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綠間大人!

【綠高】綠間大人!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綠間的本體是狸貓注意XD
※Shadow Pass II/黑籃ONLY2無料配布全文

連同這邊說一下一些公告

※《綠間大人!》無料配布還有剩餘量,將會帶到CWT34發放
※將會預留一定額無料配布至CWTHK4,但是因為今年出了人身事故,黑鳥最後決定還是先別遠行
※《陰陽寮軼聞》雖然還有足量餘書,但是因為接下來仍然是緊湊的修羅場,
 所以將會帶去CWT34,但是通販將在CWT34後與新刊一起通販,
 書店將會先行在本月底前完成上架,海外將在月底前寄達代理,大陸CP首發,香港CWHK首發。
※CWT34新刊為《蝴蝶的夢》(綠高),黑鳥還沒真正衝入牆中啊XDDD
※CWT34無料配布也將會預留一部分到CWTHK4



高尾發現了一隻狸貓。

正確來說,是這隻狸貓盯上了他。

說是趁暑假回鄉下爺爺家住一陣順便避暑,不過田埂間出現的既不是牛也不是馬、更不是鹿或是兔子之類的浪漫生物,是一隻背上有的銀色細毛的狸貓,戴著小偷一樣的黑色眼圈,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後幾步、一停下腳就馬上縮起身體隨時要逃跑的樣子,但又正大光明--因為高尾一直都走在馬路上,旁邊不時有汽車、機車還有腳踏車三輪車等經過。

「幹嘛啦……」很讓人在意的說,高尾決定轉過身走向狸貓,不過狸貓調頭就跑、直到兩人之間的距離再度拉出來。

不會是想偷吃雞蛋吧?提著剛從說是鄰居但實際上距離大約三百公尺遠的爺爺朋友送的新鮮雞蛋,高尾感到頗為困擾。

晚餐想和爺爺奶奶以及姑姑叔叔一起煎大阪燒……才不會被偷到!

一邊這樣想,高尾加快了腳步,一路上還是可以聽到狸貓小爪子磨過地面的細微聲響,答答答答。

說起來,這聲音好熟悉。

彷彿那聲音就這樣跟到了家裡、直到傍晚時分高尾依然覺得自己聽到了狸貓的行走聲。

「……」

「怎麼了?和成?」奶奶端著燉菜回到飯桌上,而高尾的目光始終看著落地窗外。

「狸貓……」高尾喃喃自語,不知道是不是早上看見的那隻。

異常堅持地一路跟著自己、直到進了家門口後就忽然不見的狸貓,實在太過不尋常了、不尋常到完全無法隨便拿個理由搪塞自己的程度。

「奶奶,家裡常常有狸貓出入嗎?」雖然父親已經搬到東京居住,不過老家大抵上還是農業家庭,除了回老家避暑而在幫忙奶奶烹煮晚餐的高尾外,叔叔嬸嬸們也都還在家門對面的田地裡耕作著。

「翻找菜渣之類的,常常看到啊。」城市裡流浪貓狗會做的事情,到了鄉下就由狸貓和狐狸來扮演,奶奶的動作不快,但始終沒有停下手上的忙碌:「怎麼會忽然這樣問呢?被狸貓嚇到了?」

「被狸貓嚇到?哈哈哈……奶奶在說笑嗎?」圓嘟嘟跟在自己身後的狸貓看起來就和老實誠懇的小偷一樣,究竟要怎麼被嚇到呢?

如果沒有提著雞蛋的話,一定會轉身去追趕狸貓的,如果一把抱起來的話,說不定狸貓也會嚇一跳喔?

抱著這樣的想法在前往冰店路上的隔日,高尾再次遇到了那隻狸貓。

起先是在一陣鼓譟的蟬鳴中彷彿幻覺一樣聽見那聲聲輕巧卻在尾音帶著力量的細小刮搔聲,但腳步稍快後即可發現身後的聲音也開始跟著變快了起來,又在高尾放慢腳不時跟著慢下速度。

是那隻狸貓吧?一定是的吧?應該不太可能有其他狸貓會有這樣的行為才是,作為一隻野生的狸貓,這樣的緊跟著人的行為實在太反常了。

刨冰機配合著蟬鳴發出了有點刺耳但帶著涼感的細碎聲響,透明的冰塊在圓盤下被剷成一片一片細碎的透白雪花,豔陽下鐵皮搭的冰店內幾乎是昏暗無光的,而被曬得金黃的門外泥路上,站著一隻狸貓。

狸貓有著銀白色的背毛,應該就是上次緊跟著自己的那隻了吧?

雖然明白狸貓是雜食性的生物,但是狸貓也對冰品會感興趣嗎?

