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流光

【綠高】流光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PSP中綠間和高尾二年級暑假訓練設定
※綠間生日賀文



結束了幾乎是洗淨了身心疲憊的泡澡之後,腦袋上忽然被不熟悉的布料給蓋住了視線,只聞得到那是高尾房間裡的味道。

「快點穿上吧。」高尾已經將浴衣套在身上,這才開始穿起內褲:「趁學長們還在吃飯時溜走。」

「溜……在打什麼主意啊,高尾。」合宿期間雖然沒有硬性禁止自由活動,但是在夏日特訓的操練表之後,即使是體力旺盛的籃球社成員,幾乎也只剩下三成體力。

高一暑訓還一度因體力不濟而中暑的高尾,這時正在精神亦亦拉著綠間套上浴衣,就連拒絕的餘裕都不給地,把浴衣當成長外套依樣掛在身上的高尾已經先把綠間給穿戴好了。

「所以說,高尾。」

「好了,走吧。」隨意地把腰帶紮起後,高尾拉了綠間的手就要往外奔去,卻反被綠間掙脫並將高尾拉了回來。

「小真?」

「亂七八糟的。」高尾的腰間忽然一鬆,接著被綠間給好好地將衣服都拉整過了一次,身後可以感覺得到綠間抓緊腰帶的拉扯感,身上的浴衣正因為綠間的關係而變得平整,盡人事的傢伙就連衣擺都十分在意有沒有凹折。

「小真超細心的啊。」在綠間起身的同時,高尾搶到空隙抱著綠間腦袋親了下額頭,手裡已經準備好的髮夾三兩下就把綠間的瀏海給撥開:「這樣清爽多了。」

高尾並不是個會強迫別人太多的人,但也有這種難得堅持起來的時候,牽起綠間的手時,對方意外地沒有什麼反抗,山林裡的夏夜在雨後帶著水氣的微涼,蟋蟀和蛙鳴聲此起彼落,在螢火蟲的指路下,遠方可以看見小簇的火光。

「出發前就找到的,附近的神社有祭典活動。」高尾指的那點小小的光亮,月色和路燈照得那雙眼睛晶亮。

「哼……就只是想吃東西吧?」甩開了高尾的手,綠間又好好地將之握在手心,手裡感覺到高尾緊緊地反握住了自己。

「誰知道呢──」高尾隨手將經過的螢火蟲抓進手中,隨即又將螢火蟲給放了開:「這種天氣如果悶在民宿內的話太可惜了的說──」

「不要學我說話。」沒有痛毆也沒有憤怒,綠間僅只是像提醒一樣地小小抗議著,可以被拉出來偷閒一下,大概也很開心吧。

高尾的手指鑽入了綠間的手指縫隙中,將十指緊緊扣起,綠間沒有拒絕,好好地握緊了高尾的手,人煙罕至的小徑平時只有村民行走,即便浴衣的袖口長不到可以蓋住兩人的手,也絲毫不用擔心有人在一旁指指點點,高尾和綠間越走越貼近對方,彼此的手臂個著衣料不斷摩擦,接著又在接近了神社而行人漸多時開始拉開距離,最後有點捨不得地緩緩放開了手。

或許不久以後,也會有不得不放開得這一天吧──感覺到高尾的手已經離開了自己,綠間忍不住握緊了高尾手掌殘存的溫度,不知名的衝動在確定短時間沒人會看到的時候,低頭親吻了高尾的臉頰。

「……唉呀,讓我嚇一跳呢。」嘴上說著調侃的話,高尾的指尖按住了被親吻的臉頰,接著吻起了自己的手指。

雖然本來抓著綠間出來本身就意有所圖,但現在好像忽然被反將了一軍的樣子,不過並不討厭難得主動出擊的綠間,或許還有點新鮮感吧,一邊咬著焦糖蘋果,琥珀色焦糖內的青蘋果帶著清香與酸氣,和綠間一口一口咬著同樣的香氣與酸甜滋味,小得三兩下就逛完的祭典,卻倒也沒什麼不好的,高尾在離開神社以前買了仙女棒,像提著燈籠一樣地和綠間一邊點著一邊走回民宿。

說不定明年就不會參加夏季合宿了也說不定,腦袋裡忽然有了這樣的念頭。

仙女棒噴出的花火充滿了不真實感,一明一滅間是用火光拼湊出來的星光,短暫又快速地隨著鐵線攀升,鼻尖滿是下過雨的水氣與仙女棒淡淡的鐵銹味。

「在這裡把仙女棒燒完吧,帶回去的話不夠分大家玩。」高尾指了指樹林中一處供路人休憩的涼亭,涼亭面對的是日間可以看見田園地景、夜裡可以看遠方公路上車燈往來夜景的好視野。

「參加了祭典卻沒有許願嗎?」綠間手上的仙女棒剛好燒完,又點了一支,明明只是看著那東西燃燒,卻並不覺得無聊。

「啊……早就已經寫好了的喔,民宿老闆家裡剛好就有竹子,就掛在那裡了。」高尾也替自己又點了一根仙女棒。

「沒有盡人事的話就不會被天命眷顧,這種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也是有事情是……」高尾頓了下,像是在忖度該如何開口似的:「就算拚上了一切也不一定可以如願的……」

