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18)

【綠高】陰陽寮軼聞 (18)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高尾受到的傷太重,即使恢復速度之快已經是每天都可以用肉眼看見的程度,但在綠間可以自由活動之後,高尾每天仍然只能維持短暫時間的清醒,綠間全然不敢想像高尾當初怎麼帶著自己離開險境,從來打招呼的人眼裡只能明白當時顯然是一點也不怎麼樂觀的。

綠間醒著的大多時間都陪在高尾身邊,看著狐狸虛弱著樣子忍不住揭開了被褥過,在乾淨的被褥之下,高尾光裸的上身纏滿了繃帶,該是白色的繃帶上染買了已經乾涸的血跡、就連被褥內都滿是血的污漬,綠間開始協助起家僕替高尾換藥與包紮,繃帶之下有著深色窟窿的身體讓人無法相信這樣的傷勢也可以繼續存活,在綠間恢復正常活動受數日,高尾仍然持續發燒還有滿是呻吟的沉睡。

在高尾歷經生死存亡之際地把綠間帶回陰陽寮後,也陷入了幾乎和死亡沒有差別的昏迷──家僕是這樣描述的,並像在安慰似地說著幸好少爺只是大量消耗了體力,沒有受到傷害。

綠間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左手,剛清醒時以為是受傷而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但始終沒有換過藥才終於引起了好奇心,趁著房間裡無人的機會,綠間獨自拆開了繃帶。

左手上的東西稱不上傷、就連病也不是。

繃帶內裹著的手摸起來還是有形體在的,觸感也沒有任何異常,但拆開繃帶後彷彿腐爛屍塊一樣的黑綠色夾著不規則的紫紅色輪廓,一塊一塊地佔據在左手上,時而隱隱作痛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上的東西,但十之八九是來自那隻黑狐,每次拆開繃帶都可以發現手掌正在被不知名的存在給侵蝕著,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變成怎樣的狀況,但絕不是長久之計,綠間靜靜地將繃帶纏回左手,只能希望真有收服那隻黑狐的方法。

高尾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的,隻手輕輕覆上綠間被仔細包紮起來的左手,即使依然笑著,看起來也還是很虛弱:「被那傢伙咬了一口,大概被怨氣給糾纏著了。」

「但是已經無法再逃得更快了。」平時總是看起來非常厲害的傢伙,這時卻笑得有點惋惜的樣子:「讓小真漂亮的手被咬到了吶……」

狐狸垂眼反覆摸著包紮起綠間左手的繃帶,在虛弱地仰起身體想要索吻前,被綠間給摟住了身體。

溫柔的親吻幾乎要讓高尾要笑出聲來,即使綠間一直以來都能夠好好地餵食高尾,但仍然在這種親暱接觸的時候總是露出百般不願的模樣,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似的,該是以尋歡作樂而得到惡名的狐狸怎麼也沒想到可以有人討厭享樂到達這般地步。

身體虛弱讓原先貪婪的本性也顯露了出來,高尾攀在綠間的肩膀上、嘴唇緊貼著綠間的,柔軟的雙唇相觸時的溫暖感覺帶著一點迷醉的暈眩,在綠間結束了親吻之後高尾又會繼續追上離開的嘴唇。

精神和體力正在正一點一滴的耗損著,化為食糧輸入高尾的體內,無法停止也不想停止的吻幾乎要吻得綠間喘不過氣也快要感覺到負擔,才在一片頭昏腦帳中看見稍稍恢復了精神的高尾。

「畢竟還不是小真的東西呢,會感覺到累是理所當然的。」高尾趴在綠間的膝蓋上,手掌覆上綠間撫摸自己臉頰的手:「但是也不知道究竟要不要變成小真的東西了呢。」

「不想嗎?」綠間手指輕梳著高尾墨黑的短髮,有些訝異第一次聽到狐狸這樣的想法。

「明明一開始彼此的意願是相反的,不過到現在也還是相反了嗎?」高尾輕笑起來:「小真也看到那隻狐狸了吧?黑色的傢伙。」

高尾被綠間抱入懷裡,放鬆了身體椅臥在綠間的胸前:「那狐狸一直以來也被那位大人給養著的、很仰慕那位大人呢。」

那位大人,高尾一直以來都是那麼稱呼的,與其說尊敬更不如說嘲弄,在陰陽寮裡擁有權力也的確有著強大的法力、卻在綠間與高尾逃出黑狐的攻擊後不久病逝的──現任的陰陽道博士。

綠間靜靜聽著,不斷綴吻著高尾的唇角,懷裡的狐狸為他吃了不少苦,那也是他僅能給的。

「第一次發現屍體時就發現到了,那隻狐狸的哭聲,哭得傷心欲絕又恨得綿遠深長啊。」

「當時那位大人……還沒死……」雖然始終傳來的都不是好消息,但的確當時還是一息尚存。

「因為重病而昏迷不醒的人,和死了又有什麼兩樣呢?」高尾調整了一下臥躺的姿勢,又有點像是撒嬌一樣的磨蹭著:「對於那隻狐狸來說,御主再也不說話了、再也不陪伴牠了,終日緊閉著雙眼但就連五感可能都已經不存在,自己被拋下了吶,所以撕裂了有人照料的家禽牲口、捉了人當自己無法立下契約的御主,但仍是需要精氣才可以續命,普通人承受不了大妖怪與失控無異的消耗才一個一個死去。」

「那麼離開就可以了吧?」

「小真還是沒有明白嗎?」高尾輕笑著將鼻樑蹭上綠間的頸側,身體可以感覺得到綠間身體因平穩呼吸而緩緩起伏:「既然人與妖怪的契約是來自牽絆,那就不可能像是人的契約一樣說解除就可以當作沒這回事的東西。」

和人契約的媒介就和烙印一樣是綁了就解不開的東西,即使陰陽師願意將自由還給妖怪放,妖物也不一定可以解開纏在彼此之間的情感和記憶,因此那樣的契約才會被稱之為絆。

「但是被役使的妖怪怎麼可能沒有不服氣的呢?自從反噬御主的事件增加後,陰陽師更加不願放開式神了,妖怪們就像脖子被拖了一條直達地獄的鎖鍊,到死都無法得到解脫。」

但妖怪哪是隨隨便便就死得了的呢……就算是御主願意釋放妖物,數十年的相處情誼仍然是消不去的記憶。

「獨自活下來的妖怪就只能不斷被吶些記憶和感情折磨著,卻也已經沒有人可以替代死去御主的位置。」高尾親吻了綠間的臉頰,輕輕柔柔的,就和虛弱的笑容一樣讓綠間感覺到心口酸處:「小真如果把我變成了自己的東西,以後我也會變這樣吧?」

綠間纏著繃帶的左手不斷撫摸著高尾的臉頰與頸側,觸摸之間偶爾而帶著奇異的疼痛感。

「但怎麼說那也是由人所創造的東西,始終對於妖怪來說都是不平衡的……不,契約本身還是公平地讓人類和妖怪共享了彼此的力量和命運,但是……」高尾抓緊了綠間的衣袖,像是有所畏懼似地:「人為什麼這麼容易死亡呢?」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5/04(Sat) 15:23:2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