「紅豆冰對吧?」冰店的老爺爺年紀很大,就連蟬的聲音都快要蓋過他的說話聲。

狸貓這時緩緩動了起來,輕輕巧巧地走到冰品店裡端坐在小店內其中一張椅子上。

「啊,狸太郎。」似乎和狸貓很熟識似的,冰品店的爺爺緩緩地笑開了:「熱到了?」

刨冰被裝在透明的塑膠碗內,淋著糖水和紅豆泥帶著剔透的褐色色澤,老爺爺緩慢地展開塑膠袋,將塑膠碗裝入後又緩緩提給高尾。

應該是轉身就離開才是的,但高尾就是沒有離開,眼前的畫面彷彿變成了和兒時聽過的傳說一樣,帶著微妙的不可思議、或是那畫面完全是不可思議的。

狸貓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坐在原先狸貓位置上的是一位彷彿時代錯誤的年輕人,但又莫名覺得似乎哪裡看過這張臉,就和跟在自己身後的細小爪子聲一樣,存在於印象中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

「你也要紅豆冰吧?」

「嗯,拜託您了。」容貌俊秀的年輕人有著低沉悅耳的嗓音,淡淡的黃綠色狩服上繡著華麗的花紋,但最讓高尾在意的仍然是那附掛在鼻梁上的黑色下框眼鏡,以及……尾巴?

圓滾滾的還有橫紋,有生命一樣地輕輕擺動著,就在那位年輕人的身後,但卻大得離譜。這麼大的尾巴絕對是特大隻的狸貓、但就算是特大隻,也已經大得不合乎尋常了,因為那條尾巴幾乎和常人的腿一樣長、而且看起來就長在那個年輕人的身後。

高尾睜大了眼睛看著那條理應不存在的超大狸貓尾巴,而老爺爺與年輕人卻神色自若,彷彿只有高尾一個人才有問題。

「那個……」

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老爺爺的目光都同時落到了高尾身上。

「剛才那隻……那個、叫狸太郎的狸貓呢?」

「是該叫做真太郎的喔。」年輕人推了一下眼鏡。

「來,紅豆冰,叫狸太郎不是更可愛嗎?」老爺爺緩慢地將冰碗放到桌上,又緩慢地踱步回到店面前方的躺椅上:「我從小就是這樣叫你了吧?」

「那時候當你是個小孩才沒糾正的吶。」被叫做狸太郎、卻又自稱自己為真太郎的年輕人──有著狸貓的耳朵和尾巴──是這樣說的。

「你是高尾家的孩子吧?」老爺爺閒適地躺上涼椅,手上的涼扇輕搧:「家裡都沒告訴過你關於狸太郎的故事嗎?」
高尾依然大睜著眼睛,目光反覆在看著老爺爺和狸太郎之間游移。

一定有什麼超乎自己認知的事情存在在這個村落裡,而且似乎被當成理所當然,雖然用推想的也可以大概猜到,不過理智上果然還是不怎麼能夠明白與接受。

那明明該是傳說故事中才存在的東西才是吧?

狸太郎安靜地吃著冰,慢條斯理的模樣就和那身古樸的服飾一樣優雅,似乎直接把高尾給撇一邊了。

「時代也變了很多吶。」老爺爺搖著涼扇,有那麼點感慨地說:「以前大家都還記得的,不過隨著年輕人都跑去都市、甚至連老人也一起搬走後,這件事情好像就在哪一個年代內被擱置下來、很少人記得或知道了。」

狸太郎還是安靜吃著冰,無論是偶爾輕顫的耳朵還是在身後掃來掃去的尾巴,都讓他像個在聽故事的人。

「你家再往山的方向去,不遠的地方有座神社吧?」

「嗯。」鄉下就是這樣,誰家的孩子或住在哪裡,都可以記得一清二楚,高尾老實地點點頭。

「去過嗎?有空可以去那邊玩玩。」老爺爺用著像邀請高尾到自己家一樣的口氣:「狸太郎就住在那,那裡已經好久沒有年輕人去過了,狸太郎也一定很寂寞吧?」

「我可沒有說過那種話。」狸太郎垂眼吃著紅豆冰,無論是神情還是口氣都頗為高傲:「而且剛才就已經提醒過了,名字要念真太郎是才對的。」

高尾又忍不住看了一下那個俊秀的年輕人──不,老爺爺剛才說的可是「從小就喊這個人為狸太郎」,眼前的年輕人絕對不是外貌上的年紀,但直到現在高尾仍然沒有餘裕去做其他思考,光是狸太郎的存在就已經完全超過普通常識的認知範圍了。

