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曙光 (1)

【綠高】曙光 (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YCHO-PASS背景設定,病傾向注意
※黑鳥又發作了



「找到了!在那邊!」

「第五小隊從前面、第四小隊從後面包夾!」

『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為了民眾安全請盡速撤離。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為了民眾安全請盡速撤離。這裡是公安局,現在這個地方是列管地區……』

身後依稀還可以聽見自動人形有如耳鳴一樣的警告宣導,黑暗的紅燈區街道上一明一滅的霓虹燈泛出了慘澹的冷光,監視官以及執行官的腳步聲此起彼落,分成四個小組的人馬在小小的十字路口交會處碰了頭──正確來說,是接近路口的位置。

內臟與血肉散落在馬路上,殘破的屍體還有帶著濃重腥味的人血、一時之間監視官也只能憑著肢體數量來粗估出受害人數,五個?不、大概有八個?

「唔啊、監視官?救、救命啊啊啊──」少數倖存的活口一看到監視官的身影便扯開喉嚨嘶吼慘叫,在邁出步伐之際被執行官搶先一步給麻醉在地、滿身髒汙地倒在血泊之中。

『犯罪指數三百七十,「支配者」解除保險,設定為殲滅模式。』

與市中心審判系統連線的半自動手槍以平靜而冰冷的聲音改變存取模式,四組監視官與執行官所組成的小組槍口再度瞄準了唯一生存的確定犯。

滿身血腥、被屍體所環繞的罪犯連掙扎都沒有地乾脆丟下了手中的獵刀,對著所有的執法人員輕挑地扯起了笑容。

冰冷的藍色光點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個空間裡的,小小的光點飛的速度說不上慢,但又足以讓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後退!」

在光點進入人體的瞬間,原先應該是人的東西忽然像造型氣球一樣地不斷膨脹扭曲,直到彷彿即將無法承受內部壓力一樣地炸裂開來,溫熱腥臭的血像雨一樣地從天而降,所有在場者的制服全都染上了血的顏色。

「啊──今天也是圓滿完成任務的一天啊。」一個執行官是這樣說的:「順利地把自己搞得一聲腥臭……啊勒?」



※※※



「雖然並沒有打算歡迎你們加入,不過歡迎你們加入,菜鳥們。」虹村監視官將辦公座椅的鎖給放開,幾乎是躺倒在辦公座椅上還翹著二郎退地用鼻孔看著受訓時期就十分引人注目的後輩們:「近來了就是結果掛帥了,天才或是神探之類的,要有績效才算數啊。」

「好壞心啊虹村前輩。」

「哼,還不是在這裡看著色情雜誌嗎?唔哇!這麼多本!」

「青峰現在就給我去市區發送治安宣導傳單!」

「啊,我也要去……」

「那紫原就一起滾過去好了!」虹村前輩怒吼著,抱起大疊的傳單交給青峰和紫原後,一人一腳地把剛報到的新人踹出辦公室門口:「等到你們的長官都出勤完畢後再回來!」

「唉呀……這麼快就把新人驅趕到只剩兩人了嗎?」剛走進辦公室的赤司語氣裡並沒有任何擔憂,更多的是揶揄:「這樣胡來一氣的話,公安局人力短缺也是理所當然的,前輩。」

「擅自把自己從預備監視官搞成預備執行官的人,輪得到你說我嗎?」

「用那個光譜來規範人類高低的遊戲,只能說是品味低劣,我不過是選擇了更方便做事的方法而已,虹村監視官。」

以市中心地審判系統──西比拉系統──作為資格篩選,得以在政府部門中就職者無一不是各項評分都傲視群雄的佼佼者,然而在社會享有這些優秀人才的貢獻付出的同時,相對也承擔著這些優秀人才一旦發生價值觀或思惟上偏差時所帶來的風險,如同雙面刃的他們很可能因此禍害社會,而凌駕於所有之上的西比拉系統正是負責監控的唯一存在,即便是政府部門人員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特殊權力,原該是榜首成績錄取入公安局、卻以潛在犯的身分替社會服務的赤司恐怕是再清楚不過的。

但如同光譜的兩極一般,所有的「過度」都不代表絕對的好,特別是與赤司一同被認定為「十年難得一見的優秀人才」、為數共六人的同期新人,雖然這類人才在眾人眼中應該是可以擔負大任且前途無量才對,但正是因為擁有優越於常人的精神與智能,因此更容易一不小心而走上被西比拉系統判定為潛在犯的異端之路。

在有這層自覺前提下,赤司在報到之前忽然被臨時降級為預備執行官一事,並沒有人打算對赤司提出質疑、某個程度來說,大家更傾向認定赤司是所有監視官的借鏡。

「赤司以後就跟我行動吧。」虹村前輩正在分析螢幕上的案件,不打算分神太多的緣故而使說話的口氣變得更加隨興:「還有灰崎也會和你一起行動。」

「了解。」

「這裡空著的座位都可以坐,除了跟前輩們打招呼外,記得趕快找好自己的獵犬啊,當警察就別想自己一個人蠻幹。」

「只有兩個人還在這裡的說──」黃瀨苦笑著地搔著臉,跟著綠間來到座位上:「小綠想好要找怎樣的部下了嗎?」

「還沒見過面以前大概什麼都不好說吧。」綠間的西裝筆挺,一如西比拉系統的檢測值,從裡到外看起來都像個傳統印象中的精英份子。

「不過果然還是只想找同是監視官的人來值勤吧,因為就算和監視官搭檔,也還是會在執行任務時搭配執行官的啊,至少不用擔心自己會被同事威脅到生命?」

「臨時調派一起行動的執行官與長期搭檔的執行官,也會產生默契上的明顯差異的喔。」綠間推了推眼鏡:「辦案子一定要好好做到結案才可以,還有不是所有的潛在犯都具高危險性的喔。」

