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夢裡的蝴蝶 (10)

【綠高】夢裡的蝴蝶 (10)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平行架空設定



「高尾……」

「小真!」高尾變得更加堅定地,得意洋洋地喊著大約就是綠間的暱稱的稱呼:「就這樣決定了!」

「哇啊--真不錯啊,『小真』,現在的心情如何呢?」宮地學長首先反應過來,壞心地調侃起綠間。

「不對啦!小真只有我才可以這樣叫!」搶在綠間說話前,高尾先出聲阻止了宮地學長。

「咦?其實誰這樣稱呼綠間都沒關係啦……」

「我才可以這樣叫!」高尾跩緊了宮地學長的袖口,一臉認真。

無論是學長們還是綠間都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在便利於人的既定概念之下,未曾使用過人偶的四人裡,沒有誰預想得到人偶會有所謂的堅持和任性。

「高尾,這樣沒有禮貌。」綠間有點緊張地想制止高尾,但被規勸的高尾卻露出了又驚訝又委屈的表情,鼓起臉頰來低頭摸著懷裡的小玉。

「是、是,脾氣的部分也和綠間一樣呢,我不說就是了。」再次被高尾怒瞪的宮地學長識趣地閉起嘴來,離開了高尾身邊,就在宮地學長轉身離去的同時,小玉也躍離了高尾懷抱,一路跟著並不斷磨蹭宮地學長的腳踝,最後被宮地學長撈了起來好好抱在雙臂之間,被小玉拋下的高尾則坐在原地發著悶氣。

好像真的是生氣了呢──木村學長看了看高尾,又用眼神與大坪學長和綠間示意。

知道被回應的可能不大,於是大坪學長將高尾始終沒有繫上的圍裙交給了綠間,並且帶著揶揄的笑意和木村學長一起打量著其實也感到小小丟臉的宮地學長,讓宮地學長也像受驚的貓一樣回瞪著。

綠間靜靜地蹲到高尾身邊,將圍裙給遞上,因為的確不太想被叫做「小真」,所以腦袋裡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的話,於是只好把話題完全拉開來:「高尾,來開始做午餐了?」

高尾什麼話也不說,僅只是轉過頭去盯著綠間不放,依然一臉委屈,耍賴的樣子讓綠間淺淺地嘆息起來:「剛才學長只是開玩笑而已。」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該怎麼處置會鬧脾氣的人偶這種事情,而綠間所能想到的也僅只是把手掌搭上高尾的腦袋,搓揉著那一頭黑髮,悶聲賭氣的高尾幾乎是在綠間的手碰到了腦袋的同時用力撞進了綠間的懷裡。

「高尾?」綠間驚慌地抓著像是緊扣著自己的高尾,身體被高尾給抱得死緊,就連呼吸都有些吃力的感覺,雖然可以勉勉強強地用單手安撫高尾,但似乎並沒有效果,高尾彷彿要把自己往綠間身上塞的行為讓綠間也跟著坐倒在地,不得不回應高尾的要求而摟著高尾。

不用問好像也知道是什麼原因,綠間因而決定不開口,沒想到人偶也會有和人一樣鬧脾氣的狀況,對於學長們搞出來卻收拾不了的麻煩,綠間也只能暗自嘆氣。

「小真是我才可以叫的……」懷裡高尾的聲音悶悶地傳出來,還是那麼任性的嘟喃著:「小真也是我的……」

綠間目光尷尬地掃過比起錯愕,更多的是看戲心情的學長們,就連小玉都聚精會神地看著眼前的發展。

「小真……」

「我已經聽得很清楚了,高尾。」綠間耐著性子輕拍著高尾的背,順著高尾的意思應了他:「都聽到了。」

雖然仍然不怎麼喜歡被人叫得這麼可愛,但光是有所回應就讓高尾從懷裡爬起身來,或許睜隻眼閉隻眼應該也還好。

「小真。」高尾還是不放棄。

「所以說我聽到了。」綠間再次用力地揉起高尾的腦袋,緊鎖著眉頭佯裝生氣,但或許更多的心情是煩惱:「學長好不容易有時間來一趟,這樣鬧脾氣可不是乖孩子會有的表現。」

高尾的臉蛋很快又從振奮變得委屈,雖然綠間並沒有要求,但高尾還是萬般不願地轉身面向學長。

「再不快點的話,就只能做下午茶囉。」搶在高尾之前,大坪學長輕鬆地帶過了將會使氣氛僵硬的畫面,一手拉起高尾來到流理檯邊,並且不忘使喚學弟:「綠間也一起來吧?」

預先被大坪學長拿出冰箱的食材似乎不需要思考就已經可以直接做出分類和配菜,雖然是叫了綠間一起幫忙,但從洗菜開始直到完成料理,大坪學長並沒有真的打算教綠間什麼──高中時代在園遊會時已經深刻體會到綠間究竟多不擅長料理,那絕對是差勁到算是一種天賦的狀態,因此綠間才不得不請學長們來指導高尾,乍看之下是五個年輕男性為了學習料理而在一起的聚會,讓整個空間都充滿了神秘的彆扭感,唯一看起來還算可以拉回現實感的,大概就是木村學長帶來的啤酒了。

