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19)

【綠高】陰陽寮軼聞 (19)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並不是要綠間回答的意思,高尾反抱住了綠間的腰背,撒嬌地蹭著綠間的肩頸與胸口:「明知道自己的生命短暫卻又要掌握著更長壽的妖怪,真是比為了活命而吃人的野獸還要歹毒的人心啊。」高尾的聲音虛弱,讓綠間又忍不住緊緊將高尾抱入懷中。

「那麼,即將遭遇到那麼大的危險,」綠間撫摸起高尾的頭髮還有柔軟的耳朵:「為什麼還要追上來?這麼說來我就是那個歹毒的人了吧?」

高尾無聲地長笑了起來:「雖然力量上讓妖怪都忍不住垂涎,但小真是個大笨蛋吶……」

被豢養著、被寵溺著,就正因為是最懂得人心的狐狸,所以也才最放不開人,如果人的通病是貪心,那麼狐狸的通病就是總忘了自己是狐狸。

「就算知道人心歹毒,也還是想變成小真的東西。」高尾抓來了綠間的左手,在繃帶上一次又一次的吻著:「創造出牽絆的不是人,而是緣吶。」

「想要變成那個樣子嗎?」已經完全瘋狂而四處作亂著,連誰的聲音都不可能聽得見的模樣。

高尾的臉埋在綠間的頸窩中,綠間根本看不見高尾的表情,悶悶的聲音像在笑話,卻又好像說得很認真:「那種受詛咒的命運還是算了吧。」

「那是違抗命運的吧?」在高尾抬頭看向綠間的同時,綠間也低下腦袋吻住了高尾的嘴。

「小真也開始貪心起來了嗎?」高尾笑著,但並沒有拒絕綠間的吻。

「因為狐狸總是擅長勾引人心的關係。」綠間抱著高尾躺倒在床上,一邊拉開單衣。

「好狡猾的說法啊……」高尾偏過了腦袋,讓綠間親吻起頸側,柔軟的嘴唇輕觸著頸邊,細癢感讓高尾不斷輕顫:「我可是傷患的喔。」

「就要把食物餵給你了的話,這樣也可以了吧?」抱著高尾的綠間開始輕咬起纖細的鎖骨,感覺到高尾的雙手在後背上沿著脊椎一路撫摸而下,掃起細細的戰慄、又改用雙手的手掌平復在背上、滑上了肩膀,在綠間忙於親吻高尾時輕鬆地扯掉了綠間的單衣。

高尾漾著病弱的笑容仰起腦袋、露出纖細的頸脖,一個接著一個的吻細碎的撒著、點觸著,引起狐狸不斷發笑閃躲,但又輕按著綠間的腦袋不想停下。

「一開始這樣做不就好了嗎……」高尾笑著捏揉起綠間的耳朵:「健康的身體可是怎麼樣都沒關係的喔?」

「誰打算什麼都做了?」綠間輕皺起眉頭,卻是認真地解開高尾褲腰上的繩結,讓狐狸又想笑又必須忍著腹部的傷痛。

「但是很想讓小真什麼都做喔,想怎麼樣都可以吶,小真。」高尾的手指溫柔地摸著在下腰磨蹭的綠間臉龐,看見雙腿之間正在脫下自己褲子的綠間就又任不住又笑了起來。

「完全不懂你在笑什麼的吶。」綠間跪坐在高尾大開的腿間,一邊解開自己的腰帶,高尾明明傷重成這個樣子,但一到這種事情上果然又精神起來,果真是狐狸。

「因為──很開心的啊。」高尾抬起了雙腿,讓腳踝勾在綠間的肩膀上、以腳跟輕輕拉著綠間的後頸向自己靠近,赤身裸體的狐狸仰躺在臥榻上歪起腦袋來:「一直都想好好地品嘗小真的滋味吶。」

高尾雙腿間的綠間馬上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卻讓狐狸笑得更加開心。

「等著被侵犯的人說出這種話很不可思議的喔。」綠間的手從高尾臀部滑上大腿後側,躺倒的狐狸則是仰頭漾起得逞的笑容。

「明明也是隻雄狐,卻要人類這樣對待,搞不懂你的想法呢。」綠間寬大的手掌撫上高尾的性器,輕柔地學著高尾搓揉起來。

「啊……小真。」高尾輕扭起腰,柔媚的聲音就連綠間都感到一陣害羞,雙手持續套弄搓揉起高尾的下體,那東西很快在高尾的腿間硬挺起來,而綠間腦袋內想起的是每次餵食高尾的模樣,狐狸總是一臉美味的舔食模樣讓綠間好奇了起來、俯下身去輕舔過高尾的性器前端。

「啊啊……」狐狸發出驚訝的呻吟,昂揚的前端帶著淡淡的腥臊味還有奇妙的觸感,對綠間來說絕對與美味沒有任何關係且讓人困惑,但對高尾而言卻是意想不到的狀況,一直以來總是抗拒這種事情的綠間竟然做了這種事情?

「小真?」高尾彎過身去捧起了綠間的腦袋,有點錯愕地看向腿間的綠間,但在開口說出下一句話前,綠間一不做二不休的就將高尾給含入口中。

「欸?……小真住……唔……」溫暖的口舌將高尾包覆在其中,即使意識上想要將綠間推開,但十分舒服的感覺卻讓高尾硬生生地將所有的話都吞進了肚子,綠間的舌頭好奇地在前端和不斷反覆舔舐,過度強烈的刺激讓高尾就連雙腿都不斷踢著。

「啊嗯……小真、那裏……不要……」高尾試圖推開綠間的腦袋,但是並沒有奏效,大腿之間的綠間口唇不斷順著高尾的性器滑動帶起刺激感,雙手也不斷揉捏著高尾的大腿與臀部,並輕輕抓著狐狸尾巴的根部開始揉按著股間:「哈啊……啊……小真、住手嗯……」

狐狸忽然漲紅起臉來,一手有氣無力地推著綠間的腦袋、另一手半遮著臉,性器被綠間塞入口腔中的深處,在綠間用力吸吮並一邊從口中吐出高尾的性器時,口腔內壁和吸吮造成的刺激感讓狐狸忍不住的不斷甩著腦袋:「小真、小真……呀啊……那樣、不要……放開!啊啊……嗯啊啊啊……」

終於放開了高尾的綠間漠然地從高尾的腿間爬起,太過冷靜的樣子反而讓剛才一實失神的高尾有點惱火:「明明是個美人的,但是這種趣味可真夠惡劣吶……」

才剛抱怨著,綠間已經捧起高尾的腦袋,使力的雙手不給高尾反抗的機會、硬是粗魯地親吻起高尾,就在嘴唇相互貼上的同時也把舌頭給伸進了高尾的嘴中,濃稠的精液混入了唾液地順著綠間的口唇淌入了高尾的嘴裡。



===

高尾表示他餓了(抹汗)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5/05(Sun) 00:51:1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