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7-3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7-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我希望遇見你,所以我一直沒回去。」亞瑟喝了一口茶,他幫阿爾弗雷德的司康塗上果醬,將之放在阿爾弗雷德的餐盤內:「而我確實遇見了。」

「……對。」阿爾弗雷德慚愧地點頭,他記得,那天傍晚他站在路口指揮交通,那群在路口等待紅綠燈的行人中,他看見了亞瑟。

「我看著你一直到我越過了你身邊,心想著『好傢伙,想不到你竟然當起警察來了。』……而你的目光在我臉上一掃而過,好像沒看到我似的……」亞瑟的神情像回到當時,浮現了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掠過他臉上卻毫無逗留的失落。

「我不敢去查詢那裡有幾個警察局,當時你的表情讓我感到害怕,而你總是在特定區域出現,我甚至已經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遇到你……我就住在你的轄區裡,阿爾弗雷德,但你幾乎沒有真正發現過我。」

阿爾弗雷德沉默地點點頭,事實上他也並不只一次看見走在路邊的亞瑟,他們就像來來往往的紐約客一樣,迎面而來的面孔看起來全都既熟悉又陌生,而他們躊躇猶豫著。

「接下來的你都知道了。」亞瑟深深嘆了口氣,他漂亮的湖水綠眼睛裡泛著細微的水波:「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告訴我那些我不知道的……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我會被關進去,那真是一場惡夢,我到現在仍然只記得我和法蘭西斯為了你到美國來的事情起了糾紛而已。」

阿爾弗雷德挑了幾個方糖進入茶杯,他拿下了眼鏡、將自己的臉揉了一遍後重重嘆息。

「記得我告訴過你得那個集團吧?那個讓我大大丟了臉又害我差點丟掉警徽的集團。」

亞瑟點點頭,他終於失去了食慾,那種經驗任誰都不會覺得好過。

「事情從我第一次追捕開始,那次我們在他們槍械交貨之際突襲了他們,現場一片凌亂,我們並沒有將在場全數人員都逮捕起來,而在混亂中有幾個負責運槍的傢伙把槍帶走了,他們找不到門路,賣給了這裡一家貪小便宜卻愚笨得可以的店家,那些傢伙想得簡單,只想賺無本生意,但蓋瑞的人馬上就追到了那些失散的槍械,當時他們的組織受到重創所以不敢高調行動,所以製造出像是一般竊案一樣的案件,把那些槍給帶走了。」

阿爾弗雷德的手指輕輕敲著桌面,他看著對面陷入沉默的亞瑟而不知道該怎麼給予安慰,或是根本就沒必要,他可沒忘記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蓋瑞和他的弟弟,那個龐大集團的兩個頭頭,在那次行動中都受到重傷,但小傢伙沒有撐過來,蓋瑞因此懷恨在心,拼了老命地挖我的背景,他們本來不會知道的,但當時一個叫本田的記者潛入了他們的組織並打算以此為新聞題材,這傢伙功夫不到家,竟然被識破了,因此受到威脅,他該慶幸當時犯罪集團正亟欲假裝消失,所以他們並不敢真正殺了隨時都有辦法讓大量資訊流傳到媒體上的他,為了能夠確實得到庇護,本田也不惜一切地想盡辦法自保。」

亞瑟的眉頭輕輕皺起,他聽不太懂中間關聯。

「所以當本田輾轉從同業朋友那得到我的背景後,為了監控本田而數度潛入本田家裡的集團也發現了這件事──原來我有個哥哥,更棒的是他也住在附近。」

亞瑟的表情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他似乎相當不耐地雙手抱胸並偏過頭看向窗外,阿爾弗雷德只能從他的側臉才推測現在亞瑟也沒什麼好臉色。

「我只能說這一切真是不可思議,他們知道了你而有了計劃,本田因為那起事件而有了我的把柄,而我們……我不知道,我想我們在某個程度上立場應該是一樣的。」阿爾弗雷德聳聳肩,他是真的不知道。

「我知道一開始蓋瑞只想讓我知道失去至親而無能為力的感覺,或是只想警告我,雖然說當時他錯大了,同樣地他沒有想過本田竟然敢不顧威脅地把組織的資料全都交給警方,一直希望將他們逮捕歸案的警方很快就有所行動,並把本田家看守得滴水不漏,以至於他們立刻失去了滅口的機會,所以蓋瑞有了新的想法──我必須說這真的很卑鄙,我差點就要被一起丟進牢籠了──如果沒有任何被捕的集團成員想當汙點證人的話,我們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聊天,而是在監牢。」