「欸--聽起來好難懂的感覺,那麼就讓另一個監視官一起加油指揮吧。」

看著黃瀨乾脆趴在桌上的模樣,這回綠間打算裝作沒有聽到了。

「吶吶,所以這樣說來小綠先找好搭檔的執行官囉?」

「我可沒有說的喔。」

「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打算呢--」黃瀨依然賴在桌面上,被經過的虹村前輩強行拉著後領提了起來,這樣的動作卻好像提醒黃瀨了什麼:「啊,對了,小黑子怎麼打算呢?」

「一開始的值勤會以前輩的意見為主,所以我會先配合前輩們的指揮。」從頭到尾都維持沉默的黑子像是忽然出現在辦公室裡一樣地應了聲:「也已經和負責我的前輩見過面了,晚點他們會來。」

「欸欸欸?這麼快?」

「我也和負責我的前輩打過招呼了喔。」綠間推了推眼鏡,視線穿越過鏡面和臉之間的空隙看著黃瀨:「黃瀨,你該不會連這個都沒有打算吧?」

「這個……這樣嗎……其實啊……」

「啊,找到了,黃瀨涼太對吧?」一位前輩一腳踏進辦公室,直接來到黃瀨桌前。

「對喲?啊,該不會是之前因為我拍過公安局形象海報的關係,連公安局內都有──」黃瀨的話都還沒說話,倒是先被看起來很生氣的前輩給打斷了。

「我找了你一個早上了!話說回來為什麼是在虹村的辦公室裡啊!」

「不知道喔。」一邊寫著報告,虹村前輩倒是頗有餘裕的樣子。

「現在就滾到我的辦公室裡去,造成別人麻煩了你這傢伙!」

「是--呀啊啊!好可怕!小綠救命啊啊啊!」黃瀨就連起身都來不及、被生氣的前輩拉著後領往門外拖去,被黃瀨喊著的綠間忍不住別過臉去。

「不知道會變成什麼畫面呢?」虹村學長手裡仍然寫著報告,但卻總好像是可以分神出來注意身邊的事情:「要先去和執行官見個面嗎?綠間?」

「……某個程度上也算見過面了的樣子……」綠間看著赤司這樣回答,對方僅回以一笑。

「我說的可是你的執行官喔,跟你一起搭檔執行任務的,還是你打算像黃瀨那樣隨機指派就好?」

綠間認真地在智慧型手錶上調起了資料來,但虹村前輩卻忽然有奇妙的預感。

『巨蟹座今天的運勢:吉 面對新的事物會有好的開始,建議到處走走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

「……繼續這個樣子才會真的沒有人想和你說話。」從預備生時期就是這個樣子,沒想到成為監視官後這傢伙的特殊習慣也還是沒有停止:「如果當天運勢是大凶的話,總不會這樣就不出去辦案子了吧?」

「那種事情當然是不可能的。」綠間收起立體影像並起身:「所以每天都必須攜帶幸運物在身上,當運勢不足時可以有補正效果。」

啊……又來了,可以的話不是很想聽下去。

「今天的幸運物是粉紅色的胸章。」

雖然虹村前輩一點也不想知道綠間的胸章長什麼蠢樣子,但仍然忍不住瞥了綠間的胸口一眼──蠢死了!粉紅色的兔子!

赤司的微笑靜靜地加深了一點。



===

大家好,這裡是黑鳥。

首先很抱歉,這一年半來幾乎每三個月就要寫出一本新刊之故,體力現在狀況實在很不妙,所以這次連載拖了很久,讓大家久等了(土下座)。

承上之故,本來很想要寫出來的《水象星座彼氏》後續《期間限定三十天》一直沒有辦法好好處理各方面的氣氛,即使該有的大方向和刊物設計等都有了底,卻還是無法好好寫出來,這本新刊將推遲到明年春天,還請見諒。Orz

最後關於這篇故事。
黑鳥算刑事探案類型劇集的影迷,所以這樣cross over的設定其實有讓我心動,起初看別人說著說著結果並沒看到創作,於是就開始想自己寫寫看,隨口問了一下之後發現PSYCHO-PASS並沒有很多人看過,因此會盡可能讓讀者在故事內容中了解這個故事的世界觀,除此之外PSYCHO-PASS這樣的背景設定與人類心理與精神變化有密切的關連,也很適合挑戰始終沒機會寫的病設定,某個程度上的確因為滿足了我自己警服控+探案片愛好的私心而使得難度降低很多,在距離截稿的這最後一個月希望我可以努力寫完。QQ||||
├曙光 | 引用:(0) | 留言:(0) | 2013/12/16(Mon) 22:10:3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