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夢裡的蝴蝶 (22)

【綠高】夢裡的蝴蝶 (22)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綠間冷靜了下來,默默地看著高尾。

與人偶一樣的高尾、用著和人偶一樣口氣的高尾,實際上才是人偶的藍本的高尾……

「我啊,每天早上都和小真在一樣的時間裡醒來喔,當然是使用鬧鐘啦,不過因為想要透過人偶的眼睛來體驗嘛,所以賴床是不可以的。眼睛睜開時小真的手還搭在人偶的頭上時,開始出現了『這個人好溫柔啊』之類的想法,看到小真帶著學長們來教導人偶而不是大量安裝程式時,我也有點意外呢。」

「其實人偶有自動甦醒的功能,小真知道吧?」

「那、那種事情我當然知道的喔。」綠間困窘地推起眼鏡來。

「真正方便自己的使用方法其實是安裝一系列的相關程式來補完人偶,不過因為高尾特別版本是不可能附上這種讓人偶偏離我的東西嘛,但是也不方便告訴小真人偶是無法學習到太多的呢。」

「才沒有想努力教些什麼的吶!」

「學長教的菜我都有親自做過喔,要試試看玉子捲嗎?」

「用那樣的腳根本不可能在這裡做菜的吧?」

「……也是呢。」高尾安靜了下來,偷偷地小心翼翼地,握住了綠間的手,抓著綠間的手摸著自己的臉頰,彷彿終於實現了心願一樣平靜而滿足地長嘆並輕蹭著:「一直都想知道是怎樣的感覺呢,被小真的手摸著的感覺……」

起初覺得用非常安全的角度去體會另外一種人生好像很有意思,於是一邊用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體驗著人偶高尾所學到的新事物,同時一邊努力邊寫著程式讓人偶更像自己,因為有了這樣的動力,做復健的痛苦反而變得可以被忍受、並且加勇敢地面對著無法行走的挫折。

但人不是機械,再怎麼要求也不會如同機械一樣黑白分明,就像人工智慧再怎麼編寫精良,也不可能真正地明白什麼叫做愛情。

以人偶為媒介,愛情竟然透過了螢幕和人工智慧的透析,讓透過螢幕的高尾和面對著人偶的綠間心裡明白自己正在淪陷不可自拔,完全是高尾始料未及的事。

「滿腦子都是想要和小真見面、想要以真正的高尾和成的身分和小真見面……」高尾用臉頰用鼻樑用額頭不斷磨蹭著綠間的手,像是希望被綠間撫摸過一樣地用臉上的肌膚接觸著綠間:「但是所能做的只能更加努力編寫程式,讓人偶更像我一點、讓有一天小真看見我時可以……可以覺得人類的高尾也不錯……」

但是就算自己也知道那就和白日夢一樣的虛幻不切實際,打發時間或是好奇的想法很快地被天天都在見面卻不可能真正交談的心情給籠罩住,綠間的一舉一動都無法在更加明白清楚,同時對綠間而言,直到高尾出現以前都不會知道世界上有那麼一個真正存在、會呼吸會痛會哭泣、需要人陪伴的高尾和成,把自己做成了可以自由活動的人偶的人類高尾和成。

「我也喜歡你吶……小真……越是看著另一個自己和你越來越親密,就更加想要接近你……人偶開始因為無法分析歸納那麼複雜的人類情緒、被縮限到最低的自我成長功能和被我強制寫入的資訊開始出現歧異之後,我竟然為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感到歡欣……這樣做很狡猾對吧?」高尾將綠間的手貼在額頭上,卻低下了頭:「真正的我沒辦法在小真回家時撲到小真身上撒嬌、也不可能單純地喜歡著小真、眼裡只有小真喔……」

高尾的手輕輕顫抖著、漸漸發涼。

即使始終並未出現在綠間的生活中,也還是傾盡努力地體會了綠間帶給不可能感知道這些感情的人偶的一切的高尾,代替了故障的人偶出現在綠間面前的高尾。

綠間幾乎已經明白人偶的記憶一定被洗掉了、而且人偶高尾也不可能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了,或許整具人偶都已經被消滅了,像是遊戲一樣的扮家家酒在無聲無息中已經結束,高尾的白日夢也終於碎個徹底。

像蝴蝶的翅膀被強風給扯碎了一樣地,無論是誰都被迫面對上了現實。

「最後無論回來的是哪個,也都不會是完整的高尾。」綠間的手輕輕揉起高尾的腦袋,在高尾的顫抖和啜泣聲中,綠間看見高尾在點頭的同時落上了被毯的淚珠:「但是人偶的高尾,不可能再擁有更多的記憶和經驗了吧?」

高尾靜靜地點頭。

「那樣的高尾成長到最後,就算可以正常運作,也只是更加接近為另一個你吧?」綠間拉起了高尾的臉,抽起了面紙替高尾拭淚:「人偶的話,就不可能哭泣了。」

即使可以模擬人類的感情,人偶的感情也十分有限度,即使自命為最像造物主的人類,終究不是造物主。

摸上高尾臉頰的手大得不可思議,同為男性但高尾仍然覺得綠間的手大得過分,臉頰被捧著的踏實感、身體被摟住時感到的擁擠,以及綠間的鼻尖正在自己的頸側輕蹭。

以為在夢裡才可以實現的幸福的感覺,高尾再次止不住眼淚潰堤:「小真……」

「吵死了的吶……」

「因為──很開心啊……」

「高尾可以是人這種事情,我也希望過的喔。」綠間摟著高尾,低沉的嗓音每個音節都搔癢著高尾的聽覺:「但是就算是人偶,那樣的衝動卻無法減少,非常困擾……一邊想著不可能有辦法真正和人偶互通情意,但阻止不了自己……」

「小真……」高尾緊抓著綠間的衣服,不住在綠間的肩膀上磨蹭。

「所以人類的高尾,也沒什麼不好。」綠間親著高尾的臉頰,帶著點猶豫卻不是排斥,雖然沉默著什麼都不說,卻也沒有要放開高尾的意思,綠間沉穩地呼吸著,身體平穩的起伏感讓高尾也變得冷靜下來,用力地在綠間的身上糊著眼淚和鼻涕。

「髒死了……」綠間忍不住抱怨。

「因為是人才會有鼻涕嘛。」高尾的聲音裡有著濃重的鼻音:「所以才會因為小真願意接受我而哭喔。」

「不要哭了難看死了。」綠間一把將想要從懷裡離開的高尾壓入了胸口:「給我乖一點!」

「不要!才不要聽小真的話呢……」仍然忍不住地,眼淚還是滾落了。



===

這段如果是別人寫的我一定感動得亂七八糟,
結果因為是我自己寫的,所以只剩下「糟糕了眼睛完全散焦字都糊的」和「肚子痛晚餐吃了壞東西嗎?」
完全沒FU。
├夢裡的蝴蝶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29(Mon) 04:41:4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