「那個……」雖然氣氛上沒有什麼自己插話的空間,但眼看著手上的冰就要溶光了、而且再不問的話絕對會掛在心裡一整晚:「狸……真太郎。」

忽然被高尾叫住的真太郎輕輕轉過頭來,無論是有著濃密睫毛的雙眼還是端正的五官比例、亦或是莫名其妙讓人感覺到壓力的氣勢都讓高尾差點要把想問的話連同唾液吞進肚子裡。

但一部分原因也絕對是因為即將問出口的話聽起來十分荒唐。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高尾根本無法控制自己露出看見奇怪東西的表情。

真太郎的眼睛也跟著睜大、圓圓的耳朵些微前傾,而始終有一下沒一下地搖擺的圓形尾巴則終於停了下來,揚著小小的弧度停在身後,似乎是對於這個問題十分吃驚似地。

「哈哈……還不快道歉,沒禮貌的孩子。」老爺爺緩緩從躺椅上起身,又從冰桶裡挖出一匙紅豆放進真太郎的碗裡:「現在的小孩真是大膽太多了。」

「但是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嘛。」忽然被責怪的高尾感到十分冤枉。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快點道歉吧,快請狸太郎原諒你。」

……在這之前,理智上果真還是無法接受應該只出現在故事中的人物就在自己眼前這種事情啊,而且不是什麼傳奇勵志故事,而是神話或童話故事,而且還要請求對方的原諒?

「等等、不,現在實在太混亂了,我根本什麼都沒搞清楚。」高尾非常困擾地揉起頭髮來,自從那個有著狸貓耳朵和尾巴的狸太郎或真太郎出現後,事情就完全超越了高尾可以理解的範圍。

「唉呀!真是不懂事的孩子,道歉可不是在說這種話的時候啊!真是說不聽啊!」老爺爺看起來開始變得頗焦急。

「要怎麼說都是他的事情,隨便他吧。」真太郎碗裡的冰還沒吃完,但已經放下湯匙:「反正再過幾年就不會有人知道這些事了,那也是時運所致。」

「無論再過多少年,該被記得的事情就是要好好記得啊。」老爺爺看起來是對真太郎說著,但又像是在對高尾說著。

真太郎離開冰店時沒有付帳,老爺爺卻只是更加擔憂地看著真太郎離去,除了那個有著圓形大尾巴在身後擺動的背影外,高尾剩下的印象就只有真太郎經過自己身邊時,以超過一個頭的高度低視自己的目光──雖然一開始就不覺得那隻狸貓小,但變成人形後竟然這麼大一個?

等到回過神來時,眼前又只剩下一個漸漸離開自己的狸貓身影。

「哎呀哎呀,就說了要好好道歉的啊……」老爺爺半是抱怨地坐回躺椅:「狸太郎是侍奉山神的使者啊。」

「欸?真的假的?」不論是真的或是假的,的確就是在眼前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活生生地存在著,但就算是這樣也還是一樣讓高尾感到詫異:「這麼說來果然是妖怪了吧?」

「那個是不一樣的、不一樣。」老爺爺再次半嘆息地否定了高尾的說法:「唉呀,怎麼說你都聽不懂啊……」


※※※


手上的塑膠袋不斷搖晃著,裡頭半化成糖水的冰隨著奔跑的腳步不斷滴漏在馬路上,那隻可以變成人的狸貓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而蟬鳴鼓譟的鄉間田野仍然平靜得如畫一樣。

剛才發生的事情就根本就是南柯一夢、就和真的一樣,但是究竟是真是假,高尾也已經搞不清楚了,無論是家裡還是爺爺奶奶口裡,都不曾提起過這件事,但在眼前卻又好像很理所當然地存在著一般。

叫做真太郎的狸貓這種事情……真的不是做夢嗎?

這樣說來倒是很像那個夢遊奇境的故事啊,自己就是愛麗絲了嗎噗嗤……太荒唐了,一定有那裡搞錯了吧?高尾幾乎都要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而笑。

說不定問了就會有答案?晚餐後高尾還是把日間的奇遇給說出來了。

「真太郎?」正在看電視的叔叔一聽到這個名字就從電視劇中回過神來:「你從哪裡聽的?」

「下午在冰店時遇到了。」高尾一邊吃著冰,說話有點口齒不清:「直到現在還是覺得那根本就是幻覺呢。」

「真的遇到了?這麼輕易地就遇到綠間大人了?」叔叔表現得更加詫異。

「欸欸欸欸等等、不是吧?『綠間大人』?」高尾忍不住往另一邊傾斜了身體,總覺得這時候的叔叔好認真啊。

「誰遇到綠間大人了?」奶奶和姑姑在這時剛好端著水果出來,也搭上了話題。

「和成這傢伙,運氣挺好的嘛。」叔叔彷彿是自己遇到了那隻狸貓一樣地,就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大聲起來、開心第一手指著高尾:「他遇上綠間大人了。」