高尾靜靜地看著手上的仙女棒燃燒成焦黑的鐵線,漸濃的金屬味有點刺鼻,最後一根仙女棒已經沒有火柴可以燃燒,於是將仙女棒架在綠間手上的那根仙女棒之上,很快地新的火花再次劈哩啪啦地抄了起來。

「我許的願望是……」高尾一邊說著,有點害臊地搔著臉頰。

「說出來好嗎?」

「給小真知道也無妨。」反而是綠間,非常想讓他能夠明白,被阻止後反而一且都坦然了起來,高尾的眼裡映著仙女棒有點刺眼的火星,盡可能地讓自己說話可以平順些:「我啊……非常開心可以遇到小真,能夠認識小真、和小真一起打籃球真是太好了,但是說不定今年冬天打完後,我們就再也不打籃球了呢。」

「……嗯。」很早就讓高尾知道自己的志願是醫學院的綠間並沒有反駁高尾什麼,靜靜地點頭應著。

「但是就算不打球了,也還是想繼續當小真的搭檔,想要永遠都霸佔著小真身旁的位置,就算畢業了、就算不念同一間大學也……」

像仙女棒燃燒出的火花一樣,就是因為清楚現實和未來,所以更明白現在所有的也只是轉眼間就會消失的絢爛,或許以後只能當相片一樣地回憶著,懷念著,但轉眼間這樣燦爛的日子已經過去一年,只剩下一年,現在每過一天都像看著倒數計時的日子變得越來越近,即便是樂觀如高尾也知道說不定明年的冬天後就再也看不到綠間。

然後就是春天,畢業典禮的日子。

就算像個笨蛋一樣每天去綠間加按門鈴打招呼,也會變得只是徒勞無功的事情,終有一天可能變成令人艷惡的騷擾行為。

明明去年才開始告白交往、天真地以為可以在面臨現實前結束並冷靜,但只要想到現在最珍惜的都可能在升學與畢業的蛻化後變成碎片一樣散落在記憶角落,就感到惶恐不安。

「我可能……比自己以為的還要更喜歡小真吧。」可是卻有可能留不住……高尾支手撐著身體,搖晃著已經燒光的仙女棒輕輕地說著:「這是倒數第二次跟你說囉,下次就是三年級了,生日──快樂,綠間。」

綠間睜大了眼睛,被高尾一番並不屬於挑釁或嘲笑的對話給激怒,什麼都沒想地拿起手中燒光的仙女棒就往高尾的腿上抽打。

「好痛……幹什麼啦綠間!」吃痛的高尾也毫不考慮地揮起巴掌就要反擊,卻被綠間一把扣住了手腕。

「我可……沒跟你說過只有兩年的!笨蛋!」

「……欸?」

「連人事都不想進盡話為什麼還要許願呢?」綠間的手握得很緊,高尾幾乎要以為自己的手會消失。

「因為……」

「不同學校的話也可以一起租屋、沒辦法頻繁見面的話就用手機聯絡、反正你一天到晚都在拿著手機亂拍不是嗎?這點辦法都想不出來,你是笨蛋嗎?」

「唔──不要笨蛋笨蛋的說啊……聽了真討厭。」

「當然要說的啊!笨蛋尾!」綠間難得地大聲嚷著,將高尾拖到自己面前來,兩人的距離近得連目光都無法好好聚焦:「今年也好明年也好,畢業了也好,既然許了要待在我身邊的願望,可不准你擅自溜走的吶……」

「……超過份的……偷看我寫的東西……」高尾緩緩地伸出手摟緊綠間後頸,將臉給埋在綠間的胸口:「好害羞啊──」

「嗯,宮地學長看到了之後拿著竹枝追著我打呢。」

「欸欸學長也看到了?」可惡有點想看綠間被追打的樣子吶。

「誠凜的也都看到了。」綠間的聲音透過身體傳到高尾的耳裡,連同心跳的鼓動聲一起打在聽神經上。

「不會吧……」羞恥翻啦!無論是誠凜的誰都不想看到他們的臉!

「所以作為我的搭檔,盡好你的人事吧,籃球的事情還有所有的事情。」綠間摟著高尾,輕輕拍著高尾埋在自己胸前的腦袋,語氣變得雲淡風輕:「今後也請多指教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所以好好想辦法補救吧,冒失鬼。」綠間拉起高尾埋在懷裡的臉,淺啄著高尾的嘴唇:「首先就請把忘記買的禮物補給我吧,人事未盡的傢伙。」


===

你們知道的我對本命總是很有愛XD
而且今天是七夕不寫可惜XDDD

忽然地寫到了關於二年級的故事,或許我會收在二年級的綠高的故事裡也說不定。
總之,今天的第二發XD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07(Sun) 21:45:4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