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完)

【綠高】陰陽寮軼聞 (完)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綠間將赤司家的刀帶了回家,縛住大量怨靈於其中的刀就連握著都會覺得刀身的顫抖,哭號聲彷彿可以從刀鞘中傳出,令人感覺十分不祥,但卻沒有比什麼更讓綠間放心的事情。

即使能除得了眼下的妖怪,但數十年後的高尾必然也有可能走上一樣的路,比起不忍心無辜被傷,綠間心底更明確的答案是不希望高尾因為自己而走上被人殺害的命運。

至今仍然不知道反噬的契機,但也有人是保持著完整的心智將刀好好的收藏了數十年才轉送出去的,所以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就由你自己來負責吧──赤司似乎很開心可以把這把刀轉交給綠間手上,然綠間很清楚那並不表示赤司要他自己除妖。

以人的力量或許難以應付那隻黑狐,但若借助了妖的力量又不可同日而語,妖刀最後交給了新任的陰陽道博士,在藉助了武將的協助之下陰陽寮才終於有了獵捕黑狐的方法,在貼滿了符咒的的繩網中,噙著眼淚的黑狐幾乎用盡了力量地掙扎衝撞、刨挖著地面,像山河變動一樣響亮的悲鳴莫名地讓人胸口沉重,事態彷彿就要失控以前妖刀直直地貫入了黑狐的喉嚨。

那一瞬間高尾迅速撇過了臉,難得地擅自離開了綠間的身邊。

山中的狩獵讓黑狐的妖氣沒有害到任何人,從屍首中直竄上天的怨氣下了整整七天七夜的黑雨,隆隆作響不斷的雷聲中彷彿還是可以聽見狐狸的哭嚎,許多參與誅妖的陰陽在家休養了數日後都漸漸恢復了元氣,而妖刀在完成斬殺妖物的使命後被認為是綠間家的所有物、歸還給了綠間。

至此之後綠間仍然沒有拆下過左手的繃帶,雖然造成負傷的黑狐已死,怨氣也因此而化開,但仍在綠間的身上留下了無法抹滅的痕跡,爾後所倖在繃帶上寫上了符咒,以便更加順利地控制妖刀,並防止妖刀奪取心智。

十數年來持有著妖刀的綠間始終沒有任何異狀,一直以來也總讓高尾跟前跟後而捨棄了召喚的方式來役使,妖狐高尾有著近乎於人的靈性和智慧,甚至可以代替綠間進行許多除妖的事務,起初雖然並沒有讓眾人安心,但乍看之下就是個健談年輕人的狐狸親和力之強,竟然漸漸的讓人淡忘了「本來就是隻妖怪」的事實,久而久之無意間卻反變成了陰陽寮裡的後輩難以知曉的事。

綠間的外貌大約從那時候開始就沒有改變過了,由於長相俊秀的緣故,也鮮少人注意到這樣理所當然地老化也必然該要出現在綠間身上才是。

綠間直到過了適婚年齡許久也未曾動過娶妻的念頭,因此綠間家招贅了夫婿,綠間家的女兒頭一胎就生了個兒子,倒也不太困難的解決了繼承人的問題,綠間家的長孫在歲月流逝中過了十個年頭,已經是個活潑爽朗的少年、綠間家的大小姐也成了成熟可靠的女主人,而綠間和高尾依然像當年相遇的模樣。

或許只是駐顏有方,雖然也未曾聽過綠間有什麼奇怪的嗜好,城裡的百姓和官吏們雖然好奇,但就連官吏的夫人與小姐們也沒法從綠間家打探到秘方,成為陰陽師的綠間始終只頻繁出入在陰陽寮和自宅內,僅有委託和事件時才會出現在別人家裡,單純屬於社交的酒席歌宴之事情,始終是和綠間扯不上太多關係,但總常有大量的書卷被載到綠間宅邸。

當綠間的姪子已經十五歲、該尋找好人家的姑娘時,綠間意外的被別人家的長輩誤以為是正在尋找對象的綠間少爺,兩家都花了點工夫才讓誤會澄清,這時候的綠間已經不在繃帶上書寫符咒,乾淨的繃帶纏繞起像謎一樣的左手,甚至有人說綠間的左手早就被妖狐作為役使的代價給吃了。

當綠間的姪子已經生了孩子、孩子已經長大,綠間也還是那個樣子,城裡起先偷偷摸摸的傳聞終於變得明目張膽──容貌始終沒有因歲月改變過的綠間大人大概是妖怪吧?人們這時才發現和綠間總是同進同出的高尾也是,無論過了多少年都是那張臉,陰陽寮的後輩這也才忽然發現總是可靠親切的前輩可能並不是人類。