「綠間大人?真的嗎?」

明明說起來只是很短暫的相遇,卻不明不白地變成了家裡的話題中心。綠間大人看起來怎麼樣、現在還好嗎、說了些什麼之類的,但提到紅豆冰時,無論是哪個成員都默默地笑了起來。

像是大家都不曾忘記過什麼似地,但高尾總覺得這些事情莫名和自己有一段距離。

「雖然山神大人才是這裡的守護神,不過最常出現在大家眼前的還是綠間大人呢,在大家小的時候一邊守護也一邊陪伴著大家,只不過隨著拓墾開發加速和現代化後,也好久一陣子沒看過綠間大人、還以為已經離開這裡了呢。」

每個人都用有點懷念的表情說著過去關於那隻叫做綠間真太郎的狸貓的回憶,有的故事是狸貓、有的故事又是高尾所遇到的高挑少年,但無論是哪一個,對於高尾來說都像是活生生的傳說一樣。

說是聊個天順便好好道歉也好,隔日高尾獨自提著姑姑煮的年糕紅豆湯、半推半就地前往山腳邊的神社,老舊的腳踏車在踩起踏板時會發出幾乎要無法行走一樣的唧唧聲,更不要說拉動剎車時的刺耳聲響,彷彿腳踏車隨時會解體似地令人不安。

能夠來到這裡也算是命大了呢,話說回來就算是冰好的紅豆湯,騎到這裡應該都已經退冰了吧?一身是汗的高尾都忍不住在心裡抱怨起來。

因為村民不斷外移而減少,就算始終是地方信仰中心的山神神社看起來也遠比城市裡的神社還要老舊許多,石階上的青苔和雜草生氣盎然的樣子反而給人荒廢的感覺,高尾發現視線邊似乎有狐狸的影子,但是一抬頭狐狸馬上奔竄離開。

刺眼的陽光把神社建築照耀得靜默孤寂,但依然遮掩不住老舊無足夠經費修繕的困窘,後方濃密的林蔭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亮麗且不同層次的翠綠,但如果是陰雨天的話說不定會讓人心底發毛。

雖然說是要來這裡,但家裡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說過該在哪裡找到綠間大人──短短一天之內,這隻狸貓的稱呼從狸太郎變成了真太郎,現在又變成綠間大人了呢──高尾下意識地抓了抓帶著髮箍的腦袋。

「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呢?」冷不防那到低沉有點微啞的嗓音從身後響起,把高尾被嚇得背脊一僵。

無論是帶著淡淡黃綠色的筆挺狩服還是套在左手上的射箭用黑色指套,在對方身上都合適得不得了,就算是有著狸貓的耳朵和尾巴也沒有任何的違和感、但對高尾來說最奇妙的是明明是狸貓的綠間大人竟然長了一張完全和樣貌討喜的狸貓不相符合的俊俏面容。

這張臉就算是男人也大概要無法招架吧──高尾忽然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了,原先以為只是會變成人的狸貓妖怪,現在倒是要以山神的使者身分相待了,直到現在腦袋還是一片錯亂。

「綠、綠間……大人……」唔挖果然是不習慣這種稱呼方式啊,慌張加上高溫的天氣,高尾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要熱到變成漿糊了。

綠間雖然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但那種程度的變化在淡漠的面容上並不明顯。

「我家……姑姑煮了紅豆年糕湯,說是要給綠間大、大人的,然有昨天的事情……」

高尾伸長了提著鐵製湯桶的手,但究竟要道歉什麼、到現在也還是根本就不知道啊!說到底仍然還是妖怪吧?只是神格化的妖怪不是嗎?

「這樣……」綠間大人鱉起眉微微歪頭,似乎還不是很明白事態。

「昨天的事……」到底開說什麼呢?說很抱歉當對方是妖怪?

「我知道了。」

手裡忽然一輕,高尾抬起頭來時,綠間大人已經將紅豆年糕湯穩穩地捧在手上,修長優雅的手指緩緩開了湯桶的蓋子,將鼻尖給湊上輕嗅著。

湯桶裡溢出了甜膩的紅豆香氣以及燒烤過的年糕特有的焦米香,綠間大人淡雅美麗的笑容也漸漸嶄露在那張精緻的臉龐上:「是美香的紅豆年糕湯,很久沒有喝到了。」

彷彿世界都安靜下來了似地,就連時間好像都暫停了,高尾不住地盯著綠間大人的臉無法讓挪開目光。

雖然在家人的描述中,綠間大人化成人形時的確是一個外貌英挺的年輕人,但在親眼看過後,光是外貌英挺全然無法完整描述看起來優雅又充滿的慵懶氣息的綠間大人,這樣清雅的氣息比起誰都還要適合這座古樸的神社、彷彿一開始就必然存在於這裡。

