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高綠】慢性中毒(坑?)

【高綠】慢性中毒(坑?)

※黑子的籃球衍生,這是高綠,高綠,高綠
※雖然黑鳥很想,但基於許多原因,不能保證後續的存在與否



期考前兩週籃球社的活動會暫停,但並不會強硬阻止社員的自主練習,即使沒有成群的籃球社成員陪伴,清晨的操場上也還是看得到繞著操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圈的綠間。

高尾在第三天之後也加入了這種可以說是搞不清楚狀況的行列,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宮地和木村學長也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之一,只因為他總是距離綠間太遠而導致未曾發現過。

說是自主練習絕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增加獨處的機會才是更加實際的理由──更衣室內高尾還在整理自己的衣物,而淋浴間那裡正散發著洗髮乳的味道,綠間用的洗髮乳。

光是聞到那樣的味道都會感到興奮,高尾定在置物櫃面前許久,胡亂抹了臉一把後帶著盥洗用品和衣物來到綠間旁邊的浴間,扭開了熱水的開關,但現在還不急著洗澡。

兩邊的淋浴間從蓮蓬頭輕灑出的水聲在狹小的隔板裡幾乎要淹滿了聽覺,就算做了什麼綠間也不會發現的。

如果綠間之道的話,會有什麼反應呢?

恐懼、害怕、驚訝,還是馬上就嚇哭了?

可以的話,真想知道啊……就像想要觸碰綠間的肌膚嘴唇頭髮還有身體一樣,青春期的煩惱幾乎要讓高尾的腦袋都炸裂開來了,雙手不斷加速反覆來回與搓揉,把無法宣洩的焦躁感空虛地化成了一道透白的細線、混著產生大量蒸氣的熱水流入排水口。

煩惱並沒有隨著這個儀式而消失,僅僅只是身體找到了休息的機會,明明繞著操場跑了那麼多圈,卻還是覺得游刃有餘,真是精力太過旺盛了呢,高尾搓開洗髮乳,將滿手的泡沫搓上髮梢,這時隔壁站著綠間的浴間傳來沐浴乳的味道。

「小真又換了一罐沐浴乳啦?」

「沐浴乳本來就是會有用完的時候的吶。」

「這次也是新嘗試的品牌嗎?」

「之前買的那個,出了新的味道。」

「噗──你是女孩子嗎?新的配方和香味都想嘗試之類的。」綠間到現在一罐重複的沐浴乳都沒有重複過。

「為了可以在洗澡時好好放鬆……」

「噗哈哈哈哈哈,小真……別告訴我你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打球後洗澡喔噗嗤──」超像那個機器貓漫畫的女主角耶?

「當然不是洗澡的喔,但是在學校最多也只能這樣了。」濃烈的沐浴乳香味以及浴巾搓動的聲音次拆解起高尾的理智,隔著隔板的澡間裡,綠間的聲音沉靜而且放鬆:「要說的話最棒的還是泡澡了,但是學校浴室裡面不可能做得到……你又在笑了嗎?喂、高尾?」

隔板的另一邊,高尾粗喘著氣卻說不出一句話,只能舉起手來不斷拍打著隔著他與綠間的隔板。

笑到站不起來……輸給這傢伙了啊!

水聲後是浴間門板關起的聲音與吹風機的聲音,雖然吹風機的聲音幾乎響遍了整個淋浴間的空間,但僅留下高尾的浴間忽然變得安靜起來。

等綠間離開嗎?不,想出去,看著綠間吹頭髮的樣子,聞聞他剛洗好的頭髮、親吻綠間帶著沐浴乳香氣的頸測。

「糟糕……」一發不可收拾了,腦袋裡的妄想。

綠間雖然已經穿上了制服,但並沒有把衣服穿戴整齊,沒有扣上的制服襯衫內不是裸體,而是白淨的棉質襯衣,合身的襯衣緊貼著線條結實的胸腹肌肉,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胸前的凸起、透著平時難以見到的隨性和綠間毫無自覺的性感,難得沒有戴眼鏡的模樣讓高尾可以更加專注地看著那雙有著濃密睫毛的雙眼。

綠間果真長得很好看啊--高尾在心裡已經無以計數次地讚嘆。

發現了高尾的目光,綠間凌亂的瀏海之下,那雙漂亮的眼睛也回望向高尾,但綠間不發一語,僅僅眨著眼睛、用眼神詢問。

「小真長得真漂亮啊。」想要用手去觸摸那張臉、想親吻那雙漂亮的眼睛和飽滿的嘴唇,就算是無法再更想,現在也只能以視線完成這種不可能的奢想,只能用笑化解起尷尬、掩飾著真正的心思。