盡管綠間在學長與高尾間不斷探頭,但怎麼樣也幫不上忙、就連表示想要嘗試看看也被學長給制止。綠間在確認已經被學長排除在外後,有點受挫地默默地來到有著貓的客廳翻起雜誌來,除了偶爾會被宮地學長以貓恐嚇外,接下來的時間和畫面就像影帶快轉與剪接過似地,每換過一本雜誌,桌上就會多出一個盤子,終於在一陣輕脆的碗盤碰撞聲中,大坪學長帶著高尾回到了客廳。

雖然聚集在綠間家的女性一個也沒有,但客廳裡的茶几還是被菜給被放得滿滿的,絕對是足夠四個年輕男性分量的家常菜。

「那麼──」大坪學長端著高尾最後才煎好的玉子燒,看起來對自己的教學成果頗有自信:「就由小……綠間來品嚐結果吧?」

熱騰騰還冒著蒸氣的玉子燒被整盤舉到了綠間面前,澄黃色澤帶著濃郁高湯香氣的玉子燒就像食譜上的照片一樣秀色可餐,高尾緊繃地坐在綠間身旁,就連眼神也寫滿了期待,但當綠間為了躲避高尾的目光而轉移了視線的時候,才發現三個學長一起好奇地看著自己也是壓力頗大。

不能抗命也好像沒有逃脫的餘地,綠間夾起了玉子捲送入嘴裡,學長們馬上好奇心旺盛地開口輪流發問。

「如何?」

「高尾可是非常認真的呢,真是好孩子。」

「說點想法?」

緊張感讓綠間下意識地延長了咀嚼的時間,玉子捲幾乎都要在嘴裡被咬成蛋泥,在好不容易終於下定決心吞嚥下肚後,也還是不確定該從何說起。

面對著靜默的綠間,學長們很快就意會到寡言的學弟再度打算以沉默蒙混過去,而一旁高尾期待的表情漸漸變得有點不安。

「那我開動了。」不打算再等待綠間,帶著一部分對人偶製作的料理的好奇心,宮地學長的筷子直接往剩下的玉子捲出手。

「那我也不客氣了……」木村學長跟進。

學長們的筷子越過桌面就要伸到盤子裡,眼看就要碰到玉子捲以前,綠間輕巧地將盛有玉子捲的盤子端起、更往自己的位置挪去。

自己早就先試過味道的大坪學長手指搓著下巴,饒富趣味地看著綠間。

「……喂。」宮地學長錯愕地看著綠間,筷子就要再度展開攻勢,但綠間這次乾脆將盤子端起、舉在學長夾不到玉子捲的更遠處。

「綠間……」像被惡整一樣的感覺讓宮地學長不快:「把盤子好好地放回來。」

「這就恕難從命的了。」綠間淡淡地說著,將玉子捲一塊接著一塊地夾進碗裡,幾乎把整碗白飯上堆滿了玉子捲而成為玉子捲蓋飯後,才將長盤歸回原位,宮地學長見狀沉默了下來,雖然並不像大坪學長或木村學長一樣從容,但明顯地眼神裡也充滿了許多想法。

「那麼,我開動了。」綠間端起疊上了玉子捲的碗,若無其事地開口,反遭到宮地學長的吐槽。

「--現在才這樣說已經太晚了!」

「玉子捲很好吃。」連白飯都沒有動,大概太過明瞭宮地學長一定會再度舉箸攻擊,綠間一邊閃躲著宮地學長不斷伸到飯碗邊的筷子,同時迅速地掃光了向黃色積木一樣疊在飯碗裡的玉子捲:「這樣的份量沒有分給學長的必要。」
腰間猛地遭到衝撞,讓綠間差點歪坐在地,碗裡僅剩的一塊玉子捲被衝撞的力道震落碗外,掉在緊抱著綠間腰部的高尾腦袋上。

「……高尾!」綠間驚慌地吶喊起來,一邊尋找面紙擦拭起高尾被弄油的頭髮,而高尾僅只是笑瞇了眼地不斷磨蹭著綠間。

「最喜歡小真了。」



├夢裡的蝴蝶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18(Thu) 21:34:3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