「過來吧,高尾。」綠間大人捧著紅豆年糕湯轉身就要走進屋內。

「欸?不會吧?」高尾一邊跟著一邊忘了神社裡的規矩、聒噪不斷:「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也太厲害了?」

「你的眼睛。」綠間大人的背影挺直、搭著典雅的狩服十分相襯:「和美香及美香的哥哥很像,但是美香還沒出嫁吧?」

「唔哇真的假的?連這個都記得這麼清楚?」忽然覺得有意思了起來,所謂的地方守護神就是這樣的存在嗎?

綠間大人略停下腳步,輕輕轉過頭露出細緻的側臉:「這裡的每一件事都十分清楚的喔。山神大人把這裡的事情交給了我,所以必須克盡職責、什麼事要詳細確切地明白掌握才可以。」

「這樣說來山神大人就算是綠間大人的上司囉?」

「……算是吧。」綠間大人說話的聲音永遠是低沉略緩,是十分悅耳的嗓音,但低垂在身後的尾巴卻怎麼看都頗為滑稽、就像狸貓一樣帶著喜感。

高尾被綠間暫時置放在神社後方的起居室內,再次出現在高尾的眼前時,綠間換上了家居的和服,那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紙門旁時,高尾再次無法挪開目光,比起狩服更加貼身的和服將修長勻稱的身材襯得高挑纖細、如果要說的話,絕對絕對不會輸給電視或雜誌上的明星或是模特兒、就算長了狸貓的圓耳朵和尾巴也一樣。

綠間在廊下燃燒起蚊香,淡淡的檀香味讓人心情平靜。

陶製的缽裡盛的是高尾姑姑煮的紅豆年糕湯,撒上了碎冰的樣子看起來更加可口,看樣子大概就是要一起喝的意思了。

豔陽讓屋內與屋外的光影形成了強烈對比,廊外就是山神神社的庭院,鴿子正在地上悠閒地啄食散步,偶爾也經過幾隻狐狸或是狸貓想要捕獵鴿子。

──全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雖然長輩們似乎都有著和綠間大人共同的記憶,但是生長在東京的高尾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這類的話題好聊。

「那個……」無論是什麼話題,都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綠、綠間大人?」

正在品嘗著紅豆湯的綠間大人的目光上抬,靜靜看著高尾。

「綠間大人大概很喜歡紅豆的樣子?」

「是很喜歡這個味道的沒錯。」綠間大人靜靜回答著,舀起了缽裡的年糕慢條斯理地地咬著:「很久沒有人帶來給我了。」

「所以才會跑到冰店裡去嗎?」

「是這樣的沒錯。」

「欸欸……就算被外地人發現了也沒關係嗎?」

「所以才要用狸貓的樣子出現在路上的吶。」雖然看起來好像很沒耐心,但綠間大人卻又好好地回答了每一個問題:「很少在外地人面前以人形的姿態現身的喔。」

「那麼……」高尾猶豫了一下,但仍決定開口問下去:「為什麼那天要一直跟在我後面?嚴格說起來我也不算是本地人喔?」

綠間大人的目光變得有點茫然,比起困惑,更多的似乎是夾著錯愕和不知所措。高尾這才發現那雙睜大的眼睛有著濃密纖長的眼睫毛、尤其是細密排列在眼眶下緣的下睫毛,完全是讓人嫉妒的容貌。

──糟糕,不知不覺就太過在意綠間大人──高尾迅速別開目光,卻無法否認自己很喜歡有著那樣外貌的綠間大人,更糟糕的是似乎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綠間大人果真和長輩們的口中聽來的一樣,是個面惡心善的人。

嚴肅的臉加上可愛的耳朵與尾巴、臉上看口氣上總是看起來心情很差的樣子,但吃著紅豆湯的模樣卻又充滿了滿足的安心氣氛,完全是充滿反差的討喜模樣……

「……不記得了嗎?」

「噗哧……」高尾最終還是沒忍住笑意。

「怎麼了?」

「覺得綠間大人……很可愛吶。」高尾半遮著臉,盡可能別讓自己笑得太誇張。

「……在說什麼蠢話……」綠間大人睜大了眼睛和嘴,支支吾吾地一邊說著整張臉也跟著紅起來:「笨蛋嗎?」

「嘴巴這麼壞的部分也一樣很可愛。」高偉笑著輕啜起紅豆湯,因為被人稱讚了而忽然慌張的狸貓大人果真是好可愛,直到離開神社時,綠間大的的臉頰也還在發紅著。

「明天也可以來這裡嗎?狸太郎大人?」

「……是叫真太郎才對。」綠間大人頗困擾地推起眼鏡。

猛地腦袋上忽然有蟬大聲鳴噪起來,讓高尾和綠間大人都仰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山林茂密的枝葉把天空給圍了起來,點點的陽光從綠葉的縫隙中灑落、在視線中襯出深淺不一的翠綠。

