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2)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2)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此為黑鳥所發起的板車企劃,一共橫跨6/10綠高日、7/7綠間誕、10/6高綠日、11/21高尾誕
7/7綠間誕,第二波連動活動起點這裡前往。



綠間未曾看過這樣的高尾,即使因為體力略微薄弱而被學長和教練嚴厲斥責也還是嘻皮笑臉的樣子,印象中的高尾向來善於應付壓力,以至於眼前的畫面讓綠間更加感到困惑。

「喜歡小真這句話,不是說著玩的而已吶。」在綠間還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回應以前,高尾彷彿自言自語地把話說完後就先行推開了綠間,雖然乍看之下也不過就是被課後練習而顯得疲憊,但綠間卻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推開自己的手指明明那麼果決,但在分開的前一刻卻又忽然帶著眷戀感,彷彿是太想回應高尾那種無以為明的低落感似的,不只是高尾的手指,高尾的肩膀、高尾的體溫好像被身體給主動記憶起來了,直到綠間躺上床為止,反抱住高尾的感覺依然還停留著,綠間甚至可以清晰回憶起來。

向來都是被高尾或摟抱的綠間雖然知道高尾的體重,但卻從來就不知道高尾抱起來的感覺。

說不上是壯,但絕不是削瘦過輕的身材,比自己所看到的還要更精實,也確實是硬梆梆的不怎麼好擁入懷中,但高尾彷彿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卻又在這時候也被清晰地回憶起,反而鬧得綠間睡不太好。

可不是打算要讓這傢伙覺得不開心的啊──翌日綠間瞪著高尾的後頸,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神不寧地捱到了下課,鐘聲響起的同時,高尾也已經站起身來,下一節課要到專門教室去。

「小真你啊。」高尾拎著畫具,苦笑中帶著一點無奈和綠間讀不懂的溫柔:「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屬於視線很容易被發覺的那種人吧?」

倒也不怎麼介意被發現到這回事,但綠間對高尾的論調感到有興趣。

「確實是很容易被發現呢。」明明那麼多人在看著,但對方總是只會注意到自己的目光。

「我覺得那是一種天賦喔,小真。就像我隨時可以掌握別人的動向一樣。」美術教室在校園的另一角,同學們很快地散去得差不多了,教室裡除了零星幾個就要離開的同學外,就只剩下綠間和倚在桌邊的高尾。

「所以我會抓住小真的視線、或是小真的視線會被我牢牢抓住這種事情,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呢。」高尾依然掛著微笑,但眼裡卻不是那麼回事。

的確並不是想要讓這傢伙心情變差,看著這樣的高尾,綠間也感覺到自己的心情正在變得沉重,似乎被高尾一個勁地把所有的拼圖都交到了自己的手裡,但正握著拼圖的綠間卻找不到關鍵的最後一片而開始感覺到焦躁。

「不過那也是當然的囉,因為我──」高尾一邊看似輕鬆地說著,就要離開綠間。

「閉嘴。」

「嗯?」正要離開教室的高尾困惑地轉過頭來,而綠間仍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因為你的特長就是這個,這種我早就知道的事情,不是你要說的東西吧?」僅只是憑著直覺說了些什麼,不過就連自己說了什麼也不是很確定。

但是似乎猜對了,高尾的表情緩緩地、又揚起了那樣讓綠間感到熟悉且安心的笑容,那雙上揚的眼睛染讓笑意竟然如此亮眼。

「什麼嘛……小真偶爾也會有開竅的時候嗎?」高尾靦腆地揉起自己的臉,但那樣的笑靨卻又透出了壞心眼來:「但是現在的小真還是搞不清楚我想說的是什麼吧?」

綠間看著高尾,像在對和歌似的遊戲,一時仍然對不出下聯來,但那樣神情的高尾卻深深地印到了心裡,就連在傳球時不經意地撇過一眼,都會忍不住多作聯想。

「今天變得心神不寧了呢。」更衣室內的高尾袒露著上身、用剛換下的球衣擦著一身的汗,幾次偷瞄之後想起高尾早上的一番話,綠間乾脆大方地看了起來。

「唉呀,這樣的視線我可是會害羞的喔。」高尾輕笑著,一貫的輕浮還有一貫的稀鬆平常,卻又霧裡看花的好像要藏著什麼,像在忍著什麼或是等待著什麼,綠間靜靜看著,也持續沉默著。

至少不會是現在說的時候,綠間安靜地等著高尾看似什麼也沒有地把衣服都收拾好,兩人與平常無異地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卻又反常地有些沉默。

「喜歡我這件事……」腦袋裡的思緒凌亂得無法整理,隨口說出來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嗯?喜歡什麼?」高尾將書包背帶掛在額頭上,像個毛小孩。

「我的意思是,你喜歡我這件事,高尾。」綠間強迫自己面對上高尾的目光,那雙總是可以把自己看透、好像什麼都知情一樣的眼睛,緊張讓綠間忍不住又推起眼鏡。

「嗯,喜歡你喔,小真。」並不害臊也沒有躲避的意思,高尾坦率的樣子讓綠間反替高尾感到彆扭,卻又無法挪開目光看著那樣笑得滿是溫柔的高尾:「最喜歡你了。」

「雖然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並不討厭的喔。」好像會感染一樣的,綠間也不自覺地笑了起來,總有點覺得害臊而忍不住別開目光,卻又想要辯解些什麼:「當然我也覺得這很奇怪的呢……」

「那麼……小真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高尾突如其來的發言綠間驚訝地停下了腳步,站在綠間身後不遠的高尾,僅僅是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的距離。

「如果是這個程度的話,小真是怎麼想的呢?」少見地收起了笑容,高尾一臉認真到緊張的樣子讓綠間完全無法質疑這只是玩笑話:「我可是……喜歡小真到想要獨佔了小真的程度的喔,只是不討厭這種事情……我才不想只是這樣子而已的喔!」

綠間的思緒瞬間被刷得空白,就算沒人告訴他也可以清楚地知道,現在的自己正一臉驚訝、驚訝得臉嘴巴都要張開了的樣子。

高尾看著綠間露出了意料中的表情,接下來的發展他並不真的抱有什麼期待,那個人可是……可是那個怪人綠間的吶……

即使如此也不想隱藏的心情到底有多瘋狂,就是高尾自己也不曉得。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7/07(Sun) 21:23:2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