「真是可笑……」亞瑟扯著難看的笑容,他的表情充滿疲倦:「就因為我是你的哥哥?不,你從來沒有把我當成哥哥看,阿爾弗雷德,真是無辜,我竟然要為了你而枉受那樣的冤獄,還有你那些……折磨,我犯什麼受這種委屈?」

「……我有過。」阿爾弗雷德艱澀地說:「我有過……直到與你和維多住在那間小公寓為止,我一直把你當成……哥哥……來愛……」

不,千萬不要,阿爾弗雷德在心中哀求,如果要回到以前的關係,不如讓他對亞瑟死心。

「直到我真正愛上你……」阿爾弗雷德勉強自己看著亞瑟的眼睛:「我一直都愛著你,亞瑟,但我的佔有慾變強了,我不希望我們只是兄弟而已,我們明明可以更進一步……我知道你不想,所以我們可以……假裝沒這件事情……」該死!阿爾弗雷德在心裡咒罵,覺得自己一切的努力又再度付諸流水,他像打輸了而夾著尾巴的小狗一樣,搶在亞瑟反應過來前先迅速離開,這樣的見面讓他的心情糟透了,全然不是他所希望的那種,他來到美國可不是為了再失去亞瑟一次!絕不是為了這種原因!



※※※



「嘿,鬍渣佬。」拜爾修米特人還在門口,卻已經將合作關係之下不得不來往的文件丟到阿爾弗雷德桌上,還弄倒了放在桌上的可樂。

「真是驚悚,我覺得外面那傢伙要是看到你這樣的表情,他大概不會堅持想見到你。」

阿爾弗雷德沉著臉,一語不發地瞪著拜爾修米特,他的臉上滿是鬍渣,頭髮只有隨便撥幾下,看起來像酗酒的遊民。

「車子就停在門口,一堆人勸過了,建議你自己去看看吧。」

阿爾弗雷德緩慢踱步到警局門口,那是輛不太熟悉的車,中規中矩有點古板,車窗上貼著不透光的隔熱紙,所以無法從外面看見內部,年輕警長執起了警徽,在該車的車窗上響亮地敲了幾下。

「噢,我的天!」當車窗搖下時,駕駛座上的男性驚喊了出來,他濃厚的英國腔裡充滿責難:「這是怎麼回事?阿爾弗雷德?」

「繞出去,這裡不是停車場。」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轉身,當他發現車主是亞瑟時,他就已經後悔出現。

「阿爾,停下來!」亞瑟聽起來慌極了地吶喊出聲,這讓附近經過的路人都停了下來。

「不,不是你們,你,阿爾弗雷德,我需要和你說個話。」

「那就在這裡說吧。」阿爾弗雷德依然不肯轉身,這樣的態度讓亞瑟感到棘手。

「上車,阿爾弗雷德,我知道你還在休息時間,就只是兜個風。」

「如果我說不呢?」

「我知道你會的,現在,給-我-上-車。」

亞瑟沉重且拉長了每一個母音的節奏,他希望阿爾弗雷德還聽得進去。這話奏效了,阿爾弗雷德堆起了滿臉的憤怒,像是要把這台車踹成破銅爛鐵般地靠近,並重重地坐上副駕駛座。

「車門帶上。」

「再一次,如果我說不呢?我沒有耐心了。」阿爾弗雷德學著亞瑟的口氣重覆了自己的立場,作勢就要離開。

「把車門帶上!或是你想讓路人也聽聽關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阿爾弗雷德的態度讓亞瑟忍不住咆哮,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是在虛張聲勢,幸運地他終於聽見了車門帶上的聲音,他迅速地拉起中控鎖,以免阿爾弗雷德再度離開。

「我們必須談談……真正關於我們兩個人的事。」亞瑟發動了引擎,離開警局門前,他緩緩開上了道路:「我不該……那天我不該讓你離開……你看起來糟透了,我很遺憾我沒有及時阻止你離開,我很抱歉。」