喜歡到不能再喜歡了,高尾臉上不真實的笑容漸漸淡下,在綠間的眼中不易外地看見輕蔑--的確是很差勁的七情六慾,但是如果連一點點都無法透露出來的話,腦袋一定會爆炸的,高尾靜靜地看著綠間拉開皮帶、將制服襯衫紮起。在制服的包覆之下該是肌肉緊實的腰腹變得文弱纖細,一如綠間外貌帶給人的印象。

「還在發什麼呆?」綠間的手指迅速熟練的扣著制服的排扣,左手的繃帶還沒有纏上:「就快要上課了的喔,至少也把衣服穿上吧。」

「欸……對耶。」高尾這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只有腰間圍著的浴巾,說起來,整個社團裡只有綠間一個人會先在淋浴間穿好衣服再出來,拘謹的風格非常綠間,雖然不討厭,但在運動社團裡的確獨樹一格。

一邊慢條斯理地抓出制服,即使不用太過刻意也可以發現那綠間的目光。

雖然本人極無自覺,但綠間的視線帶有氣勢,目光也十分容易被捕獲,即使不用太過認真也可以注意到周遭狀態的高尾自然不可能漏了綠間的視線。

雖然說起來很普通,只是無論是誰都可能對別人的裸體感到好奇這種單純的理由,但若是給綠間看到的話可是不一樣的狀況、意義完全不同。

「小真,繼續看我的話我都要害羞囉。」高尾扣著襯衫的排扣,白淨的襯衫衣角在大腿邊輕晃著,直到扣完所有的釦子,高尾才從衣櫃中抽出長褲套上。

「在說什麼蠢話。」綠間的視線從眼角消失,聽起來大概是到板凳邊進行指甲維護了,果真是一絲不苟。

「如果喜歡我的話倒也沒什麼不好吧?」

「沒人無聊到需要喜歡上你的吶。」

「我受傷囉──」才不是什麼無聊的願望。

從綠間抽出換洗衣物開始,呼吸的空氣裡混著綠間慣用的柔軟精香味,淡淡的柔柔的、彷彿應該存在卻又有點突兀地出現在更衣室裡。對於長期與汗味為伍的運動社團成員來說,那就是屬於綠間的味道了。

高尾不只一次想要把臉貼在綠間的後背好嗅個滿足,也曾經起過壞念頭而故意買了和綠間家一樣的柔軟精,但躺在被窩裡時卻又同等失落發現那的確不一樣、自己真正迷戀的是混上了綠間味道的柔軟精香氣。

那時高尾才明白腦袋裡流轉的思緒是多麼瘋狂,在男女混校的高中校園內,自己竟然捨棄了可愛的女孩子在一邊,卻對比自己強大優秀的同學著迷到自己都會害怕的程度,理智上雖然明白這必然會對自己帶來許多不穩定,卻又心猿意馬地每想到綠間就忍不住細數著明明是怪異卻讓人目不轉睛的所有習慣還有事蹟。

而被迷戀著的綠間,仍然毫不知情的坐在板凳邊,背對高尾兀自修著指甲,這樣的渾然不覺雖然對高尾而言是最安全的,但卻也讓高尾煩躁得無所適從,比起被發現後遭致厭惡,更難以忍受的是對方的不知情。

像悶在無法傳遞出聲音的隔音玻璃中,任憑吶喊嘶吼也無法將聲音傳達出去,心口有千萬隻螞蟻在心口搔癢著。

「小真,我好煩惱啊。」高尾放鬆了身體從後抱住了綠間,一邊從後跨坐上板凳到綠間身後,一邊將鼻尖湊在綠間的後頸邊磨蹭、又偷偷地用嘴唇輕觸著,呼吸間都是綠間的味道、感覺到綠間的肌膚因為磨蹭而細細顫抖著。

「放開,高尾。」綠間慢條斯理地修著指甲,淡淡的命令著高尾卻不主動推開。

「我才不會放開喔,」高尾一邊說,將雙手更加收緊,臂膀內綠間的身體並不柔軟嬌小、甚至讓高尾像抱在由加利樹上的無尾熊,但貼緊的身體讓高尾感到安心,跨坐在綠間身後的高尾將臉頰貼在綠間的背上,並不斷收緊雙臂讓兩人更加貼近:「因為太喜歡小真了,超喜歡的。」

喜歡到想要占為己有、想要把所有人都從綠間面前揮開,高尾的手順著綠間的胸腹滑下,看似放鬆了擁抱,實則是順是往下偷摸著綠間結實的腹肌:「最喜歡小真了喔。」

雙手的手腕忽然被緊握住,等到回神時綠間已經掙脫了高尾的擁抱離開板凳,並且轉身過來牢牢反抓著高尾的雙手──完全不是可以被反抗的力量,以奇蹟為名的神射手的腕力,完全凌駕於高尾之上。