喧囂塵上的傳聞讓百姓又好奇又害怕,但從來就沒有人敢問過,緊張與害怕的日子過了好一陣子,卻發現陰陽寮已經不存在綠間真太郎這一名陰陽師,時常在綠間身邊跟前跟後的高尾也忽然沒了影子,綠間宅邸的主人只說綠間已經遠行去了,但什麼也沒細說。

綠間只帶了些簡單的細軟,和那柄妖刀,一人依狐地就這樣消失在山野間,怎麼想都是一件怪事,也有人說綠間終於被那柄妖刀給奪去了心智,現在的綠間早就已經不是那個綠間真太郎,而是妖刀的人形。

自從一名獵人在山上撞見綠間和高尾之後,又更多人相信這樣的說法。

那名經常上山打獵的獵人大概是最後一位看見綠間和高尾的人,但每每說到那個充滿月光的明月之夜,獵人總是露出驚懼的神色:「綠間大人他沒有回頭,偏著臉似乎在和那個有著狐狸耳朵和尾巴的年輕人說話,但我不敢上前搭話,因為、因為……」

獵人的神色變得更加驚慌,彷彿是歷劫歸來一般,他高舉起兩隻手在額頭兩側,做出像要拉什麼東西出來一樣的動作:「從後面看去的綠間大人他……額頭上長著兩隻細細長長的角……」

從此之後再沒有人看過綠間真太郎與高尾和成,綠間的名字也成為陰陽寮裡不可被提起的名字。















「唔哇──吃得好飽。」有著濃密眉毛和爽朗聲音的年輕人大口灌下了酒,暢憨淋漓地讚嘆著:「能夠在快餓昏前來到這個村莊真是太幸運了。」

「火神,你表現得太誇張了。」氣息透明得幾乎難以被察覺的年輕人忍不住念起了火神:「接下來就要往山上去,別再把食物提前吃光了。」

「但是真的很餓嘛。」火神又填了一碗米飯,大口扒著。

「說到對面的山上,兩位聽說過鬼居村的故事嗎?」招待了路過兩人的村民像是忽然提起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似的問起了這樣的事。

「鬼居村?」火神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裡不就是普通的小村落嗎?黑子你聽過嗎?」

「沒有,出發前並沒打聽到這個消息,能夠被這裡的村民搭救也是萬幸。」名叫黑子、有著透明氣息的少年是這樣說的。

「是普通的村落沒錯,但也不對。」村民斟了酒到火神與黑子,又自己斟了一杯:「橋對面的那座山上,是真的有鬼居住的。」

無論是火神還是黑子都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模樣倒是逗得村民頗樂。

「除了鬼以外,還有一隻可以變成人的狐妖。」村民輕啜著酒,說得倒是請自在:「數百年來一直都和這個村子和平共存,起初村民也都頗害怕的,但相處久了之後也就明白了。」

有些需要渡橋上山的平民百姓偶爾會看見這樣的一妖一鬼。身穿著華貴衣著、像是貴族世家出生的俊俏男子,和人不一樣的是額頭上兩跟尖起的長角,出現在人前的樣子總是一臉淡然靜默,即使與鬼走在同一條路上擦肩而過也不會遇到任何傷害、聊上幾句也是無妨,鬼的個性清冷,總是不多話。但若是個性開朗喜歡交朋友的狐狸,也有人被邀請到鬼的家中飲酒作樂的事情發生過。

有些畏懼於妖怪和鬼的旅人總會帶著一點食物上山,留在山路起頭的石板桌上,即使只隔一山一河,鬼居村內也始終沒有人行走過鬼所居住的山而喪命、更沒有人因為遇上鬼與狐狸而遭遇不測,久而久之在石板桌上放些牲畜糧食,也已經變成居民奇特的關心。

在疾病肆虐時,石板桌上總會出現貌似藥草的植物堆放,拿了些藥草回家熬煮,大都可以治癒,又或者也有許多村民上山打獵砍柴受傷,被狐狸或鬼所解救。

「好奇妙的故事啊……不是怪談之類的嗎?」火神睜大了眼睛,始終不敢相信這麼平和的故事。

「聽起來是個好傢伙呢,無論是鬼還是狐狸都是。」黑子倒是安心地露出了笑容。

「因為剛好村裡有人在京城裡謀得了個小官職,才有機會聽到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村民又已經烤好了野豬肉,切成了小份放到火神和黑子的面前:「聽說在數百年以前,鬼並不是鬼,而是一個有名有姓的年輕陰陽生,叫做綠間真太郎……」




──《陰陽寮軼聞》完



===

總之感謝各位的不離不棄(?)
我寫完惹QAQ////

有什麼想法都歡迎留言或用旁邊的部落格信箱告訴我喔Q_Q///
也歡迎用拍手告訴我\>A</
另外這是既刊《水象星座彼氏》的感想募集,也歡迎告訴我><

接著繼續寫不公開去。
以及,黑藍ONLY現場還有無料配布可以拿喔ww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5/06(Mon) 00:14:3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