「好像被山林包圍起來的感覺啊……」高尾忍不住自言自語。

「所以才會叫做『綠間』的喔。」

夏天的風沒有涼感,雖然感覺得到空氣在流動,但仍然悶熱一片,只有綠間大人淡漠的神色和嗓音像林間的綠潭一樣讓人沉靜下來:「這是山神大人給我的名字。」

平靜的沒有情緒的細緻五官中帶著一起無以為名的溫柔,這大概就是長輩們口中溫柔的綠間大人了吧?

「那麼,以後就叫你小真吧。」

綠間大人又立刻錯愕得瞪大了有著長睫毛的眼睛:「小……」

「這樣子可愛多了,很適合小真吶。」高尾露出有點壞心、像狐狸一樣的笑容,在綠間大人還沒回過神來前就先跑回家去了。

避暑的日子忽然出現了重心,即使在路上遇到普通狸貓也一樣會毫不猶豫地追上去而把狸貓嚇得四處亂竄,然而比起幫忙種田買菜還是在田間亂晃,有著林蔭和綠間大人的神社才真正是高尾最喜歡去的地方。

只要帶著紅豆湯就是一個很好的藉口,每次來到樓梯最後幾階時可以看見餵養鴿子的綠間大人,雖然一臉冷淡甚至有點煩躁的樣子,但輕輕扭動著尾巴又表示心情不錯,無論是安靜地讀書、一起打掃神社還是在林間散步,即使沒有話題可說也不會被驅趕,好像隨時都可以陪伴在一起似的,回過神來時就連一起躺在塌塌米上發呆到睡著好像也發生過,偶爾高尾也會帶著為家裡長輩的煮菜到神社和綠間大人一起午餐,無論什麼都吃得乾乾淨淨的綠間大人,不知道果真是雜食性狸貓的關係,還是真的喜歡高尾的手藝,但認真享用的樣子總讓高尾感到開心。

隨著長輩們的轉述,綠間大人再度回到村裡來的消息很快又讓神社熱鬧起來,閒聊乘涼的老人還是追著蟬與蝴蝶跑的小孩,幾乎沒有觀光客會前往的村落就像大家庭似地,以神社為中心開始變得熱鬧。

高尾注意到了少數的村民、或者該說是已經離開這裡太久的人並沒有辦法發現綠間大人的存在。

說是沒有發現也並不是真的,但無論是狸貓樣貌的尾巴還是耳朵,他們都看不見,在這些人眼中綠間大人就只是個顧守著神社的管理人,但村民也好像早就明白這樣變化的可能而沒有人說破過。

「別人說只有特別的人可以看見神靈,就是這個意思吧?」下著大雷雨的午後,高尾沒有非要回家的理由、也沒有帶傘出門,和家裡通過電話後乾脆就留在神社裡了。

「那也只是看不夠明白透徹而已。」綠間大人端來了抹茶,很難得地竟然不是紅豆湯:「有的時候是一整個世代的人都看不到我。」

「那樣不會很寂寞嗎?」高尾輕啜著抹茶,為苦澀帶著茶渣的口感裡化著大量且無法理解的甜味:「小真很喜歡熱鬧才會讓村民都跑過來吧。」

濕潤帶著水的味道的空氣裡混入了石榴香的線香味,又濃又甜的讓人以為自己就要化在糖水裡了一樣。

綠間大人的耳朵輕顫了幾下,卻什麼也沒說。

「等到暑假結束後,很多人都會回到城市裡,這裡又會變得安靜呢。」

好像都只有一個人在說話似地,始終得不到回應的高尾難得安靜了下來,坐在身旁的綠間大人依然坐姿端正,無論何時看起來都完美得有點過分──讓高尾沒來由地就是想要碰碰看。

腦袋裡忽然閃過了什麼關於狸貓的記憶,卻只是極短的片段。

曾經遇到狸貓、有過深刻的經驗嗎?高尾忍不住這樣想著,但卻又全然找不到記憶的痕跡。

當高尾的手伸到綠間大人的臉邊時,綠間大人依然一臉困惑的模樣,而抓到那隻又毛又柔軟的耳朵後,綠間大人露出的是困惑道皺起眉來的樣子:「喂。」

「因為一直都很好奇的關係嘛。」高尾輕揉著綠間大人的耳朵,接著又伸手去摸綠間大人的尾巴:「皮毛好柔軟……」
高尾索性直接躺到了綠間大人的尾巴上,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綠間大人好大一跳。

