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2013.10/06 [Sun]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完)

2013.10/06 [Sun]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完)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此為黑鳥所發起的板車企劃,一共橫跨6/10綠高日、7/7綠間誕、10/6高綠日、11/21高尾誕
11/21高尾生日,最後一波連動活動請點這裡



「抱歉啦。」避開了綠間的目光,高尾迅速地離開了綠間身前。

雜亂的意念在練習過程中仍然不斷從腦袋裡竄出來,即便狀況差到連自己都心知肚明,但腦袋內躁動的雜訊只有越來越多。

當然的了,只要看見綠間就沒辦法阻止那些胡思亂想,關於綠間這個人、關於好像被隨意帶過的告白、關於綠間怎麼看自己這件事,全部都想知道,卻怎麼也問不出口。

明明什麼話都可以毫無顧忌地說著聊著,卻在這種時候變得膽怯了。

就連學長的教訓都左耳進右耳出的聽過就算了,一旦想到關於綠間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好像就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雖然知道急是沒有用的,但這種時候說是度日如年也不為過,更何況綠間一開始就已經確切認知到這件事了不是嗎?
那麼,綠間就是打算給這種不問不說的答案?

高尾忍不住偷瞄了綠間一眼,比自己的身高還要高上許多的搭檔仍挺直著肩背的走在自己身旁,似乎被告白這件事情好像不關他的事情一樣。

「吶,小真。」最後還是不爭氣的開口了:「有些人是這樣說的,『我喜歡你這件事情只和我有關係,和你沒有任關係』……」

開口後就馬上後悔起來了,本來想要拐彎抹角的套套看綠間會有什麼想法,但這樣一說出來後自己的意圖馬上全都顯露了。

高尾從來沒有這麼嫌棄自己的嘴拙過、就連嘴拙這件事情對高尾來說都是少有的狀況。

似乎在等高尾把話說完,綠間依然靜靜地走著,沒打算開口,與高尾拐過了彎、走過了路口、一起在平交道邊等待火車通過,在火車駛過的瞬間帶起了風吹得臉上一陣發涼,的確有那麼點衝動想開口,像個孬種一樣的賭一賭,如果綠間聽到了那就豁出去試試看,如果綠間聽不到,至少也還有一點自尊保留著,但這樣的衝動僅在火車通過時一閃而過,好不容易張開的嘴又在火車駛離後閉了起來。

平交道上的警示聲高亢的聲音還殘留在聽覺哩,帶著有點歇斯底里又有點急躁的氣息,高尾與綠間都沉默著看著柵欄緩緩升起,兩人一起走過了平交道。

心裡明明是希望可以更加靠近綠間,但始終維持沉默態度的綠間所構築起的心防卻讓高尾看不到任何破綻,在進退之間似乎也已經看不到更往前的路了,甚至要忍不住猜想綠間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打算用這種沉默的方式來拒絕也說不定。

「……算了,就當我沒說過好了。」靜默的時間足以讓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逐漸消逝,高尾開始替自己找台階,卻又因為說得口是心非而使得言語含糊:「之前說的事情就忘掉好了。」

「所以我說你把我當成什麼了?」綠間推起眼鏡,低沉的聲音裡有點微怒以及驚訝:「我可不記得我是那種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啊。」

「……但是、……」什麼跟什麼啊,不是這意思的吧?

「你喜歡我這件事情,我應該很明白地說過我知道了不是嗎?」

「那、那才那不一樣!」高尾幾乎是失聲大喊出來,才不只是那樣、才不只是知道或不知道而已,如果告白這樣就可以成功的話,早就已經不是這樣的狀態了,高尾覺得胸口正在發漲,但喉嚨卻忽然緊得難以發出聲音、就連呼吸都失去了應有的節奏:「我想聽的、才不是這個東西……」

心底的不安正在擴大,高尾知道被逼到窘境的人並不是綠間,而是迫切想知道答案的自己──綠間也有選擇拒絕的權利,而且理由不用想也知道有多麼充足。

「小真到底是怎麼想的呢?對於我喜歡你這件事情。」發現自己的音量因為激動而變得很大聲,高尾深呼吸後決定重新來過:「我想知道小真的心裡想的是什麼,這要小真說出來後我才會知道。」

綠間停下了腳步,但又重新邁開步伐。

「小真。」高尾追上了綠間:「告訴我。」

綠間又推了下眼鏡,那雙有著漂亮長睫毛的眼眸輕輕掃過高尾,做了高尾沒有預想過的回答:「想知道這些做什麼呢?就算我回答了你,你又打算怎麼做呢?」

就只是說一說而已,往後依然是朋友、或是兩人的想法並不相同,所以不再是朋友,或者是──高尾忽然跟上了綠間的想法。

「如果小真願意的話,可以和我交往嗎?」是在等這樣的問題嗎?因為無法確定這是否是綠間希望得到的回應,心跳再度加速到讓高尾以為自己會過呼吸的程度。

「雖然我並不覺得有人會任一個不喜歡的人跟前跟後,但如果更明確的說會讓你滿意的話,那也是可以的。」這回綠間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面對的高尾,並習慣性的又從高尾頭頂上拿下了不知何時附著在上面的枯葉:「和我交往吧,高尾。」

依然是冷靜的沒有任何表情的臉龐說著好像是明天也一起去上課一樣的事情,不太真實的感覺讓高尾有點恍惚,而綠間撩起高尾的瀏海將嘴唇貼在額頭上的溫度又馬上將高尾拉回現實。

──好、好近!

高尾將雙手貼在額頭上後退了一步,睜大了眼睛驚訝地看著綠間。

「這樣的答案你滿意了嗎?」在推眼鏡的時候綠間的視線往他處閃爍了一下,很快的又恢復了平時冷靜無表情的樣子。

才不是滿意不滿意的問題,這個笨蛋!

高尾伸手緊緊抓住了綠間的制服衣袖,接著上前抱緊了綠間:「我啊,最喜歡小真了喔。」

綠間的手撫摸著高尾的後腦勺,又輕輕拍了幾下,低穩的嗓音在高尾的頭頂上溫柔地說著:「知道的喔。」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3/11/22(Fri) 00:01:5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