠間停了下來,所在的位置所面對的正是一名不具犯罪傾向的異常者,混濁的精神光譜說明了這個人並沒有看起來的正常,雖然是這樣說,但所有得到受訓資格成為執行官的潛在犯幾乎都和常人沒有太大落差,即便有點特殊也不至於到太過誇張的境界,在這樣的前提下,綠間的確有選擇長期與自己共識的執行官的傾向,如果執行官可以和自己一樣藏身於平民百姓之中執行逮捕前的預先準備,那是再好不過的事了,綠間是那樣想的。

十分年輕的潛在犯首先讓綠間注意到的是個人資料,雖然並沒有寫上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執行官的考核中寫著這樣一段評語--五感極為敏銳。

看似不足為奇,卻又比起諸如能夠輕易支解生物、爆裂物製作之類的行為還要實用得多,在西比拉系統出現後,就連監視官的權力也被縮限了一部分,譬如現場對於確認犯或潛在犯的處置,雖然監視官依然保有就地處決的權力,但只有使用名為「統治者」的公安局專用佩槍時才屬合法。

這樣的前提下,任何具有殺傷力或破壞傾向的能力反而都可能是阻礙。


===

如果有人看不懂這一段的話,請發言告訴我喔,謝謝><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3/12/18(Wed) 22:26:4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