「喂、給我起來、放開、不準……」

「小真的臉都紅起來了吶……尾巴果然是很重要的對吧?」雙手手臂緊抱著柔軟溫暖的尾巴,對於總是可以看見綠間大人靜默以外的表情竟然感到有那麼點小得意。

「快點放開!」

「不要!小真要獸性大發了好恐怖!」

綠間大人不斷試圖搬開高尾搶回自己的尾巴,不過抱得死緊的高尾怎麼也不願意離開、嘻皮笑臉的樣子全然看不出任何恐懼。

如果綠間大人只會對自己露出這樣的表情的話,那就太令人驕傲了,但是綠間大人可是神明的使者啊。

「為什麼露出那樣的表情?」綠間大人放鬆了緊抓著高尾的手,忽然變得安靜的高尾帶著有點不尋常的氣息。

「好像想到了不是很開心的事情。」該不會對綠間大人動起歪腦筋了吧,高尾忍不住想要吐槽自己,退一萬步說,綠間大人的本體只是一隻狸貓的喔。

就連雨聲都讓人覺得似乎有過什麼特別深刻的經驗,但怎麼也想不起來,跟綠間大人有關係嗎?這樣說來第一眼看見狸貓模樣的綠間大人時,的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竟然不記得了嗎?

高尾的目光緩緩上疑、靜靜看著綠間大人有點生氣又有點慌張的臉,一個出神放開了緊抱在懷裡的尾巴,原先被困著的尾巴忽然毫無阻礙地得到了自由,但騷擾著尾巴的傢伙反而好像失了生氣一般。

「怎麼了?」綠間大人伸手輕柔地摸著高尾的腦袋,溫暖的手上讓高尾忍不住閉上眼睛。

啊,果真身體記得這種感覺,但是怎麼也找不到記憶了,現在滿心只有思緒紊亂還有奇妙的害羞敢,身體有點衝動想要撲上去抱住綠間大人、好像失控了一樣。

「我啊……大概到了求偶的時間了吧。」很明顯地在說這句話時,放在腦袋上的手掌僵了一下,就在即將拿開時被高尾給按在腦袋上。

「如果把手拿開了我就會很寂寞了吶……」

原先就要離開的手再度溫柔地摸起高尾的腦袋。

雖然初次見面說不上是什麼好印象,但綠間大人就是這樣溫柔的山神使,和長輩們口中說的一樣,乾脆就當是夏天的夢境吧,沒有結果地醒過來那才叫做夢吧。

好像有點飛蛾撲火一樣,但又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高尾躺到了綠間大人的腿上,而綠間大人依然沒有拒絕、溫暖的手掌輕撫著高尾肩膀,究竟到底要多縱容到什麼程度,就連高尾也感到好奇。

「小真有過傾心的對象嗎?像傳說中的故事那樣。」

「大概沒有吧。」活得夠久的狸貓並沒有什麼猶豫,更讓他困惑的是一直以來在自己面前總是活蹦亂跳的少年竟然忽然變了一個樣子。

換了什麼心思了嗎?

「那小真要不要試著喜歡我呢?」高尾笑得有些靦腆,伸長了手輕輕抓揉著綠間兩隻柔軟的圓形耳朵,看著綠間大人白淨的臉頰染上一片紅。

「開玩笑的──」高尾的話裡帶著笑聲,但是卻輕抓著綠間大人的雙耳不放、起身在綠間大人的臉頰邊親了一下:「小真就是要這樣什麼都不太明白的樣子才是最可愛的。」

綠間大人睜大了眼睛,雖然過去也被村民的孩子親過臉頰,但是總覺得高尾是不一樣的。

無論是想法還是神情都是不一樣的,但那是什麼意思?

高尾沒有回答,綠間大人自然也得不到答案,一連多日的大雨讓神社變得安靜下來,就連高尾都因為大雨的關係不再提著紅豆湯來拜訪,習慣了忽然吵鬧起來的神社後,這種明明平時期望的安靜在這時候竟然顯得有點多餘。

過去並不是沒有和村民一起生活過,但總是來來去去的,祭拜了山神順道聊個幾句,從未遇到任何一個村民是為了自己而來,狸貓在神社裡本來就是被神格化的妖物,真正的神明當然是不一樣的。

但對於高尾來說,是不是神明或是妖怪,似乎在相處久了之後似乎就不是問題了的樣子,無論是被抓著耳朵玩還是搔弄著尾巴,綠間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可以安心地睡倒在神社裡,少了那個聒噪的傢伙後,忽然覺得時間太多了、周遭太過安靜──這就是寂寞的感覺嗎?

