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夢裡的蝴蝶 (11)

【綠高】夢裡的蝴蝶 (1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小真!」

在綠間還沒有反應過來以前,輕巧的腳步聲已經輕快地響起,接著是猛被撲上的的衝擊感。

綠間靜靜地扶正眼鏡,摸著高尾的腦袋:「我回來了。」

「午飯煮好囉,對了,今天天蠍座的幸運物也終於找到了。」高尾的展示出塞在口袋裡的粉紅色的緞帶,大概是附近花店買到的吧。

「你也盡了人事了呢。」綠間來到餐桌邊,午餐是馬鈴薯燉肉。

「小真今天出去好久,所以跑出去晃了。」高尾一邊盛起濃湯,輕巧的放上餐桌:「花店的阿姨記得小真呢。『對喔對喔,你是那個很高的孩子身邊的那個』,被這樣說了。」高尾漾著燦爛的笑容復述著花店老闆娘的發言:「雖然只有買緞帶,但送了我這個。」

餐桌上用玻璃瓶插著單株的滿天星與兩朵雛菊。

雖然連人都稱不上,但屋子裡有了高尾後竟然有像家一樣的感覺,綠間看著桌上簡單卻充滿生意的小花束,淡淡地笑了起來。

或許有個人偶也不錯。

「小真笑起來也很漂亮呢。」高尾的眼睛在笑起來時會瞇成細長的線條,眼睛的光彩在採光良好的屋內像水瓶裡的彈珠一樣閃耀著絢爛的光彩:「可以每天看到就好了。」

「漂亮可不是形容男性的說法的喔。」被高尾這樣一說反而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雖然並不是沒被稱讚過外貌,但每次都覺得難以應對,至少長成什麼樣子也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控制的,自己看著自己的臉也很難以斷定究竟該說是好看還是不好看。

「那麼,稱讚男性的說法是?」高尾歪起腦袋,聚精會神地看著綠間。

雖然腦袋裡閃過一大串的字,但只要想到接下來高尾就會用這種方法稱讚自己,到喉嚨的話很快又被綠間吞回肚子裡。

「別想那些奇怪的事情了。」伸手又推起眼鏡,綠間搪塞著。

「但是我想知道。」高尾鼓起臉頰:「小氣──」

「自己找吧。」不理會高尾的撒嬌,綠間一邊看著球賽光碟,迅速地吃著午餐:「等一下我就要回學校上課了。」

「好──」高尾一邊晃進房間,隨興地應著:「回來時間?」

「六點吧。」

「好久!」來到電腦前的高尾再度鼓起臉頰。

「上課是作為學生應盡的人事,不可以任性。」書桌距離客廳的飯桌其實有一點距離,但無論是綠間還是高尾都因為只有彼此而自在地大聲地交談著,跟家人一起住的話就絕對不可以這樣了。

「那我也要去上課──」

「不可以!」

學長們在初次造訪綠間的租屋處後,接著連續來了幾天,原因不為什麼,是個頗傷綠間自尊的關心──「綠間雖然可以免強維持自己的存活,但大抵上也還是一個生活白癡呢。」

開學前最後的休假日裡,除了和學長們每天熱熱鬧鬧地進行奇妙的家政研究會以外,也熱熱鬧鬧地開了許多場酒與水果和美食的墮落大會,除此之外對綠間來說,最不可思議也最正要的,是高尾大幅地成長了。

並不是身體上的成長或是生理現象的發展,起初在開機直到開始安裝補丁軟體,高尾的智能始終類似於兒童的階段,然而學長們的加入讓高尾的智能和社交能力速度迅速地成長了起來,短短數天間竟然幾乎像個普通的少年一樣地活躍在這個社區內,就連放學後順路購買物品,也可以遇上許多店家以「你是那個叫高尾的人偶的擁有者吧」作為打招呼的開頭。

即使是真正的少年也很難在這樣短時間內清晰地被人記入腦海中,比起人偶這件事,高尾更像個不可思議的少年。
綠間將髒汙的餐具放到洗碗槽中,房間裡傳來高尾「放著我來洗吧。」的輕巧聲音,但時間還充裕著,沒有依賴高尾的必要,正在房間裡的高尾只是普通的在上網。

對於高尾會做些什麼,綠間並沒有特別擔心,除了在安裝軟體或是定期檢查時會出現不明的下載外,高尾倒是意外地安分,也意外地撒嬌。

「小真要睡午覺了嗎?」發現綠間躺在床上,高尾馬上離開了電腦撲到綠間身邊:「那一起睡吧?」

「只是休息一下下而已喔。」下午的課很快就開始了呢。

「那現在就是屬於小高尾的小真。」高尾心滿意足地抱緊了綠間。

「吵死了……」一直以來都懷疑是因為學長們名為小玉的貓影響了高尾,因此無論是自己的暱稱還是高尾的自稱,都充滿了可愛的氣息、全然不該是男性應有的可愛氣息:「還有『小真』這種稱呼,不要再用了。」

「但是──」高尾從臥倒的姿勢又坐了起來,甜膩的聲音裡滿是撒嬌:「只有我才會這樣稱呼小真嘛。」

「這跟誰稱呼都沒有關係的啦。」綠間困擾地壓住了額頭,卻忽然被猛地往自己身上趴的高尾重重壓住:「喂!從我身上下來!高尾!」

「……因為小真對我來說是特別的。」高尾的聲音悶悶地隔著身體和衣物發出來:「別人都不可以。」
綠間緊皺著眉頭,腦袋裡無論想說什麼似乎都不妥,原先應該打算推開高尾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最後緩緩地拍上高尾的腦袋。

光是用想的也不可能知道為什麼會變這樣,不過始作俑者恐怕就是告訴高尾「暱稱是專門用來稱呼特別的人」的那個傢伙了。

「高尾……」會覺得自己特別只是一種雛鳥情節而已──綠間試著想要說什麼,但是胸口高尾露出的側臉上委屈負氣的表情,讓綠間什麼要求也無法再說出來。

說是太寵溺也沒有錯,但是無論如何也狠不下心的想法,讓綠間不禁懷疑起除了雛鳥情節外,是否被雛鳥認定的傢伙也會因此產生什麼監護人情節?

至少動物之間跨物種的替代母親角色照顧的故事非常多就是了。這樣說的話大概就是這種狀況吧?綠間收緊了手臂,躺在自己臂彎內的高尾也跟著靠攏在自己身邊。

「麻煩的傢伙……」
├夢裡的蝴蝶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21(Sun) 13:05:4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