綠間那張冷漠卻又出色的臉龐上沒有表情,但僅僅是被這樣盯著就夠讓高尾臉紅心跳了。

「小真?」高尾揚起不自然的笑,但一時間卻讀不出綠間眼裡的心思,但是就這樣一直被看著好了,可以就這樣死掉也不錯。

「到底在幹什麼?高尾。」對高尾而言綠間有著梅杜莎的眼睛,只要對上了視線就像石化了一樣的無法動彈,明明是個高大的男性,卻有著連在校內頗受歡迎的班花或校花都沒有這麼令人著迷的眼睛,太不合理了。

「告白啊。」雙手仍被綠間高高地抓在手裡,面對一臉嚴肅的綠間,高尾歪起了腦袋,半是認真半是惡作劇地笑地給了不太正經的答案。

並不是真正為了綠間,比起傾訴愛情,更想得到的是綠間的反應,無論是驚慌還是害羞都好,那是因為自己而產生的情緒變化。

「我可不覺得光是告白就足以引起像你這種反應的吶。」綠間的視線牢牢釘在高尾的臉上,淡然的口氣好像在說著很無聊的事情一樣。但緩緩垂下的視線也引得高尾順著綠間的目光往下低頭,雙腿間半勃起的隆起竟然讓高尾猛地戰慄了起來。

「唉呀……」完全被發現了也就好像沒有躲的必要了,高尾確切地感覺到身體因為自己的意圖被綠間發現後而產生的興奮感,腿間的東西完全無法因為場合或理智判斷而消退,而是在綠間的目光下形狀變得更加明確。

「所以才要問你到底在幹什麼。」

「在幹什麼……可是什麼都沒有的喔。」高尾猛地瞪起腳,將綠間推向身後的置物櫃上,猛烈的撞擊讓綠間鬆開了始終緊握著高尾的雙手:「而是想要對小真幹些什麼呢。」

不等綠間的回應也忽略了一定會被反抗,高尾捧住了綠間的腦袋粗暴地吻起綠間,雖然身體上並沒有優勢,但慌亂中綠間怎麼也推不開高尾緊壓在後腦的手。

強勢深入綠間嘴裡的舌頭胡亂攪弄著綠間的口腔,濕軟的舌葉還是堅硬的牙齒全都蠻橫地掃過卻又什麼也沒有留下,幾度就要被綠間給咬到卻總又差那麼一點。

並不感覺到快樂,但如果不做的話,會就這樣發瘋也說不定,算不上是甜蜜的親吻,但說不定已經搶到了初吻,那樣就好了。

無論是高委還是綠間都因為親吻而粗喘著,掙扎與壓制間幾乎就像在格鬥一樣的角力著。

「我啊……對小真想做的事情,就算是這麼聰明的小真也不會想到的。」壓根沒有思考過戀愛的笨蛋王牌大人,戀愛才是高中生活的重點啊。

高尾將身體更加貼緊了綠間,雙腿之間夾著綠間一邊的大腿,雙腿堅硬熱得快要發痛的地方在接觸到綠間的大腿時並沒有感覺到舒緩,而是更加沉重的衝動。

「高尾……」

「我喜歡你。」高尾想再親吻綠間,但卻被閃開了。

「不要開這種玩笑。」

「雖然腦袋很想,不過身體是這樣告訴我的,這裡也是。」

手掌覆上綠間的胯下時,那張總是白淨冷漠的臉蛋忽然刷得通紅,本來就生得姣好的面容因為害羞和驚訝而變得更加可愛起來。

「手……」綠間的手搭上了高尾的,但卻因為太過震驚而什麼也做不了,覆在腿間的高尾的手正在動,輕輕地抓握著、摩擦還有揉捏、甚至可以準確地抓住重要的地方惡劣地搓揉。

「小真可以親自確認喔,褲子裡面的東西。」單純的人總是很容易驚慌失措,高尾抓到了綠間思緒的空隙,猛地又忽然吻了上去。

雖然身高上有那麼點劣勢,但被底在置物櫃的人並不是高尾,得到了空間也遠比綠間還有餘裕的高尾並不難壓制住想要掙脫的綠間,掙扎與禁錮間高尾抓住了綠間的左手就往褲腰內深入,強勢地讓綠間直直觸摸上總是無法滿足的地方。

直接觸碰上的感覺幾乎要讓高尾腿軟下來,但綠間卻更快地因為驚嚇而跌坐在地。

嚇到了呢,而且嚇得不輕吧?