那個曾經跌落到山溝裡、差點就喪命的孩子,現在也已經是個身體健康的少年了,人的生命和時間永遠都這麼急促嗎?不、自從再次和高尾家的孩子相遇之後,忽然增加了很多原先是不會知道的事情,人類的感情太複雜了,綠間大人從來就並沒有明白過,但一想到高尾抱起自己尾巴時的神情,就會無法不在意。

腦袋裡這樣想著,綠間已經化為狸貓的原型、順著神社的台階下山、小小的身軀在雨中奔跑著。



※※※



「這麼大的雨又不能出去了。」兀自喝著多煮的紅豆湯,高尾坐在走廊邊抱怨。

「每天都跑過去也太叨擾綠間大人了喔。」

「啊啦──被猜中了,嬸嬸也太敏銳了……欸?」

從家門口走來的是一隻狸貓,體型頗大、背上有著漂亮的銀白色細毛,但渾身溼透的樣子十分狼狽。

「你看,就連狸貓都知道你會對牠們好了。」叔叔挖苦著,但高尾並沒有反嘴,而是奔入雨中抱起狸貓來、又急匆匆地抱著狸貓跑向浴室,讓家裡所有長輩都面面相覷、看著高尾抱起狸貓的身影卻又好像明白了什麼。

懷裡的狸貓安靜被抱著、水珠順著溼透的皮毛也弄濕了高尾一身。

「你啊……就這樣跑過來了。」高尾將綠間抱進浴室中,拿起蓮蓬頭就把熱水往狸貓身上沖:「兩個星期後我就要回去了,這樣的話我要把你也帶回東京了喔?」

狸貓靜靜地被沖著熱水,似乎不打算說什麼的樣子,又或者這樣的形態是無法說人話的,高尾轉過身去脫下溼透的衣服,並不斷碎念著:「上次的事情還是忘了比較好吧?畢竟綠間大人怎麼說都不是……」

手腕忽然被另一隻手抓住,轉過身來時高尾才發現綠間已經變成人形、過近的距離讓綠間更顯得高大、帶著水珠的頭髮和眼睫都好看得犯規,但綠間大人的臉仍不斷接近向高尾。

臉頰被親了一下,技巧有點笨拙而且似乎困惑的樣子。

「小……真……?」高尾已經完全無法明白現在的狀況了。

「我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綠間大人又在高尾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還有寂寞是什麼、喜歡又是什麼……」

「欸欸?不會吧?小真因為這種無聊的原因跑來嗎?就算是狸貓也會感冒的喔。」高尾笑著輕輕把綠間大人推開好掩飾起不知所措。

「因為我想過來。」

「欸?噗……」什麼都無法應付的話,還是笑就對了,高尾將熱水放入浴缸中,明明應該一切都很好的、卻忽然感覺到狼狽起來而忍不住用手遮住臉:「小真果真是對我的話認真了?求偶的事情,那個真的很抱歉啊,其實……」

「高尾的事情全都想要知道。」

「欸欸欸不會吧。」遭了糟了糟了──高尾在內心感到後悔,一時衝動還真是說了不該多說的話了,對方可是村民口中的綠間大人吶……但是卻又開心得不得了、忍不住想要大笑。

「是認真的。」

心情亂成一團、高尾只能不斷傻笑柔臉,一旁的綠間大人卻十分認真地等待著高尾回應──跟看起來那麼冷漠的樣子、完全不符合啊。

「那麼……」高尾有些無力地趴在浴缸邊緣、強忍著有點害羞的心情,把臉埋在手臂間轉頭看著身後果真是赤身裸體而且濕漉漉的綠間大人:「小真要跟著我去東京嗎?」

綠間大人再次靠近高尾,幾乎可以感覺到對方體溫的距離讓高尾下意識想要躲避、但他忍住了、手被穩穩地握在綠間大人的手裡。

「其他的狸貓可以代替我的位置。」

「小真……」高尾將臉埋入手臂中不斷悶笑著:「這樣可真的拿你沒辦法了耶……」

「我可是也很困擾的喔。」綠間的手又更握緊了幾分,在高尾的眼角餘光中可以看見那真帥氣卻又認真得太老實的臉……啊,竟然還戴著眼鏡也太好笑了……

「那麼,就讓我好好教小真吧,小真不懂的東西。」怎麼辦呢?過一個暑假後,就被狸貓纏上了呢,高尾強忍著笑意猛地就往綠間大人的懷裡撲去:「就從如何當情侶開始怎麼樣呢?」



===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1) | 2013/05/19(Sun) 14:17:19

留言:


太喜歡這篇了。如果有後續就太好了
[2014/06/08 19:08] URL | 喬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