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夢裡的蝴蝶 (17)

【綠高】夢裡的蝴蝶 (17)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不了了之的心情在最初幾天讓綠間提心吊膽,無法知曉高尾什麼時候又會變得異常,即使是休息時間,也偶爾會打電話到花店裡詢問高尾的狀況,但一連數天過去,高尾貌似又變得正常許多。

花店老闆愛貓,也因此結交了不少養貓的朋友,天氣變得溫暖後,貓喜歡到有陽光的地方曬太陽,因而窩到了屋瓦上,同時交際活動也開始變得頻繁,在花店裡也清閒下來的高尾乾脆幫起花店的生意來。

「薪水就是免費的貓糧和貓沙!」高尾興奮地舉起有著綠色雙眼的全黑幼貓,而綠間只感到萬分困擾。

「把貓帶回去!」將貓壓回高尾的身邊,綠間根本不想再看到那隻貓。

「但是小綠很懂事的吶。」高尾摸著小貓的腦袋、不斷用臉頰蹭著小貓:「一回家就乖乖在小真的枕頭上睡著囉。」

綠間的臉色變了又變,大大遶過高尾和貓一圈,直走進房間裡接著拎了枕套就要往洗衣機丟。

「開玩笑的嘛。」看著綠間認真要與貓劃清界線的樣子,高尾好笑地指著電視旁的竹籃笑著:「阿姨給了我丸醬他們已經用不到的貓籃,小綠會乖乖睡在那裡的。」

「哼,無論是睡在哪裡,別把貓養在家裡。」綠間悶哼著氣,大步走向貓籃擺放處,就要把提籃網門外放時卻好巧不巧就是回頭了。

高尾抱著小小的還在亂動的小黑貓,有點失望的樣子。

「那種表情是什麼意思?」雖然心裡明白,但綠間的嘴卻不懂得放軟:「養寵物可不是玩一玩就好的喔。」

「但是……小真不在時,一個人很無聊……」高尾的手逗弄著小黑貓,幼貓發出的叫聲像橡膠玩偶一樣滑稽,小小的沒有什麼攻擊性的身體不斷在高尾的雙手中跌跌撞撞地磨蹭噗跳:「畢竟也不可以去學校陪小真上課嘛……」

正因為沒事情做,所以才會跑去花店和老闆娘聊天、也因為這樣所以常到附近的商店晃,但是日子一久,再特別的事情也會變得普通,而綠間很清楚自己每天陪高尾的時間說不定連一天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所以說當初搬來這裡時才會認定不需要人偶,結果看到有人把全新的人偶丟在地上就自己拿去開機了,真是沒有原則呢──綠間胡亂抓搔著瀏海,對自己的反覆變化的想法和行為感到小小惱怒。

「那麼,不可以讓貓進房間,還有不可以讓貓打擾我看晨間占卜,所有關於貓的事情我都不會插手幫忙。」

「嗯?欸?」高尾有點驚訝地看著綠間,漸漸地反應過來:「咦欸欸欸欸欸?真的假的?」

「還有必須定期修剪貓的指甲,不要把屋子裡的東西抓壞了。」綠間一本正經地推著眼鏡架,眼角卻還是忍不住偷瞄著滿臉喜悅光輝的高尾。

「小真──!」高尾雙手捧著貓,從沙發邊一小跑步地撞進綠間懷裡:「最喜歡小真了!」

「笨、笨蛋!才不是要你喜歡的啊!」

「就算不是要我喜歡,我也還是最喜歡小真了!」無論綠間怎麼推,高尾仍然不斷在綠間的懷裡磨蹭著:「小真最溫柔了。」

「……笨蛋尾。」說的全都是蠢話,綠間假借著推眼鏡來遮住自己害羞的樣子,胡亂地揉起高尾的腦袋。

「小圓看到小綠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吧?」將小貓捧在手心裡,高尾用手指不斷搓揉著小貓:「小黑離開時小圓傷心了好幾天呢……」

「小圓?」不曾聽過的貓名字,花店老闆娘的新朋友?或是新客人?

「嗯,去年夏天的時候,家裡的……咦欸?」高尾自己說著,也發現了哪裡不對:「去年……欸欸?」

「去年的什麼?」綠間沉下了臉,但又對高尾的記憶感到好奇:「高尾?說出來吧。」

高尾一手拖著小貓,一手覆在小貓身上輕柔地撫摸,比起疼惜黑貓小綠,更像惋惜著。

「去年春天……小圓生了一窩小貓,」無法承受綠間高壓的視線,高尾低下了腦袋:「和小綠長得很像的小黑身體不好,到了夏天就撐不過去了。」

「在家裡發生的事嗎?哪裡的家呢?」絕對不是現在的記憶,綠間忍不住要懷疑高尾曾經被啟動過,但就出廠時間來算也還是太過不合理。

高尾搖起頭來:「不知道……」

小貓用兩隻前爪抓著高尾的手指玩,溫柔地與小貓玩耍的高尾像掉入了回憶的黑洞:「腦袋裡忽然出現的這樣的記憶和畫面,但是什麼時候發生、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辦法完整記起來……」

「這星期再把檔案好好整理過吧,說不定只是出了什麼錯誤而已。」

綠間靜靜地點頭,趁高尾準備晚餐時查詢了高尾的使用紀錄──三月中旬註冊,使用者綠間真太郎,除此之外沒有更早或更多紀錄。

這時綠間才注意到網站中不但會登錄使用者,就連人偶的型號都會一併登載,大概是為了方便零件汰換時提供給維修站參考吧?

