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1)

【板車特企】腳下踩起的命運之輪,紅豆湯中夏與秋的多愁善感--直向心口的愛戀(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此為黑鳥所發起的板車企劃,一共橫跨6/10綠高日、7/7綠間誕、10/6高綠日、11/21高尾誕
6/10綠高日,第一波連動活動起點這裡前往



「我就直接了當地問你好了,高尾,這件事我已經懷疑很久了。」綠間好不容易將高尾的雙臂從腰腹上解下來,倒沒想過要把高尾甩開竟然這麼費力:「你該不會真的喜歡我吧?」

「……欸?」高尾本來就笑得燦爛的臉露出了短暫的錯愕,並且似乎哪裡被綠間給逗笑了的樣子,亮起的雙眼裡滿是盈盈笑意:「欸欸欸?欸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答我,高尾!」

社團活動之後的自主練習,在體力幾乎要被教練給操光的前提下,幾乎不會有人留下,雖然說四下無人的籃球場中說了什麼也不用擔心被聽到,但是綠間過度直率的問句依然充滿了綠間風格的讓人措手不及。

「小真也會開這種玩笑了嗎?噗哧……噗哈哈哈……哎喲,這種問題……」高尾甚至笑到彎下了腰:「綠間這傢伙原來也知道什麼叫做戀愛嗎?」

「我可沒有打算開玩笑的喔。」被高尾亂七八糟地笑過之後,原先單純的好奇倒是已經消失了,綠間緊皺起眉頭逼近高尾,卻在即將碰到高尾已前被躲開了。

「以後這種話還是少講了吧,綠間。」開學以來一直擅自一口一個小真的高尾,難得地用了正常的方式來稱呼,卻讓綠間感到渾身不自在。

像是高尾已經在眼前產生了疊影一樣地,眼前的高尾總有那麼一點不像是過往所熟知的那個高尾,卻又找不出半點不尋常之處。

「但是啊,噗……」高尾一邊笑著擦掉眼角的淚水和額際的汗,漲紅的臉頰無法分別為笑得太過頭了,還是真的起因於害羞:「小真是怎麼想的呢?覺得我喜歡小真這件事。」

像會傳染一樣地,綠間也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熱──這麼說來,的確沒有想過這件事情。

「那麼如果我說我真的喜歡小真呢──喔嗚!」在高尾把話說完以前,綠間忽然從把毛巾給蒙上高尾的臉,修長足以單手穩穩抓握起籃球的手指帶著些為惱怒地隔著毛巾揉捏起高尾來。

心裡說不上來的不快,似乎是被玩弄了一樣讓人惱怒。

「小真!放開我!」高尾不斷掙扎,但是視線被蒙蔽住又被綠間有力的手臂給重壓且揉捏著,就連高尾自己也搞不清楚東南西北:「不要害羞了!」

「害羞?就因為你隨便說了一句喜歡,就要覺得害羞嗎?」等高尾終於把毛巾從腦袋上扯下來時,綠間已經背過身去,僅僅能看到推著眼鏡的手指和紅起來的耳廓:「那麼就當作是你開過最惡劣的玩笑吧。」

「好過份啊──」高尾的抱怨緊接在綠間的腳步之後,雖然聽起來受到委屈似地,但綠間卻明白就算回過頭也只會看見與平常無意的高尾。

的確是惡意十足的玩笑──綠間的腳步聲輕盈地擦著籃球場的地板,手裡運行的球在打上地面時發出了又重又沉的撞擊聲,彷彿打到胸口上會產生痛覺一樣地沉穩打著心房。

高尾無論說什麼話都讓人感覺真假摻半,猜不透也摸不著頭緒的疑惑感也不可能真正開口向高尾問清楚,但是玩笑開到這個份上就太過了。

手感一如往常,推出去的球高高地飛到了空中,畫著近乎直線的高角度弧形,幾乎可以確定將是一個漂亮的空心球,但綠間卻心神不寧,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綠間自認這並不是自戀心態,高尾就是這樣表現的,即便是再要好的朋友也不可能總是在教室或走廊內用無尾熊擁抱樹幹一樣的方法纏著彼此、更不可能隨隨便便就不斷開口說著喜歡之類的事情,就連自己的行事風格和喜好之類的細節,都像被一一觀察而收入眼底的感覺,與其說是高尾不自覺的表現,更該說高尾的的確確希望綠間明白這些都是有所意圖的。

但這樣的表現卻又總在「最喜歡小真了」這樣的說詞之後不再有更進一步,那雙始終帶笑的眼睛裡的謎團,綠間沒有解開過。

無論是上課時還是午休、就算是放學後也常被提起的,最喜歡小真了,高尾幾乎每天都說著、每天都說了很多次,但是也沒有更多,偶爾高尾也會留下綠間一人、連告知都沒有地自己先行回家,或許是一天,也或許是兩三天,接著又沒事一樣地忽然回到綠間的面前,好像昨天也是那個樣子似地兩人一起走在金色斜陽系灑的路上,然後又是不曾更多也不曾變少的「最喜歡小真了」。

或是笑著或是帶著有點哀傷的樣子,又或者只是隨口亂說的玩笑模樣,就連變無表情的樣子也可以把那種話說得如此輕鬆明白理所當然,無論是哪個高尾都如此清晰地存在於綠間的記憶內,無論是哪一個也未曾和綠間所認識的高尾有所衝突,但哪一個模樣的高尾才是透露了真正心思的高尾,綠間也不知道。

天蠍座的人天生就帶的謎一樣的氣息,即使是開朗如高尾也讓綠間覺得見不到底,正面接下了很多次高尾衝撞上來的撲抱、也終於在許多次從後而來的襲擊中尋找到徵兆並站穩了腳步,就連高尾猛往背上跳野已經不會失衡跌倒,雖然不曾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好玩的,但因想要明白高尾的想法而回抱住往自己身上撲的高尾後,那種類似鋼琴彈到一半忽然漏了一個音符的感覺讓規律的節奏忽然亂成一團。

高尾陷入了好長一陣沉默,異常的安靜之間就連綠間都要忍不住開口:「高尾?」

「……這樣就太犯規了啦,小真。」懷裡的高尾聲音像用盡了力氣才擠得出來似的,那雙再熟悉不過的肩膀細細顫抖著:「什麼答案都沒給就這樣做的話……太壞心了吶……」

「搞不懂你在說什麼的吶。」因為賭氣起來的緣故,綠間乾脆將高尾擁抱得更緊:「這種事情你平常也很常做的不是嗎?」

忽然抱住人之類的事情,因為球隊中很多人也會這樣做,帶著半開玩笑的性質,高尾大概也是那個樣子吧?可以的話想要知道這樣惡作劇後的成就感究竟是什麼,但綠間很意外的是自己得到了很多的疑問。

「這樣做我可是會誤會的喔,小真。」懷裡的高尾,像是快要哭出來了一樣。



===


下一篇將在7/7綠間生日刊出!<(ˋwˊ)/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6/10(Mon) 21:03:4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