可是再不做些什麼就真的要發瘋了。

「那麼恐怖嗎?小真不也對我的手……」硬了呢,可以的話真想看看綠間的那裡,綠間的全部都想看到。

「閉嘴!」屈膝而坐的綠間將雙手至於腿間,就連看也不看高尾一眼、低沉悅耳的嗓音裡帶著細微的顫抖:「給我離開這裡……」

「那,我先去浴室裡解決一下吧。」高尾一邊解開皮帶,轉身走進了淋浴間:「小真想要的話可以一起進來喔。」

高尾該是放在板凳上的背包和衣物猛地從後方飛來,掃起小陣的勁風後打在最邊緣的置物櫃上,無論是盥洗用品還是換洗衣物都亂七八糟的散在地上。

生氣了吶……

即使回過頭來,綠間也完全不打算面對上高尾的視線,算是意料之中,但又充滿了失序的混亂感,高尾並沒有期待綠間原諒自己,如果綠間會因此而產生恨意的話,或許也是不錯的,人的貪婪有時候很恐怖也很病態,只要在對方心裡佔有一角,就算是被詛咒著也會感到得意洋洋而滿足。

高尾走出浴間時並沒有看見綠間,散落在一地的衣物和個人物品仍然靜靜地落在那裡,獨自在沒有人的更衣室內收拾並不會影響什麼個人顏面問題,或許、大概,被丟出去的書包至少也還代表的自己的行為對綠間是有一定程度的驚嚇或打擊,只要這樣想就會感到雀躍,即使是高尾也忍不住要覺得自己真是扭曲。

但是無法回頭了,大概吧──高尾抱著這樣的想法打開了教室後門,看見綠間已經一如往常地坐在那裡時,單純因為有人打開了後門而瞄了一眼,接著那樣淡然不充滿任何情緒的目光又再度回到課本上。

高尾再次充滿了不確定。

早就知道綠間根本不屬於弱者之列,但這樣強悍地展現在眼前時卻又總會希望那張總是平靜冷淡的臉可以出現一點裂痕,即使是一點點也好,但綠間從不是個會提供可趁之機的人,毫無破綻的樣子就和那傢伙在球場上的防衛一樣讓人灰心。

或許也早就明白了自己的行徑而打算把這些全都抹除、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高尾煩躁的抓起了腦袋,不斷不斷猜度卻無法被承認的心思一陣一陣的在心的激出水花,讓人煩躁不安。

時間開始沉澱起思緒,有那麼一點點的罪惡感開始從高尾心底漫開,卻又矛盾的不感到任何後悔,雖然一直想確認綠間的反應,但反而忽然找不到任何開口的時機。

平時總是一起進教室並有一下沒一下地聊著天的,光是沒有一起走進教室就已經是很反常的狀態了吧?

高尾忍不住回頭看向綠間,安靜整理筆記的樣子看似一點異常也沒有。

原來這傢伙也知道什麼叫做假裝一切都很正常嗎?不過無論是誰遇到了那樣的事情,大概也只有這種方法可以應付了吧?

綠間忽然抬起目光,但看見高尾的瞬間又把視線收下。

「喂,小真。」不是吧?為什麼直覺是有機會呢?高尾嘗試性地喊出聲,但綠間沒有抬頭,而是忍不住煩躁的皺起眉來。

「綠間。」

綠間並不打算說話,高尾知道綠間的的確確的明白自己的意圖,但要求唯我獨尊的綠間配合什麼事情可是不可能的,即使是開口說句話,但同樣的是讓一個討厭到徹底的人跟前跟後也是不可能的──高尾跟著綠間一起前往社團活動、一起回家,雖然什麼話都沒說,而且綠間總是一個勁的走在前面,但竟然也就這樣過了三天,普通來說根本應該是痛毆對方一頓後就再也不往來吧?

「小真。」持續沉默下去不會是辦法,高尾終於下定決心問了說不定是這輩子最不識時務的問題:「你會討厭我嗎?」



《To Be Continued?》

===

初次見面或很高興再見面,這裡是黑羽鷲:)

謝謝隨手抽了這本無料配布並耐心閱讀完的各位,
一開始因為有點想嘗試寫高綠的內容,所以就放手去做了。XD
這篇寫起來手感也還不錯,希望各位會喜歡。

雖然對小真撒嬌的高尾很可愛,但我也很喜歡帥氣卻有點壞心眼的高尾,
但說到小真的話,無論是怎樣的立場說不一定一直都是被高尾追著跑的吧。
板車真是無論怎麼翻過來倒過去(誤)都好可愛的一對啊~
真心是這樣覺得的。

至於後續,雖然我很想回答一定會有,
不過因為最近深深感覺到體力和時間已經被繃到極限,
所以最後還是會仔細斟酌看看吧。
如果成功引起了各位的好奇心,也感到萬分榮幸。

黑羽鷲
未分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8/11(Sun) 23:45: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