而高尾的零件描述是空白的,就連機型都是空白一片,即便是最低價的初階人偶所刊登的資料都比高尾還要詳細。
那到底算是什麼?

「小真?吃飯囉。」高尾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小綠則被高尾抓著探出了半身,喵嗚喵嗚地叫著,而高尾則假裝配音似地呼喚著綠間。

「別做那種奇怪的事情……」綠間迅速地關掉了視窗,再走出房間時看見高尾討好的笑容。

……真是拿這傢伙沒辦法。

單純是順從著心裡的想法,綠間緩緩傾過身體,在高尾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沒有生氣的喔。」

「小真最可愛了──」被激勵了一樣地,高尾大膽地說著曖昧不清的話,一路黏著綠間到沙發邊,而綠間則一路刻意背對著高尾來逃避掉害羞的事實。

今晚依然是再平靜不過的晚餐,洗過澡後高尾才一臉歉意地解釋了幼貓照顧的問題,即使滿心的不願意,綠間仍然沒有拒絕高尾把貓帶進房間,雖然盡可能把容易拖行、抓壞的物品收起來了,但的確無法預料活動力旺盛的小貓會在睡著時做出什麼事情來。

說起來也的確無法保證睡覺的時候高尾會不會又忽然變得異常呢,斜倚在枕頭上,綠間看著高尾溫柔地哄著小貓睡覺,對於自己對高尾的信任有些不可思議。

高尾正在床邊和小貓玩著,只要簡單的羽毛玩具就可以讓小貓撲跳來撲跳去亂跑,小小聲的和玩具一樣的叫聲像不服氣四的不斷發出,時而出手逗弄小貓的高尾也輕輕笑著,那樣溫暖的畫面就連綠間也不想置身其外,忍不住伸手摸上高尾的臉頰。

高尾的目光在臉頰被觸摸的同時由小綠轉移到了綠間臉上,接著像貓一樣的磨蹭起綠間的手,那雙帶著笑意的眼睛晶亮得犯規,讓綠間忍不住懷疑起人偶是否真的所有的情緒都是由人工智慧計算出來──發現到自己竟然有這樣的念頭,綠間心情複雜地嘲笑起了自己,如果讓學長知道了,八成又會被視作怪人中的怪人吧。

但是在心中竄流的心情卻怎麼也無法忽視,想要把高尾摟在懷裡、想看著高尾對自己撒嬌的心情,還有在高尾主動親吻自己時感覺到的害羞。

如果高尾是個人就好了,就算曾經覺得這種想法無可救藥,綠間也還是掉進了那樣曾經被自己所詬病的心態裡。

「小真?」高尾爬上了床,有樣學樣地在綠間臉頰上親著:「小真一定想到什麼事情了吧?笑得好奇怪的樣子。」

「是想到奇怪的事情了呢。」綠間校著輕摟住高尾,在高尾親吻自己的同時也親吻著高尾的臉頰。

「噗……真意外小真會想奇怪的事情喔。」高尾一如往常地撲進綠間懷裡,並壓著綠間倒下:「快點說給小高尾聽吧。」

「像你這種程度的笨蛋,才不想說給你聽的呢。」手指梳弄起高尾後腦杓的短髮,綠間輕哼出聲,已經拿下了眼鏡卻還是下意識想做出推眼鏡的動作讓高尾忍不住又偷笑起來。

「沒有眼鏡的喔。」高尾抓住了綠間的手臂,被提醒的綠間有點無奈的瞧著高尾。

被高尾握住的手反手抓上高尾的手腕,綠間順勢翻身讓高尾從自己身上滑落,卻剛好讓高尾躺上了臂彎,那張總是活力十足的臉上現在漾著的是恬靜的微笑,半壓在高尾伸上的姿勢讓綠間感覺到安心,雖然高尾和外人的接觸機會本來就不如每天生活在一起的自己,但這時候是確確實實地感覺到高尾是自己所擁有。

「晚安囉,小真。」高尾仰起腦袋親上了綠間的鼻尖,緩慢而真摯的親吻在嘴唇離開的同時讓綠間忍不住追上,柔軟的嘴唇相互磨蹭、帶著滿足還有一點失控的衝動地吻住了彼此。

事到如今已經難以回頭了,綠間親吻著高尾,並與自己無法挽回的理智道別,無論是懷裡比自己還要小上一圈的身體還是懵懵懂懂但乖順被親吻的神情,全都像要更加深刻的佔有。

「小真?」嘴唇終於得到自由的高尾困惑地看著綠間,在綠間一個又一個落在臉頰與頸側的親吻裡等著綠間開口。

「我也……最喜歡高尾了。」

夜燈微光中,高尾的眼裡映著小小的光點,在聽見綠間說出的話後,那雙狹長的眼睛緩緩地瞇成了閃爍著光彩的細線。

「嗯,最喜歡了。」高尾滿臉喜悅的地閉上眼,並不可能真正作夢或睡眠的臉上帶著可以讓人感到溫暖的笑意,令人安心的歸屬感在綠間心裡緩緩化開。

就算是人偶、就算心情矛盾,也還是覺得有高尾在、當初因為一時好奇而開機真是對了,果真好好的盡了人是就會被命運選擇呢。即使明白高尾是人偶也還是無法阻止的心情竟然會被回應讓綠間滿是驚喜,摸著高尾的臉頰時又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如果沒有故障就好了呢……綠間忍不住要這樣想著。

如果是人就好了……綠間一次又一次地摸著高尾的臉頰,在嘴唇幾乎要觸及以前,改吻上了高尾的嘴角。
├夢裡的蝴蝶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28(Sun) 00:19:1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