「對,糟透了,從心到身體。」阿爾弗雷德沒有反駁,他諷刺地笑著:「你可真的徹徹底底讓我傷心了,開心了嗎?」

「我不覺得那是我想要的方式,阿爾,我們應該重來一遍。」

「喔?再回到英國的孤兒院?」

「不,不是那樣,正經點,阿爾弗雷德。」亞瑟打著方向盤,他駛離了市區:「我的意思是回到那間店,重新來過一次,我們不該吵架、不該執著對於對方的成見,還有不該堅持自己的想法,我很清楚我們兩個都只是希望能夠得到彼此的愛,而我們也知道彼此需要的是什麼。」

「真是感人呢,大詩人,我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亞瑟的車速很慢,而他們並沒有繞遠,就在警察局附近打轉。

「你離開的時候,讓我覺得我們並沒有任何改變。」等待紅綠燈時,亞瑟將雙手從方向盤上放下,他緊緊扣住自己十指,放鬆了又握緊:「但這不是我要的,雖然我欺騙我自己可以遠遠看著你就好,但我……我不想失去你,我想你也是,阿爾弗雷德,我們不該用那種方式結束。」

阿爾弗雷德保持著沉默,他的目光看著一邊的街景,路人來來往往,汽車不耐等待的喇叭聲此起彼落,彷彿沒有聽聞亞瑟所說的一切。

「所以何不選擇讓我們都會開心的方式呢?用彼此能接受的方式說話、好好傾聽對方?」亞瑟回到了警局門口,這回他停在警局對街,但他依然沒有解除中控鎖,當亞瑟再度回頭時,他發現阿爾弗雷德的眼神有了變化:「我們不需要這樣硬撐。」

「我需要你在回家後刮掉臉上的鬍渣,把自己打理得像樣點……還有……讓我繼續愛著你,我不想中斷……或許我想通了什麼了吧。」車裡裝滿了死寂的安寧,亞瑟自嘲地笑了出來,他斜倚在駕駛座上,終於轉頭看向阿爾弗雷德,無論是滿臉鬍渣還是頹廢的氣息,全然不像他所認識、永遠都意氣風發的小夥子,亞瑟忍不住伸手觸摸上阿爾弗雷德的鬍渣,手裡又刺又癢的感覺像他們多年來的感情,如此令人厭惡又那麼親暱,這讓亞瑟忍不住一再玩弄著阿爾弗雷德的鬍渣並撫摸阿爾弗雷德的嘴唇,直到被阿爾弗雷德捉起手來親吻。

亞瑟轉過身將阿爾弗雷德拉近自己,他抽開了被阿爾弗雷德抓住的手並以嘴唇代之接受阿爾弗雷德的親吻,縱使槍案讓他們開始有所互動,但報復性的性愛並不需要接吻的撩撥,比起扯掉對方的衣物,無論是亞瑟或阿爾弗雷德都更加希求好好地親吻對方,他們緊緊抱著並用力親吻著對方的嘴唇、以舌頭相互撫慰和纏綿,並大膽地吸吮著彼此的唇舌或接連地持續著一個又一個帶著舔吮或吸咬的親吻,低沉的喘息聲在他的的鼻息間交換,亞瑟和阿爾弗雷德激烈地擁吻直到嘴唇感到發痛,亞瑟枕在阿爾弗雷德的頸間,讓阿爾弗雷德可以繼續抱著自己,他們兩個都劇烈喘息著。

「下星期三下午四點,在同一家店。」亞瑟以鼻梁磨蹭阿爾弗雷德的頸部並又親吻了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幾下,聞著阿爾弗雷德身上的味道,難得的溫存感令他懷念感傷:「記得來找我。」

阿爾弗雷德沒有回應,他越過亞瑟解除了車鎖,在亞瑟的嘴唇上吻別之後下了車,在進入警局前又回頭看了對街亞瑟的車一眼,他雖然沒有承諾,但也沒有失約,一週後的星期三他排了假、花了點時間打理自己,在經過花店門口時還是決定帶上一朵玫瑰來表示誠意,他知道亞瑟會指定和上回一樣的座位,亞瑟說的沒有錯,他們不該硬撐,一邊折磨對方卻又讓自己痛苦,亞瑟替他們製造了重來的機會,他不該再任其流逝。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6(Sat) 11:38:23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